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幽灵酒

第27章 撮合

收藏书签 字体:16+-

幽灵酒店 27 撮合

狄亚离开,事情才算告一段落。无论如何,这折腾了老半天,总算消停了。

伊斯菲尔、阿巴顿和波吉扇动六只翅膀,向上飞去。

石飞侠本来想去睡个觉养养精神,补补元气,毕竟这样一惊一乍还是很消耗他的体力的。但是没等他转身,金就用十分和蔼的态度,谦卑的笑容,把他重新拎回那间客房。

阿沙憨憨地想跟上来,被金抢先一步挡在门外。

门一关上,石飞侠就叹气道:“再这么下去,八卦迟早蔓延到你我身上。”

“这是不可能的。”金很自信道,“大家都知道我眼睛再瞎,也不可能瞎到这种地步。”

石飞侠突然趴到窗户上,捶着玻璃大吼道:“精灵王……你回来啊。我招,我什么都招!你只要拿几袋金币就能收买我了。”

金听他吼完,悠悠然道:“嗯。谢谢你提醒我现在杀人灭口还来得及。”

……

石飞侠深沉地低着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

金:“……”

“所以,我早就留下了一封遗书,里面把你和狄亚的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得详详细细。”

金:“……”

“我把它交给了一个我最信任的人。我跟他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失踪三天或是死了,就把这封信公开。”

金:“……”

石飞侠抬起下巴,用眼角斜着金,“所以,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好好保护我。我要是有个万一的话,那封信就……”

金拨开挡住眼睑的金色刘海,“听说诺亚方舟只有一个人类。”

石:“……”

“所以,你上哪里去找最信任的人?”

石:“……”

金道:“而且,虽然诺亚方舟没有电视,但是有书。所以,那种被翻来倒去都用残了的手段,你是省省吧。”

石:“……”

金挑眉道:“现在,你的决定是?”

石飞侠虔诚道:“我当然是义无反顾、义不容辞地站在兄弟你这边了。金币银币哪比得上兄弟啊。”没办法,谁让金币银币不会威胁人呢。

金微笑道:“那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石飞侠感慨道:“我们什么时候不好好谈谈了。”

金转念一想,也是。好像自从石飞侠来了诺亚方舟之后,有什么坏点子,歪脑筋都是找他来出的。

“那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收尾呢?”

石飞侠一愣道:“不是已经收尾了吗?”

金半眯着眼睛看他,“你觉得这样算收尾了?”

石飞侠用力地点点头,“当然,你的危机解除了,我的危机也解除了,于是天下太平,风调雨顺……透明人王子和吸血鬼王子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多么完美的结尾。”他说得相当感慨。从小魔王到大魔王到精灵王,他这两天一直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好不容易拨云见日,他可不想再节外生枝。

金道:“那狄亚和奥美丹多呢?”

……

石飞侠道:“难道这也关我事?”他们恩怨纠缠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投胎呢。

金道:“不关你事,关我事。”看着奥美丹多负气而去时,狄亚忧郁的面容,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是拆人姻缘的第三者……其实他也是受害者啊。他被狄亚戳戳戳的时候可不知道他背后隐藏了这么段故事,等知道的时候,戳也戳完了,手也分完了,他还能怎么样。

金越想越郁卒。

石飞侠从**爬过,绕过他,悄悄走向门的方向。

“我在房间里下了结界。”金没有回头。

石飞侠僵住,干笑道:“我是尿尿,又不是要出去,浴室没结界吧?”

金回过身,挑眉道:“你可以用脑袋撞撞看。冲的过去就是没有,反弹回来就是有。”

石飞侠用手指戳了下——穿过去了。

金在一旁嗤笑。

石飞侠当做没看到,走进厕所,随手关门。然后放下马桶盖,就这么靠着后面打瞌睡。

倦意袭上心头和身体,他很快进入梦乡。

梦里他回到了那间像迪斯科一样忽明忽暗的办公室里,被砸得一塌糊涂的桌椅还是一塌糊涂地散乱着。

休斯抱着一堆文件夹从门外进来,发脾气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石飞侠茫然道:“什么这样?”

休斯扔掉文件夹,开始脱衣服。

……

石飞侠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下移动。

上衣脱光,六块腹肌赫然在目。

他吞了口口水,就听伊斯菲尔那独有的磁性嗓音淡然道:“喜欢吗?”

石飞侠红着脸抬头,才发现休斯变成了伊斯菲尔。那双黑眸在视线中无限放大,犹如巨大的漩涡,要将他连人带魂魄地吸进去。

太恐怖了!

