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仙魔

第15章 代号银狐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章 一路向北

黄砖青瓦的药师殿旁边就是一片带着栏杆的危崖,一根石柱上有一条银丝滑索伸出,连向远处不知名的山谷。

因为今日回到十停前的能力已经用掉,所以林夕距离悬崖边的栏杆远远的就挑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打开了手里白瓷丹瓶的盖子。

里面的丹药差不多黄豆大小,色泽微绿,没有什么光泽,却是有一股独特的冷香不停的散发。

“不好意思,可是比你领先了一个学分了…不知道你在不在里面?”

看着手里的这颗丹药,想到了叫着要和自己在试炼山谷决一雌雄的裘路,林夕微微一笑,很干脆的把这颗凝香丸吞了下去。

珍贵的药丸在喉咙间就似化成了一条流水,又化成一丝丝的热流,消散在他的腑脏之间。

“真奢侈啊…”林夕嘟囔了一声。

按照来时止戈系讲师夏言冰的说法,两个学分在学院大概能兑换到价值百两黄金的东西。

那么这颗凝香丸就是至少价值五十两黄金...这在鹿林镇,都可以抵得上一家中等人家不知道多少年的开销了。而且在学院里面,这五十两黄金还只是成本的价值。

有些配料药材可能能买到,有些药草却是青鸾学院自己培植,独有之物。那么学院计算的这个成本,只是一些人力的成本,而那些原本出产数量就有限的药材,根本就是无价的。

所以学院的丹药,虽有自己衡量的价值,但是外面却是买不到,也根本没有。

林夕耐心的等着,索性闭上了双目,很快,他感觉到了自己丹田内的那一条气流明显增大了不少,那条气流流淌之间,自己身上的丝丝温和暖意也更浓。

想到女副教授竖着大拇指的比划,再想到她关于多少斤石球的说法,林夕嘴角上翘的同时,也忍不住抓住了自己坐着的石块,用力的往上一举。

石块被他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

“老妹…想不到你老哥居然已经成为魔鬼筋肉人了…”看着至少也有五六十斤重的大石被自己举起,林夕自己却是愣住了,想到自己鹿林镇的老妹看到原本弱不禁风的自己能够轻松的举起这样一块大石,肯定会惊讶得下巴都掉下来。

“你在干什么?”一个好奇的声音响起。

林夕转头,却是一阵眩晕,差点把手中举着的石头扔到自己脚上。

高亚楠,那个让他心跳加速的高挑少女,脸上沐浴着旭日的金辉,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我….”林夕一时有些口干舌燥,有些不知所措的将大石放下之后,才略微回过了神,看着现今穿着灰袍的少女:“我就是试试自己能不能搬起这块石头。”

“哦”,高亚楠微微一笑:“你是叫林夕吧,我叫高亚楠,我们在天选时见过的。”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我当然记得。”

“你也是要去试炼山谷么?”高亚楠点点头,朝着林夕摆了摆手,“我先走去了。”

“好。”林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着高亚楠沿着银丝滑索滑下,他没有再行出声。

少女虽然身穿朴素至极的学院灰衣,但是如同飞翔在群山之间,背影曼妙,落在他眼中却是说不出的动人。

“老妹…老哥这魔鬼筋肉人刚刚一定显得很傻。”等到少女的背影在他眼中消失之后,他才呼了一口气,自嘲般的嘟囔了一句。

他没有想到,自己和高亚楠之间的第一次单独对话,居然是在这种场景下进行,只可惜今天回到十停前的能力已经无法动用,否则林夕一定会倒转回去,让自己表现得更好一些。

因为不想这么凑巧,下去山谷之后又是和高亚楠打得你死我活,所以林夕又在崖边等待了片刻之后,才沿着这条银丝滑索滑了下去。

这条银丝滑索很长,一直从数座山峰之中穿过,深入了一个郁郁葱葱的极大山谷之中。

让林夕有些讶异的是,这条银丝滑索的尽头处,却是一间神殿般的建筑,银丝滑索一直连到一间许多白色石柱支起的大厅之中。

在同样垫着厚厚棉垫的墙壁上用力一蹬,很有经验的稳稳落地之后,一名满头白发的黑袍佝偻老人鬼魅般的从左侧一扇门中闪现了出来。

“林夕,随我过来。”这名鬼魅般的黑袍老人直接喊出了林夕的名字,领着林夕走入了一间小而无窗户的更衣室。

“戴上这个面罩,然后将这件衣服穿上。”这名相貌普通的老人似乎并不愿意和人交谈,打开了这间房间里唯一的一个柜子后,从中取出了一个银色面具和一套黑色皮甲递给了林夕。

林夕好奇的接过木青讲师特别提过的变声面具和黑色皮甲,却是发现银色面具是连头一起罩住,面部都是由层层叠叠的银丝编织而成,眼睛处好像隔了一层丝网一样,视线略微受些阻碍,但是呼吸却是十分顺畅,透气性出奇的好,一点都不闷气。

至于黑色皮甲也是将浑身裹得严严实实,一点都不露在外面的劲甲,内里却是还有一层厚厚的柔软绒毛衬底,林夕费了好大力气,才在这名黑袍老人的帮助下学会怎么样将这件黑色皮甲穿在身上。

最后将一些用于固定的黑色扣带扣好之后,林夕发现自己的身形魁梧臃肿了许多,别说是林夕,就算是蒙白穿上这样的一套甲衣之后,别人都根本看不出他是谁。

“这就是会变声的变声面具么?”

