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第32章 四象之阵 沧海巨鲸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 四象之阵 沧海巨鲸

“咔嚓!”

尖锐的声音从悬在老者身前两步的蛇人嘴里传出,老者脸上飘过醉酒般的红晕,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面前捂着肚子翻滚的白气蛇人,往后微微踉跄撤步。

“师叔他怎么了?”

“他不会也……”

“不要乱说,师叔可是武王境的强者!”

殿内诸弟子瞪大眼睛望向后退了两步的老者,随后互相打量,眼里俱是慌乱。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发现那个跌倒在石柱旁的白衣少年又站了起来。细小的电光从他眼中交叉闪过,随后张口,一条萎靡无比的蛇状白气腾挪而出。

“又是这个……”

脸色发白的李史武看向武道白蛇,麻木地喃喃道。

……“人之初,有奇肢,或化尾,或化翼,或为阴。天四象,尾翼诡,不能长……”

隐隐绰绰的,那《极墟天书》的道语又回荡在周继君耳边。

“人之初,力极微,待智开,得伍阵。三人伍,可御兽,四人阵,可辨象……”

猛地抬头,周继君身上流转着的火红光芒非但没有消淡,反而凶猛若灼灼燃烧的烈火,整个人暴涨开力莫能沛的气势。

猎风精华与他的肌肤已纠缠到极致,暴烈与舒张矛盾地融合在一起,就等破茧而生的临门一脚了。

“武王境界能集天地之力形成结界?化外力为己用…….那我不断吞噬你的结界,看你还如何阻我近身?”

周继君双目微微眯起,陡然喝道。

“四象之阵,合!”

人初生于天地间时,茹毛饮血,孱弱不堪,比之熊罴虎豹远不如。等到开了灵智,方知阵法之威,三人结阵手执利器,可擒猛虎,四人结阵借四象之威可安家守寨。

四象分太阴、太阳、少阴、少阳,阴阴为少阴如水,阳阳为太阳如火,阴阳为少阴如风,阳阴为少阳如土。

那四象之阵,便是借风水地火之威。

翻腾在半空中的白气蛇人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却挣扎着伸手拆开下肢,须臾间化出两条白蛇飞舞而立,那武道白蛇虽然正虚弱,也紧紧跟上。四道玄气对应着地火风水结成四象之阵,与脸色大变的老者对峙着。

谋之嬗变是为风,玄之博柔是为水,儒之正大是为地,武之暴烈是为火。

四道白气结成阵法,三蛇一蛇人立于半空,扭转身形,一股浩浩荡荡的气息从它们身上传出,而借着风水地火之势,它们的身形也陡然壮大,竟变得如婴儿一般大小。

“啊!”

黑水门中一位弟子终于忍不住脸色发白惊叫起来。

黑水门虽然历史悠久,传承中也不乏诡异的武学,比如老者还未修炼到最高境界的“黑水若逆天”,可何曾见过眼前这般的场景。年纪不大却让人无法看透的白衣少年,自称是武师人品,却凭着张口吐出的诡异白蛇硬生生战败了将要闭关冲级武侯境界的首席弟子。若只是像白蛇与蛇人倒也罢了,可它们仿佛都有灵性一般结阵而立,扭转蛇身,嘶嘶地吐着蛇杏,浑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血污,狰狞恐怖。

借着四象气势,周继君伸出手掌在半空画了个圆,不远处四道白气身后的蛇尾扑扑拍打着,好似**一般,蛇与蛇人脸上都闪过痛苦与挣扎。

“嗤嗤嗤嗤!”

待到周继君画完,四道白气周身的空气微微颤抖,一圈淡得几乎看不见的波纹从中撕裂生出。半空中隐隐绰绰的虚空褶皱沉浮飘荡,竟有些像海浪波澜。

“四象.鲸吞!”

沧海有鲸族,常年游于北海,然每隔三年总会结群东归,斩破海浪只为吞食归墟四年所积的昆吾石,用来磨砺鲸齿。

随着周继君一声爆喝,四道白气携着那层层波横在黑水门徒们不可思议地目光中破开空气,直撞向六臂老者。

“轰隆!”

白气在距老者半步时仿佛遇到了铜墙铁壁,被硬生生地拦截下来,发出巨大喧鸣声。然则只是微微后弹,接而继续撞向老者。

“妖孽,妖孽!”

六臂老者咬牙切齿地看着白衣漫步的少年,飘渺不定的古怪白气凝化成北海巨鲸之态不断冲击着他的武道结界,而他的武道之气往往总是慢上一拍,无法捕捉,更别谈击溃它们。这种感觉便像一个巨人面对着讨厌的鹰隼,明明比之强壮无数倍,却又对它不知疲倦的骚扰无可奈何。

“妖孽嘛。”

看似闲庭散步实则苦苦操纵着玄道之气的周继君眼中忽明忽暗,“我那几位老师确实是妖,为妖者,得人形而不得人心,性情不定。随老师们那么久,我这为人的性格似乎也千变万化起来,或许,真当得起一声妖了。”

“可是又如何?便是世间万千人辱我为妖孽,我只执本心。”

眼中的红光渐渐盛起,白衣少年身影忽变,嗖地分成三条,避开了如利箭般射来的数道黑气,确是那黑水门武王再忍不住周继君的无止尽的骚扰,破力化气袭向周继君。

然则他这一冲动,结界微微偏移,四道之气立马寻着了间隙,毫不留情地钻了进去,吞噬着他的结界。

“好!”

长发被擦着边的黑气掀飞在身后,周继君双目暴绽出精光,有如鹰隼般死死盯着那道隙缝,三道身影如风似影蹿上前去。

欲炼皮,需承重压,对于周继君来说,武王级的强者无疑是块上佳的踏脚石,不过这风险大若滔天,一不留神便死无葬身之地。

周继君眸子里的红光中一片泠然清澈,转眼间突进到老者身前一步,三道身影围着他滴溜溜地打着转,武道之力携着破石捣金之威从不同方位击向老者。

“猖獗无脑的竖子,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老者一脸黑气,微微盍目,不去看那三道身影,也不顾正在侵蚀结界的四道之气,眼皮颤动的刹那却陡然闪过狰狞。

“黑水若逆天,乾坤化无穷!”

随着这声爆喝,垂在他身侧的六条臂膀绽放出千万道黑气,黑气飘散后,不计其数的短臂虚影自他那六条臂膀上生出,如同妖魔乱舞般,或是劈掌或是轰拳击向周继君的那三道虚影。

从瞬间的平静到此时的狂风骤雨,周继君猝不及防下被打乱身形,三道身影踉踉跄跄地倒退合成一道。而战红了眼的老者一步不饶地紧紧缠着周继君,蒸腾而起的黑压压的杀气在他头顶化成一朵浓浓的乌云,每击出一拳,那朵云变浓重一分,渐渐地已覆盖了小半个偏殿。

黑水门徒只看到那个已经完全赤红的身影被黑透了的乌云包裹,不住后退,虽然依旧顽强地站立着,却分明是强弩之末。

激动的黑水门徒们没发现,偏殿中不知何时进来了几个人,分两拨而处,各自眼中存着浓浓的忌惮,似是水火不相容。

当他们的目光落在与苦姓老者鏖战的武师境少年以及那四道妖娆如蛇的白气上时,却大惊失色。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