首页 书架

第8章 航空铝材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八章 航空铝材

这个时候国内的金属工业情况,林鸿飞还真没有印象,不过仔细想想,倒也很有可能。既然航空铝材是没有指望了,林鸿飞不由得琢磨了起来,要不弄一块不锈钢试试?

“我说兄弟,你找航空铝这东西干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板从里间走了出来,一脸好奇的望着林鸿飞。

一开始老板还以为是自己的哪家竞争对手故意过来捣乱的,可在后面偷偷观察了一阵子又觉得不像,虽然要找的东西自己这里没有,可人家压根就没有捣乱的意思。如此一来,店老板的兴趣顿时来了:这小伙子找航空铝材这种东西想要做什么?

“怎么?老板你能帮我搞到点这东西?”林鸿飞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如果我能搞到航空铝材,我也就不在这里混了,”胖乎乎的店老板笑了,“不瞒小兄弟你说,我就是觉得挺好奇的,我这也算是咱们北郡市最早的一批五金店了,可到我这里来找航空铝材的,你还是第一个呢。”

这话是不假,不是行内的人,根本不知道铝材还有这么多的区别,可能在普通人眼里,铝材就只有铝锅、铝勺、铝水壶之类的家用铝材,在这个建筑行业还在普遍使用木质门窗和钢之门窗的时代,连铝合金门窗都是一种稀罕的了不得的东西,等闲人等根本没有听说过单单是民用铝还分成那么多的种类。这五金店的老板猛然间遇到一个来自己这里来找航空铝的年轻人,在排除了来自己这里捣乱的可能性之后,不好奇才是奇怪了。

这老板挺健谈,没有找到心中理想材料的林鸿飞原本打算直接走人的,可既然老板这么“热心”,那么让这老板帮自己参谋一下也好。

心里打定了主意,林鸿飞就不急着走了,从兜里掏出一盒中华,抽出一支递给老板——林鸿飞是不抽烟的,可临出门前觉得既然是找人帮忙,到时候少不了要敬支烟,顺了林卫国一盒中华揣兜里了“老板,我打算做点儿东西,对材料这一块不是很懂,要不您帮我一把?”

老板是个热心人,现在这个年头,大家普遍的比较热心,外加林鸿飞这中华烟一亮,老板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现在这个时代,虽然中华并不是所谓的内供,市面上也有少量的中华香烟出售,可等闲人是舍不得买中华抽的,就像是这加五金店的老板,平日里也不过就是白莲和大前门,除非是求官场中人帮忙什么的,平日里断然是舍不得买一包中华的,现在看到林鸿飞随随便便的就从包里掏出一盒中华,哪里会不知道林鸿飞的来头绝对不会小?

意识到这一点,五金店老板看向林鸿飞的目光顿时尊敬了许多,连忙吩咐在店里帮忙的自己的女儿,“闺女,赶紧的,给这位兄弟去泡点茶,嗯,就用我放在橱子最上面的那个碧螺春。”

听这语气便能够知道,这个碧螺春是店老板平日里舍不得喝的好东西,在看到林鸿飞拿出来的中华烟之后,五金店老板顿时将林鸿飞的等级提高了数等。

五金店老板神情的变化,让林鸿飞不由得哑然失笑,不去管小姑娘进去沏茶,笑着向店老板说道,“对了,还没请教大哥贵姓?”

“什么贵不贵的,咱就开个店混口饭吃,”这会儿五金店老板的语气比刚才可是客气的多了,美滋滋的的抽了一口,“这位兄弟,你叫我老黄就行。”

“原来是黄老板,”林鸿飞微笑着点点头,语气依然很和蔼,和蔼中带着尊敬,听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黄老板事业能够做的这么大,眼光这么准,让人佩服啊。”

“这话怎么说的呢,”黄老板显然是没有想到林鸿飞这么一位有大来头的年轻人对自己还真尊敬,一张脸顿时笑开了花,边笑边连连摆手,表示自己承受不起,“嗨,还不是当年觉得那点儿工资养不起老婆孩子,这才一咬牙辞了工作开了这么个小店?也托了国家政策好,这两年生意还算是不错。”

说是这么说,可看得出来,这位黄老板对自己眼下的这一切还是相当自豪的,生意不错只是自谦之词,单单只看这家伙腐败的肚子,就知道这家伙的日子绝对过的很滋润。

“对了,老弟您贵姓?有什么需要我老黄帮忙的,您尽管说。”

“免贵姓林,”林鸿飞摆摆手,“黄老板,我想做点东西,这个东西要强度足够高,韧性要好,但重量不能太重,还要易于加工,你有没有什么好推荐?”

