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三十章 李布

收藏书签 字体:16+-

ps:求推荐!

入口处狼籍一片,碎石堆得满地都是,再看岩壁,上面遍布爪痕,深达数尺,仿佛是豆腐做的一样。

叶尘心中暗自侥幸,不敢继续逗留,往当初来的路线掠去。

上一次的教训已经让叶尘铭记于心,所以在这危险的地带,叶尘没有在地面赶路,而是从一棵大树跳到另一棵大树,途中灵魂力释放到极限,一有动静立刻敛去气息,龟缩不动。

时间到了下午,叶尘终于来到放置大皮袋的位置。

“恩,有人?”身体隐在大树后面,叶尘眼神锐利。

苍天大树下。

三名少年站立在那里,其中一少年手中有大皮袋,非常鼓胀,正是叶尘前几天的收获。

“哈哈,咱们的运气太好了,走在路上都能捡到妖兽材料,里面还有一枚内丹,加起来起码能卖两三万两银子。”

年纪略大的少年嘲讽道:“也不知道哪个傻蛋把妖兽材料藏在树上,自以为无人现,真是笑死人了。”

另一人奉承道:“还是张昆你牛,一眼就看到树上有东西,我们可是一无所知。”

张昆傲然道:“所以说跟着我是你们的福气,往后等堂弟张浩然晋升为内mén弟子,咱们可以在外mén横着走。”

“那是,那是!”

两人点头恭维。

叶尘已经看不下去了,直接走出来,“放下妖兽材料。”

张昆回头一看,“是你!”

当日闯木人巷比赛,张昆有张浩然帮助,第三名应该手到擒来,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冒出一个叶尘,第三名被他抢了去,让张昆恼火无比。

“张昆,这xiao杂碎是谁,要不要咱们教训他一下,让他跪在地上磕头认错。”旁边国字脸的少年察言观sè,明白叶尘得罪了张昆。

“没错,对付这种修为低下的外mén弟子,我最有经验,可以让他们哭着求饶,喂,xiao杂碎,自己爬到这里来。”占着自己是练气境第九层境界,少年根本不把叶尘放在眼里,脸上满是鄙视。

张昆狞笑道:“他得罪我堂弟,肯定没好果子吃,不过现在倒是可以折辱他一番,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叶尘冷道:“你们几个说完了没有,把妖兽材料放下,每个人chou自己十个嘴巴,否则休想走。”

“什么!”

听见叶尘的话,张昆三人面sè陡变,他们不是没见过嚣张的人,但修为低还嚣张的一个都没有,这叶尘简直是找死,怒向胆边生,三人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你再说一遍。”张昆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机,森然道:“现在磕头认错的话,还有救。”

“跟他废什么话,xiao杂碎,受死。”国字脸少年一步踏出,右手五指箕张,朝着叶尘脸上拍去。

这一掌要是命中,叶尘就算不死也会毁容,手段不可谓不毒。

“不知死活。”对方的修为虽然比自己高两层,但叶尘完全无视掉,随意一个进步,身体瞬息出现在他的面前,右手伸出,直接卡住对方的脖子,用力往下栽去。

轰隆。

地面被砸出一个浅坑,国字脸少年脑袋陷进去半尺,生死不知。

“杂种,你敢出手,要你的命。”

张昆和另一名少年大惊,联手向叶尘起进攻,并各自施展出浸yín许久的得意武技。

“无极散手!”

“崩云掌!”

叶尘面对两人的猛烈攻击,脚下一震,坚硬的泥土立刻被踩烂,整个人的气势无限拔高,旋即身形不动,双拳分别迎了上去。

砰,砰!

“怎么回事,他明明是练气境第七层。”张昆两人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双脚离地倒飞出去,宛如腾云驾雾。

人至途中,张昆脸上闪过yīn毒,甩手shè出一道黑芒。

“去死吧!下了地狱别忘记是我张昆杀了你。”

咻!

黑芒是一把淬了毒的柳叶镖,去势极快,几乎是刚shè出,就到了叶尘面前,镖头紫光闪烁。

就在张昆得意冷笑之时,脸sè突然一僵,视线中,叶尘只是右手食中二指一夹,柳叶镖难进寸毫。

“不可能,我的暗器手法连练气境第十层武者都接不住。”脚掌踉跄的落在地面,张昆脸上一半愤怒,一半惊恐。

叶尘不屑去分辩,抖手把柳叶镖又反shè回去,“希望你身上带了解yao!”

噗哧一声,柳叶镖深深cha进张昆的胳膊,毒素瞬间侵入进去。

“hún蛋,我要你全家死光,我堂弟也不会放过你的。”柳叶镖上的毒素是五步蛇毒,练气境武者中之必死,凝真境武者也不一定能扛过去,其威力张昆深有了解。见自己中了毒,张昆面如土sè,深怕来不及解毒就毒攻心,哪里还敢怠慢,慌张的从怀里掏出一瓶解yao,拨开塞子把一整瓶解毒yao都倒在伤口处。

叶尘最恨别人辱及全家,当下一怒,金雁功施展到极限,化为一抹青烟掠出,顺势便要击杀张昆。

就在此时,一阵冷喝传出。

“滚回去!”

一道身影突兀出现,拦截在张昆身前。

叶尘收势不住,一拳轰了出去。

狂猛的劲气四下辐shè,草木低伏,叶尘轻飘飘的退回原处,目光看向张昆身前的青年。

青年约莫十八岁,面容yīn翳,脸庞上挂着些许嘲讽的笑容。

“李布。”张昆惊喜出声,这李布是外mén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修为和张浩然一样,是练气境第十层巅峰,只不过由于长时间没有突破关卡,成为内mén弟子,便一直闭关不出,争取在年底前突破,而且这次的闯木人巷比赛他并没有参加,否则吴宗明不见得能拿下第二名。

有他在,叶尘本事再大也没有用,必然被轰杀成渣。

“李布,我堂弟要你保护我,现在给我杀了他。”张昆受伤颇重,说话的同时嘴角溢出大量鲜血,看上去很惨。

李布淡然道:“区区一个练气境第七层武者都打不过,你真给你堂弟丢脸,至于他,放心,我会让他知道跪下来的滋味是什么。”张浩然号称天才,李布不能无视,以后对方成为内mén弟子,还能多多关照他。

转过身,李布玩味道:“xiao子,给你一个机会,跪下认错便放你一马,否则你知道我李布的手段。”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