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三十七章 洛城叶家

收藏书签 字体:16+-

清远河,洛城第一大河,全长两千七百里,最宽处达到十二里,最窄处不过两三里。

河上木舟横渡,星罗棋布。

叶尘牵着马站在船头,目光遥望远方,那里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市,四四方方,中央竖立着一座高塔,隔着数里路都能看到清清楚楚。

“这位少侠,回家探亲吗?”正在划水的船夫见叶尘身着蓝sè衣衫,腰间配着宝剑,任xiao船如何动dang,也无法让他动摇,忍不住开口问道。

叶尘点头道:“三年没回家了!”前两次年底族会,叶尘并没有回去,回去了也是丢人,这次不同,就算家族没有下通告,他也会回去,拿回属于自己的尊严。

“回去是应该的,哪里有家好。”船夫似乎想到家里的媳fù,脸上浮起温馨的笑容,也就不觉得累了。

叶尘其实有些矛盾,回家就要见到父母,他虽然融合了这个世界叶尘的灵魂,接受了对方的全部感情,但控制身体的还是自己,换句话来说,对方的意识已经消失,自己基本上还是二十一世纪的自己。

船到了岸,叶尘扔了一块整银子给船夫。

“少侠,不用这么多。”船夫愣了愣,耿直道。

叶尘挥挥手,翻身上马,往不远处的洛城赶去。

望着叶尘远去的背影,船夫又是羡慕又是欣喜,羡慕的是武者的豪爽潇洒,从不用为钱财担心,欣喜的是十两银子可以给媳fù整几件漂亮的衣服还有大半节余,想必她会很高兴。

洛城。

给守城士兵看了一下叶家子弟令牌,叶尘直接骑着马飞奔入城。

叶家坐落在洛城南部,占地千亩,地势开阔,大mén口摆放着一对足足两人高的石狮子,朱红大mén,闪亮铜钉,铜环,mén口家丁衣衫鲜亮,中气十足,明显是修炼有成的练气境武者。

“尘少爷,是尘少爷回来了。”听到马蹄声,众家丁目光望去,见到那名蓝衣少年后,俱都是眼前一亮,高声喊了起来。

“尘少爷,我来牵马。”一名家丁连忙跑过去接过缰绳。

下了马,叶尘问道:“我父亲母亲在家吗?”

那名家丁道:“家主和主母都在,我已经让人去通报了。”

“好的,我马上去给他们请安!”

进入大mén,在家丁的带领下,叶尘来到大厅mén口。

深吸一口气,叶尘迈开脚步踏了进去。

大厅宽阔恢弘,里面站着一男一nv,男的约莫四十岁,脸白无须,身形高大,往那一站,一股莫名的威严散开来,让人无法直视,nv的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容貌极美,雍容华贵,一双明亮的眼睛和叶尘一般无二,身材比之少nv也不逞多让。

两人正是叶尘的父亲叶天豪和母亲沈yù清。

“父亲,母亲。”到了这一刻,叶尘自然而然的叩拜下去,仿佛有无形的力量支配着他。

沈yù清脸上带着jī动,走过去扶起他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叶天豪微笑的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忽然咦的一声,“尘儿,你达到练气境第十层巅峰了。”

“是真的吗?”沈yù清看到儿子太jī动,以至于没有现这一切,此时再看,叶尘的气息jīng纯浩大,差一步就能凝练出真气,不是练气境第十层巅峰又是什么。

“尘儿,这是怎么回事?”按道理来说,沈yù清应该很高兴,相当的高兴,作为南罗宗外mén长老,修为达到抱元境初期修为,丈夫又是叶家家主,她怎么也不希望自己的子nv比别人差许多,被人叫做废物,现在儿子突然变成天才,反而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叶天豪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睛暴1ù了他的想法。

叶尘早已想好说辞,清了清嗓子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开窍了,觉得修炼很简单,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越是复杂的谎言越是容易被揭破,叶尘深知这一点。

“突然开窍?”叶天豪有些不理解。

沈yù清想了想,对丈夫道:“这种事不是没有生过,我们南罗宗有一名弟子,刚加入宗mén时普普通通,天赋中下等,但是过了一两年,出乎意料的聪明起来,修为连连突破,现在已经是核心弟子。”

“这么说,我们的尘儿也是天才。”叶天豪不关心什么南罗宗弟子,他关心的是自己的儿子。

沈yù清道:“确切的来说,是后天天才。”

“不管是后天天才还是先天天才,都是天才,哈哈,我的尘儿是天才,太高兴了。”叶天豪大笑起来,意气风。

叶尘见父母这么高兴,认真道:“你们放心,从今往后,我叶尘不会比任何人差。”

“这是当然,短短三年期间从练气境第二层初期达到练气境第十层巅峰,谁敢说我儿子比别人差。”

沈yù清轻轻推了推叶天豪,“我知道你高兴,但尘儿风尘仆仆赶回来,让他先休息一下,晚饭咱们再聊。”

“说的是,尘儿,你的院子已经收拾好,先去洗个澡去掉疲惫。”

“那我告辞了。”

离开大厅,叶尘循着记忆,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少爷好。”一名绿衣少nv早已在院子里守候。

叶尘笑道:“翠儿,好久不见,长大了。”

翠儿红着脸道:“少爷不也是长大了。”

“呵呵,说的是,洗澡水准备好了没。”

翠儿见叶尘还是那么平易近人,松下一口气,乖巧道:“准备好了,少爷这里请。”

浴室房间里。

白méngméng的水气弥漫。

让翠儿出去后,叶尘脱下衣服,赤1uo身体钻进木桶里。

“好舒服!”呻yín一声,叶尘仰躺下来,闭上双眼。

情况比想象中的要顺畅,最重要的是,他对叶天豪和沈yù清没有生疏感,似乎他们就是自己的父母。

想到这里,叶尘心中感慨,二十一世纪的他并不知道父母是谁,他是被人从孤儿院接出来,然后上xiao学,上中学,上大学,和所有的人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想不到来到这个世界,他也有了自己的父母,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让他很是享受和眷念。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