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幽灵酒

第42章 过招

收藏书签 字体:16+-

VIP退敌(下)

夜深人静,石飞侠在**打了个小盹儿,起来一看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看外头,黑漆漆的,风平浪静。

他坐起来醒了会神,先前那些惊险刺激的场面重新被翻了出来,他突然有点后怕。如果当时金没有及时帮他挡住那刀的话,说不定他早就被劈成两半,和世界说goodbye了!

说起来诺亚方舟上这些同事,外型奇怪归奇怪,内心怪异归怪异,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

他拥着被子又胡思乱想了会,越想身上越冷,忍不住跳下床,径自跑到隔壁按门铃。

当初挑房间的时候他就已经瞄准好了,伊斯菲尔挑哪间,他就挑哪间的隔壁。为此在挑的过程中,他还特地把雷顿撞到一边,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谁让他害得他打盹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沙茶酱沙茶酱呢?

门开了,却没见到人。

石飞侠站在门口小声唤道:“伊斯菲尔?”

“嗯。”

得到许可,石飞侠飞快进门关门。

走过长廊,便见伊斯菲尔坐在单人沙发上,茶几上并列放着几块颜色各异的宝石,绽放着各自的光芒。光芒中间,诺亚方舟大堂、餐厅、酒吧……各处的情景栩栩如生。

石飞侠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这些场景中来回行走的狼人和泰坦们头上的发丝。“全方位监视器啊。”他感叹着坐到对面。

伊斯菲尔单手支腮,只是偶尔对光芒瞟上一眼,大多数时间仍是倾注于膝盖上的书中。

“呃。我想问,金说的陷阱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啊?”石飞侠只坐了一会,***就有点发痒了。

“什么陷阱?”伊斯菲尔抬头看着他。

石飞侠道:“金不是说诺亚方舟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好玩,意思不就是说这里有陷阱吗?”

伊斯菲尔道:“不是陷阱。”

“那是什么?”

伊斯菲尔想了想道:“机关。”

石飞侠郁闷地想:他是个粗俗肤浅的人,能不能告诉他陷阱和机关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啊?

“那机关什么时候会发动?”

“不知道。”

“……”石飞侠蜷缩在沙发里,肚子适时得咕噜响了一下。

伊斯菲尔皱眉看他。

石飞侠解释道:“雷顿虽然拿来了吃的,但是我怕他们下毒。”

“没下毒。”

石飞侠二话不说往自己房间跑,过了会就啃着那条长长的全麦面包回来。几口粮食下肚,他精神许多,兴致勃勃地坐进沙发,对着光芒左看右看道:“哪里有机关啊?”这就好比看足球赛,必须知道球门在哪里,才能祈祷运动员往哪边踢啊。

“房间。”

“房间?”石飞侠愣了下,“哪个房间。”

伊斯菲尔的背突然挺了一下,

石飞侠立刻坐直。

光芒中的狼人和泰坦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往楼上走。

“哎,他们人数好像变少了。”

伊斯菲尔回答道:“受伤的已经先住进房间了。”

石飞侠眼睛放出亮光,“啊,能不能看下他们在房间里遭遇机关的情形?”

“还没有发动。”

石飞侠见他们陆陆续续走进不同的楼层不同的房间,不由担心道:“啊,他们分得太散了。每个房间的机关能同时发动吗?如果让他们发觉了跑出来,就麻烦了。”

伊斯菲尔毫不担心道:“可以。”

听他这么说,石飞侠也开始摩拳擦掌,等着上演好戏。

就在紧张时刻,门铃又响了。

石飞侠刚准备起身开门,就见金和安东尼奥已经进来了。

金见石飞侠瞪他,不禁委屈道:“拜托,这又不是什么凄美爱情片,还只招待情侣座的。而且就算只招待情侣,你可以假装我和安东尼奥也是一对啊。”

安东尼奥横了他一眼,“走开,别把我和你扯在一起。”

金不满道:“和我扯在一起有什么不好?我堂堂血族……”

“花心。”安东尼奥一句话截断他所有的词。

金大叫道:“我哪里花心?我对休斯都不知道有多么专一。”

“对对对,不是花心,是**!”斯马尔突然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雷顿。

石飞侠恨恨地戳着沙发背。

金和斯马尔还在互相冲,伊斯菲尔站了起来,“是时候了。”

金转头道:“第几层?”

“七八九十十一。”

金笑道:“住得挺集中,这样解决起来更方便。”

石飞侠也跟着凝重地站起来道:“在行动之前,你们能不能先解释一下行动方案?好让我们分享一下胜利的喜悦。”

金道:“诺亚方舟是没有实体的,简单说,它只是神的一堆能量。所以,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际上,它是可以任意改变的。”

石飞侠道:“问题是,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际上,我都有听没有懂。”

伊斯菲尔道:“我可以将他们住的楼层抽出来,重新插到诺亚方舟的任何一层。”

石飞侠脑海中迅速用积木演练了一下楼层被抽,然后又重新插到其他楼层的画面。

斯马尔道:“把楼层插来插去有什么用?他们一样可以走下来啊?”

“不对。”石飞侠已经领悟了其中的奥妙,解释道,“诺亚方舟的楼层是无限的,也就是说,只要把他们***上亿的楼层,他们在走下来之前就会先被饿死。”

斯马尔和雷顿互视一眼,都翘起拇指道:“毒,真是毒。”

伊斯菲尔等他们说完,终于开始动手。

宝石光芒中的画面渐渐模糊,然后光束混合在一起,光的中间出现了一座极为雄壮华美精致,却看不到头的建筑物。

石飞侠小声道:“这是哪里?”

