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二十八章 怪鱼

收藏书签 字体:16+-

被储物灵戒和灵石震撼到了,现在看到地级低阶秘籍,叶尘反而没有那么jī动,当然,高兴是一定的。

暂时收起秘籍,叶尘取出最后一件物品。

是一把连鞘长刀。

刀鞘颜sè湛清,上面雕刻着山水鸟鱼,刀柄颀长,护手是惟妙惟肖的虎头,一口吞下刀身。

锵!

刀拔出,一缕明晃晃的刀气jīshè出去,在石室墙壁上斩出三尺长的痕迹,锋锐异常。

“好一把宝刀,竟能自刀气。”叶尘眼睛一亮,能自气劲的武器已经越了凡兵的范畴,上升到神兵利器的级别,在他记忆中,叶家也有一把家传宝剑,名叫绝影,一剑刺出,可以突破空气的阻碍,杀人于无形。

不出意外的话,这把宝刀价值在百万两银子以上。

唯一可惜的是,叶尘不用刀,用的是剑,在他认为,剑乃百兵王者,综合评价最高,而且练剑的人往往占据全部人的一半,但真正能练好的很少很少,比其他兵器都要少。

森寒的刀身被刀鞘掩去,叶尘目光重新落回到烧焦的地面上,如果他猜得不错,石室主人已经死了,是练功时走火入魔,被真气之火焚成了飞灰,顺其自然的,储物灵戒也就掉在了骨灰里。

对着骨灰鞠了三个躬,叶尘自言自语道:“前辈,虽然你留下的东西不多,但对我很有用,流云宗外mén弟子叶尘在这里给你鞠躬,希望你不要责怪我取走你的遗物。”

一连三个躬鞠下来,叶尘多少有点感慨,从遗物上看,这位死去的前辈修为不低,至少在抱元境以上,或者达到了星极境,可惜到头来依旧逃不掉走火入魔的下场,由此可以修炼的残酷,即要对付外在劫数,也要克服己身。

地下世界中不知黑夜,找不到出路的叶尘索xìng在里面修炼起淬yù强身诀。

淬yù强身诀第一诀他早已练成,第二诀练到了刚柔一体的境界,差的就是和徐静师姐一样,体内生出神力。

何谓神力?

真灵大6最常见的好马叫黑棕马,此马奔跑如飞,体格强壮,不加的情况下,轻轻一撞就有两千斤力道,此谓神力。

现在叶尘的力气差不多在一千五百斤左右,距离两千斤已经不远,不过他知道,越到后面,力气增长的越慢,这五百斤力气所需要的时间绝对会过之前。

从怀里mo出几瓶炼体膏,叶尘脱去衣服,一丝不苟往身上擦着。

直到皮肤油光亮,衬托着肌rou一块块,一条条,叶尘方才拉开架势,一五一十的练着拳。

拳法依旧是金刚拳。

越是霸道的拳法,对身体的锻炼越彻底,金刚拳不外如是,当然,此时的金刚拳又与往常不同,而是配合了淬yù强身诀第二诀的口诀在练,一内一外,效果更加明显。

“金刚过江!”“金刚捣杵!”“金刚入海!”“金刚无量!”

把金刚拳一招一式的变化出来,叶尘逐渐进入状态,物我两忘。

隐隐约约,叶尘体内传来血液剧烈流淌的声音,宛如长江大河,与之相反的是,心脏跳动越来越慢,但非常有力,咚咚咚的声音仿佛擂大鼓,震dang着全身骨髓。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叶尘猛然睁开双眼,身形一纵,一拳击打在灰扑扑的大树干上。

砰!

大树干极其坚硬,只裂开几条缝隙。

“好硬的树木,不过我的力气增加了不少,应该有一千五六百斤!想不到淬yù强身诀的口诀如此好用。”

短短的一两个时辰,力气增加近百斤,这是金刚拳无法做到的。

休息了一会儿,叶尘感觉肚子有些饿,刚才那番举动已把他体内多余的能量消耗的干干净净,必须补充新的能量。

走到河边,叶尘暗道:这里面的鱼应该能吃吧!

河水很深很清澈,透过水面能看到深处的一条条yīn影,xiao的有尺长,大的过半丈,游相当的快,尾巴一摆,身体就窜出去七八米,瞬间脱离人的视线。

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石,叶尘低喝一声,“给我中!”

千多斤巨力下,碎石比暗器还要凌厉,在空中穿出一条笔直的直线,瞬间钻入水底。

原本叶尘只是试试鱼的距离和水的折shè,不料随手一击竟命中一条半丈长的黑影。

哗啦啦!

顿时,黑影身体翻转,破水而出。

水hua四溅中,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黑褐sè的怪鱼,腮边有刺,身体粗壮有力,表面凹凸不平。

张开满是锯齿的嘴,怪鱼一口咬向叶尘的脑袋。

叶尘淡淡一笑,弯腰一拳击中怪鱼的腹部。

铿锵!

怪鱼的皮肤堪比钢铁,让叶尘很是吃惊,要知道他如今的一拳,足以把大青石轰成粉碎,却破不开对方的防御。

啪!

怪鱼在拳劲作用下后退了半米,细长如牛尾的鱼尾横扫而出,劲风声呼呼作响,哪怕是叶尘也不愿意挨上一下。

千钧一之际,叶尘没有选择后退,从储物灵戒中取出宝刀,一刀挥砍而出。

噗哧一声,怪鱼的尾巴被斩落下来。

怪鱼则掉落进河里,拼命往深处游去,不敢再袭击叶尘。

苦笑一声,叶尘知道没有宝刀的话,对付这条怪鱼没那么容易,能不能破防还是问题,但看起来,怪鱼身上并没有散出妖气,不可能是妖兽,应该是天赋异禀的古代物种吧!

鱼尾长三尺,碗口粗,足够叶尘饱吃一顿。

火折子向来是随身带,叶尘麻利的升起火堆,把鱼尾架上去烧烤着。

一刻钟过去,从未闻过的香味传出,让叶尘食指大动。

抓住鱼尾,叶尘一口咬下去,鱼rou嫩的差点咬到舌头。

“太惊人了,这鱼rou似牛rou,又似jīrou,还有种说不出的浓郁香味,非常的有嚼头,不对,怎么身体开始热。”

鱼rou吞咽的肚子里,叶尘体内突然火热一片,一股热流以胃部为中心,向着身体各处幅散,渗透到肌rou中,血液中,乃至于骨髓中,一bo又一bo,暖洋洋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