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幽灵酒

第19章 升级

收藏书签 字体:16+-

幽灵酒店 19 升级

一大一小两张脸对看了半天。

石飞侠无所谓地耸耸肩,“你绝对可以怀疑我是用分身术偷偷上去放鞭炮的。”

波吉抛下一个冷眼,就拖着他那双噼啪噼啪的拖鞋往楼上冲。

石飞侠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这种看好戏的场面怎么能错过呢?尤其还是他一手包办导演编剧主演的好戏。唯一可惜的是,没来得及准备爆米花。

雷顿的房间门开得大大的,一副欢迎观赏,门票免费的样子。

波吉冲过去的时候差点撞上从里面扫出来的鞭炮。

紧接着,是雷顿那比斧头背还钝的嗓子厚重地拍打着整幢楼的结构。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石飞侠开始还在数,数到后面自己都乱了,只估算着他大概一口气说了三四十个。这说明,矮人骂人的智商是和他们的身高成正比的,而他们的肺活量和身高成反比。

“金!你这个杀千刀的,你下次要是再干这种事情,我保证,我一定把斧头揉碎了塞进你的屁眼里去!”

……

石飞侠立刻纠正了自己的看法。好戏总是在后头的。

“金!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你居然把我最心爱的被子炸成这种模样,我发誓,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滚烫的热水从你的嘴巴里灌进去……把你塞成一只大热水壶!”

……

石飞侠开始怀疑雷顿和金之间真的有过节了。

波吉听了会,终于忍不住打断道:“你说,放鞭炮的人是金?”

雷顿仿佛现在才发现门口来了位难缠的客人,立刻收声。

波吉道:“你为什么怀疑是金做的?”

雷顿嘀咕道:“他下午才用三十个金币向我买了三大串鞭炮,不是他还有谁?难道是我自己吗?”

波吉捏着下巴道:“这倒是。”

石飞侠不满地抗议道:“为什么这次你不怀疑是他自己干的?”

波吉睥了他一眼,“因为自虐是人类的专利。”

……

石飞侠咬牙切齿道:“欢迎你随时侵权!”

波吉显然一心都扑在放鞭炮的是金这个事实上,若有所思地用拖鞋拍打着地板走了。

他的身影一消失,雷顿立刻滑坐在地上,长长地吁出口气。

石飞侠朝他伸出拇指,“干得好!”

雷顿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

石飞侠笑道:“你紧张什么,你刚才的表现堪比奥斯卡影帝。”

雷顿道:“我刚才的舌头一直在打结。”

“……你不能这样鄙视奥斯卡影帝。”

雷顿无语。

“打结?嘿嘿,我倒觉得你刚才说话的时候顺溜得很啊。”金穿着黑色的斗篷,阴森森地走过来。

石飞侠忙看着左右,“休斯呢?”

“我在。”半空中响起休斯的声音。

金立刻左挡右挡,“这里没有屏障,你千万别现身。”

“是你不让我穿衣服出门的。”

金对着石飞侠和雷顿猛摇手,“不许乱想。”

石飞侠囧道:“我是很正常地在想。”

金提着他的领子,怒吼道:“正常地想就更加不许。”

……

“我只是在想你休斯有没有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你。”

金松手,微笑道:“以我和休斯的关系,你说呢?”

雷顿道:“你和休斯和解了?”

金朗声大笑道:“我们什么时候……哦!”

休斯透明的脚和石飞侠的鞋同时踩在他的两只脚上。

别看雷顿个字小,但是嘴巴大,要是他把休斯和金只是假吵架的真相说出去,那么抓狂协会又会多两个会员。

……

雷顿好奇地看着他。

金慢慢地咽了口口水,“我们就是刚才和好的。先不要谈这个,我很想问问,你刚才说,把斧头揉碎了塞进我的屁眼是什么意思?”他笑得诡异。

雷顿问道:“你觉得我能把斧头揉碎吗?”

金下意识地回答:“不能。”

雷顿道:“所以我刚刚说的就是废话。”

……

金又道:“那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滚烫的热水从我的嘴巴里灌进去,塞成一只大热水壶呢?”

雷顿道:“你在诺亚方舟又不在天涯海角。”

金道:“所以?”

雷顿道:“那还是一句废话。”

……

石飞侠不得不重新考量矮人的智商。说不定有一天九界大战,人类在智商上的最大敌人就是矮人。

金道:“就算你蒙混过关,但是你们这样陷害我不觉得愧疚吗?”

