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二集 吸血鬼的獠牙

收藏书签 字体:16+-

面对着英俊的小白脸杀气腾腾的凝视,老韩也很纠结,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也不能打死他,再说当年和师傅学艺的时候内些个杀招也不能随便的用出来。(实际上就是一些反关节技巧,真正的杀招怎么能随意的传给后人,就算要传也要经过无数次考验的,而老韩这种只学了两年的自然没资格学)

老韩此时纠结的看着扭曲的英俊小白脸,耸耸肩膀说道:“算了吧,兄弟,你长的这么俊,我可没变态到毁灭别人的英俊为快乐,再说你只是个路人甲的角色,犯不上和你较劲……”

老韩的话还没说完,英俊的小白脸扭曲着就冲上来挥过来一拳,这一拳甚至夹带着破空的风声,幸亏老韩当年曾经师出吉万山武校,好歹也是师出名门,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好一个老韩,只见他虽然胖,但不失灵活,虽然灵活但是不失劲道,借力卸力之下接住这一拳顺手一架一带,然后一拳穿过去直奔小白脸的胸口,这就是传说中的吉万山嫡传的虎抱头,传说中爆发力强劲,当年和俄国大力士在擂台上比武的时候就是凭借这一招直接把欧亚无敌的俄国大力士一拳打飞的招式,也是这招震得俄国大力士的胸腹内脏错位导致其呕血身亡的惊世绝技。吉万山的功底是少林拳,而幼年拜师又是学习的绵掌,而后又是闯关东到哈尔滨,在哈尔滨更是把俄国的西洋拳、日本的柔道、蒙满的摔跤……的百家之长融于一身,拳拳到肉,刚中有柔,柔中带刚,刚柔并济,并且用吉万山老爷子的总结就更是冷、弹、脆、快、硬五个字总结出来。冷就是不备,弹就是刚柔并济,脆就是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快就是唯快不破,硬就是铁骨铮铮激流勇进的不气馁不放弃……

此招一出小白脸提膝与胸,用小腿挡住了这一拳,招式标准且干净利落,但是依然架不住老韩刚柔并济的一拳,愣是金鸡独立的滑出几米远才勉力站住。(废话,一条腿至少被打的麻了)直勾勾的盯着老韩问道:“你会吉万山的绵掌拳?”

老韩笑了笑“老爷子在哈尔滨至少8000个亲传弟子,弟子的弟子能有多少人,更别说咱哈尔滨人尚武成风,老子会也不稀奇啊!”下面再接我一招,说完滑步向前,形成弓步的同时借助身体的重量和外加滑步的惯性双拳齐发直奔英俊的小白脸的胸口而去。

英俊的小白脸好像深知这一招的凶险,也顾不得远处有一两个人的存在了,张嘴露出尖尖的直接垂到下巴上长长的獠牙,或者说是虎牙,额头上青筋暴跳的怒意让双眼诡异的变得血红,奋力的用双手接住老韩的双拳来袭同时张开嘴直接咬向老韩的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老韩不愧是师出名门的家伙,危机到来之际随机应变,正迎合了吉万山吉家拳的精髓,也是老韩的天赋异禀所导致的危机自救,双拳往后一带,提膝就冲着那张帅的妖孽的脸上撞去……

英俊的小白脸没适应老韩突然间的应变,信心满满的以为可以咬到老韩,却没想到突然的变招之下竟然如此诡异的这样发招,明显准备不足,不过幸好有超人的反应能力,总算在突然的情况下扭了一下脸,然后英俊的脸庞被老韩的膝盖狠狠的撞了一下,仰着脸倒在地上。

老韩此时也察觉到此人不正常,尤其刚收起的獠牙和那诡异的身法,本来不应该是正常人的正常的举动的,怎么会突然这样?外加上刚才自己的招式如果用在正常人身上起码应该结束战斗了,而这厮怎么好像没事人一样拍拍身上的浮土,抖了抖美国职业摔跤约翰塞纳的七分裤和那件限量版的美摔T恤。难不成此时他约翰塞纳灵魂附体?难不成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对啊!约翰塞纳的战斗风格明显是小强的挨揍不死精神啊!和这厮的战斗风格是两码事啊!这厮的风格……

此时老韩纠结的揉着自己发威的膝盖,瞅着这个妖孽的小白脸自己也无意识的问了一句话:“况天佑?”(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男主角,这个爱情故事的版本感觉比暮光之城更要好一点,感觉第一季里最出彩的角色就是山//本一夫,而第二季里最出彩的就是将臣,第三季里最出彩的就是马大龙。扯远了,继续本故事。)

此话一出口导致站起来的小白脸面目更加狰狞的一个鞭腿扫过来顺带一句国骂:“况你妈天佑,干/死/你……”