穿戴整齐,变成银面黑甲战士的林夕有了些肃杀森冷的气势,他忍不住试着说了这一句话,让他瞬间呆了一呆的是,他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变成了沙哑的丝丝声,就像远处有毒蛇在嘶嘶喘气一般,完全不像自己的声音。

“独特的编织方法使得你说话时气流在纹理间穿梭,改变了声音。”黑袍老人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林夕的穿戴,严肃的说道:“我接下来所说的一些注意事项,你一定要一字不差的记住,否则在这试炼山谷之中做错了什么,会按情节严重与否,扣除一至五个学分!”

“学生谨记。”林夕点了点头,面罩发出的古怪声音让他都很不习惯。

黑袍老人严肃的介绍道:“这试炼山谷一共分有两个部分,自由对战区和武技训练区。除了山谷里黄色石墙围着的武技训练区之外,其余所有的地方都是自由对战区。”

“在自由对战区里面,你遇到的任何人都是你的敌人,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逃,或者战。”黑袍老人老人说着,将三片金色五角星般的徽章嵌在林夕身穿的黑色皮甲右肩处的三个凹槽内,“若是逃不掉,被对手击败,对手将夺取你一枚金五角徽章。反之也是一样,你击败对手之后,也可以从对手的身上摘取一枚金五角徽章,你可以自己嵌在自己的左肩皮甲凹槽内。只要你身上有四枚以上的金五角徽章,可以随时结束试炼,只要走到自由对战区中的木制步道上就可以了。木制步道是安全区,代表试炼已经结束,不能在木制步道上动手。你不用管讲师在哪里,到时自然有讲师带你们出去,你们的试炼成绩也会被记录下来。但没有四枚以上的金五角徽章的话,想要停止试炼,除非身上的金五角徽章全部被人抢夺干净。同样成绩也会被记录下来。有不明白的地方么?”

林夕皱紧了眉头:“若是对方不敌,又不肯认输,不让我夺取那一枚金五角徽章呢?”

黑袍老人冷笑:“本身就没有谁会乖乖交出自己身上的金五角徽章,自然是要打到对方没有反抗之力,才能夺取到金五角徽章。”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答案本身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原本他以为进入一次试炼山谷就只要战斗一次,但是眼下看来,这青鸾学院打出来的武技,从生与死的较量之中锤炼出来的武技…的确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残酷一些。

“你身上的黑铠甲和变声面具,在试炼山谷之中,无论何时,就算是到木制步道上都不能解掉。违反者直接扣除两个学分!”黑袍老人声音加重的说道:“试炼山谷之中散落有许多武器,你可以自己在其中找寻自己最为趁手的武器兵刃,而且里面的武器兵刃,都是真正的地方军制式武器,所以你不想被直接扣除两个学分或是被利刃直接削掉脑袋的话,便好好的记住这条训诫!”

“都是真正的武器、兵刃?”林夕顿时苦笑了一下,没来由的想到那部大逃杀电影。

黑袍老人接着严肃说道:“这面具和铠甲可以保证你们目前不受这些兵刃的伤害,但是被击中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也绝对不会好受,所以出手绝对不要有什么仁慈,把这当成真正的战场。记住,连续五次以五星以上的战绩退场的话,会有一个学分的奖励,而连续以五场金五星徽章全光战绩退场的话,会被扣除一个学分!”

林夕忍不住道:“那如果有人战力远超旁人,岂不是这学分会一直拿得很容易?”

“每个人的黑铠甲都是一样,但是都有独特标记。”黑袍老人敲了敲林夕的胸口,在他敲击的部位,林夕才看到有一头用银色染料勾勒出的银色狐狸符纹,“你这套铠甲的名字叫银狐,今后你每次进入这试炼山谷都会穿着这套铠甲。相信我,不暴露你的身份会好一些,省得不小心伤了你的好友会让你不安…还有,相信我,所有追求荣光的学生,不会轻易的让一个人从他们的身上斩获荣光。”

林夕仔细的想着其中的意思,有些明白,同时又沉吟道:“那武技特训区又是怎么回事?”

黑袍老人看了一眼林夕:“你走上木制步道,脱离战场之后,可以选择去武技特训区或是直接结束试炼,武技特训区有许多锻炼你反应、速度和准确度等综合性的布置,你进去之后就能明白,如果你能破掉同系新生留下的记录的话…每破掉一项记录,也有一个学分的奖励。”

“那不是大赚学分的地方么?”林夕心有所想,忍不住嘀咕道。

黑袍老人严厉的看了林夕一眼,重重的冷道:“只要你有能力…现在你重复一遍你听到的规定,准备出发!”

(虽然写的慢,也未必满足得了每个人的口味,但是想必认真细致的态度都可以感觉得到。所以还是问心无愧的求红票。)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