他满脑都是这个念头,就算世界毁灭,蚂蚁人入侵都没有这么恐怖过。

他猛地推开他,朝外面冲出去。

记忆中的办公室外面是条走廊,一头通向电梯,一边连着大堂,对面还有一个人工开凿的小喷泉池。但他出来的时候,走廊不见了,喷泉池成了汪洋大海。他一脚踏入,连吭都没吭就一头栽了下去。

水很快蔓过头顶,呼吸艰难起来。

“嗯……”鼻子被闷得死死的,他骤然从梦中醒来。金戏谑的笑容近在咫尺,修长的手指牢牢地捏着他的鼻子。

石飞侠用嘴大口大口地呼吸。

金松开手指,抱胸道:“上厕所?”

石飞侠点头。

“不脱裤子?不翻马桶盖?”

石飞侠镇定道:“我便秘。所以要酝酿一会。”

金嘿嘿诡笑道:“听说把人揍到一定程度,就能让他屁滚尿流。”

石飞侠情不自禁地往后一仰,“呃,我要上的是大号。”

金伸出手掌,在他面前轻轻地摆弄着,“我的拳头也很大号。”

……

石飞侠站起身,拍着他的肩膀微笑道:“你刚才好像说有什么烦恼?大家一场兄弟,千万别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尽管跟我说。能帮的我一定义不容辞。”真的是不容辞啊不容辞。

金缩回手,正色道:“你有办法撮合狄亚和奥美丹多么?”

靠。都说他不是拉皮条的,也没从事过婚介所之类的业务,怎么大家都喜欢来问他呢?石飞侠感慨地看着他,情真意切地说:“其实,我也是光棍啊。”

金理解地点点头,“你放心,等你解决了这件事,我一定替你找个好的。”

石飞侠眼睛一亮,“有多好?”

“贤惠又温柔。”

贤惠好,持家有道。温柔更好,善解人意。

石飞侠道:“长得怎么样?”

金道:“阿沙那样。”

石飞侠:“……”

金看着他石化的面孔,继续道:“或者是心灵又手巧的。”

石飞侠僵硬地转过头,对着他道:“别告诉我长得和霍顿一样。”

金赞许道:“你真聪明。”

“……”石飞侠道,“我宁可笨一点,至少现在不会有种想吐的感觉。”

金高兴地笑道:“这不很好吗?你下面出不了货,那就从上面出。”

……

石飞侠迅速打开马桶,哗啦啦地大吐特吐。

金同情地拍着他的背,抽了几张卫生纸给他。

他接过卫生纸,擦了擦嘴巴,有气无力道:“要撮合狄亚和奥美丹多是吧?”

看来是横竖都躲不过了。石飞侠认命了。

金殷勤地点头。

石飞侠沉声道:“那必须先解决狄亚的心结。”

金道:“我看得出来,狄亚对奥美丹多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如果真的无动于衷,他不会一听到奥美丹多受伤就浑身紧张。

石飞侠没好气道:“我的意思是说,先解决狄亚对他和你那段孽缘的心结。”

……

“孽缘?”金大受打击,“你居然说我和他那段美好的往事是孽缘?”

石飞侠道:“我已经很含蓄了,我本来想说是冤孽的。”

……

想到狄亚当时是中了情咒,也算趁人之危,金的嘴唇迅速抖动了两下,无奈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石飞侠道:“首先,我们要嫁祸江东。”

金好奇道:“江东是谁?”

……

石飞侠道:“我就这么随便比喻一下。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谁是在那个时期出现,后来又死翘翘的?”

“为什么要死掉的?”

“死掉的最好,死无对证。随便我们怎么冤枉他,他也没办法辩驳了。嘿嘿,有本事让他起来诈尸啊。”石飞侠说着,又觉得做人不能太铁齿,补充道,“当然,就算诈尸来找你,你也不怕。反正大家都睡棺材,谁比谁高贵?”

金不爽地叫道:“我是高贵又伟大的血族啊!当然是我高贵。”顿了顿,“不对,你居然拿死掉的跟我比?”

石飞侠赔笑道:“他要是没死的话,哪里敢和你比?这不找死么?”

金想了想,满意地点头道:“有道理。对了,你刚刚说的条件,我知道两个。一个是狼人奥比。听说他离开诺亚方舟后没多久,就在一次聚会中吃太多撑死了。”

……

石飞侠对于如此享受又无知的死法报以钦佩。

“还有一个是矮人纳尼。听说他是在巨人族做客的时候,在浴缸里淹死的。”

石飞侠打了个响指,“就是他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