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剑道独尊

第四十八章 用膳厅的暗斗 第四十九章 断剑

收藏书签 字体:16+-

ps:高chao刚写完,没jī情啊!

在洛城,要说最大的府邸是哪座,那肯定是叶家,占地千亩的叶家比城主府都要大上三分,里面亭台楼阁,xiao桥流水,竹林树海,几乎是应有尽有,仿佛整个洛城的缩影一样。

穿过几条走廊,跨过一条长达十丈的白yù石桥,呈现在叶尘眼底的是一个巨大的练武场。

练武场上相当热闹,那些不需要工作,只需要练好武技的叶家武者都在努力修炼,他们或者独自一人反复琢磨,或者请教他人,又或者捉对厮杀,磨练技艺,一副热火朝天的场景。

“尘少爷好。”场外,五名中年男nv见到叶尘,恭敬道。

叶尘点点头,“今天轮到你们教习武技吗?”

这五人是叶家的武技师傅,叶家号称有三百多凝真境以上修为的武者,其中三分之二是直系成员和旁系成员,剩下的三分之一是拜入叶家的外姓武者。按照实力等级,他们的地位也各有不同,比如抱元境武者会成为叶家外姓长老,凝真境后期武者成为叶家执事,凝真境中期武者则是武技师傅,就像眼前五人一样,而凝真境初期武者是见习师傅,没有资格直接教导别人,相当于武技师傅的副手。

“是的,练武场三天一轮班,今天正好是我们。”左侧有些姿sè的中年nv人回答道。

“我就是经过此地,你们忙吧!”叶尘挥挥手,迈步离开。

中间,一袭灰sè长袍的中年儒生感叹道:“尘少爷突破到凝真境了,你我几人也不见得稳赢他啊!”

“天才随意就能打破常理,我们哪能比。”

“好了,不要牢sao了,有朝一日,等我们达到抱元境实力,就能成为叶家外姓长老,一辈子也就安稳无忧了。”

“说的也是。”

练武场距离用膳厅足有四百米,hua了片刻功夫,叶尘方才不急不缓地走到厅mén口。

当叶尘进入之时,已经有一部分人在用早膳。

“尘儿,这么早就起来了。”叶天豪日理万机,起的一向很早。

叶尘道:“昨天没睡,一直修炼到现在。”

叶天豪眼中闪过一丝讶sè,“你突破到凝真境了?”

“刚刚突破。”

“真的突破了?”

叶天豪只是下意识一说,想不到叶尘回答的如此肯定,一时间有些呆住了,旋即是狂喜。如果说之前的叶尘还只能算战斗天才,修炼方面并不引人注目,那么现在的叶尘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谁也无法剥夺属于他的荣耀,与叶萱叶堂等人并驾齐驱。

“我来看看。”叶天豪伸手搭向叶尘的肩膀,虽然从表面亦可以看出叶尘的修为,但有些特殊情况下,练气境第十层巅峰武者也会散出淡淡的真气bo动,很容易与刚踏入凝真境的武者产生hún淆。

属于抱元境层次的真气探入到叶尘体内,立刻遭到强烈的反击,叶天豪怕伤到叶尘,连忙切断真气,松开手掌。

“果然是凝真境初期的修为,而且真气已经相当稳定,再进一步就是凝真境初期巅峰了。”叶天豪满脸不可思议。

叶尘同样不是很肯定,猜测道:“难道是纯元功的作用?”

叶天豪点点头,“应该是的,很少有人像你这样,把纯元功修炼到最高境界,产生的内气jīng纯无比,一旦液化成真气,基础就会比绝大部分人都要来的稳定,不需要hua费太多的时间去巩固。”

这倒是不错,省了我大量的苦功,叶尘如此想。

“好了,先用早膳,等我回去告诉你母亲,她一定会相当高兴的。”叶天豪本来已经饱了,一高兴,又陪着叶尘吃了起来,边说边聊。

不一会儿,叶海叶萱等人来了。

看到叶尘,几人一开始没注意,但仔细一观察,立马现他突破到了凝真境,一个个心里极为吃惊。

叶天豪见时间不早,对叶尘道:“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好的,父亲。”

待叶天豪离开,叶海走过来道:“叶尘,难道你突破到凝真境了?”

叶尘笑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来就来!”叶海摆开架势。

站起身,叶尘道:“一拳就行了,来吧!”

喝!

叶海不敢xiao视叶尘,满含真气的一拳轰出,空气中泛起淡淡的涟漪,四处扩散。

叶尘身体不动,同样一拳迎了上去。

砰!

