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一集 老韩推车

收藏书签 字体:16+-

2009年的五一劳动节后的第一天,老韩放下了网店的惨淡经营,推着自己那台破电动车在烈日下费力的向前推着,不是老韩喜欢推车,而是破电动车的电瓶又没电了,虽然有脚蹬子,但是骑起来未必有推起来省力,所以老韩还是下车后面对着炎炎烈日推着车子挥汗如雨的向前一步步走去……

今天的应聘还算成功,凭着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老韩很容易的获得了这份二手房经纪人的工作,本来在网上有两份工作可以挑选的,一份是一个网站的客服人员,另一个就是这份二手房经纪人的工作,可能是老韩因为玩游戏的时候和网站的客服人员打过交道,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很是不喜欢他们,于是老韩选择了做二手房经纪人,起码今年的房市比较火爆,做起来钱途应该一片光明,也许有钱了可以交首付了,可以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了以后,也许雅宁会回心转意和自己结婚呢?就算她放弃了也不要紧起码自己拥有了自己的家,有家就有希望,有希望早晚会有家。

天气还是很炎热,风夹着杨树的毛毛漫天的飞舞着,这玩意虽然像是夏日里飞雪一样的美丽,但是骑着电车可就不好办了,不戴风镜睁不开眼不说,落到**在外的皮肤上还会痒痒的,有的人若是过敏体质的话还容易导致起疹子,老韩厌恶的用手挥去了落在脸上的杨树毛毛,继续向家的方向走着。

老韩这人挺具代表性,出生于1981年的某一天,土生土长的哈尔滨的土著人,虽然父系的血统是当年闯关东的山东血统,但是老韩一直以哈尔滨土著人自居,用他的话说就是:“老子从来没去过山东,当年他们把太爷爷那辈人抛弃了,老子干啥还上赶着他们?他们给老子啥了?老子出生在这片白山黑水之间,就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和那帮不讲究的山东人没一毛钱关系!”

书归正传,不提老韩的那段为前任乒乓球冠军孔令辉打抱不平的邪恶言论了,继续说老韩,这厮从小就是个比较另类的人,从来不合群,不喜欢和别人一样,总是用他那些奇思妙想去颠覆正常的逻辑,从小学到大学也没见有什么天才的举动,但是总是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无所谓的坚持着他的理论,大学毕业以后跑到黑龙江省报做了记者,然后就不断的跳槽到各种媒体,直到2006年开始做网店,结果没赚钱压了一大堆的货不说,最后在2009年只能只能重新面对生存的压力,出来找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算要实现梦想也要先吃饱饭有力气再说……”

继续说老韩,这厮很坦然的面对了自己网店的失败,很洒脱的把剩下的货往家里一扔,在网上找了份二手房经纪人的工作就去应聘了,现在大学生都泛滥了,工作的岗位狼多肉少,正经应届毕业的还挤在人才市场里挨个的递简历,寻求一份工作,而老韩这个大龄青年此时再去挤人才市场是明显不明智的举动,老韩知道挤人才市场是对“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谬论的血泪控诉,但是再怎么控诉也是无力的,因为弱者没有话语权,对着那些脑满肠肥的元首们祈求不如咬咬牙跺跺脚先找个能吃饱肚子的工作善待今天来的重要。老韩不知道在哪摘取了一段话:“明天不可知我无力去预知,昨天已经过去我无力去改变,我能做到的仅仅就是善待自己、善待别人、善待今天……”老韩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坚信着也这段话,在非物质上每天也尽量的善待自己,从心宽体胖的体形就能看出来。

老韩身高净量170CM,体重80KG,如果穿鞋的话大概172CM,如果站在凳子上的话大概能到姚明的胸口……这不算凑字,老韩因为身高的问题曾经很是压抑,在这个全国大汉最集中的城市里,这个身高相当于二等残废,有点姿色的女人选择配偶的时候首先选择的就是身高,谁也不想下一代处于劣等的基因的阴影下,不是说老韩歧视矮个子的人,而是现在的女人都很虚荣,是她们歧视矮个子的人而已!

话说老韩的长相还算过得去,浓眉大眼高鼻梁的,年轻的时候还算是个挺精神的小伙子,可是胖起来以后就胖的走形了,用他前任女友雅宁的妈妈的话来说就是:“要个没个、要样没样、要钱没钱、要房没房、要车没车的五没选手……”于是老韩和雅宁在2004年分手以后就再也没找女朋友,更别提结婚了,甚至应聘的时候被老板老杨问结婚了没的时候很尴尬的摇头,被老杨嘲笑道:“你这厮也太没正事了!”