这一腿夹着劲风,完全的高丽棒子的跆拳道的风格,横扫老韩的脸而来,老韩自知接不住这一下,南拳北腿本就一直被武术界所争议,而老韩本身学习的吉万山的流派就擅长短打,如同李小龙的咏春拳。吉万山的拳法刚猛而精湛,主要讲究的就是爆发力。也幸亏当年吉万山老爷子的武学基础虽然是少林拳和绵掌,但是后来//经过在哈尔滨这个东方小巴黎东西方交流的地方,外加老爷子没有迂腐的门户之见,集百家之长改良了多种技击才创出的武学,自然有变化之道。老韩此时尽力的双臂一架一举卸去这雷霆一击的一腿,闷哼一声忍痛借力使力,转身就是一个扫堂腿……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腿没有扫中对手,反而被身形如同鬼魅的小白脸顺势一脚踹倒,然后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爆踹的打击。也幸亏老韩师出名门,身手了得,尽量避开要害,在风雨飘摇似的境遇下也勉力的被打着,抽空反击一两下却跟打在墙上一样瓷实的打在小白脸身上却没有什么反应。

暴打大概能持续了五分钟,老韩仗着应变能力勉强撑了过来,还没等缓过来身上的伤痛,就被这个小白脸揪着领子给扔到路边的长椅上,小白脸眯着眼睛缓缓的说道:“这样也好,你在游戏里杀掉我媳妇一级,我在现实中杀掉你一级,扯平了……”

没等小白脸作秀般的义正词严完,老韩就伸出手打断道:“打你也打了,先拿根烟抽……”

小白脸很不客气的把老韩的手拨到一边,说道:“不会……”

老韩看了看小白脸的德性,也没说啥,从兜里摸出一包因为刚才打斗已经瘪了的烟盒,摸出一根红塔山却发现烟已经断了,没法抽了,沉吟了一下,摸出七块钱递给小白脸说道:“哎,况天佑,你打也打了,气也出了,去给哥买一包红塔山去,哥等你……”

小白脸此时脸色已经被气的变了几变,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不叫况天佑,你是不是挨揍没够?信不信老子再把你拎出去揍一顿?”

老韩又恢复了平日的嬉皮笑脸的神情,满不在乎的说道:“知道我打不过你,况天佑,不过不叫你况天佑的话叫你什么?呵呵,你揍了我一顿我也不和你计较,你打也打了,赶紧去买烟去吧!我都不担心你携七块钱巨款逃跑了,你怕啥啊?快去快回啊!况天佑……”

小白脸盯着老韩那双深邃的眼睛凝视了能有一分钟,终于转身走了,同时老韩也松了一口气,这厮只要吃这套就好办,于是在烟盒里找了跟折断了的红塔山叼上,掏出打火机点燃后深吸了一口。

小白脸的归来很王者,如果配上萧瑟的秋风简直就跟英雄本色里周润发的马仔似的,老韩看着小白脸那英俊的面孔外加配上那忧郁的眼神,就忍不住哀叹,这杀千刀的作者,搞没搞错啊?到底谁是主角啊?这不是跟当年陈佩斯和朱时茂一样了吗?老子这么帅个人,号称加肥加大版的刘德华,怎么跟这个小白脸站在一起老子立刻就成了配角,立刻就成了反派啊?

还没等老韩寻思完,小白脸随手就把一包红塔山扔了过来,依旧冷冷的盯着老韩的眼睛,戏虐道:“没跑啊你?还以为你让我去买烟是为了少挨一顿揍呢!看起来你挺滚刀肉的!”

老韩没管小白脸的戏虐,撕开包装,掏出两根烟,递给小白脸一根,问道:“来一根啊?况天佑?你去买的烟,知道我没法往里塞鞭炮……”

小白脸没伸手接,冰冷的回答道:“和你说了,我不抽烟,再叫老子况天佑相不相信揍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老韩还是不紧不慢的叼上烟,悠然自得的点上吸了一口,说道:“不叫你况天佑也行,你看我技不如人,打不过你,这样吧,你请我吃顿饭,算给我留个面子,大家以后交个朋友,如若不然的话,嘿嘿,你在游戏里玩女人号不就是为了骗点要点装备啥的吗?不怕我说出去的话,随便你……”

小白脸被气的差不多都快五内俱焚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为了勒索我一顿饭竟然这么卑鄙……”

老韩不等他说完赶紧打断,这可是关乎于自己的名誉问题的,赶紧说道:“这可不是为一顿饭,是为了面子,作为男人你不要面子吗?不要面子的话你干啥把我约出来揍我一顿?”

看到老韩坦然且无耻的摇头晃脑,小白脸脸色变了几变,只好为自己壮壮声势的说道:“也行正好今天狠狠地揍了你一顿,咱们去吃杀猪菜,庆贺我杀你这只猪!”

老韩听到这话也知道了他是给自己找台阶,咕哝道:“只是揍我一顿,也不知道谁在游戏里被谁当成猪杀掉了一级……”

小白脸的耳朵仿佛是狗耳朵似的,听到这句话立刻瞪起眼睛顶着老韩,说道:“死胖子你刚才在说什么?是不是还想挨打?”

