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柯南龙套的美腻人生

4 剧情人物

收藏书签 字体:16+-

剧情人物?(捉虫)

此时的白鸟宅觥筹交错,灯红酒绿,文质彬彬的绅士们和巧笑倩兮的淑女们共处一堂,依旧英俊的白鸟爸爸——白鸟络利,正站在台上致辞。

任三郎也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服乖乖的站在白鸟爸爸的身边,手中端着小一号的杯子,杯子里的是鲜红的拉菲,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微笑,显得热情又不傻气。

等白鸟爸爸很有气势的说完致辞的最后一句,任三郎也满脸笑意的举起手中的红酒,清朗的说:“cheers!”

然后,轻音乐响起,男男女女一对一对的滑入舞池,华尔兹的舞步华丽又优雅。

白鸟爸爸摸了摸任三郎的脑袋,满脸骄傲的神色:“任三郎真乖,任三郎是最出色的孩子呢!看看他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哈哈!”

任三郎的嘴角抽了抽,虽然他的确很优秀,但是父亲大人,要不要这么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

好吧,他承认,他是害羞了~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他嘛~

今天是白鸟家举行的宴会,名义上是庆祝幼女满月之喜,实际上是因为白鸟财团刚刚完成了一个大的并购案,所以和各大财团还有其他各界的名人联系联系感情。

他那个名义上的主角——小妹妹,就在刚开始的时候被抱出来待了不到3分钟,而他,作为白鸟家的长子,哪怕现在只有五岁,也要站在父亲的身边,乖乖的待客…~~~~(>_

“长公子真是天资聪颖啊,早就听说白鸟家的长公子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面前这个正在把任三郎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男人,是田中财团的BOSS。

任三郎露出惊喜的神色,带着孩子的腼腆和不好意思的回答:“哪里,您真是过谦了,听说贵公子已经拿到了硕士学位了呢,我还差得远呢。”

白鸟爸爸听着儿子得体的回答,眼中闪过的是骄傲的神色,他的儿子果然是最棒的!

而田中也笑的格外真诚,谁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儿子不高兴啊?

只有任三郎内牛满面…背了三天的“主要人物关系表”什么的…惨不忍睹啊…!

白鸟爸爸带着任三郎满场的转转,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自己的儿子有多出色!

白鸟虽然在心里不断的吐槽,但是事实上,他还是很享受这样被父亲捧在手心里的感觉…看着父亲因为他而骄傲的神情,他就觉得自己很幸福…

这样,好像前世的父亲就是一个梦,梦醒了,他就变得幸福了。

“哎呦呦,绫小路伯伯,您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白鸟爸爸爽朗的声音中带着亲热的依赖。

任三郎好奇的抬起了头,他的父亲看起来是那种热情好客的人,实际上却是一个礼貌中带着疏离的人,现在,这么亲热的招呼一个人,任三郎还是很奇怪的。

面前的是一个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老人,面容慈爱,显得很是和蔼可亲:“怎么?还不许我来是怎么?”

白鸟爸爸伸手扶着对方的胳膊,语气亲热:“看您说的,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想着您能来呢~”

“哈哈!从小你就会说话,现在都这么大岁数了,嘴还是这么甜!”老人笑得很开心,眼睛就剩了一条缝。

“我的嘴哪里有顺平哥的嘴甜,顺平哥一定天天将您哄的哈哈笑呢!”白鸟爸爸也笑的很高兴,扶着老人边走边说。

“哼!别和我提那个不孝子!都气死我了!”

白鸟爸爸无奈的一笑:“一定又是您无理取闹了吧,顺平哥是天下最大的孝子了呢!”

老人瞪圆了眼睛不服气的说:“那个不孝子天天逼着我孙子学这学那,我孙子都没时间陪我玩了!”

