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仙道华章

第49章 新欢旧爱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新欢旧爱

进入修炼状态后,张紫眸舒服得想呻吟,金水二系灵力疯狂地涌进她的身体,金系灵力进入经脉,沿着特定的路线运行,像是浓稠的糖浆在经脉中流动,有着诱人的光泽;水系灵力进入骨肉皮囊中,不断地充盈着干瘪的细胞,完全修复着沙漠恶劣的恶劣气候带来的伤害,更是将几次战斗积攒下来的暗伤修复如初。

不愧是极品的功法,张紫眸长叹一声,在一呼一吸间与自然沟通起来,不断有灵气从身外透过皮肤,冲刷着体内的污浊,隐隐有进阶的趋势,她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全力运转起功法来。

躲在她灵台边缘的棕兔见到这个情况可着急了.张紫眸的灵魂被她啃食了小半,已经元气大伤,自己却因为进补了她的灵魂,明显占了优势,只不过顾忌她手中唯一剩下的孩儿,不敢轻举妄动罢了,如今张紫眸要再进阶,岂不是自己对她的威胁便少了么?

想到此处,棕兔的灵魂颇为不安分起来。它紧紧盯着张紫眸散发着淡淡光华的灵魂,突然间扑了上去。

因为灵气的洗涤滋养,张紫眸的圆团状灵魂,被棕兔啃咬过后留下的痕迹逐渐消失。张紫眸却不想在进阶时刻分开心神和棕兔对战,仅一味地东躲西藏,只在将要被追上时呼叫琉璃,琉璃便会发出一道赤色屏障阻拦棕兔一下。

张紫眸一边着急为何失去的部分灵魂不能通过进阶补回来,一边忧心身后的棕兔追上来打断自己的进阶进程,只能不断加快功法的运转速度。

快点,快点,再快点!

棕兔虽然急在心上,但看到张紫眸灵魂仍旧没有长大的趋势,心下稍安,暗道灵魂之伤果然难以修复的同时,收起了几分认真,只一直干扰张紫眸的心神。

可惜张紫眸却不知棕兔的心思,即使经脉感到微微的刺痛,也不肯放弃进阶的希望。

“噗”的一声,张紫眸感到身子一松,却没有像预想一般进入炼气九层,她虽然不知问题出在何处,也知道心急不得,缓缓睁开双眼。为何这感觉,就像进阶成功后一样呢?光亮透过眼皮,带着温暖的色彩,张紫眸能够感受到身边的每一粒微尘,在空气中跳舞,能感受到每一次空气的波动,像是一波波涌向前方的湖水。

每次进阶之后,都会感到身体一轻,清爽明净,可是下一次进阶,仍旧会有些许的油垢附着在身体表层,让你知道境界与感知的差距。但张紫眸这次,明明没有进阶,身体上也附着了一层脏污。

“恭喜主人。”琉璃兴奋的声音传来,张紫眸摸了摸她的翅膀,连琉璃都看不出自己没有进阶成功么?她按下心中的不安,探索起身体的新变化。

肉体上的伤痕已经完全治愈了,她下意识抚上自己的肩头,可怕的伤疤终于消失,可是灵魂上的创伤何时能痊愈呢?今天这场进阶,又是怎么回事呢?她低下头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待到心情平静无波时,取出储物袋来。

似乎积压了很多东西,张紫眸翻看着储物袋,将最重要的东西分别摆放在身前,小声地嘟囔着。

太极两仪环和鬼云舟放在一边,张紫眸有空暇的时候就祭炼温养它们,虽然现今修为尚不能发挥最大威力,但是多多祭炼总能增加战力。

《漓水绕指柔》放到一边,怪不得当时李丽源让自己选这个,李真人的这门炼体法诀竟然可以一直修炼到金丹初期,虽然目的是为了引诱袁杰那个漓水派的名门弟子,这个谢礼对于她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来说真是贵重了。

