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三集 又一场盘肠大战

收藏书签 字体:16+-

“杀猪菜……”然后只见一脸苦大仇深的老板把一盆杀猪菜端了上来,里面的酸菜还有白肉,还有血肠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而一脸苦大仇深的老板的横空出世,自然把小白脸的杀气消散于无形,小白脸坐下也就一声不吭的夹起血肠就嚼了起来。

老韩自然也不甘人后,夹起白肉和酸菜也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反正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吃着,谁也不理谁,直到吃完了以后老韩拍拍圆肚皮刻薄的说道:“竖椒土豆丝的竖椒没有剖开,辣味没有出来,拍黄瓜的黄瓜没有打皮,而且是放了好几天的黄瓜,都老了,还有就是这杀猪菜让他做的,随便找一个不会做饭的人,把原料直接扔锅里就是这个味道,一点创新都没有,反正不是我请客,我请客绝不付钱!”

小白脸听到老韩刻薄的话马上讥笑道:“你做的好吃有能耐你做啊?嘲笑别人算什么能耐?我感觉这血肠做的就很好吃……”

老韩立刻打断小白脸的话说道:“要不咱俩打个赌,我要是做的比这个饭店做的好吃且更加有创意的话,你不还手让我狠揍一顿,而且打完了我要你这件WWE美国职业摔跤限量版的体恤衫,你感觉咋样?”

小白脸此时感觉已经被貌似忠厚的老韩给晃点了,(晃点一词源于伟大的周星驰电影)但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咬牙提出一些条件:“可以,不过买菜的钱要你出,做菜的地点我给你找,毕竟在别人店里踢馆挺不好的。”

老韩很坦然的笑道:“很好,你去结账吧!咱们现在就去超市买材料,给你尝尝超强的杀猪菜,别把舌头吃进去……”

两人结账后小白脸竟然一反拮据的性格,没有把吃剩下的剩菜打包带走,而是付款后带着老韩直接开车奔着附近的家乐福超市,买了一些主料配料还有竖椒、土豆、黄瓜等。然后小白脸带着老韩直接驱车到南岗区辽阳街的一处饭店的后门,下车后轻车熟路的如入无人之境的带着老韩且拎着大包小裹的原料进入饭店的后门。

潮湿肮脏的后门进去以后,豁然开朗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平方的后灶,老韩看着忙碌的厨师对自己的到来视若无睹,也就不多说什么,直接在墙上的衣挂上随手摘下一件围裙穿戴上,然后随便找了个空着的红案(后灶的案台分为、红案、白案、水案等,红案就是切肉的,白案就是做面点的,而水案就是做海鲜的)拎起一把菜刀,随手拎出一根黄瓜,然后行云流水的打皮,边挨个给黄瓜打皮改刀边向小白脸解释道:“这道菜叫做雷击青龙,主要就是要保留黄瓜的鲜味……”

小白脸很奇怪的问道:“不就是拍黄瓜吗?什么雷击青龙,雷呢?龙呢?”没等小白脸问完,就看见老韩手法如电,把改完刀的黄瓜放在菜板上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威势,手执菜刀,刀光闪过犹如雨夜的惊雷,夹带着风雷之声狠狠的重击在已经打完皮改完刀的黄瓜上……甚至周围的厨师都惊愕与如此的雷击……

老韩不管惊呆了的众人,随手拿起晾干的竖椒,也不擦拭刚才击打青龙了的菜刀,然后就拿起竖椒挨个的从中间剖开,然后给土豆打皮,飞速的做完以后又行云流水的把打完皮的土豆切成片,再改刀成丝。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的宛若天成,如果说老韩是金庸笔下的武林高手的话,绝对是独孤求败,刀法连绵不绝行云流水,一浪超过一浪的让人目不暇接。

当老韩改刀完成后就把切好的土豆丝放在装满清水的水盆里,瞥了小白脸一眼说道:“这个工序是要浸泡掉土豆里的淀粉,大概泡五分钟就可以,要不土豆丝太脆了不黏糊,我喜欢吃黏糊点的土豆丝。”

也不等小白脸还想说什么,老韩切完土豆丝以后又把买来的血肠、真空包装的酸菜、还有真空包装的白肉半成品仔细的掂量掂量,然后掏出手机调出计算器也不知道计算什么,推算了能有三分钟,然后在小心翼翼的把调料都准备出来然后调配起来了佐料。等调配完刚好也到了土豆丝的浸泡时间,老韩用笊篱把土豆丝捞出来就随便找了个灶台就开始煸炒了起来。

香气四溢的竖椒土豆丝端上来以后四周都沉寂了,老韩也没有说什么,直接找了做杀猪菜的大锅,把刚才精心调配定量的调料和水都先下到锅里。这边有个厨师问道:“盐和鸡精不是最后放吗?你怎么现在就扔锅里了?”

