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道真仙

第16章 意外收获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十六章 意外收获

常百草笑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年轻气盛,家里又是有些钱财势力,便到处游历;一方面可以增长见识,再者也能寻访名师,提升修为。那一次我一直走到吠陀国境之西,那里大沙漠之下有一片苦海,我也是偶然进入,便看到许多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在那里争吵打斗。我屏气凝神,留神观看了三天三夜,后来回到家中又多方与高人探讨,最终创出了这一套步法,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陵沧见如此,也不再深究,支开话题道:“云川剑派此次竟派内门弟子相斗,看来是所谋不小,不知老哥有何看法?”

常百草捋捋胡须摇头道:“北瀚州三宗鼎立,云川居末,纵有传言说最近其实力有所增长也不可能对整体形势有大的改变。此次这申人骏出手,老夫却认为是意外之举,云川现在没有这个胆子。再者说,昨晚一战,云川在这川阴镇势力大减,那沧浪剑派隔岸观火,也不会轻易出手,云川没有沧浪同盟,是不会傻傻地独挑我金溪的。”

陵沧点头道:“老哥说的有理,如此这般,那申人骏身死,想必云川也只能哑口吃亏,必定不敢声张出去了。适才老哥说他是什么云川剑派朴丹堂的堂主,想必同我金溪外门朴丹堂一般以炼丹为主了?”

常百草道:“不错,申人骏确是医中妙手。在整个北瀚州,三宗内门之外,无人可与其媲美,老夫是自愧不如。”

陵沧心中一动,笑道:“此事事关重大,我须将这申人骏带回丹华山,听师门发落。另外,这申人骏在这里与我等相斗之事,还请老哥不要传扬,毕竟一个不留神,说不定便会惹得我两派相斗,这些事情非我等所能掌控。”

常百草忙应道:“这个自然……”

陵沧与常百草二人回到馆驿,见那些派出突袭云川各处的弟子都已然回返,陵沧见同来的师兄弟并未折损一人,心中才安定下来。

那张松兴奋莫名,一直吵吵嚷嚷,陵沧好不容易才劝说众人各自回去休息,自己也回到屋内。

“不知这储物袋中有何物……”

陵沧松口袋口,伸手向里摸去,将里面的东西都掏了出来。

里面除了一些丹药符箓及杂物之外,却有两册书籍吸引了陵沧的注意。其中一册名为朴丹录,陵沧略微翻看两眼,见是各种丹药炼制之法,还记载了不少草木形状之类。陵沧对炼丹之术一窍不通,便看了两眼就放下了。

另一册封面却写了《云川纪事》四个字,陵沧心中一动,想来这里面有不少云川的介绍。他翻开来看却发现不对,这册书籍却好像是那申人骏自己所写,其中记录了他自己的经历。

陵沧好奇地翻看了一遍,对这个申人骏却生出了几分佩服之意。

原本陵沧以为这个申人骏也不过是个外堂堂主,不入流地内门弟子,哪知他心思之深沉竟到这等地步。

申人骏也是年幼之时加入云川剑派,他资质尚可,直接便进入了内门,但也是普通弟子,门内也无人对他抱有什么期望。可是这人心思缜密,在内门之中左右逢源,竟又结识了一位一代的长老,获得了他炼丹方面的真传,这朴丹录便是那长老所赐。

这申人骏得了这些书籍之后,每日苦心研究,也颇有心得。后来经那位长老举荐,便作了云川剑派朴丹堂的堂主。

谁知他越是研究越是觉得只凭自己目前势力,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财力物力炼丹来提升修为。他自小便出身武学世家,平日里也是勤加修炼内功,也许是武道同修的缘故,竟然让他在数年前突破了先天之境,成为了大师级的高手。

有了这些依凭,他便开始在武林之中秘密建立着自己的势力,毕竟在北瀚州这样的偏远之地,高手武者本就不多。何况他又是道家内门弟子,又懂得炼丹之术,所以前来投奔地人便越来越多,经过几年发展,他的势力竟悄无声息地遍布了整个北瀚州。

