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柯南龙套的美腻人生

47 木乃伊

收藏书签 字体:16+-

[柯南]龙套的美腻人生 47木乃伊

等任三郎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的时候,依旧没有如愿的看到自己的两个好盆友,因为上是过于沉重,早就转到了重症病房,目前是不准家人探视的。

这让任三郎觉得自己的心口憋了一口气,还发不出来,内心又急迫又焦躁,就好像胸中有一团火在猛烈的烧着…

嗡嗡嗡的手机声想起,任三郎茫然的拿出手机一看,是文麿的电话。

“…文麿”任三郎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文麿好像总能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求不来的。

文麿本来是照常给任三郎打电话交流交流感情,结果就听到任三郎低落的带着哭音的声音,一下子就慌了,上一次听到任三郎这样声音的时候,还是美惠子夫人杀人的那个案子的时候呢…

“怎么了,任三郎,出什么事情了?”文麿那电话的那头皱了皱眉,突然觉得任三郎有些多灾多难…

任三郎咬紧了嘴唇,然后尽量平稳语气说:“文麿,阵平和研二他们受伤了,被炸弹炸到了…现在还在重症病房,医院不让探视,我也看不到他们…呜呜…”

文麿一听这件事,也是一愣,心里一沉,虽然他平时对于阵平和研二都不苟言笑,还很嫉妒他们能够与任三郎天天在一起,但是心里也是承认这两个朋友的。

而此刻,他唯三的朋友,有两个都生死不知…真是…

“你别担心,我这就过去。”文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带着安慰人心的力量。

任三郎在电话的另一边,抽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不要来了,来了也不一定能够看到他们,何况,你现在手上还有案子吧?你也刚刚晋升为警部(补),别在这种时候请假,多不好…”

文麿轻声的笑了笑,也是那样清冷的笑声:“没事。”

短短的两个字,让任三郎觉得暖暖的窝心…这就是文麿,永远都能够第一个考虑他需求的人…

任三郎眨了眨眼,然后平静了下情绪说道:“别来了,等阵平和研二他们醒了,您再来看他们,乖,听话。”

小时候,任三郎就是这么哄文麿的…

文麿在那一头抿了抿唇,知道任三郎的倔脾气又犯了,他也知道任三郎是为了他好…

“好了,我知道,我不过去了,要是他们两个醒了,打电话告诉我吧。”文麿每一次面对任三郎的时候,都只有妥协。

任三郎在电话的那一头直点头,即使文麿看不到…

“好了,挂了,医院不准大声说话,也不和你聊了。”任三郎轻声的说道。

“嗯,你先挂吧。”

挂了电话之后,任三郎颓然的坐在长椅上,静静的捂着脸。

他现在倒是不担心阵平和研二能够收到的治疗水平,像这样的因公受伤甚至是殉职,国家会给很多的不贴的,住院也都是最好的条件和设备,这一点日本做的还是很好的。

但是,任三郎还是去打点了医院和医生。

花钱不要紧,重要的是人没事。

三天后。

当任三郎终于听到医生说:二人已经脱离生命为了,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开始嚎哭…

“喂,先生,你不要在这里哭啊…您冷静些啊…”医生看着本来还高大的男人瞬间变身泪包,当时就傻眼了…

“额,这里是医院,不可以大声喧哗的啊…”医生简直要手忙脚乱了。

不过,这个医生对任三郎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因为他是主治医生,也是了解他的病人是什么身份的,阵平和研二都是值得敬重的男人。

而这几天一直守在这里的任三郎,医生也了解到他是警察,而且还这么重情重义,给人的印象真心是很好啊。

而且,看着这几天任三郎一掷千金的样子,也能看出他的家庭条件不错,所以早就成为了许多小护士的暗恋对象了~

只有任三郎这个不开窍的呆子还没看出来,总是在他面前晃悠的美貌小护士到底是什么目的…

任三郎哭了一会儿,也知道自己很狼狈,低声的道歉:“抱歉,我只是有些激动…”

“啊…没关系的,对了,你现在已经可以去看望他们了,但是时间不能太长。”医生温柔的笑着说。

任三郎感谢的点点头。

然后分别给顺平和研二的家人打了电话,通知他们这个好消息。

随后就轻轻的推开了那扇重症监护室的房门…

任三郎噗嗤的一声笑了,重症监护室里面现在放着两个病床,将阵平和研二安排到了一起。

但是他们都用绷带包的满满的,像是个木乃伊一样的躺着,动也不能动,只露出眼睛和嘴巴。

“我就知道任三郎这个家伙会嘲笑我们…”一个气若浮丝的声音在空旷的室内响起,虽然虚弱,但是声音中的朝气却仍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任三郎惊喜的瞪大眼睛,阵平已经醒了么?

