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九道真仙

第42章 飞流火瀑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十二章 飞流火瀑

阿离也是苦笑一声道:“看来我们是没时间歇息了,继续走吧!”

陵沧将金精之气散去,龙渊也恢复了往日形态,陵沧一把握在手中,却将剑符与云霞二剑收入储物袋中。

阿离也将鸣鸾召回,边走边笑着说道:“这龙渊剑你只是暂时强制解开了它的封印,若要真正成为它的主人,还需要得到它的认可才行!”

陵沧却踌躇道:“阿离姑娘,这神兵如此神异,你真的要送与我?”阿离嗔道:“我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了!难道我还能收回吗?”

陵沧笑道:“既然如此,我便不推辞了,说实话这把剑我很是喜欢。”

阿离回嗔作喜,笑道:“那就好,等我们脱离了困境,有时间的话我便将完全解开龙渊封印的方法告诉你。”

陵沧见她俏脸含嗔,忽的变为笑意,更是娇艳无伦,心中怜爱之意大盛。

阿离见他注视自己,俏脸一红,忙道:“我们继续往前走吧,这洞壁闭合的速度真的是越来越快了!”

陵沧暗笑一声,跟着上前了。

没有了血鸦的逼迫,这一路前行倒也顺畅,只是陵沧却感到越来越燥热了,更何况这洞中不透气,更让人憋闷不已。

“阿离姑娘,你不觉得闷热吗?”陵沧不由得好奇问道。

阿离轻笑道:“还好啊,有一点点而已。”

陵沧知道她来历不凡,也就不多问了,可是那燥热之感却越来越是让人难以忍受,只有手握龙渊剑之处有一丝凉意。

他心中一动,按照适才阿离所说的方法将龙渊剑的封印解开,蓝光腾的盛起,陵沧顿时便觉得浑身清凉了不少。

“这龙渊剑居然能带走身上的热力?!”

阿离见他自行打开龙渊剑,笑道:“龙渊剑性属水,最是克制火气,你倒是不笨嘛,能够想到用它来带走热力。”

两人说说笑笑,又走了有百丈的距离,那热力已经到了扑面而来的地步了。陵沧怀疑若是没有这龙渊剑,只怕自己已然承受不住了!

前方山洞一转,两人眼前猛地一亮。

竟然是一条火焰组成的地下河!

难怪这般闷热,原来这里有地下真火形成的河流!

“这前方有火焰之河拦住,后面石壁在慢慢闭合,这该如何是好?”陵沧不由有些心焦。

阿离笑道:“适才我见你能够驱使剑符,你可会御剑飞行吗?”

陵沧苦笑道:“御剑飞行之术最少要到筑基之境方能修习,我还差得远呢!”

阿离又道:“可是适才你操控成百金针,难道不能借助控制金元之法操纵飞剑飞行吗?”

陵沧摇头道:“我也曾经试过,不过我控制金元之法还无法做到内外合一,若是我自己踏上,便无法专心控制了。”

阿离道:“既然如此,只能用鸣鸾了!”

她猛的将鸣鸾掷出,那鸣鸾一声清鸣,化为一只火凤,这一次又比适才大了许多,周身却没有了火焰,倒像是一只真的凤凰一般!

那鸣鸾似乎通人意一般,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便来到二人身旁,低低地悬浮在空中。阿离脸上一红,率先踏了上去,轻声道:“上来吧!”

陵沧心中也是一动,不过背后石壁马上就到,也无暇多想,只得赶忙上了鸣鸾所化飞凤之上。

二人刚刚站定,那飞凤便一声清鸣,斜斜飞起,带着二人离开了地面。

两人猛的冲到了火焰之河上面!

顿时无边的热力滚滚而来,陵沧虽然修行巫族真金炼体诀,肉身坚硬可比金石,可惜却生性被火焰克制,此刻也无法有什么护体的效果,只得勉强忍耐。

幸好有龙渊剑不断的将热力吸走,他又有先天无相心法护住心脉,才堪堪忍受得住这般烘烤。

反观阿离却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有些娇羞,不敢回头,静默地控制着鸣鸾前行。

陵沧虽然在这火焰烘烤的煎熬之中,仍然有些心神动摇,望着阿离那在底下火焰映射下娇羞不胜的面庞,心中不自禁地闪过一丝绮念。

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在这般的热力煎熬中,能够保持理智已经困难重重,陵沧也没多少心思再想其他了。

鸣鸾在火焰之河上飞快地掠过,一会就飞过了几百丈的距离,陵沧见阿离颈后也渐渐开始流汗,知道她体力消耗甚大,怜惜心疼不已。

可是如今一个疏忽,两人便只能掉入火海化为灰烬,陵沧也只能期望这火河能够赶紧到头了。

猛的眼前一片开阔,两人竟然像是飞出了山洞,前方明亮之极,竟是一眼望不到边际!

陵沧刚要大喜,却忽的发现那光亮根本不是太阳,而是一片汪洋般的火海!

而这条河流,到了这里也是猛的下泻,形成一道壮观之极的飞流火瀑!

在这天地奇景之下,陵沧忽的感到两个人是这般渺小,鸣鸾轻颤,两人都是默然无语。

整个火海无边无际,其中火焰偶尔升腾,便爆出一声声巨大的轰鸣之声;飞泻而下的火焰不断落入大海,低沉的响动将整个山洞都震得隐隐作响。

陵沧前世今生从未见过如此奇景,心神巨震,竟然是一时呆呆地说不出话来。还是阿离先反应过来道:“我们还是望前飞吧,说不定能找到什么!”

陵沧点点头,两人驾驭鸣鸾所化火凤,如同一道流光也似,疯狂地向火海海面上空掠去。

阿离边驾驭着鸣鸾不停地向前飞去,边仔细地观察着下面烈焰翻滚的海面,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

陵沧心中一动,忽的觉察到这阿离似乎对这个地方有几分了解,难道她来过这里?或者说,她是有什么目的才来这里的,对这里早就调查过了?

不过他也只是心中怀疑,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他自己也隐藏了很多秘密。

这一番搜寻,虽然鸣鸾是尽力的飞速掠过海面,半个时辰后,两个人却仍旧在无边火海上面前行。陵沧回头望去,那适才壮观之极的飞流火瀑已经看不见了,前后都只剩下了没有边际的火海,烈焰腾腾,仿佛一只狰狞的巨兽,随时有可能将二人吞没。

“这火焰之海究竟有多大?在山洞之时,我们距离地面便有七八丈的距离,那道火焰瀑布怕是不下百丈,这里得有多么深入地心了?莫非这火海是直通地心的么?”陵沧暗自思量,他曾听说地心深处有地脉真火,乃天地成形后自然生成,与太阳真火阴阳交泰,才蕴生万物生灵,难道这里已经到了地心不成?!

陵沧正思绪不断,忽的阿离一声娇呼,陵沧忙抬头望去,却见一只浑身火焰熊熊的巨蟒猛的从火海飞出,烈焰一时飞迸,轰鸣不断。

陵沧骇然,这巨蟒光是外露的部分就有数十丈之长,若整个飞出怕是不下百丈!它张开大口,獠牙也如同火焰在燃烧,陵沧见自己就如同那异兽獠牙般大,心中暗暗叫苦!

“是地心朱蟒!小心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