说起老韩这个人真是个多情种子,因为前女友的一句戏言就等了前女友四年,结果抱着破碎的心遇到了雅宁,结果雅宁和他没相处多久就分手了,老韩受了打击以后就始终认为是自己没房子所导致的,这成了老韩的一个心结,结果老韩最终也选择了卖二手房的这条路。

28米83的小房子,老韩温暖的家,家里有老爸老妈……说了好多的废话,老韩的家不大,是当年回迁回来的房子,当年是木材厂的家属区,老爹老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工作的单位都破产的破产,倒闭的倒闭,好在老爸老妈都赶在破产前后都赶上了退休的年纪,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退休金,所以老韩这厮就没有什么负担,有钱除了交家一部分以外没有什么负担,没钱的情况下大不了啃老,反正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现在的80后不啃老的没有几个,没有父母帮着援助的话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反正老韩的老妈就没事的念叨着自己万一有一天没了的话老韩该怎么办,又是邻居家的谁谁谁孩子都满地跑了,老韩不争气的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什么的。

老韩很压抑的打开电脑,趁老爹老妈出去上街了,赶紧打开游戏,玩他那个英雄年代112级的大战士,说到老韩玩游戏的确是有一定的天赋,老韩的这个游戏帐号在全区上万人的情况下竟然能排名进前三百,而且在游戏里杀人如麻,一旦老韩到公共练级区域的时候总有人会世界聊天的大喊:“三打排骨精来了……”于是世界各地的仇家犹如潮水般的传送过来追杀老韩……当然三打排骨精就是老韩在游戏里的名字,老韩很讨厌别人说他胖,他经常反驳那些人说:“丫不知道如来佛祖也是个胖子吗?怎么没看见哪个信佛的小娘们因为信仰个他们最不喜欢的死胖子就不信了?老子胖怎么了?老子还没佛爷胖呢……”

今天进入游戏以后很反常,公共区域里仿佛开什么联欢会似的,老韩刚传送过去就被几十个仇家盯上了,组了好几个队追杀着自己,老韩猛按随机但是还是晚了,被送回了安全区,咬牙切齿的老韩只好泡在本国(游戏里分国家,老韩在秦国)的练级区域幽灵洞里练级,正巧老韩平时练级的位置被一个女号弓手给占了,看着女弓手头上的的名字【丫丫宝贝】老韩莫名其妙的怜香惜玉了起来,一个106级的弓手虽然有能力杀,但是考虑到国家区域里杀人会红名,谁知道那些仇家会不会趁着自己红名来捡便宜,于是老韩随机到另一边打怪。

老韩的游戏人物继续奋力挥动着手上110级才能拿得起来的极品暗金刀,仿佛每刀挥出的是自己对不公的命运和多年的压抑的一种释放,每个80后可能都有同感,作为一个试验品的孤寂。

老韩的怜香惜玉没有换来理解,很快就看见那个叫做丫丫宝贝的女弓手传送过来朝老韩身边的怪飞快的一个打一下,打完一隐身。老韩怒了,太卑鄙了,这样的话打死的怪都是这个女弓手的经验,老韩也不知道哪来的无名火,双眼充血的在键盘上飞快的打上:“我数到三你不滚老子就整死你……”

一、二、三、……丫丫宝贝没有走,还在抢怪,老韩也忘记了大量的仇家在线,自己要是红名了的话随时可能会被闻风而动的仇家爆的装备满地都是的,老韩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在桌面的文档里复制了一句话,在对着女弓手挥刀之前之间屏幕上老韩的帐号的头顶上出现一行字:“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神兵火急如律令……妖孽你受死吧……”这是老韩在游戏里的习惯,他每次杀人之前都习惯喊这么一句话配合自己在游戏里的名字-三打排骨精……

丫丫宝贝每次站起来攻击三打排骨精一下,然后就又被无情的放倒,周而复始不知道多少次,老韩的ID三打排骨精的名字血红血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屏幕后的老韩在喘息,同时在屏幕另一头的一个英俊男子的双眼也全是血丝的咬牙切齿的露出两根尖尖的快接近下巴的虎牙,愤怒的瞪着老韩的ID三打排骨精,自言自语的说道:“娘希匹的,杀掉了我媳妇的号足足有一级,原地复活的钱最少有上亿。老子跟你没完……”(上亿是指游戏里的虚拟货币)

老韩怒目圆睁的戒备的看着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的丫丫宝贝的ID头上的话:“你娘了个嬉皮的,你杀掉了老子一级,你敢说你是哪的吗?老子找你去真人PK,不给你打出屎来老子跟你一个姓……”

老韩一看这号的网络流氓竟然被自己碰上了,多年没有动手打架的双手也兴奋的搓来搓去,不是老韩不喜欢打架,而是因为老韩的双手都是断掌横纹,传说中出手比较重,一打架就出事,外加老韩小时候也在吉万山武校学过武术。虽然是师傅所传,不是吉万山老爷子亲传,但是吉万山老爷子曾经是老韩的大爷、父亲、两个叔叔的亲传师父,老韩自幼就是一身的格斗技巧,不容小觑。这厮竟然提出要真人PK岂不是装在枪口上了吗?只要不动家伙的情况下老韩甚至有有把握1V3的和他们真人PK。

