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六集 项链的第一次威势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一个晚上没有那让人心碎的梦境,老韩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仿佛自己依旧那么健壮那么无忧无虑的,可能是戴着的项链所造成的结果吧!这条神奇的银项链戴上以后就让人感觉到安逸,没有了旧日的悲伤,出奇的老韩的梦境里没有了雅宁。也使老韩精神抖擞的早起洗漱。小心翼翼的用剃刀刮去脸上旧日的痕迹……

今天是老韩上班的第二天,一早就跑到公司去打扫卫生,店里住着两个同事,昨天安慰自己高个子的叫范大伟,25岁,矮个子的叫李纪元,21岁,都是老板老杨家的亲戚。老韩到了公司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也刚起床。反正今天老韩心情好哼着歌就开始打扫卫生,这边纪元看见老韩干活哼着歌挺带劲的,于是也帮忙干活,一边帮着一边唱着小沈阳的《美了美了》:“我美了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醉了……”

不知什么时候老杨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正在唱美了美了的纪元身后伸手就给纪元后脑勺来个个瓜瓢,说道:“以后不许唱这歌,啥玩意没了没了的,有能成的单子都没了没了……”

说完有指着老韩说道:“还有你们,以后抽烟不许抽什么红梅什么的,花红都没了还开什么单?还赚什么钱?”

纪元悻悻的冲老韩吐了吐舌头,没说话,老韩看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在几个今天可以去验房的房源里逐个筛选着,自己现在可是有了王牌的项链了,必须找个上广告有客户看的房子,太大的房子的话不一定好出手,太便宜的房子赚的又不多,只能挑选一个有人问有人看的房子,于是老韩找到一处道里尚志大街都市胜景的一处公寓式的房子,楼层9层,45米,朝向北向,正好能看到冬天有冰灯会的兆麟公园,这处房子正好是这个卖点,于是老韩在这个房源前面加上一个重点号,拿起电话就拨通了房主的手机号:“您好,我是大盛地产的经纪人小韩,请问是王姐吧?”

电话那边一个很慵懒的声音说道:“恩,有事吗?”

老韩继续说道:“您有一套尚志大街都市胜景的房子要卖是吗?您看我可以看一下房子,然后帮您免费代卖一下吗?”

电话那端慵懒的声音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一会要去一趟爱建,咱们在爱建百联的门口见面,然后我开车带你去看房”……

老韩赶紧扯开话题,说道:“要不这样吧!王姐,我下午还有别的预约的,咱们约定一个时间,我直接去尚志大街都市胜景您那去找您,您感觉怎么样?”

电话那端慵懒的声音仿佛沉思算计时间,然后回答道:“这样吧!我中午就完事了,你中午十二点到了就给我打电话,然后我跟保安通个电话你就可以上楼了。”

老韩觉得挺顺利的,很痛快的答应到:“好的,十二点我准时到……”

尚志大街是哈尔滨市的一条主要街道,算起来算是市中心的地段,这条街是以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的名字命名的,类似的还有为了纪念李兆麟将军的的兆麟街,(甚至在兆麟公园里有李兆麟将军的墓)为了纪念抗日英雄赵一曼的一曼街……主要是把英雄的信念融合到城市的血脉中,证明英雄的鲜血没有白流,时刻为后人所铭记,而作为一个哈尔滨人每当在向外地的朋友们介绍起这些的时候总是十分自豪的挺胸抬头的说话,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先辈和这些铁血的英雄们并肩作战过……假如再次有需要鲜血见证忠诚的时刻,相信这些抬头挺胸的人也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捍卫这片白山黑水的尊严……

话题扯远了,老韩在十二点之前赶到了位于尚志大街上的紧邻兆麟公园的公寓式小区-都市胜景。为了遵守自己的承诺,老韩很耐心的在楼下吸了一支烟,看着手表上的三根指针都指向了十二点的标致时掏出手机打电话:“您好,是王姐吗?我是大盛地产的小韩,我到您楼下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已经不再慵懒的传来:“恩,我和保安打招呼了,你到一楼大厅登记一下就上来吧……”

小区的物业很好,穿着笔挺制服的保安在门口给老韩做了登记,老韩上了电梯就上了楼!小区的物业真带劲,这小区竟然连个小广告都没有!(关键在这里住的都是白领,在这里要是脏乱差的话估计都没有人交物业费!)轻轻的敲开门,一个穿着天鹅绒睡衣头发湿漉的女人把门打开,女人的皮肤很白,身段玲珑有致。长的很一般,但是脸上却带着一种精明能干的白领的风范,这种女强人的气质竟然在穿着天鹅绒睡衣的女人身上散发着。记得在杨思敏版的《金瓶梅》当中有一句经典的台词,就是:“最吸引男人的女人无非两种,第一种就是男人看一眼就想冲上去把她忙活了的女人,第二种就是能把男人忙活了的女人……”(为了和谐,用忙活了代替内啥,大家克服点吧!反正都是按倒了忙活!)