“阵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任三郎快步的走到阵平的病床前,轻声的问道,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放心,死不了,我可是祸害,祸害是要遗千年的。”阵平的嘴唇好像咧了咧,像是笑的模样。

任三郎觉得有些心酸,但还是露出笑脸:“恩,没事就好。”

研二也醒了,声音破碎悲戚:“松田阵平,你这个疯子…为什么那种情况下还要冲进来啊…会死是…”

当时,炸弹已经倒数十秒,研二却被地上的一个绳子绊住了脚,阵平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将研二扛了出来,结果还是没逃出炸弹的范围…

阵平哼了一声:“切,我才不会死呢。”

研二闭上了眼,没再说话,眼角划过一丝水迹。

任三郎看着气氛不大对劲,就努力的开玩笑:“对了,你们就像是埃及金字塔里面的木乃伊一样,O(n_n)O哈哈~你们升值了呢~木乃伊超级昂贵的说~?”

阵平天然的开朗派,听着任三郎的话,抽了抽嘴角:“我才不要被埋在金字塔里面,多憋气。”

任三郎看着阵平欠揍的样子,调笑说:“阵平你本来就是卷卷的头发,这回一烧,就变成爆炸头了吧…滋滋滋,真可怜~”

阵平一听这话,炸毛了,他可是最宝贝他那一头“优雅的微卷发”了,瞪圆了眼睛,想要用眼神杀死任三郎。

任三郎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阵平和研二,然后欠揍的开口:“对了,听说你们全身都是伤痕呢,肯定是毁容了吧,呀呀,以后肯定是找不到媳妇了~搞基恐怕都没市场了呢~?对了,关键部位没有烧焦吧?”

阵平被任三郎一句话气得都上不来气了。

而研二在一旁倒是笑的温柔。

随后,阵平和研二的家人就赶了过来,任三郎也就识趣的离开了病房,回到了警视厅。

“哎?白鸟前辈…你从医院刚回来么?”和白鸟第一个打招呼的居然是一直比较怕白鸟的佐藤美和子,这让任三郎有点奇怪。

但还是点了点头:“阵平和研二刚刚的脱离生命危险,已经开始好转了。”

听了任三郎的话,办公室的同事们都松了一口气,干他们这一行的人…哎…

佐藤脸上放松的表情也很明显,然后咬了咬嘴唇问道:“白鸟前辈…我能去看看松田警官么?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啊…”

任三郎有些奇怪…佐藤怎么看起来很关心阵平的样子…

佐藤的脸红了红,然后说道:“那天,我也在现场,还离得挺近的,是松田警官呵斥我赶快离去,我还亲眼看着松田警官背着那位荻原警官出来,然后被炸倒…他是个很坚毅也很勇敢的男人吧…我只是想去当面的感谢他一下…那个…”

佐藤自己也说的乱糟糟的,但是任三郎却听出来了…

这个警视厅的第一警花恐怕是芳心暗许了吧…⊙﹏⊙b汗

阵平人虽然很好,但是和佐藤在一起的话,总觉得很违和啊…

任三郎笑了笑,礼貌的回答:“阵平他现在每天清醒的时间很短,不过你也可以去看他的,只是他现在全身都包着绷带…要认出他来比较难,O(n_n)O~”

佐藤看起来好像很心疼的样子:“嗯,我能认出他的。”

任三郎无语的看着佐藤转身离去,觉得缘分这个东西果然是很奇妙啊…

任三郎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之后,就舒了一口气,这几天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只要脱离生命危险,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

伤可以养好,毁容了可以整容,职位没了也可以重新找,只要命还在就好。

“喂,文麿,阵平和研二都脱离危险了,真好。”

“嗯,这个星期天我过去一趟。”

“好,我在医院等你吧,你直接到医院来,阵平和研二看到你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文麿自恋的应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新,透明在评论里面请假了,因为实在是太忙了最近...

而且也快要放假了,假期之前都会很忙,还有买票订票什么的,赶回家也要好长时间,估计放假的当天也会断更一天...╮(╯▽╰)╭

总之,亲们理解理解吧,透明大三了,正是最忙的时候呢,四级也没过,还要继续考...

话说,最近冒泡的人也很少,一直都是固定的几个亲,哎...透明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