老韩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压力被释放掉以后就不像刚才那么压抑的迫切,很从容的在屏幕上飞快的打上:“你还想玩网络黑社会啊?知不知道老子是哪的?老子是哈尔滨的,在我们这边大学生多的比农民工都臭,黑社会多的比大学生都臭?你跟我玩黑社会还嫩了点……”

刚打完这段话还没等打下新的话的时候,屏幕上丫丫宝贝就回话道:“少废话,老子也是哈尔滨的,你哪个区的?老子去废了你……”

老韩看到这厮的回话这么速度很是诧异,马上飞快的回话道:“老子是道里的,你这京吧日的打字挺快啊?说吧,单挑还是码人的?老子奉陪到底,你说时间地点……”

电脑这边英俊的脸蛋扭曲成了一团,两只雪白的超长虎牙咬的嘴唇出血,看着屏幕上的提示:“您发言过速,疑似外挂,请三十秒后再度发言。”然后弹出个对话框,上面附加着验证码……英俊的扭曲差点内牛满面,咬牙切齿的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边飞快的打字边咒骂着盛大和他的首席行政官陈天桥同志。

万恶的三十秒过的那么漫长,英俊扭曲的脸蛋终于可以发言了,老韩终于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段文字:“顾乡大坝水上公园门口,在这里解决,你随便带多少人来,老子一个人全扛着……老子现在就过去,不把你打出屎来我跟你姓……”

看着嚣张的丫丫宝贝,老韩会心的笑了,有意思的家伙,老韩飞快的回话道:“老子这几天便秘,正缺你这样的开塞露……你等我吧!半小时内我指定到!”(向万恶的王朔主神的《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致敬!)

笑着吹着口哨的老韩把充电器插在电瓶车的电瓶上,出门就直奔水上公园了,要说起水上公园这个地方可是有一段的典故的,老哈尔滨人都知道,在哈尔滨的母亲河松花江道里区的这一段江边的地方常年采砂,导致江里有很多的陷坑,从解放到改革开放的初期就淹死了很多人,外加有片江滩曾经是乱葬岗,而最鼎盛的时期就是十年浩劫时期的时候,红卫兵武斗经常两帮人在江边的大坝周围武斗火拼,而在改革开放以后曾经叱咤风云的黑社会刀枪炮子也经常在此地不死不休的帮会战,这里曾经是一片黑帮的沃土,而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成了江湖好汉解决江湖恩怨的地方。每当大家有恩怨解决不了必须要大打出手的时候,于是相约去顾乡大坝就是最后的解决途径。

老韩不到半小时就到了顾乡大坝水上公园的正门了,说起来这个胖子收拾起来还是很有看头的,一双夏装的红色的旅游鞋,肥肥的欧版的嘻哈的军绿色裤子,上身一件雪白的半袖唐装,唐装上刺绣着一条张牙舞爪怒目圆睁的金龙,唐装两侧的兜上刺绣着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行书诗词,再往上看老韩一头干净干练的毛寸短发,剑眉入鬓,深邃的双眼皮的大眼睛,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高挺的鼻梁下一张颇为女性化的小嘴,如果不是这么胖的话应该算得上是个翩翩美男,虽然身高只有170CM,但是浑身上下很匀称,胖的也很有味道,加上唏嘘的胡茬子如果用这厮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老子是加肥加大版的刘德华!”

而在一分钟后没天理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老韩暗自诅咒着作者:“你丫有没有搞错啊?老子是主角啊!怎么出现个配角竟然比我还帅?你咋想的啊?一个路人甲没名字的家伙竟然被你整的这么帅?整急眼了老子不玩了,你换主角去……”

应着老韩的诅咒,果然在远处漫步走来一个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岁,身高大约178左右,一双阿迪达斯限量版浅黄色的球鞋,配上一条美国职业摔跤WWE里约翰塞纳的七分裤,上身一件WWE明星摔跤的T恤,护肘护腕齐备,缓缓地走了过来,最可恨的就是这厮长的,眉眼鼻嘴的每样拿出来都没法和老韩相比,但是组合起来就是比老韩要更加吸引人,如果现场有个女人的话,足够目眩神迷了,足够为了这一眼以身相许了,实在是让人悲从中来,尤其是那俊朗的面孔配上那忧郁的眼神,简直是太打击人了。

而最可气的事情就是这厮慢条斯理的走过来凝视着着老韩,杀气腾腾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就是三打排骨精?”

周围的气温一下子从初夏降了下来,而老韩也迎着英俊而扭曲的面孔对视了起来……

~~~~~~~~~~~~~~~~~~~~

兄弟不容易啊,苦练十年磨一剑,写了这本乱七八糟的东西,请各位兄弟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回家取钱捧个钱场!(开玩笑的)多多收藏,如果有票的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可怜人吧!砸我几票听个响!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