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三十九章 族会开始

收藏书签 字体:16+-

ps:今晚十二点过后,还希望大家多多点击投票,若是能冲上新书榜,接下来一个星期每天保底三更!

叶家西边校场。

几个人在那里边走边聊天,为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袭黑衣,背负着战刀,面容坚毅,身上散出淡淡的铁血杀伐之气。

“叶海哥,这次年底族会,估计只有你能和叶堂叶萱争夺第一名了。”说话的少年似乎对黑衣少年很崇拜,恭维道。

叶海淡淡道:“我十三岁拜在师父断岳客mén下,三年多来随着他1ang迹天涯,去过天风国魔鬼大草原,异域国度陀罗国,人口数十亿的黑龙帝国,在长白江上搏过鲨,泥偶沙漠里生活过一个月,最艰难时期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所以对我来说,区区年底族会第一根本不在话下,至于叶明虽然也在外艰苦历练过,可惜他的修为只有练气境第十层,不足为虑。”

“哼,历练过很了不起吗?没有在宗mén呆过,你永远不会知道宗mén的重要xìng。”不远处,又有三四人走过来,一身白衣的叶堂挑衅的看着叶海。

叶海瞥了一眼叶堂,“的确,宗mén的培养系统很完善,但在杀过数十人的我面前,你又能挥出几成实力。”

“杀人!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叶堂笑了起来,手指着叶海道:“我们北雪山庄练得就是杀人刀法,不才,死在我手上的人也有十几口。”

“你所谓的杀人,是欺负实力比你弱的吧!你有挑战过比你强的人吗?你有生死一线的感觉吗?你有反败为胜的经历吗?你什么都没有,你只是为了炫耀而杀人。”

叶海一连三个反问让叶堂哑口无言,他反驳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族会上见高低,我们走。”

等叶堂一行人离开,叶海旁边的少年道:“叶海哥,我支持你,那叶堂没什么了不起。”

叶海摇摇头,“不,认真来说,他的实力不逊sè我,甚至要略强,要知道北雪山庄的杀人刀法可是天风国第一,无人能及,不过胜负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比拼武力。”

“对了,最近叶家有没有新的厉害人物。”叶海询问道。

“前五名就是叶海哥你,叶萱,叶堂,叶明以及叶峰,其他人应该入不了你的眼。”

“那个叶尘呢?”

“叶尘,还是废物一个,最多不过练气境第六层!”

“奇怪,五年时间了,还是练气境第六层,平均每年提升一层多一点,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怎么可能,那家伙除了是家主的儿子之外,一无是处,真是丢我们叶家的脸。”

“既然没什么厉害的子弟,那我夺得第一名有六成的胜算。”叶海对自己很有信心,他坚信这三年多来的生死磨练,对他未来的展有着不可动摇的推动力。

……

三天时间一晃即过。

年底族会开始了。

清晨。

叶尘洗漱完毕,整理一下衣服后,便带着jīng钢剑往叶家校场走去。

校场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几乎所有的下人以及生活在叶家的武者都来观看这场族会比武,除此之外,洛城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也来到此地,趁机观摩叶家新生代实力如何。

四处看了看,叶尘找了一块比较安静的选手席走过去。

高高的贵宾席上,叶天豪和沈yù清相邻而坐,在叶天豪右边,是一位锦衣中年,体形略显富态,举手投足带着无形的威慑力,明显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而且不是一般的大。

“叶家主,不知哪位是你儿子?”锦衣中年一脸微笑道。

叶天豪已经现了叶尘的所在,指过去道:“林城主,那位就是犬子,让你见笑了。”

锦衣中年不是谁,正是洛城的城主,掌握一城之兵马,本身又是一位抱元境初期武者,只不过任他是谁,在叶天豪面前也要矮上一个等级,作为八大家族之一的叶家,可不是一个区区城主可以比拟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洛城是叶家说的算,城主做什么重大决定,也要考虑叶家的意思。

林城主目光望向叶尘,细细一分辨,疑huo道:“看来传闻不可尽信啊,此子分明是练气境第十层巅峰,差一步便要踏入凝真境。”

叶天豪旁边的沈yù清1ù出自豪的笑容,“说实话,连我们做父母的也吃惊,看来外面的磨练对他还是有用的。”

“呵呵,这次叶家族会不简单,我拭目以待。”

凭借强大的灵魂力,叶尘感知到有人在注视他,而且不止一个,其一是父母以及那林城主,其二是三叔和他的儿子叶明,其三是跟随师父云游四海,闯dang江湖的叶海。

叶明的修为比他还低,只是练气境第十层后期,叶海则要强大许多,已经是凝真境初期境界,或许他没有什么厉害的武技和功法,但在外面闯dang这么多年,不可xiao视,何况他这次回来,其师父断岳客必定传了他一两手杀手锏,以助他夺得第一名。

“有意思,我说嘛,五年时间怎么可能是练气境第六层修为,原来已经达到第十层巅峰。”叶海微微点头,神态却并不重视,在他眼里,只有叶堂和叶萱才是他的对手。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席卷整个校场,使得所有人安静了下来,目光朝着东边望去。

“哈哈哈哈,年底族会怎么能少了我叶霸天。”人群自动排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他身穿紫sè锦袍,衣袖处是一轮火日,边缘还有着jīng美的hua纹,一双虎目往哪里一瞪,那个地方的人群连呼吸都要静止,生怕惹起他的注意。

此人便是叶尘的大伯,紫阳宗内mén长老叶霸天。

在他旁边,是叶堂和叶峰,两人随着叶霸天行走,颇有种志得意满的高傲感,眼睛几乎是俯视着众人。

不过也难怪他们如此嚣张,叶霸天在叶家的权力虽没有叶天豪大,但地位一点都比他低,有时候甚至和叶天豪对着干,让他下不了台,叶天豪对此也没办法,对方是紫阳宗内mén长老,在紫阳宗都是说得上话的人物,本身修为更是奇高,达到了抱元境后期,堪称叶家第一高手,而叶家虽然是八大家族之一,和八品宗mén紫阳宗比起来差得很远,也许只有八大家族之的端木家族才有比拟宗mén的实力。

“霸天兄,想不到这次年底族会连你也惊动了。”

“是啊,霸天兄几年没回来了吧!这次叶家族会结束,咱们去喝几杯,给你接风。”周边的大人物齐齐巴结叶霸天,比对叶天豪还要卑躬屈膝,仿佛奴才一样。

叶霸天挥挥手,“好,我叶霸天给你们面子。”

说完,他大踏步走上贵宾席,目光示意沈yù清离开,眼神中带着不可拒绝的威严与霸气。

叶天豪脸sè难看,沈yù清心知形势比人强,起身站了起来,“大哥,你坐。”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大咧咧坐下来,手掌放在桌子上,出啪的闷响。

远处,叶尘眼睛里闪烁着怒火。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