陵沧当年在家乡溪麓镇所遇到的赵伯英一伙山贼,也正是这申人骏手下的一支而已。像那般规模的组织,这个申人骏之下竟然达到数十个!这也是天高皇帝远,北瀚州毕竟地处偏僻,又处于苦寒之地,历来便不受朝廷重视,这里的官员便也多各自牟利,如同那林越一般,反倒与这些山贼结合,共同谋求利益。

不过,这数十伙势力却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申人骏的真实身份,据他所说,他平日里下山活动,总是蒙了面,身着黑衣,那些山寨的头领虽然与自己经常接触,却没有人见过自己的真实面目,只以苍鹰令为号行事。

陵沧看完真是骇了一跳,这个申人骏居然深藏不露,隐藏地如此之深,心机真是可怕!他取出杂物堆中的两块令牌,其中一块自然是朴丹堂的堂主令牌,另一块之上却刻有一只苍鹰,利爪狰狞,煞有威风。

陵沧一笑,暗道这股势力以后说不定会有用,将这两幅令牌都装入了袋中。

这一堆的符箓……陵沧望而生叹,自己如今只有炼气二重的修为,灵气稀薄,使用这些符箓甚为吃力,上次从林子南那里得到的一些如今还在闲置。

叹息着将这些华丽的废物扔进储物袋,陵沧又拿起那一瓶瓶地丹药来看。

“若是有聚灵丹之类,我可就太幸运了,说不定能助我直接达到炼气三重,得以进入内门。”

不过他也知道这基本上是妄想,那些聚灵丹的成品都掌握在一代二代弟子手中,还大多都是真传弟子方能获得。这个申人骏纵然心思缜密,但也只是普通内门弟子,是不可能被赐予的。若要自己炼制吧,那首先便得要有筑基期之上的高手,将灵气浓缩后混合那些珍奇药材炼制。这个申人骏不过炼气七重,是绝无可能有这般手段的。

“嗯?这个气味……”

陵沧心中一动,好熟悉的气味,难道……

“不会吧,真的是聚灵丹!”

陵沧倒出一颗,闻了闻,不会错,上次那聚灵丹害的他险些丧命,他自然是印象深刻。

“这怎么可能,这个普通的内门弟子怎么可能会有聚灵丹……而且,还是三颗!”他将瓶中的丹药尽数倒出,发现共有三颗,其他都是一些俗世的疗伤丹药。

他忙翻开那一册朴丹录,见其中记载了无数申人骏自己整理的手记,他翻到一页被重重划线的地方,发现其中记载了一种珍奇的药材。

“九叶灵葵?天生灵根,可以自行吸纳天地灵气而长,十年一结果,果实中蕴含大量灵气,可省去道家高手浓缩天地灵气之步骤!”

“居然有这等奇珍异宝!不过这般珍贵的草木必然生长在隐秘之处,不易被人发现,难道……难道这申人骏找到了?!”

他继续看了下去,九叶灵葵极难存活,对生长环境要求苛刻之极,往往生长在阴阳相交之处……

“余费尽心力,终在极北雪山深谷中发现数株,后悉心培育,已收获一次,炼成聚灵丹七颗……”

陵沧忙向后看去,见后页附了一张山谷地图,标示出了灵葵生长之地。

“这个申人骏真不简单,今日一时疏忽死在我的手中,真是冤屈……”陵沧心中忽的为这申人骏感到几分惋惜了,不过随即就排除了这般念头。

“弱肉强食,我不杀你便会为你所杀,这也无分对错。”

“这三颗丹药……我如今已然是炼气二重,想来服食一颗便能达到三重之境,那便进入内门有望了,为了保险起见,我留下两颗。这剩下的一颗嘛……”他本来想留给张松的,不过这样一来便有许多麻烦,不但要解释这丹药的来历,还得防备这个鲁莽的小子说露嘴。

“还是留给那常百草吧,一来他一心追求武道,很对我的脾气;二来他今日目睹了这么多事情,也要留下些好处封住他的口;三来嘛……这个常百草炼制丹药虽然不及申人骏,但也是个中好手,日后或许也有借助之力。”

他主意打定,已是午夜,便先休息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