老韩很不屑的瞅了一眼厨师,回答道:“先放调料对于东北系的龙菜来说是必须的,因为龙菜菜系主要是以炖菜为主,先放调料先入味,这样才能做出更好吃的饭菜。”(龙菜,龙江菜系,主要以东北口味炖菜为主)说完也不搭理厨师,继续给白肉和血肠改刀。完事以后就直接扔到锅里。最后才把真空包装的酸菜打开,用刚才泡土豆丝淀粉的水仔细的洗了起来,等到大锅里已经开锅了才把酸菜扔进去,对小白脸说道:“五分钟以后就好了,你别忘了咱们的赌约……”

百花凋残,秋风萧瑟,小白脸凌风仗剑站在锅前……貌似场景搞错了,不好意思了大伙。小白脸很仔细的拿了双筷子,轻轻的夹起了一段血肠,轻轻的放在嘴里咀嚼着滋味,英俊的脸蛋扭曲了,里面有震惊、讶异、陶醉、愤怒……潜台词就是周星驰电影《食神》里那个面目可憎的猥琐大叔声嘶力竭的呐喊:“太好吃了……以后吃不到怎么办啊……”

当小白脸吃完第一块血肠的时候,周围的厨师都好奇的想过来尝尝味道,却被小白脸护食似的把整个一盆杀猪菜护在怀中,只好无奈的尝尝竖椒土豆丝和雷击青龙(拍黄瓜)一个个尝完也赞不绝口。

直到小白脸吃了几口以后似乎才想起什么事情,马上掏出他那都掉漆了的UT斯达康大脸猫拨了一个电话,然后用被踩了尾巴的口气喊道:“媳妇快来咱家饭店,出事了!晚了就没了……”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挂了电话就吃了起来。

老韩看到小白脸没个吃相,就差吸血鬼的獠牙没露出来了,也没说什么,直接摸出一根红塔山叼上点燃,静静的看着小白脸为了自己做的菜而痴狂。

一支烟还没有吸完,就看见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个女的,大约二十三四岁,身高也就170CM左右,蓬头垢面的,穿着睡衣拖鞋就跑进了厨房,只是那眼神,那张脸,惊的老韩的半截红塔山都掉在地上,并且郁闷的念出了个名字:“马小玲?”(《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的女主角,由香港女演员万绮雯扮演。这个女的长的非常的像年轻的时候的万绮雯)

女人进屋以后也没搭理老韩和一众厨师,直奔小白脸,问道:“你个挨千刀的,趁我白天睡觉的时候你上我的号,还被人杀掉了一级,还敢给老娘打电话说出事了,我看你小子要出事了,今天老娘就好好让你……”

没等女人发飙完,小白脸赶紧//夹起一块血肠塞进了这个蓬头垢面的马小玲的嘴里,这个蒙头垢面酷似马小玲的女人一边咀嚼一边挥舞着小拳头捶着小白脸,边捶边含糊不清的说着:“杀千刀的,叫你上我的号……杀千刀的,叫你有好吃的不带我来……杀千刀的,我打死你……”

老韩不管这两口子打情骂俏,把掉在地上的烟踩灭,然后凝视着小白脸问道:“况天佑,该履行你的赌约了,我也不打你了,把约翰塞纳的七分裤给我……”

蓬头垢面的马小玲听到老韩的话以后盯着小白脸沉寂了一秒钟,然后突然笑的喷了小白脸一脸的嘴里的食物,捧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况天佑……”

老韩也不管这对古怪的小两口,盯着正在擦脸上食物碎屑的小白脸:“正好你俩正相配,一个况天佑,一个马小玲,别说废话了,我要约翰塞纳的裤子。”

小白脸沉吟了一下,然后边拿起一次性餐盒把剩下的食物打包边对老韩说道:“好啊,我收拾完了出去说……”

夜风轻轻吹动了老韩的衣衫,老韩凝神对峙着小白脸,不丁不八的站着,双手自然垂在两侧裤线的位置,静若磐石,但随时可能奋起一击。而此时的况天佑和马小玲两口子也在全身戒备老韩。

终于由马小玲打破了沉默,问况天佑道:“到底怎么回事?”

况天佑沉吟了一下,回答道:“就是他杀掉了你一级,但是你先别着急动手,事情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听完事情的经过以后,马小玲双眼登时爆出了如同发现偶像的光芒,惊喜的在老韩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瞬间移动飘到老韩身前死死的拉着老韩:“你就是咱们区里的传说,内个境外杀神,三打排骨精?一到齐国去砍树就有人全世界喊话几百人齐聚齐国,且放下恩怨一齐追杀的三打排骨精?”

