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重生之平行

第14章 一瞬间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四章 一瞬间

许瑶愕然看着温谅近乎粗暴的推开自己,追逐那个女孩而去,一股莫名的愤怒充塞心胸。她自然不会对傻乎乎的温谅有什么感觉,作为一个从小到大被众人呵护宠爱的公主,对同龄那些幼稚的男孩子表现的不屑一顾,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可这并不代表,她能容忍对方对她这样的侮辱。

毕竟,今天在公车上偶遇,许瑶表现的一直很友好。针对美女的善意,你不必感激涕零,但至少也要表现出相应的礼貌。

很好,傻小子,你惹到我了!

许瑶狠狠的顿了下足,咬了咬下唇,赶在车门关上的刹那,从门缝里侧身跳下,引得车上众人阵阵惊呼,司机后怕的擦了擦额头,探出窗外怒骂道:“谁家小孩这么皮的?草,还是个女娃子……MD还挺漂亮,算了!”

车内嘘声一片。

温谅跟着谈雪走进凤凰珠宝店,虽然是明都路上一家小分店,营业面积50平米上下,可装修的十分豪华,富贵气扑面而来,要是您兜比脸干净,进门前怕是要吃几颗蓝色的小药丸。店内另一边一个女孩百无聊赖的坐在柜台后,见人进来连头都没抬一下。

谈雪回头看见温谅,更觉好奇,但仍然十分客气的说:“先生,我们还有五分钟就要打烊了,如有需要请明天再来。”

温谅张了张嘴,却不知怎样开口,难道说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有血光之灾?不被打出去就是好的了……

谈雪身子一侧,做了个请的手势,温谅挠挠脑袋,心想既然要打烊了,那肯定不会是今天出的事,等明个再来,也许就会有办法了。

转身就要离开,许瑶一阵风般冲了进来,围着温谅转了两圈,冷笑连连。温谅无奈的摊开双手,调笑道:“现如今欠债的都是大爷,您那冰淇淋我不吃了还不成?用的着这样围追堵截么?”

“呸!”许瑶直接给了一个鄙视的眼神,“我看你尾随这位姐姐,行迹十分可疑,跟来看看有没有活动下手脚的机会!我跟你说,一码归一码,冰淇淋你不吃还真不成。二十根,我要看着你一口吃下去!”

温谅真的无语了,我说输了二十根冰淇淋还面不改色的,原来在这等着我呢!“走,这就去买!怕你我就白长了二十四根肋骨!”

这番话说的豪气干云,许瑶本懒的搭理他,可看他那嚣张的模样,忍不住讥讽道:“圣经说女人才是二十四根肋骨,男人正好比女人少一根,莫非你是要做女人?”

谈雪又是扑哧一笑,立刻伸手捂住了嘴,她没忘记今天这奇奇怪怪的一幕,起因不就是自己在车上笑的那一下吗?

“好家伙,还是个文化人!”温谅捋了捋衣袖,露出光溜溜的肩膀,“不光膀子还真说不过你……圣经说上帝抽了亚当一跟肋骨造了夏娃,那只能说明亚当比夏娃少了一根骨头。圣经有说他们的后代,也要生生世世如此吗?同学,尽信书不如无书,你这样读书会读傻的……”

以温谅两世为人的经历,哪里会有兴趣真的跟一个小女生在大庭广众下斗嘴?他不过是想借这个机会消磨掉谈雪说的那五分钟,看着她关门走人,自己才能略微放心。

许瑶被温谅的诡辩说的哑口无言,皱起鼻子哼了一声,掉头就走。温谅刚要跟上,一个身穿绿色帆布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跟许瑶擦肩而过。

这个人三十岁上下,长长的脸型,面白无须,眼睛虽小却很有神,衣服整齐但依稀可见洗的有点发白。但也不能说这样的人不会来买珠宝,这年月无论是女孩的生理周期,还是央台的天气预报,小到幼儿的尿床次数,大到人生的长远目标,根本就没有一个靠谱的,说不定人家是个挖煤的大老板呢?

恩?温谅眼光突然一凝,在那人宽松的帆布衣服下,胳肢那里有一个明显的突起,尖尖的头,弯弯的身。

谈雪挡在那人面前,礼貌的说:“先生,我们就要打烊了,请您明天再来!”

那人扫了一眼温谅和许瑶,嘶哑着声音说:“这不是还有人吗?怎么,不做我们穷人的生意?”

谈雪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先生说笑了,这两个朋友也是刚来的客人,正要离开呢……”温谅似乎印证着谈雪的话,一把拉住许瑶的手,不等她发怒,附到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危险!你快走!”

抬手用力将许瑶推到门外,温谅大声骂道:“人家都要打烊了,还非吵着买项链,女人真TMD麻烦!”转身走到男人跟前,一手指着柜台后一款项链,一边对谈雪使着眼色说:“就刚才看这款了,去拿来给我,MD,贵也得买了。”

男人的手在刚才温谅接近时就已悄悄探到了怀中,听他这样一说,明显松了口气,右手从怀中滑出。温谅心都提到了嗓子口,他几乎肯定,谈雪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砍了十几刀不治身亡。今天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突然到他根本没做一点准备,更糟糕的是,外面还有一个不明真相的许瑶,要是连累她出点意外,那简直不敢想像……现在只盼谈雪能听懂他的话,先离开这个极度危险的距离再说。

谈雪呆了一呆,温谅暗叫要糟,正要上前推她到柜台去,谈雪开口道:“你刚才什么都没看啊……”

接下来的一幕,让从被推出门到现在还处于迷糊状态的许瑶大惊失色,谈雪的这句话似乎是暗语般,刚一出口,温谅就揉身而上,一拳打向男人的左太阳穴。只看速度和拳风,许瑶就知道,要是这一下打着了,男人不死也得重度昏迷。

男人从怀中抽出一把三尺长的剔骨尖刀,也不躲闪,对着温谅当胸就是一刀!

“啊!”

“小心!”

许瑶,谈雪,还有刚刚抬起头来的那个女营业员,齐齐发出惊呼。

这是温谅第一次这么直接的面对危险,虽然比之他今后即将展开的人生中所遇到的风浪,这一次是最没技术含量,也最微不足道的一次,可这是重生后的少年,在没有关系没有资本,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势力时,所遭遇到的最直接,最迅猛一次考验。

那只是一瞬间,生死立判!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