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三十二章 武道广场

收藏书签 字体:16+-

想了想,叶尘打g边的箱子,从衣服底mo出一个蓝sè的龙纹yù佩,看上去有些残破。

这块yù佩是叶尘在典当铺看中的,当时就觉得它与众不同,只是不知道不同在哪里,换了现在的叶尘,一眼就看出玄虚,yù佩里有一股蓝sè的气流循环不息,不断修补残破的地方。

“先天蓝yù!”叶尘惊讶出声。

yù分先天和后天,后者是后天慢慢形成的,历经千百年,前者则是先天一道元气进入yù坯之中,衍变出淡淡的灵xìng,对于佩戴者往往有说不出的隐晦好处。

不过这两种yù极难区分,若不是叶尘的灵魂力强大,肯定认不出来。

“有了这块先天蓝yù,可以省去我许多时间,真是刚要瞌睡就有人来送枕头。”叶尘笑了笑,把先天蓝yù握在手心中。

定了定心神,叶尘深吸一口气,纯元功运转到极限,顺着手臂经脉冲入到先天蓝yù中。

啵!

蓝yù中的元气和yù气早已融为了一体,形成特殊的灵气,相当粘稠浓密,凭借纯元功内气吸取倒真有些麻烦,每次仅能拉出一缕,再拉就乏力了。

一缕就一缕吧,慢慢来。

随着灵气进入自身体内,失去内气束缚的它轰然扩散,并不与内气结合,而是逸散到身体各处,仿佛把rou身当成了yù身。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淬yù强身的口诀从心里流淌而过,叶尘运用强大的灵魂力,把逸散的灵气聚合起来,不断冲刷着rou身,最后干脆融入其中,不分彼此,仔细观看,可以现皮肤表面隐隐有yù光闪烁,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

一晃六天过去。

叶尘终于达到xiao成阶段,rou身融合了一百三十三缕灵气,先天蓝yù的光泽则逐渐暗淡,失去了灵气。

此时的他一运淬yù强身诀,周身表面立刻泛起yù质光泽,看上去坚不可摧,极具视觉冲击力。

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叶尘咬了咬牙,运用六成力气刺向xiong口不太致命的位置。

啪!

水果刀毕竟比不上jīng钢剑,断成两截,而叶尘的皮肤上只多出一个白印。

敛去yù气,叶尘的皮肤重新变得柔软起来,yù质光泽也消失了,细腻如锦,富有弹xìng却又不失爆力。

“现在仅仅是第三诀xiao成,就有如此的防御,真不知道第四诀,第五诀会是什么效果。”

本来准备第三诀大成才用灵石修炼,但叶尘觉得现在差不多了,经脉和rou体都足以承受灵石元气的冲击,不用担心副作用。

结果如他所料,灵石元气依旧磅礴jīng纯,只是已经处于掌控之中,翻不了什么1ang。

随着大量的灵石元气转化为内气,叶尘很快冲破了练气境第七层的关卡,达到了第八层初期。

望着手中一点没变的下品灵石,叶尘心道:一块下品灵石足够凝真境初期武者用五天,而我只是练气境第八层武者,应该能用上十天,甚至更多,那位死去的前辈给我留下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

武道广场,流云宗举行弟子比赛的地方。

今日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也没有任何比赛,但从四面八方聚集来不少人,大多数是外mén弟子,内mén弟子有那么几十位。

“黄炳文,你可不要xiao视张浩然,他能被称为天才,手底下肯定有两把刷子。”

“崔师兄说的不错,越级挑战在天风国不是什么新鲜事,千万别yīn沟里翻船,丢了我们内mén弟子的脸。”

三名内mén弟子并排而行,其中两人一前一后说着。

身穿黄sè劲衣的黄炳文傲然道:“我当然不会xiao视他,那时给他两个月是因为我所修炼的玄重心经快要突破到第五层了,要知道玄重心经每一层的差距都是很大的,这样的话,我更有把握。”

距离武技阁事件已经有两个月,黄炳文没有忘记和张浩然打赌这件事,况且他也想试试玄重心经第五层的威力。

“玄重心经第五层,你隐藏好深!这下子张浩然翻不起什么1ang了。”

“对了,我听说你还和另外一名外mén弟子打赌,也是今天。”

黄炳文不屑道:“就他,仅仅练气境第六层后期而已,我一个手指头都能戳死他。”

“练气境第六层后期?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嘿嘿,今年的外mén弟子都皮痒了,我都忍不住要教训教训他们。”

黄炳文是今天的主角,随着他的到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荣耀。

站在台上,黄炳文大喝道:“张浩然,上来受死。”

台下,一身青衣的张浩然冷笑道:“黄炳文,想死不用这么急着来,你还是先解决那个不知死活的外mén弟子吧!”

堂哥被重伤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但是他没有急着报复,对他来说,让叶尘在大庭广众下被黄炳文踩在脚底下也不错,何必脏了自己的手,若是自己先和黄炳文jiao手,那黄炳文必败,也就看不到那一幕了。

“也好,解决他只要一招,反正也跑不了。”黄炳文倒不在意这点xiao事,目光巡视一圈,寻找着叶尘的身影。

人群中,吴宗明担忧道:“叶尘,你虽然达到了练气境第九层后期,只是对方进入凝真境初期很久了,修炼的功法和武技都比你高级,想要赢很难很难啊!你争取不要输得太难看就行了。”

叶尘淡淡一笑,“我自有分寸。”

排开人群,叶尘向着比武台走去,大声道:“不要找了,我在这里。”

黄炳文的视线定格在叶尘身上,狞笑道:“看样子你来了有半天,怎么,到现在才敢出来。”

唰!

纵身一跳,叶尘落在宽阔巨大的比武台上。

“说实话,你不先和张浩然jiao手是个错误,因为你没有机会了。”

黄炳文眉头一挑,“大言不惭,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脚底板的滋味。”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