老韩被马小玲搞的很压抑,赶紧谦虚道:“恩,我就是三打排骨精,你就是丫丫宝贝吧?今天无论如何我要约翰塞纳的裤子,你不知道我是WWE美摔狂热者,既然他跟我打赌就应该遵守诺言……”

况天佑此时听到老韩的话立刻就回答道:“输给你点别的不行吗?这是我结婚800周年的礼物,是你嫂子上次去美国的时候专门去WWE里拿的,你知道为了拿这条裤子你嫂子费了多大劲吗?那时候约翰塞纳刚刚从邪派嘻哈小子转正……”

看着老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马小玲赶紧岔开话题说道:“我说排骨精啊,你别生气,约翰塞纳内个傻小子有什么稀罕的,必杀技苦力扛麻袋也不好看,要不嫂子下次去美国给你整个UT送葬者的皮风衣回来,你哥最喜欢UT送葬者的内个种大萝卜的必杀技……”

老韩被整的很压抑,这俩家伙明显都是吸血鬼,也就是传说中不干净的东西,谁知道几百岁了,竟然一口一个你哥,一口一个你嫂子的,把老韩整的都快崩溃了,只好回道:“我喜欢杰夫哈迪,可惜因为这小子吸毒现在面临审判呢,再说你俩都啥工作啊?咋说去美国就去美国呢?”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听到老韩的话神秘兮兮的说道:“排骨精啊,我跟你说你可别出去乱说,嫂子我是职业腐女,就是整天宅在家里等着腐烂的女人……”

老韩被这个自称嫂子的马小玲搞的悲愤莫名,一个腐女还神秘兮兮的,刚想张嘴打断她的话,马小玲赶紧解释道:“其实我和你哥都是国家安全部的编外人员,你也知道咱们国家地杰人灵的,啥样的高人都有,朝廷怕我们到处惹事生非就给我们都安排了编制,有愿意为国效力的就给安排,像我和你哥这样的一天天享受生活的,只要签了合同不惹事的话,就给安排个身份,然后每个月往银行卡里给打款,养着我们。每星期去报到点卯一下就可以……你哥现在的正式工作是在二手房交易大厅,挂着个保安队长的名义,整天四处闲逛……”

老韩听了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说咋现在这么多人没工作呢,好工作都被你们给占了,你们一天啥也不干也能赚到钱,俺们一天累死累活的却只能等着……你们这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也挺无奈的耸耸肩膀,回答道:“这也是朝廷为了和谐着想啊!你自己寻思一下,我和你哥如果没正经收入啥的,再没有保障啥的,你想想我们是不是这个年头的不和谐因素?朝廷为了和谐我们才这样的,你看美国内些大拿们,一个个不是也是有人供着?再说我跟你哥属于没啥志向的,每天就想着玩玩乐乐混吃等死的,要不咋也混在北京上海啥的地方,流放到哈尔滨主要是远离内些风口浪尖的地方,外加这边人喜欢吃血肠,我和你哥就像你是WWE发烧友似的,我们俩是血肠发烧友!”

老韩也知道这些事不是自己能管的,只有好奇的问道:“那么你们怕不怕阳光、大蒜、十字架什么的?”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顿时大惊失色道:“当然怕了,你看嫂子这么幼嫩的皮肤,要是被晒黑了咋办?还有大蒜,我这么漂亮的美女一张嘴一股大蒜味多影响形象啊……”

没等她说完,老韩赶紧挥手打住她的话,这个女人精神有问题,属于老而不死的妖孽,已经八婆十三点到了极致的女人,赶紧插话道:“那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嬉皮笑脸的说道:“都是朋友了,称呼随便,要不我们谁没有个艺名、笔名、化名啥的,加起来也多了去去了,名字只是个代号,你爱怎么称呼是你的事,以后就叫嫂子就完了。你这小胖子挺有意思的,若不是早八百年前遇到你哥的话……”

八百年,整的老韩脑袋都大了,八百年前自己别说**了,连水蒸气都不是,估计还是矿物质呢!这个老女人真是太疯狂了,赶紧打断她的话,说道:“那我就叫你马小玲,叫他况天佑了!反正只是个代号,也幸亏你早八百年碰上他了,你看电视剧里只有况天佑才配得上马小玲……”

笑的花枝乱颤的马小玲赶紧捂着肚子笑道:“你这小胖子真有意思,你哥输给你的真的不能给你,这样吧,明儿你来嫂子家,我跟你哥请你吃顿家常饭,捎带脚你看好家里啥东西都可以顶替,嫂子家里有这几百年来收藏的不少好东西,明儿嫂子给你打电话……”

老韩和这对吸血鬼两口子交换了手机号后,坚决婉拒了况天佑开车送自己回家,赶紧找了个街边拉脚的摩的回家,心里还美滋滋的掂对着什么宝贝换来这一顿猛揍值得,几百年来收藏的好东西,听着就让人心跳不已!

老韩到家后也不管老爸老妈的问话,赶紧在药箱里找一瓶红花油赶紧给自己疗伤,这个况天佑看起来不像有这战斗力的人,没想到这身伤打的也这么实在,关上房门,打开电脑,边看毛片边给自己擦拭瘀伤,用周星驰《国产凌凌漆》的理论就是关云长刮骨疗毒下象棋,凌凌漆看毛片挖子弹!可不管怎么分散注意力还是疼……

~~~~~~~~~~~~~~~~~

疼啊!为了你们能看的爽都卖了力气表演了!各位走过的路过的,南来的北往的,佳木斯的鹤岗的,兄弟我初来贵地,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赶紧去提款机里取点钱来捧个钱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