金也同样小声地回答道:“伊斯菲尔眼中的诺亚方舟。”

石飞侠咋舌。听说诺亚方舟的外型是根据每个人对它的想象而形成的,没想到伊斯菲尔的想象力这么丰富。

金似乎看出他的想法,又压低声音道:“这应该是天堂的建筑。”

石飞侠感叹道:“人类的建筑师真应该去参观参观啊。”

斯马尔也低声地加入对话:“他们的确去了,只是买的是单程车票而已。”

正说着,伊斯菲尔的右手动了。

五个楼层随着他的手势慢慢向外移动,直至全部脱离而出。光芒里,十二楼以上的建筑都悬浮着。

伊斯菲尔左手轻轻往下放,十二楼层落下来,焊接在第五层。

其他人屏息看着他怎么处理手里的楼层。

伊斯菲尔右手向上一推。

五个楼层如光速般朝上飞去,顷刻不见。

石飞侠道:“啊,去哪里了?”

“上亿楼层,不是么?”伊斯菲尔淡淡道。

石飞侠叹了口气。

斯马尔道:“唉。他们都是逆九会的叛乱者,你不要感到惋惜。只是不知道这次狼人族……”他看了看安东尼奥的脸色,又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石飞侠摇头道:“我只是可惜,看不到他们一觉醒来惊慌失措的表情了。”

“……”斯马尔为自己错估他人性中的阴暗含量而感到羞愧。

强敌已退,大家陆陆续续地回去。

斯马尔和安东尼奥都急着和狼人族联系,所以走得最快。

阿沙睡得正熟,所以被独自留下继续二百五……哦不,是二百五缺五。

石飞侠为了和伊斯菲尔单独走,故意在房间里磨磨蹭蹭,一会要上洗手间,一会说把面包吃完。

金知道他的心思,很配合地支走了雷顿。临走时,他特别给了石飞侠一个记得报答我的眼神。

“我们也走吧?”估摸着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石飞侠蹦到伊斯菲尔面前,笑眯眯道。

伊斯菲尔看了眼他手里还剩半截的面包,“不吃了?”

“嗯,吃饱了。”考虑到休斯不在,没人打扫房间,他还是很乖巧地把面包拿在手里,准备带到下面自己扔。

伊斯菲尔将书合起,起身往外走。

石飞侠指着桌上的宝石道:“不要了吗?”

“嗯。没用了。”

石飞侠低头仔细看了看。那些宝石上面多多少少都出现了裂痕,色泽也不如先前那么剔透。“可以给我吗?”虽然裂了,但好歹也是宝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宝石怎么这也比雨花石值钱啊。

“嗯。”伊斯菲尔的声音渐远。

石飞侠将宝石匆匆塞进口袋,就一路追去。

照常理说,往下走比往上走要轻松得多。但石飞侠失去了手牵手的精神支持,很快就体力不支,气喘如牛。为了迁就他,伊斯菲尔越走越慢,到最后,几乎是龟爬的速度。

石飞侠一***坐在地上,擦了擦脸上的汗,耷拉着脑袋道:“不行了。走不动了。”

伊斯菲尔停住脚步,低头看着他。

石飞侠抬起头道:“要不,你先走吧?”

虽然他话是这么说,但那眼神怎看都像在明示:你要是真的走了,就太没道德了!

伊斯菲尔缓缓伸出手。

石飞侠呆呆地也伸出手。

伊斯菲尔手掌一翻,将他的手握在手里,牵着往下走。

石飞侠被他拖出好几步之后才意识到,上楼的那一幕又重现了!

他痴痴地望着伊斯菲尔背影,甜蜜在心中疯狂的滋长。

“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伊斯菲尔突然停下脚步,冒出这么一句。

“哈?”石飞侠眨巴着眼睛,一脸迷糊地看着他。

“你的房间。”伊斯菲尔松开手。

“我的房……这么快啊。”石飞侠干咳一声,将手背在身后。这次洗澡绝对不沾湿手。“呃,我的意思说两百多楼也没什么可怕的嘛。那我先去睡了。晚安。”

“嗯。”

晚安对应的应该是晚安吧?

石飞侠在肚子里暗暗腹诽着打开门。

一个巨大的黑影站在门后,随着门缝的扩大,渐渐曝露出山一般的体魄。

石飞侠正在震惊,猛地感到自己腰被猛地勒住,像左边带去。

饶是躲得快,他依然感到一阵极为森寒的刀锋从面门掠过,几根发丝滑落在脸上。

不等黑影再动,一道白炽如昼的光芒从他的肩上掠过,直接射入门中。

紧接着是一声惨叫,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石飞侠心剧烈的跳动着,神智还没有从刚才那番变故中清醒过来。

“没事了。”身后有声音淡淡地安慰着。

石飞侠回身,猛地扑进他的怀里,哭诉道:“吓死我了。”

被抱住的身体有些僵硬。

很久的很久以后。

“没事了。”安慰语再次出现。

“可是我怕啊。”

“……那是一个半小时之前的事。”

石飞侠仍把头埋在怀里不肯出来。“可是我脚软。”这种投怀送抱占便宜的时刻,谁不利用谁傻瓜。

“……”

“而且,有一条漏网之鱼,难保就不会有第二条漏网之鱼。”石飞侠终于抬起头,双眼噙满泪水,用无比凄楚的声音道:“我是那么的脆弱啊。”

“……”

那一夜,无奈的堕天使只能答应那只死皮赖脸在身上不肯下来的八爪鱼回家打地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