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莽荒纪

第十章 塌城墙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走!”

骑着黑狡兽,纪宁三人迅速离开了黑牙部落,消失在远处山林中。

“首领?”

“他们去哪儿?”在门口处有其他族人询问,而站在那遥遥看着纪宁三人离去的黑牙却是摇头:“不知道。”只是他的眼中闪烁着渴望……他明白,这个纪氏公子是去江边部落为他的女儿报仇了。

可是以江边部落地位,这位纪氏公子能报仇吗?

“纪宁公子就算报不了仇,他的父亲滴水剑纪一川绝对能。”黑牙内心满是怨恨,他真的很恨那江禾,只恨实力不够。

……

江边部落距离黑牙部落有数百里,一路翻山越岭,也是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时才抵达江边部落。

每一个部落都有居住地。

五万人的超级部落的居住地……就是一座城邑了。

“一个个过来。”

“嗯,过去吧。”

“过去。”

城门处有甲卫在一一检查着进城人的一些货物,江边部落也是有仇敌的,他们也担心有谁偷偷携带大量重型弓弩等进来。

“嗯?你们三个!”顿时有甲卫看到了远处高速飞奔来的三头黑狡兽,见他们没有丝毫减速的态势,当即喝道,“快快停下,冲击我江边城城门,我们可要放箭了。”顿时在上方城楼上的弓箭手们已经拉起了弓箭,他们可不会丝毫手软。

嗖!

原本骑在黑狡兽的纪宁忽然一飞冲天,直接冲上了那高大的城楼之上,并且一股无形的气浪瞬间扫荡而过,原本在城楼上的数十名甲卫们只感觉整个人瞬间轻飘飘了,直接被冲击的飘飞出了城楼。

一瞬间城楼上只站着纪宁一人。

那些甲卫们摔下去,一个个跌的鼻青脸肿,有的倒霉的甚至都骨折了。不过毕竟都是些颇为强大的战士,单单从城楼那么高摔下来其实不会受伤,主要是措手不及被冲击下来才吃点亏。

“怎么会这样。”

“他,他……”

一群甲卫呆滞看着城楼上的纪宁,随即看看自己空荡荡的手,连转头去拿跌落在地面上的弓箭。

站在城楼上的纪宁看着这座城邑发出了怒喝:“江禾,给我出来!”

“江禾,给我出来!”“江禾,给我出来!”“江禾,给我出来!”……宛如神魔发出的怒吼就仿佛炸雷一样响起,原本在城楼周围的那些甲卫和一些过路者一个个都痛苦捂住耳朵,甚至一个个开始连连逃窜。

怒吼声直接传播回荡在了整个江边城的每一处。

纪宁沉着脸,猛地一跺脚,仿佛了轰然巨响!

“咚!”这足有六七丈厚的巨大城墙是何等结实,被纪宁这一脚跺的猛地震颤起来,那高大的城墙墙体上出现了一道道龟裂开的巨大裂痕,甚至连下方街道地面上也出现了一道道丑陋的裂痕。这一脚更是令周围地面仿佛水面一样猛地扭曲震颤了下,那些甲卫们吓得连连后退。

“咚。”纪宁又是一跺脚!

周围的大地再度震荡,城墙出现了大量的龟裂裂痕,大量的碎石都落下,城楼甚至都开始颤抖,仿佛随时会垮塌。

“咚!”纪宁最后一跺脚!

轰隆隆~~~~

已经内部龟裂处处的城墙终于轰然崩塌,大量的巨大石头滚落,一瞬间这宽阔的城门口就成了一片废墟。高大的城墙墙头直接砸在了街面上,这废墟般的一幕令早早就躲避到远处的甲卫、人们看的呆滞。

“天?”

“城楼啊。”

一个个无法相信,一座城池的正门城墙处都是最厚最稳固的,就算攻城锤也最多轰击城门,轰击城墙是根本撼动不了一丝的。那六七丈厚没有丝毫缝隙的坚硬岩石……就是刀砍在上面最多表面一道痕迹而已。

三脚塌城墙?

嗖!嗖!

秋叶和漠乌都骑着黑狡兽迅速地到了这城墙废墟之上,纪宁也落在了废墟上。

……

江三思正盘膝坐在静室中,静室中也有着一丝檀香味。

他,就是江边部落的族长,也是纪氏五府领地上的赫赫有名的人物。

“江禾,给我出来!”一道怒喝突然响起。

“嗯?”江三思猛地睁开眼。

咚!咚!咚!

猛然三声巨响让江三思脸色都变了,当即化作一道流光迅速飞窜了出去。

仅仅片刻。

作为先天生灵的江三思就已经赶到了发出巨响的那城门处,一看到那已经倒塌成废墟的城门,江三思顿时眼睛都红了!毁城门啊,这简直是裸的在江边部落脸上抽巴掌,根本不留一丝余地。

“你是江三思?”纪宁站在废墟上,看着突然出现的黑发老者直接喝道。整个江边部落一共两个先天生灵,一男一女,男的当然就是江三思了。

黑发老者看着纪宁,脸色难看:“任凭你是谁,也不能践踏我纪氏脸面。”说完他手中就出现了一条紫色锁链,猛地一挥手中锁链就袭击向纪宁,纪宁那滔天气势毫无疑问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嗖!