听到这儿,白鸟爸爸有点心虚,他也和顺平哥一样,都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了很多的课程…

白鸟爸爸陪着笑脸:“您别生气,顺平哥也是望子成龙嘛~”

老人这时有些得意洋洋:“我知道那个不孝子望子成龙,所以我就偷偷的把我的孙子带出来了!O(∩_∩)O哈哈~”

白鸟爸爸石化了…

老人这时候跟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拉出来一个5、6岁大的男孩,神情得意:“看,这就是我的金孙孙绫小路文麿~”

任三郎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存在感很低的男孩子,绫小路文麿这个名字他也很熟悉…

绫小路文麿是一个在柯南里面比白鸟任三郎还要龙套的一个超级龙套…

白鸟任三郎起码是东京的警部,经常能够露露脸,而绫小路文麿则是京都的警部,好像只在剧场版中出现过一两次…

难道,他真的穿越到名侦探柯南里面了???

就在任三郎发呆的时候,就听到自己的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任三郎,你先带着文麿去楼上玩好不好?要照顾好小客人哦~”

任三郎回过神,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的眉眼弯弯的主动牵起对方的小手:“你和我一起玩呀,楼上有好多玩具的说~”

然后也不等对方回答,便颠颠的带着对方跑了~

老人看着两个孩子手牵着手的跑掉了,也不生气,感叹着:“看看现在的孩子,多好~”

白鸟爸爸也附和着:“他们也一定会像我和顺平哥那样的,孩子一起玩到大,感情到底是不一样的。”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

而白鸟爸爸则趁着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背着手默默的发短信:顺平哥,你的老子和你的儿子为什么都跑到了我的地盘上???

而另一边。

任三郎带着一脸严肃的文麿来到了他的房间。

任三郎看着面前的这个抿着嘴的男孩,很是好奇,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说:“我叫白鸟任三郎,你可以叫我任三郎哦~”

男孩好像显得有些无措,小小的手拽着衣角,然后装作镇定的开口:“我…叫绫小路文麿,你可以叫我…文麿。”

任三郎露出大大的笑容:“文麿,你好可爱呀~”

小小的男孩穿着浅蓝色的小西装,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圆乎乎的,眉毛很短,像是像个黑点似的,努力想要装出严肃的样子,但却显得更加腼腆可爱了。

文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瞪圆了眼睛,努力的板着脸却好像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

任三郎突然有一种欺负小屁屁孩的愧疚感,文麿应该是本来就性格内向,再加上整天学习学习的,也很少出门,所以交流能力自然就下降了~

任三郎良心发现之后,就很是贴心的领着文麿去玩他的玩具了。

文麿看着任三郎的玩具房,眼睛亮亮的,但还是努力板着脸,语气中的期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任三郎,这个怎么玩?”

任三郎笑眯了眼:“这个是玩具警车,你看,你按这个按钮,它就会跑,还会闪光哦,就像真正的警车一样!”

文麿玩着玩具车,爱不释手。

任三郎看着文麿高兴的样子,觉得这个孩子实在是太过可怜了,连这么简单的玩具都玩的这么开心~以前肯定是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啊…

当然,任三郎忘记了五岁的小孩子不管看到什么玩具都会很高兴的…虽然文麿以前的确是没玩过玩具车…

“呐,文麿,我带你去玩更好玩的玩具!”任三郎拽着正捧着玩具车玩的开心的文麿,往另一个房间走去。

“当当当当!!”任三郎很是骄傲的配音。

“这都是我的珍藏哦~来,我们来玩这个火车模型~”任三郎指着在抛到上的长长的玩具火车,兴高采烈。

文麿看着面前呜呜鸣叫正在跑道上跑的欢乐的火车,惊叹的说:“好厉害!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真的火车一模一样呢~”

任三郎还是很理解文麿的,反正他出生到现在是没看见真的火车。

唯一的几次出行,不是坐那限量版的房车,就是直接到机场。

任三郎跑到墙边,将墙上挂着的长长的□□模型拿了下来。

这把玩具枪实际上和真枪表面上几乎没什么区别,很沉很重,小小的任三郎抱着那把枪,整个身子都摇摇晃晃的。

文麿的心神完全被任三郎怀里的枪吸引住了。

不论男孩或者是男孩,枪械这种东西永远都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任三郎咧着嘴笑着:“文麿,我们来玩吧!这个枪可神奇了!它打出来的可不是子弹,而是糖果哦~还是软糖~”

“嗯!要玩!”这个文麿第一次这么大声坚定的说话。

插入书签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