空气被扯碎,两只拳头触碰在一起,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不行,你太变态了,刚突破,真气就如此稳定。”叶海整个人连退十步,无奈苦笑。

叶尘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一起用早膳吧!”

两人对面而坐,没有一丝矫rou造作。

不远处的叶萱一脸郁闷,本以为再过一段时间,等突破到凝真境中期就可以稳稳压制住叶尘,岂料对方先行一步,已经晋级到凝真境初期,而且真气不是一般的稳定,此刻想要胜他简直是痴人说梦,就算达到凝真境中期都没有任何把握。

“叶尘,忘了告诉你,雪雁姐已经进入凝真境后期了。”叶萱不甘心在叶尘面前吃瘪,提起姬雪雁来打击他。

叶尘随意道:“她不是我的追赶目标,我的第一个目标是称霸天风国年轻一代,至于第二个目标暂时没想到。”

叶萱闻言不屑道:“做梦吧!天风国年轻高手何其之多,不说赫赫有名的四大公子,就连咱们翡翠谷的内mén弟子都能牢牢压制住你,当然,也许你认为我在说大话,但你只要回去问问你的师兄师姐就知道了,在江湖上,谁没有吃过我们翡翠谷弟子的亏。”

“叶萱,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诚然你是翡翠谷弟子,但先是叶家直系子弟,怎么老是拿外人来打击自己人。”叶海看不惯叶萱的态度,放下筷子帮腔道。

叶萱冷哼一声,“我就是看不惯他。”

叶海口直心快道:“我看你是接受不了失败的反差吧!也对,以前叶尘天赋很普通,和你根本没法比,你从未想过会输给他,所以当叶尘表现出远你的实力时,让你心里不舒服,我说的可对。”

“不要高兴太早,现在的过不代表以后继续下去,翡翠谷可是天风国第一大宗mén,培养出来的弟子都是最优秀的。”叶萱被叶海说的一愣,语气捎带jī动。

“叶萱说的没错,你们两个就是井底之蛙,北雪山庄和翡翠谷是七品大宗mén,实力之强大又岂是你们可以想象到的,等着吧,一年后,我必定会打败你们。”不知何时,叶堂来到了用膳厅。

叶尘心中冷笑,两人虽然天赋很不错,但心xìng却差了许多,平时顺风顺水还好,一有什么挫折,通常会比普通人更要不堪,而且喜欢钻牛角尖,揪住某一点不放,最后导致心理不平衡。

简单点来说,就是被méng蔽了心智。

没必要和对方纠缠,叶尘淡淡道:“一切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嘴上说说谁都可以,好了,不要打扰我用早膳。”

用过早膳,叶尘和叶海结伴,来到了洛城比较有名的古物街。

古物街的历史几乎和洛城一样长,建筑物也是最古老的一批,而店铺的老板却换了不知多少,当然,大多数都是子承父业,一代代传了下来。

走在街道上,两旁店铺里的商品让叶尘应接不暇。

旁边的叶海说道:“古物街通常伴随着机遇,曾有人用十两银子就买下一块不显山不1ù水的上品灵石,最后转卖给一名抱元境武者,赚了两百多万两银子,一辈子衣食无忧。”

叶尘笑了笑,这件事他也知道。灵石共分四品,分别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每一品之间的差距非常大,通常情况下,一块中品灵石能换五十块下品灵石,一块上品灵石又能换五十块中品灵石,折算下来,一块上品灵石相当于两千五百块下品灵石,也就是两百五十两银子,能让普通人安安稳稳过上十辈子都不成问题。

“走,咱们去九鼎轩看看。”叶海伸手指向前面二十步处的古物。

叶尘点点头,九鼎轩是古物街千年老店,mén路最为广泛,大堂中央的一尊九足铜鼎是其招牌,当时叶家的家主曾想购买,但却被拒绝了,后来不了了之,据说,九鼎轩的后台背景很强大,连叶家要动它都要三思。

跨过mén槛,没有人来招待,全都各忙各的。

叶尘和叶海也不在意,直接走了进去。

入目的是一尊高达三人高的巨大铜鼎,颜sè青中泛黑,形状浑圆,表面刻有许多古字,且多有不同,其身下有九足撑着,看上去四平八稳,仿佛能撑天定极,给人心灵上带来巨大震撼。

叶尘深吸一口气,上次来还是四年前,那时不太懂事,看到九足铜鼎并没有太大的感受,只是觉得很有气势罢了,现在一见,灵魂似乎都在哆嗦,活泼的真气隐隐有凝滞的迹象。

侧头看了一眼叶海,见他无动于衷,叶尘心中奇怪,却没有说出来。

“去二!一都是些xiao玩意。”随意看了一圈,见没有中意的古物,叶尘提议道。

“恩,一的古物和其他古物店也没什么区别。”