然后是丹田内金页上出现的《庚金炼剑》,张紫眸终于面上一喜。

灵石是什么东西,很少有人不知道的泡妞大宗师。即使是以物易物的高阶修士,也不可能不知道灵石是个什么概念。更遑论我们这些汲汲于世间的小人物呢?灵石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灵石是万万不能的。

她也该开拓开拓财路了,张紫眸如是想,如果不是鬼舟真人的“慷慨相赠”,她现在肯定穷得叮当响。现如今她自己修炼需要灵石、喂养琉璃需要灵石、对付棕兔需要灵石、还要花灵石养着棕兔的孩子。如此多花费灵石的地方,她甚至连进项都没有,相信用不了几天,口袋里的灵石就会被她消耗一空。

这样想着,张紫眸走出静室的门,想要吩咐阿碧拿着自己刚从执事堂领过的灵石买一些精铁回来,却听到门口处阿碧在和人争执,她脚步收回,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观察了起来。

原来却是两人听到阿碧和一个陌生男子在前方争吵。

“阿碧,你听我说,我不是不喜欢你了,而是因为我是个修士,你明白吗?”那陌生男子抓住阿碧的一只手摩挲着,嘴上虽然如此说,面上却连一丝身不由己的神色都欠奉,张紫眸眯起了眼睛,这才细细看起了来人。

阿碧强硬地将手抽了回来,大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我就知道你要和那个贱人双修了!”阿碧这个小妞儿,发起火来倒是比平时艳丽几分,张紫眸调笑着如此想到,脑中却极力搜寻这个陌生男子的讯息,可惜她待在左清门的时间委实不长,即使身在门中,也不大关心其他修士的讯息,想要知道这个男子的来历却不大现实。不过张紫眸观他与阿碧相当的年纪,炼气四层的修为,穿着也不大精美,想来不是什么惹不起的角色。

“阿碧,你为什么不理解我呢?你是个凡人,我没办法娶你。”那男子见阿碧的抗拒,再次说出一条用了千遍万遍的理由与她。

阿碧胡乱地擦了擦眼泪,却又不争气地流出了泪珠,“她除了是个五灵根的修士,有哪里比得上我?你忘了,你竟然都忘了,你忘了小时候说的话了,”说到这里,阿碧的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学着那男子的口吻接着说道,“阿碧,我以后长大了,一定骑着妖兽来娶你。”

那男子激动地说道:“我没忘,我娶了师妹,就有灵兽来骑着接你了。”张紫眸扶额喟叹了一声,见过无耻的,这样无耻的还是少见啊。你说你抛开誓言另娶她人,够无耻了吧?他竟然还想用新欢的灵石,来娶旧爱?

张紫眸刚想出去给那男修一场排头,竟然看到阿碧狠狠地甩了那男子一个巴掌,“滚,你给我滚!我是瞎了眼睛,可还没下贱到那个地步!”

“打得好!”张紫眸怕自己再听下去阿碧吃亏,运起飘云穿雪一下子到了那男子身后,朝他膝盖一踢,他就向着阿碧跪了下来,他奋力地挣扎起来,要他堂堂一位修士下跪凡人,不怕折寿么!

“人必自辱而人辱之,你既然想到这么个禽兽不如的法子,就别怪我不把你当修士看。”张紫眸冷冷清清的声音传了出来,想到照顾自己的阿碧被人羞辱,她又踢了那男子一脚,正在挣扎的男子承受不住,以脑袋磕在了地上,又结结实实给阿碧磕了个头。这下,他自己反抗地有多么激烈,他磕碰到地上的力量就有多么强大了。

“小姐。”阿碧泪眼朦胧地唤着张紫眸,一下子扑到了她的身上。

张紫眸轻拍着阿碧的后背,低声问她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阿碧还未回话,那地上的男子反而不再挣扎,而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药丸揉在伤口上,脑门上的淤青瞬间消去。

张紫眸见他老实起来,禁锢他的灵力稍减,那男子顺势站起来,转过身见到张紫眸,不卑不亢地对着她行了一礼,“晚辈和阿碧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想向师姐求娶阿碧。”

——————————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