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仙道华章

第37章 农家生活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农家生活

“起来了。”张紫眸一出屋门就看到劳作的二娃子,他吭吭哧哧半天才舀出来三个字。

张紫眸点点头。二娃子更是紧张得不行,走路都开始同手同脚,“家里人都等你吃早饭呢。”

张紫眸眉毛一挑,修士做久了,还真的改了生活习惯,连按时吃饭这个词都陌生了起来,她对着二娃子道“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二娃子更是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脸也红通通一片。

张紫眸低头轻笑了一声,就听刘婆子在屋内嚷嚷了起来“饿饿饿饿,你就知道饿!”接着是盆碗砸到桌子上的声音,屋内刘婆子用手指戳着大娃子的额头,眼睛却气哄哄地看向张紫眸。

张紫眸自觉无趣,耸了耸肩迈开步子离了刘家。这胡搅蛮缠的老婆子,她心道,我还是找个清净地方吧。

谁知出了刘家门也没得到清净。许多男子都一个劲儿地在她面前晃,大到四五十岁小到十一二岁,一会儿走过来,一会儿走过去,更有甚者紧张地浑身发抖。张紫眸不由失笑,怎么感觉自己就是只老虎似的,引来这般围观。

张紫眸虽然深知目光不会杀死人,仍旧不甚自在,正好见齐媛媛沿着乡村土路走了过来,连忙上前搀扶起她的胳膊,“你怎么还和昨天一样虚弱,没吃我给你的培元丹吗?”

“吃那个做什么。”齐媛媛浑不在意地笑了笑,“我现在是有一天活一天。早晚都要死的。我不过是怕自杀不如轮回罢了。”修真界一直有自杀不入轮回的说法,谁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却很少有人违背。

张紫眸无奈地将头撇到一边,想到她从天之骄女一夜之间沦落到如此境地,也不知怎样去劝她,转而问道:“你这是去哪里?”

“和连生家的嫂子学刺绣,你要不然也一起来?”齐媛媛问道,似乎怕她瞧不起这些凡间技艺,接着说道“说起来我也是才学会没多久,其实挺有意思的,一根细针一缕细线,竟然能变成底布上美丽的图案,我以前从没注意过这些。有了这双巧手,修炼什么暴雨梨花针一定有奇效。”想到她眼神一暗,声音也低下来,“朱家的两个狗东西,不,是朱家的那个老东西,成天就逼着我做活计。”朱家的那个老东西其实是指的朱家两兄弟的母亲。

张紫眸不忍看她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急忙道:“好好好,这个我喜欢。”搀起齐媛媛的胳膊就向前走去,她可受不了绿田村男性村民的热情了。

连生嫂子家并不远,两人走路片刻就到了。

“这就是刘家的新媳妇吧?”连生嫂子一开口就惊了张紫眸一跳。这热情劲儿用错了地方,倒是让她有些尴尬。

张紫眸赶忙澄清道“不是什么新媳妇!嫂子你可说错了。”

“这还害羞呢!”连生嫂子打趣道,到让张紫眸不知道怎么再开口了。这里人人都默认了一个事实,作为当事人的她也不能逢人就解释一遍。所幸连生嫂子是个利落人,招呼她和齐媛媛坐到炕头上,拿起针线就绣了起来。

张紫眸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绣花,连生嫂子是个熟练工,绣着一副百子千孙图,绣法类似于蜀绣的民间绣法,平针用的最多;而齐媛媛那边就惨目忍睹得多,只能看出来个大概轮廓。

“快坐下吃点东西。”连生嫂子拉着张紫眸坐下,又摆上一盘吃食,口里谦逊道“没什么好吃的,你就将就些,也尝尝我们家的口味。”

齐媛媛不客气地拿起放到嘴里,“你尝尝,连生嫂子做的不错。”

张紫眸看不过眼,和连生嫂子道谢后,转过头来,对齐媛媛开玩笑着说:“你可真给咱们名门大派的女修丢人。”说着抢过齐媛媛手中又拿起的吃食放到嘴中,又从竹篾编织而成的笸箩里拿起一副针线绣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会这个!”齐媛媛惊奇地大喊,“你究竟是哪个门派出来的,该不会是锦绣坊或者是门派中专门司衣的修士吧?”

锦绣坊是东洲有名的法衣商铺,专门出售外表华美,功能强悍的各式法衣。不论你是男人女人还是妖人,不论你是道修魔修还是佛修,他们的口号是总有一款适合你。

张紫眸的思绪不知不觉地跑偏了,她手中不停,嘴上道:“我好歹是从凡人界混过几年的,简单的秀活还难不倒我。”

“说你胖你倒是喘上了!”齐媛媛放下绣针来呵张紫眸的痒,张紫眸刚想运起灵力抵抗,突然间想到自己身处遗忘之地中,倒是被她捉了个正着。

连生嫂子笑着夸赞张紫眸,也不管她二人的玩闹,不过这夸赞的话让张紫眸听着不太顺耳。

“这天生就是当我们庄户人家媳妇的料子啊!这绣工,没的说,我像你这般大的时候啊,还没有你这样的功夫呢……”

张紫眸不得不打断她,趁势问道:“嫂子你看我用这绣活在你这里蹭碗饭吃,可以不可以?”

连生嫂子眼睛一转,笑着满口答应了,“说什么蹭饭不蹭饭的,这么见外做什么!你想吃就过来吃,难道我家还少你一碗饭吃?老刘家也是,我看他家就是个不着调的,怎么能这么亏待姑娘呢!”

他家倒是没亏待我,该有的饭食还是有的,就是我不知道里面会不会加什么料啊,要知道刘婆子可是对她的儿媳妇念念不忘。

傍黑齐媛媛和张紫眸才从连生嫂子家告辞,张紫眸捏起齐媛媛的绣作,兹兹两声,又给她放回笸箩里。

“你看不上就直说呗,”齐媛媛倒是不在意,“我来连生嫂子家就是躲懒来的,谁想着真正绣出个什么东西不成。我若是在朱家,老婆子天天支使我干这个干那个,我才不乐意。”

“你回去她就不说你?”张紫眸边走边问。

“大不了说上几句,我就当耳旁风了。想当年,我师父都没那么骂过我。”这个张紫眸倒是深有体会,刘婆子骂人的功夫就是一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说不出,想来朱家的婆子也是如此。

这不久听到她嚷嚷了么?

“回来,还有脸回来!”刘婆子指着三娃子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娘,明明是你让我去找媳妇的!你还骂我!”三娃子顿时不依了。

“你还有脸顶嘴,你这个杀千刀的呦,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娶个媳妇回来都不省心……”

我就知道最后又要绕到这个事情上来,张紫眸受不了这子哇乱叫的噪音,将门摔得砰响,连看到袁杰在偷吃自己存留下来的点心也不甚在意了。“今天探查的怎么样?”

“哪能一天就完成?”袁杰擦了擦嘴角,看向张紫眸。

唔~最近一直在下雨~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