两人并肩而行,来到古朴典雅的二。

和一相比,二人很少,加上一旁守候的店员,也不过十五六人而已,显得极为空旷。

不过能到二的人,身家俱是不菲,毕竟二最普通的古物也要近千两银子才能购买下来,至于是赚是陪,各看各的运气了。

“啧啧,这石俑起码有数百年的历史!”叶海被一尊一人高,浑身布满裂痕的石俑吸引住。

叶尘打量了一眼就没兴趣了,与叶海分开,往另一旁走去。

此时,已经有人选好中意的古物,只是这古物却让叶尘惊讶了起来。

“伙计,和你们掌柜说一声,我就要这木架,多少钱都没问题。”说话之人是个胖子,一脸富态,穿着奢华夸张,十指俱都戴满戒指,看上去就像是刚达起来的暴户富商,显得既没有耐心。

店员心中郁闷,摆放古物的木架你要了做什么,不是存心为难人吗?嘴上微笑道:“好的,我去问一下,您稍等。”

“快去快回。”胖子富商挥挥手,眼睛紧紧盯视着木架,生怕它跑了。

叶尘觉得好笑,不过一向冷静的他又反思了起来,不能以貌取人,这木架未必没有什么玄虚。

想完,他全神贯注的看向木架,灵魂力释放出来。

嗡!

空气中仿佛绽放出一层无形的bo纹,缓缓渗透进木架中,一丝不苟的搜索着,只要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叶尘都能够感知到。

咦!

“这木架内部竟然蕴含着一枚灵石,其中蕴含的元气是下品灵石的几十倍,如此看来,必然是中品灵石,相当于五万两银子,只是这胖子是如何发觉到的,又或者他只是单纯看中这具木架,并没有其他心思。”叶尘惊疑不定,不过区区五万两银子还不值得他动心,有了现在的实力,赚钱很容易,当然,hua钱更容易。

九鼎轩掌柜匆匆走上来,一脸笑容的对胖子富商道:“客官,你确定要这具木架?”

胖子富商翻了翻白眼,“开个价!”

掌柜伸出一个手指头,“一万两。”

“好,很便宜,我岳父应该很喜欢这具古老的木架。”胖子富商眉头也不皱一下,从储物灵戒里掏出一张面额千两的金票。

“喜欢就好,xiao李,快帮客人把木架清理好。”掌柜收下金票,叮嘱一旁的店员道。

叶尘一阵无语,如果胖子富商所言不虚,那么的确是没看出木架的特别,只是用来讨岳父欢心的,而掌柜也不知道从哪里nong来这具木架,当做了二的摆设物,所以也比不亏损。

看来在九鼎轩,稀奇事太多,已经不稀奇了。

摇摇头,叶尘从几人旁边经过。

二的古物太多了,有生满铜锈的半块铜镜,有颜sè漆黑的hua瓶,也有不知什么年代的布匹,更多的是破损的铠甲武器,如链子甲,钢甲,七巧玲珑甲,长刀,破枪,断剑,弯曲的铁棍,缺了铁链的流星锤等等。

释放出灵魂力,叶尘一件件的看过去,眼眸淡然如水。

最后,唯一入眼的还是那柄流星锤,如果其恢复原貌,价值不会低于叶尘储物灵戒中的宝刀,可能犹有过之。

可惜残缺的流星锤锐气已消,又经过千百年时间的侵蚀,灵气全无,拿回去也只能当成摆设物或者古董,无法利用它,这是叶尘无法接受的。

放下流星锤,叶尘正要离开。

忽然,他的目光定格在木架与墙壁缝隙处的一柄断剑上,这柄断剑只有剑柄和xiao半截剑身,表面黯淡无光,毫不起眼,也不知在这里深藏了多少个年头,默默无闻。

伸手拿起断剑,叶尘稍稍观摩一番,便催动灵魂力渗透了进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股凄凉浩大的笑声直冲入叶尘的脑海,一瞬间,叶尘仿佛来到了古时,天地间hún茫一片,唯有笑声入耳。

“这是怎么回事?”叶尘切断灵魂力,额头上惊起冷汗。

用灵魂力探查物体的能力是叶尘在不久前才挖掘出来的,和jīng神力不同的是,灵魂力的探查更深层,而不是拘泥于表面,否则他也不会发觉到木架中有中品灵石蕴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