林鸿飞这么一说,黄老板顿时就明白了,怪不得这位到自己这里找航空铝材呢,强度高、韧性好重量却又不能太重的东西,还要考虑到这东西的性能和航空铝材差不多,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黄老板终于放弃了:自己这里强度高韧性好的东西倒是不少,可对重量又要求,这个可就比较难办了,最起码自己这里没有。

皱着眉头苦思了半天,黄老板一声苦笑,“林先生,不好意思,如果一定要跟航空铝差不多的话,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什么东西能满足您的要求。”

“这样啊,”虽然原本就知道不可能从这里得到什么消息,可听黄老板这么说,林鸿飞还是有些失望,既然没有线索,林鸿飞便失望的站起身,“黄老板,谢谢你了,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

“难道真的等到做出来个实物之后再找人弄点航空铝来?”一边向外走,林鸿飞一边低声念道。

什么?这家伙竟然能够想办法搞到航空铝?林鸿飞不经意的一句话,听的黄老板心尖子就是一哆嗦,生意人的敏感性,让黄老板立刻意识到林鸿飞对自己的巨大价值:这年头,能够搞到航空铝的人,那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一个个的都是大大的牛人啊,不止是在官场上有关系,肯定在部队上也有很硬扎的关系的,这要是能够考上这么一棵大树,那自己这生意还不得一年一个台阶的往上蹦?

想到这,黄老板可就坐不住了,这个姓林的年轻人一走,岂不是意味着一棵大树就走了?

“林先生,林先生,”黄老板以与他那胖胖的身体绝不相称的敏捷,几步窜到林鸿飞面前,胖胖的脸上堆出一脸灿烂的笑,“林先生,这个……”

“怎么?黄老板还有事?”林鸿飞皱了皱眉头,这黄胖子拦着自己,是打算做什么?

“林先生,冒昧的问一句,您找航空铝是不是打算做点金属加工一类的东西?”

林鸿飞眉头顿时就皱紧了:这胖子这么热情,似乎是有些过头了吧?有心不想回答,可刚才自己还在求着人家呢,有些抹不开这个面子。想了想,左右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林鸿飞便点点头,“是啊,怎么?黄老板能帮上忙?”

“材料我倒是帮不上,不过如果林先生您需要找个金属加工这一块的师傅的话,我倒是能够向您推荐一个。”黄老板一脸的笑容可掬。

金属加工的师傅?

林鸿飞拍了拍脑袋,不由得有些懊恼:这个问题他倒是给忽略了。

在前世,林鸿飞是国际顶级的机械、电子和发动机设计专家没错,论起动手能力来也相当的不赖,可那个时候林鸿飞是什么条件?在美国的时候,各种国际顶级的数控加工设备任凭林鸿飞使用,在这种顶级的加工中心的支持下,加工出来的东西与林鸿飞要求的不差分毫,可是现在呢?

且不说好多年不用那些纯机械式的加工设备,自己是否还有那份手感,单单是国内现在的机床加工设备,就让林鸿飞心里微微有些发憷。

共和国这个时代的机械加工设备,还是以传统的车床、钻床、铣床、刨床等机械加工设备为主,数控机床基本上没有,就算是这些传统的车床,也不过是前苏联和欧美五六十年代、六七十年代的技术水平,可就是凭借着这些机床设备,我们的老师傅们硬是凭借着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和经验,做出了现在的数控机床也未必能够加工出来的超高精密的零部件。

林鸿飞当然不需要这种堪称国宝的八级技工,可对于现在的这些机床,自己是否能够应用自如,林鸿飞心里还真没有底。

当然,林鸿飞要加工的东西对精度的要求并不十分高,不会要求到加工精度一个丝的单位都不差的程度,让自己来慢慢的加工,林鸿飞自认为如果用足够的时间也可以做得到,可自己老爹的事情可拖不了那么久了,如果有一位有丰富的金属加工经验的师傅来帮忙,那无疑是帮了自己的大忙了。

想到这一点,林鸿飞也不急着往外走了,“黄师傅,您真认识那种经验丰富的搞金属加工的老师傅?”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