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四章 初试身手

收藏书签 字体:16+-

回到xiao院,叶尘受徐静霸道拳法的刺jī,立刻动了修炼金刚拳的心思。

只是打了几遍拳,总感觉不对头。

“猜得不错的话,徐静师姐修炼的是人级顶阶武技‘伏魔神拳’,威猛无俦,而我修炼的金刚拳虽然不如伏魔神拳,却是同一个路数的刚猛拳法,一脉相传,只是看她打起来才叫真正的刚猛,我则少了那份味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伫立在院子中央,叶尘皱起眉头思考,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徐静练拳的场景,一遍又一遍。

对了,徐静的喝声能传出一里外,中气十足,那是因为rou体强大的原因,我的领悟力强是强了,rou体这方面还很弱,终究学不来刚猛的拳法。

想到问题关键,叶尘舒出一口气,不怕学不会,就怕找不出根源。

现在叶尘先要做的是扎马步,只有马步站得稳,才能打出威猛的拳法,否则和人一对碰,下盘不稳,那就玩笑开大了。

马步桩双脚分开略宽于肩,采半蹲姿态,因姿势有如骑马一般,而且如桩柱般稳固,因而得名。马步蹲得好,可壮肾腰,强筋补气,调节jīng气神,而且下盘稳固,平衡能力好,不易被人打倒,还能提升身体的反应能力。马步是练武前的基本功之一,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意指空学那些拳谱套路上的招式,而没有实际进行全身肌rou的重力与耐力训练,最终将会沦为hua拳绣tuǐ。

大tuǐ与xiaotuǐ呈九十度夹角,叶尘目视前方,随着呼吸起伏,快规律的打着马步冲拳。

霍霍霍霍……

拳如炮弹,呼呼的劲风声连绵不绝,一会儿功夫就过了三百下。

大约一刻钟后,叶尘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意守xiao腹一刻钟。

然后到了晚上再来一次,不过出拳的度要缓慢提升上去,争取每次都要有所突破,不可间断。

半个月后,叶尘不再练习马步冲拳,只习四平式马步桩功,静站在那里半个时辰。

待觉毫无难度,叶尘双手握拳屈肘做双峰贯耳式,即拳心向前,拳眼向耳,尽力向后扳,同时,站四平马步桩,塌腰tǐngxiong,如是一个时辰结束,意守xiao腹一刻钟。

当整整一个月结束,叶尘的rou体生巨大变化,几乎力大千斤,行步如飞,内气可贴背游走,jīng力充沛,最明显的是饭量增加,每顿饭能吃三大碗饭,一只烧jī,睡觉极香,到了后期,内气鼓dang充沛,可随意而行,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这些还不是关键,现在叶尘真正能做到‘心手相应、得心应手’,与人jiao手能时刻保持巅峰状态。

这一天,叶尘蹲完马步后皱眉道:“身体素质倒是提高了,rou体力量却还不行,徐静师姐的力量起码是我的几倍,施展出伏魔神拳更是无坚不摧,势大力沉。”

在院子里四处望了一下,叶尘眼睛一亮,盯着角落处的一块百斤大石头。

举重毫无疑问能增加人的臂力,但容易把肌rou练坏,殊为不智,但举着石头跑步就不一样了,随着重心的变换,压力的转移,轻易能锻炼到全身每一根骨头和肌rou,对耐力也有着明显的磨练。

想到做到,叶尘跑到角落处,双臂力,轻易举起大石头,转身向着院外奔出去。

清风山有十数座侧峰,占地面积数十里,除了半山腰以上的位置被连绵的建筑填满,其他地方荒无人烟,当然,山脚下有着大量流云宗守山弟子守在那里,不容外人进入。

山路上,一道人影举着石头健步如飞,有心人可以现,他身上并没有内气bo动,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动用内气辅助,完全靠着身体力量在训练。

“看,那不是叶尘吗?”

“是啊!这xiao子什么疯,不好好修炼武技。”

流云宗有三千外mén弟子,五百内mén弟子,大部分人不会安心留在自己的院子里,喜欢和叶尘一样,跑到偏僻的地方修炼独mén武学,也有一些人会找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修炼,平时还可以互相切磋。

叶尘目不斜视,没把这些人的议论纷纷放在心上。

但有些麻烦躲也躲不过。

一条人影横向掠出,拦截在叶尘的前方,是一名十四五岁的魁梧少年。

叶尘停下脚步,“王刚,有什么指教。”

魁梧少年名叫王刚,和叶尘一样是外mén弟子,只是修为要高出他许多,已经达到练气境第七层初期境界,擅长横练功夫,力量极大,两人在之前生过矛盾,具体的说,是叶尘被他教训了一顿,g上躺了半个月。

王刚撇嘴一笑,“你这样死练是不行的,像上次那样,我用三成力就把你打成死狗。”

叶尘冷笑,对方不找上mén来还好,现在主动送上来,他自然不会放过,半年前,他无意顶了对方一句,就被打了一拳,断了两根肋骨,好在叶家不缺钱,疗伤灵yao有许多,这才能在半个月内恢复。

“是吗?那你说该怎样练?”叶尘丢下大石头。

“光说不练假把式,我来教教你吧!”王刚身形猛地一冲,几个跨步出现在叶尘面前,比普通人大了许多的手掌仿佛铁板一样竖劈下来,破风声浑厚无比。

望着对方充满力道的一掌,叶尘不避不闪,左手抬起,呈金刚托塔式顶了上去,竟然选择以硬碰硬。

砰!

仿佛木石相撞的声音响起,叶尘纹丝不动,王刚的下盘却被冲的有些不稳,空mén大开。

“怎么可能,他的内气明明不如我,怎会挡住我这一记开碑掌,真是活见鬼了。”

王刚立刻觉察到不对劲,顾不得自身1ù出破绽,右手化拳为掌,横劈出去。

奈何叶尘先知先觉,在对方起第二次攻击之前,右拳已然带着霸道的气势轰在王刚的xiong膛上。

“金刚拳第五式:金刚捣杵!”

卡擦一声,王刚口吐鲜血,双脚离地倒飞出去,在地上狠狠打了几个滚才止住去势,整个人萎靡不振。

这下子所有人震惊了,一向以威猛著称的王刚竟然在正面jiao锋中输给了叶尘,而且还那么惨,简直和死狗一样。

只有叶尘知道怎么回事,王刚的力量和内气都比他高,但实战起来,对方武技不jīng的弱点一下子暴1ù,比如刚才那一记竖劈,威力倒是强了,只是叶尘并不和对方硬抗,而是选择往下一压,先耗去对方部分力道,然后竭力反弹,使得对方下盘不稳,至于硬碰硬是度太快的假象,当不得真。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