老韩没搭理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检查一下发现身上都是皮外伤,顶多就是一些淤青,看来自己上学的时候和那帮小痞子对打验证习武成果还是有效的,尽管过了这些年,自己还是宝刀未老,挨揍都挨得这么技术,基本上没有过重的伤,可能是小白脸爱惜他自己的相貌,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没朝自己脸上招呼。抬手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快到晚上七点了,也感觉腹中的饥饿感,扭头对小白脸问道:“去哪吃啊?别告诉我去郊区成高子去吃。”

小白脸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说道:“成高子的杀猪菜是正宗,不过貌似是挺远,咱俩就近找个地方随便的吃点就完了,”说完就拉着老韩到停车场上了一台银色的破破烂烂的松花江中意面包车。

路程不远,就在几趟街以外随便找了一家牌匾上书老八杀猪菜的小店,(哈尔滨经常这样,以前比较有名的正阳河老太太烧烤,然后没几天附近就蹦出来老太太家二哥烧烤,老太太家老三烧烤,老太太家小梅烧烤……这老六杀猪菜成为哈尔滨一道名吃以后,自然不久就有类似的情况。)进店以后发觉小店并不大,没有包房,就六七张桌子,屋里挺冷清的,就靠着里边传菜的窗口的位置的桌子上坐着俩人,一个老头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俩人一盘花生米一盘拍黄瓜的就两三个炝拌小菜地上却摆了一地的空啤酒瓶子在对酌。

反正这样的人满哈尔滨有的是,外加也是路人甲之类的龙套角色,咱们就不详细介绍了。老韩和小白脸找了一张靠窗子的小桌,俩人刚坐下里屋就跑来一个五六十岁一脸苦大仇深的中老年男子,问道:“要点什么?我们店特色杀猪菜,还有各色的炝拌小菜,啤酒两块五一瓶,喝哈啤还是三星?”(哈啤是哈尔滨啤酒,1900年建厂,是中国最好喝的啤酒,虽然说全国最知名的是青岛啤酒,但是哈啤基本不怎么外销,本地都勉强供应的过来就可见一斑。而三星啤酒是哈啤本地的唯一竞争对手,现已和雪花啤酒合并,改名为雪花啤酒,但是老哈尔滨人还习惯称之为三星。)

老韩听到苦大仇深的老板的话就不由得皱了皱眉,回道:“大哥别玩我们行吗?你看我俩沦落到拎着棍子和破碗来你这【要】的田地了吗?你要是真说要的话,我们吃完可就不给你钱了……”

小白脸没搭理老韩的贫嘴,对那个苦大仇深的老板说道:“我开车来的,一会要开车,不喝酒,给我来一瓶矿泉水,来个杀猪菜,剩下的你问他。”说完指了指老韩的鼻子。

老韩看小白脸把点菜的活推过来了,就跟苦大仇深的老板说道:“恩,来个竖椒土豆丝,再拍个黄瓜,我也不喝酒,一会还拿他的车练手呢,给我来个美年达,要听装的,最好冰镇的。先就这些,不够再叫你!”

老韩等老板转身走远了好奇的问小白脸:“况天佑也怕酒后驾车?记得《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面况天佑好像能喝酒的啊?再说你们喝酒也能加速血液循环?也能导致反应变慢?”

小白脸白了老韩一眼,悠然自得的在兜里掏出一台古董级的UT斯达康702款的小灵通,此款机器当年尽领**,江湖人称霹雳无敌大脸猫。但是近年来几乎已经绝迹,就老韩自己的那款两年前买的V3C现在也都落伍很大一截了,更何况这个骨灰级的老款机器。

小白脸迎着老韩诡异的目光略带羞涩的回答道:“你知道我们的动作很快的,但是现在的手机的键盘和系统跟不上我们发短信的速度,所以经常被按的死机了,而大脸猫这机器扛使,怎么摔都不坏,外加上键盘都按没字了也不坏,而且不会因为发短信而按死机了。”

老韩听着也挺诡异的,问道:“況大哥你就不会买个手写屏的?就非要给自己找个理由?”

小白脸的脸上更是羞愤的够呛,回答道:“況大哥?手写屏的也愿意死机啊!速度快你以为很爽吗?玩游戏的时候经常因为动作快屏幕上弹出对话框验证码说我疑似使用外挂,要不今天早干/死/你了,岂能让你小人得志这么嚣张……”

老韩很不屑的说道:“況大哥,PK是讲究手法的,就好比今天咱们过招似的,我级数装备都比你差,但是我手法好,于是你不给自己加上无敌状态的情况下獠牙都被我打出来了,必须要变身后用绝对超于我的很大一截的实力才能制服我,这就是PK手法,假如是咱们实力相当的话你相不相信打你都不费事?这就是传说中的PK手法,不要用内种眼神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小白脸被老韩这种五岁为的滚刀肉精神气的伸手抓住了老韩的领子,在出手之前的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暴喝……

~~~~~~~~~~~~~~~~~~

作者腆着脸又凌空360度的蹦出来高声呐喊:“乡亲们请安静,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回家取钱来捧个钱场,多多的收藏外加推荐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