雷顿一指石飞侠道:“这是他的主意。”

金威胁的目光顿时追踪过来。

石飞侠干咳一声,“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金挑眉,“我在听。”

石飞侠正色道:“你会制造鞭炮吗?”

金道:“不会,那又怎么样?”

“那你能想出一些让波吉主动退房的办法吗?”

金道:“提着他的领子丢出去算吗?”

石飞侠面无表情道:“你能确保他被丢的时候是心甘情愿的吗?”

金:“……”

石飞侠道:“你能隐身吗?”

金赌气道:“你干脆说我一无是处好了。”

石飞侠摇摇手指道:“你不是一无是处。”

金斜着眼睛。

“至少你可以当挡箭牌。”石飞侠分析道,“我觉得波吉就对你还忌惮三分。”

金冷哼道:“真是谢谢你挖掘到我的利用价值。”

休斯道:“无论如何,总是一个好的收尾。”

石飞侠嘿嘿笑道:“不是收尾,从现在起,只是一个开始。”

雷顿搓着手掌,“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怕归怕,但是整个行动里,他是支持度和配合度最高的成员。

金虽然脸上不屑,但是耳朵却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

石飞侠握拳道:“就让我们……先回房间睡觉吧。”

金、休斯、雷顿:“……”

一大早出门,石飞侠就听到楼道响彻波吉的怒吼声。

这是金为了证明除了能挡子弹之外,还有智囊的功效而奉献的点子——为波吉调制一杯融合黄连和芥末味道的饮料。

听波吉的音量,应该是得手了。

不过下一步做什么呢?

石飞侠边走边思索着。

转弯处,波吉双眼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出于人类的敏感,他下意识地拔腿就跑。

砰、砰!

他听到有东西砸到后脑勺,又落到地上。

颈上凉凉的,黏黏的。

他伸手往后一摸,一片腥红。

石飞侠万分悲哀地软倒在地。

难道被发现了?

他趴在地上,感受着后脑勺传来的热痛,呆呆地想:谁是叛徒?

波吉悠悠然地从他身边走过,“哼,我只是守在这里,看看有谁这么幸运,能够让我出出气。”

……

石飞侠发誓,他一会儿一定去找雷顿,问问他有没有黄历和护身符。

等待救援的时间总是度分如日,度日如年。

大约过了‘几年’之后,终于有脚步声响起。

金笑得打跌的声音从老远就传过来,“天哪!是谁在嫉妒了人类智慧的脑袋?”

休斯道:“还不去找狄亚过来帮忙。”

“我?哦……”金不情不愿地去了。

休斯蹲在他身边,声音轻柔得像阵阵微风,“没关系,很快狄亚就过来了。”

石飞侠含泪。

微风是很微风啦,只是如果不要吹在他伤口上就好了。

虽然金拖拖拉拉了一会,不过狄亚还是过来了,念了几下咒语,三下五除二地解决。

石飞侠慢慢起身,摸着后脑勺,伤口果然不见了,“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头还是晕晕的,有点想吐呢?”

金看着地上流淌的血,眼眶一阵发热,“因为你浪费了很多血。”

……

石飞侠结巴道:“我想,我对浪费的理解和你对浪费的理解大概有点差距。”

休斯扯着金的袖子道:“你答应过我,再也不吸血的。”

金勉强把目光从地上那滩红色上移开,“放心放心,我现在只喝饮料。有血的味道的饮料。”但是无论味道怎么逼真,都无法欺骗自己的鼻子和胃啊。

石飞侠终于明白,金那种喜欢研究用各种各样的东西来代替某种味道的怪癖是怎么来的了。

休斯关切道:“你是怎么受伤的?”

石飞侠眼中寒光一闪。

金耸肩道:“在这里,品味低的会对他脑袋下手的,除了波吉还有谁。不过他也算幸运了,只是流血,没有流脑浆,不然说不定波吉真的会把它们盛回去当收藏。”

……

其他人看着地上那滩血顿时觉得有点恶心。

休斯道:“我一会就收拾干净。”因为他是客房经理,除了客房之外,也负责公共区域的清洁工作。

金顿时对石飞侠不满起来,“你下次就算受伤,也不要弄脏地板啊。”

……

难道他以为他很高兴自己的血可以像花洒一样喷出来嘛?

石飞侠咬牙切齿道:“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

但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单方面可以说了算的。

石飞侠来到波吉房门外,听到他说“进来”后,推开门——

一只拖鞋正面迎上,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脸上。

两管鼻血飞流直下。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