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雄霸天下

第三十九章 准备镌刻

收藏书签 字体:16+-

“行,战歌的基础我已经跟奥丽茜亚讲过了,我明天要去趟达罗斯,你有什么事儿就直接找汉尼主祭。( www.jingpinshucheng.com 全文字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精品书城 即可找到本站。)”

“是,师傅。”

托马斯点点头,神殿那边突然让他过去一趟,也不知道什么事儿。

“亚瑟,听说你要去试炼了,带我一起吧。”等托马斯走后,奥丽茜亚拉着亚瑟的衣袖说道。

“啊,这个可不行,你可是大小姐,身娇体贵,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岂不是要完蛋。”

邹亮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哼,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当然是,不过也得看什么事儿。”邹亮笑眯眯的说道,这小丫头跟他斗还嫩的很啊。

有句话叫做yù擒故纵。

可惜奥丽茜亚也不是省油的灯,那水汪汪的迷人大眼睛似乎要刺穿邹亮的内心一样,身体轻轻的靠着邹亮,淡淡的香味传来。

“师弟啊,师姐就这么点小事,你就带我出去见识见识,好吗?”

奥丽茜亚用这柔柔嫩嫩的声音说话,当真让邹亮的骨头都要酸了,但是邹同学着实不是好鸟,忍耐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

“叫声哥哥听听。”邹亮淡淡的说道。

奥丽茜亚小脸一沉,这个坏家伙,果然是想占她的便宜,“我是你师姐!”

“哎呀,师姐大人,师弟胆子小,怎么敢违抗师命呢,我这吃穿住行都是师傅给的,师傅如父啊。”

邹亮一副诚恳老实的比尔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气的奥丽茜亚直跺脚,“哥哥!”

虽然腔调不太对,但邹亮每根汗毛都很舒爽,逗逗这小尤物确实是人生一大乐趣。

“乖,带你出去嘛,也不是不行,但必须听我的话,必须严格执行。”邹亮笑眯眯的说道。

奥丽茜亚眼珠子一转,露出个甜甜的笑容,“那是当然的了。”等出去了在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邹亮心中偷笑,真要出去了,那才是山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管她什么身份,邹亮则会真的在意这个,他是社会主义好青年,讲究的是人人平等。

“先陪哥哥一起吃饭,然后给我讲讲战歌的事儿。”邹亮毫不客气的就自称哥哥了。

奥丽茜亚气的直咬牙,引狼入室啊,这便宜占的。

看到邹亮戏谑的眼神,奥丽茜亚立刻换成笑脸,未来的战歌祭司告诉自己,要想成大事,就得忍。

所谓战歌,其实也是兽灵力的一种用法,在兽灵中,除了蕴含攻击、防御、速度、敏捷之外还有一种奥义,也就是头盔中加成的部分,一方面可以协调整体的数据,另一方面就是释放战歌,类似于jīng神共鸣的用法。

可以鼓舞士气,也可以削弱敌人。

奥丽茜亚兴高采烈的讲着,小丫头很喜欢卖弄,尤其是当亚瑟听得无比认真的时候,让她倍儿有成就感。

同样的理论到了邹亮的耳朵里就会变成另外一种体系,简单说战歌就是对兽灵的一种刺激,和对妖兽兽灵的压制,就像人类古时候战斗的时候要有战鼓和号角一样,只是战歌的作用更大,尤其是在团队作战的时候更为明显。

对于一般来说可能很难懂,要学会运用奥义就更难,可是对邹亮却是简单不过了,jīng神波动吗,跟他当初唤醒欧尼斯特的那一吼差不多。

奥丽茜亚很得意,比尔族向来是五音不全,看亚瑟思索的样子就知道他不行了,这人还很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啊,对于声线如同天使一样的奥丽茜亚,对自己可是有无比的信心,对别人很难的战歌,到了她手中可是无比简单,所以她不想做整天神神叨叨的灵祭司。

接下来的一个周里,邹亮过的无比充实,上午训练,下午试验自己的镌刻手法,理论是一回事,手法上必须要练习的纯熟一点,就欧尼斯特那点灵力真不够得瑟的,晚上则是听好为人师的奥丽茜亚讲战歌,其实邹亮只是想欣赏小美女,得意的样子,生气的样子,可爱的样子,都是一样的美,这让这个没有电脑的世界变得五光十sè,什么电影明显,都是浮云,都是渣啊,有的时候邹亮也在幻想,如果奥丽茜亚去了他们的世界还不红透天。

托马斯似乎真的有事儿,本来预计一个周内就可以回来,但来信说要只留省都一段时间。

对于邹亮,托马斯没有过多的要求,给了他足够的zì yóu度,让邹亮很是感激,尽管托马斯有自己的算盘,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主祭对他已经够好了,邹亮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类型,大主祭是担心他去灵魂镌刻师公会,其实有点多余了,邹亮同学小心眼,在那种一穷二白的时候被人像狗一样赶出来,他很记仇,只不过现在实力不济,没法报仇,但风水轮流转,早晚会有和镌刻师公会照面的时候,到时候他可不会客气。

邹亮认真练习了五天,用了不少妖兽的兽灵,也是不少钱,但他没有心痛也没有手软,看得出送兽灵的祭司脸sè都有点变了,一个初学者用了几十瓶,简直就是个败家子,只是碍于他是大主祭的徒弟不敢发作罢了,但瞒不过邹亮的眼睛。

在外人看来,灵魂祭司虽然少,但也没有这么败家的,听说其他灵魂祭司已经有意见了,等托马斯回来说不得就要给他上点眼药水。

比尔族的灵魂祭司很稀罕,但稀罕不能当饭吃。

邹亮脸皮厚,全当没看见依然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计划来,一大清早把欧尼斯特叫了起来。

“来,来一招给我看一下,用全力。”

邹亮张开双手做了一个防御的姿势,他要试一下欧尼斯特的贴山崩练的怎么样了。

欧尼斯特挠挠头,摆好姿势,一声爆吼就撞了上去,轰……

邹亮接住了欧尼斯特的攻击,身体划出五步,欧尼斯特知道大哥肯定有办法,但没想到这么轻松。

“大哥,我是不是练的不对?”

“没错,比我想象的好。”邹亮的手腕也有点酸,这小子确实刚猛,这贴山崩更适合他,时机选择上更多的本能,也好,对欧尼斯特来说学会本能,比自己动脑更实在一些,“今天上午的训练取消了,休息好,我要给你打造护盾了。”

欧尼斯特的眼珠冒金光了,“我的兽灵够了吗?”

“够了。”欧尼斯特的兽灵只有八点,锻造一个盾牌基础是五到六点,但一般一个白装镌刻师需要十点,锻造过程中有不确定的损耗,如果是铜烙镌刻师打造白装,损耗能控制在两点,银光镌刻师损耗会更小,但显然,除非是大家族,不然做梦也请不到银光镌刻师来打造白装。

邹亮说够了,欧尼斯特就认为够了。

(新一周保底三更,随时不间断加更,上不封顶,凌晨还有一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