纪宁瞬间猛地一个前冲,隐隐宛如一大鹏呼啸而出,快的可怕。

嘭!纪宁直接一脚踹在了黑发老者的胸口,令黑发老者猛然倒飞开去,在那岩石地面上都犁出了一道深沟,整个人都陷进地里面去了。随即黑发老者一跃而出捂住胸口,嘴角有着血迹,一脸惊骇看着纪宁:“你,你到底是谁?”

怎么可能快成这样,他的法宝都没能攻击到纪宁,就被纪宁踹飞。幸亏他有先天真元护体。

“哼。”纪宁冷笑,“让江禾出来。”

刷!

又一道红色身影出现,是一名红衣白发的老婆婆,这老太婆一出现就连扶住江三思:“三思,没事吧?”

“小心,他很厉害。”江三思低声道。

红衣白发老婆婆看着纪宁,喝道:“不知我江边部落到底如何得罪了你,还有,你到底是谁?毁我城门,总不至于连名字都不敢说吧!”

纪宁冷漠道:“纪氏!纪宁!”

“纪宁?”红衣白发老婆婆疑惑。

“纪宁?”黑发老者江三思却是大惊,连低声和旁边的老婆婆道,“雪姑,纪氏西府的下任府主已经定下,就是叫纪宁。可他现在应该才十一岁,怎么可能……”

“纪氏西府府主?”雪姑大惊。

虽然震惊于纪宁仅仅十一岁就成为先天生灵,可他们更震惊于纪宁的身份——纪氏西府下任府主!在二十岁前成为先天生灵是常有的事,单单纪氏内就有好几个,像纪烈之前还眼巴巴渴望他培养的三名部落少年能在十六岁前有一个成为先天呢。如果纪宁修炼的是其他神魔炼体法门,恐怕孩童时就成先天生灵了。

数量更多的部落天才中。

二十岁前成先天的也不少,像江三思就是如此!不过这些部落没有足够厉害的绝学,越是到后期,潜力越是不及纪氏!

“纪氏西府?”雪姑看着眼前少年,他们江边部落可就是在纪氏西府的地盘内,正受对方管辖!

纪氏西府府主要让江边部落完蛋,是轻而易举的事。

“公子!”忽然声音响起。

只见上百名黑甲卫出现在远处,一看到站在废墟上的纪宁,领头的一名黑甲卫就是大惊连单膝跪下。其他黑甲卫们也都连恭敬喊道:“公子!”

“起身。”纪宁看了眼开口,在超大型部落内,纪氏都会安排一支百人黑甲卫队伍,也有监视的作用。

“是。”

这群黑甲卫连跑过来,迅速站在纪宁四周。

“纪宁公子。”老太婆雪姑略微躬身,“既然江禾惹了公子你,我江边部落自然不会偏袒。三思,还不去将江禾给速速带来。”

“嗯。”黑发老者江三思连离去。

单单一个先天生灵,他们江边部落是不会低头的!即便这个先天生灵是纪氏的也不能代表什么,毕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纪氏也不能胡来,否则那么多部落怎么可能安心臣服?单单一个普通先天生灵是无法毁掉一个超大型部落的。

可是如果是府主本尊!那可就不一样了。

……

“给我练!”

江禾是一个皮肤白皙颇为俊美的年轻人,只是他眼中却常含有戾气,此刻正手持着鞭子看着一个幼童,幼童正手持着短剑练习着剑法,“手臂再酸再痛也给我忍着,你是将来要当我江边部落族长的!”

“是,父亲。”幼童也咬牙练着,他不敢停,停就是一鞭子抽过来。

忽然——

“江禾,给我出来。”一道怒喝传播开。

江禾脸色一变:“竟然敢这般放肆,在我江边城都敢这样,来人不是一般人。”

咚!咚!咚!

那跺塌掉城墙的三脚就仿佛砸在他的心脏上,令江禾不由有些心慌:“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找我?”顾不得其他,江禾连朝外面走去。

“禾,怎么回事?”府内一片混乱,他夫人也出来了很是惊慌,他的其他一些女人也是有的担忧,有的却隐隐有着幸灾乐祸。

“走,出去看看。”江禾往外走。

刚走出府门。

远处一道黑色身影便飞扑而来,直接出现在了江禾面前,江禾一看就是大惊:“族长。”只见脸色难看嘴角还有着血迹,身上都脏兮兮的黑发老者江三思冷冷看了他一眼:“你干的好事。”随即一把抓住江禾的脖子,仿佛拎小鸡似的抓着。

嗖!便化作流光迅速朝远处城门处赶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