这个女人大概比老韩大几岁,皮肤保持的很好,一点看不出像三十多岁的年纪,虽然长的也就一般往上,(哈尔滨是个帅哥美女云集的地方,量产帅哥美女,此女要不在哈尔滨的话可称之为美女,若是在哈尔滨的话只能是一般往上!)就这种女强人的气质简直不容人直视!而最吸引老韩的就是此女穿的一双人字拖拖鞋,白皙的小脚也就穿35码的鞋子,雪白的脚上没有厚厚的茧子,不像某个非诚勿扰的闫姓女嘉宾,身材和相貌都一流,一双脚上却像万里长征刚走完似的,一脚的老茧!而此女的双脚也玲珑可爱,没有一点的瑕疵,晶莹剔透的想让人捧在怀里细细的把玩。而右脚的脚踝上一条细细的白金足链上带着几个白金的小铃铛,更是激气人潜在的兽性……

这个美足的王姐打开门看了一眼老韩,看起来不像什么坏人,五官端正且胖胖的很憨厚,没什么戒心的就问道:“是大盛地产的小韩吧?我早到一会,就冲了个澡,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此时老韩看着这美足王姐的眼睛想扯点什么话题分散一下自己的冲动,却由心里萌发出一丝邪念:假如这个娘们每天能跟我干点儿童不宜的事情多好……没等邪念完事,仿佛迷茫的黑夜中老韩手执战刀伫立在山岗上一样,凄冷的夜风吹的老韩虎躯一抖……

突然间老韩的项链上的黑黑的氧化物瞬间消失无踪,整条项链仿佛新的一样重新焕发出当年的色彩,紧接着美//脚王姐娇躯一震,双眼精明干练的神色瞬间消失无踪,转而空洞,再由空洞转为迷茫,再由迷茫转为妩媚!没错,就是妩媚,妩媚的能滴出水的眼神,那种眼神看的老韩骨头都快酥了……

老韩有点失神,被美//脚王姐拉进屋,连鞋子都没换,在敞开式厨房那有一个饭桌,老韩很窘迫的从包里拿出验房单,然后赶紧拉开凳子匆忙的坐下,以掩饰尴尬,没错,正常的男性反应,老韩竟然感觉自己竟然可耻的充血,可耻的膨胀,对,老韩可耻的硬了……老韩窘迫的躲闪着美//脚王姐的眼神,很没状态的说道:“王姐,能让我看一下产权证吗?”

美//脚王姐转身进屋找到产权证后拉开了椅子,坐在老韩的对面,轻轻的把产权证递了过来,就在老韩伸手接的时候产权证却掉到桌子上,而美//脚王姐的玉手却拉住了老韩的手,眼神迷离的轻声的问道:“小韩,你做多长时间了?”

老韩赶紧默默的抽开手,捡起桌子上的产权证,避开美//脚王姐的眼神,迅速的拿起产权证飞快的在验房单上抄写产权证上的相关信息,就在这时老韩感觉到桌子下美//脚王姐的玉足在轻轻的触碰自己的小腿,想起那白金足链和美//脚王姐的玉足,夏天穿的本来就少,感觉那只脚轻轻的蹭挨着自己的小腿,老韩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力逐渐在瓦解。当那只玉足越来越往上,逐渐爬行到重要部位的时候,老韩感觉自己的重要部位更加的坚挺了,涨涨的感觉很不舒服,而美//脚王姐的美//脚却在一下轻一下重的刺激着自己,心理底线马上就决堤了……

老韩的意志力还是值得赞扬的,老韩甚至用了董存瑞炸碉堡,黄继光堵枪眼的决心,才拨开美//脚王姐的那只让人销魂的美//脚,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勉力的说道:“王姐,请自重……我不是个随便的人……”

没想到老韩的这句话就如同加油站里的烟头,或者是加油站里正在接听的手机,瞬间就引起了爆炸,哦不,是强烈的爆炸,美//脚王姐直接就粗暴的拉起老韩,指着老韩关键部位支起来的小帐篷,嚣张跋扈的吼着:“我就随便起来不是人吗?你自重就自重的硬了起来?”

老韩此时窘迫的不知所措的挣扎,美//脚王姐却二话不说的撕扯着老韩坐在客厅里超大的L型布艺沙发上,撕扯老韩的衣服却遭到反抗,无果后就解开了自己的睡衣,光溜溜的继续和老韩撕扯着。

这下可苦了老韩,看这个美//脚王姐的身材好像很骨感苗条的,谁知道近距离撕扯的时候十分的肉//道,非常有手感,多一分偏肥,少一分就偏瘦,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啊!终于老韩的最后一道理智的防线失守,关键部位的拉链被美//脚王姐拉开,关键部位被那双白皙的小手擒住,然后美//脚王姐丝毫没有放松的解开了老韩的腰带,进一步的解放出了老韩的关键部位。

此时的老韩已经被原始的兽性所主宰,这个危急的时刻已经欲罢不能了,本来推拒美//脚王姐的手也变成了轻轻的抚摸,一身的武艺却没法向女人下手,此时的压抑只能变成了冲动,对那温暖潮湿的紧//窄空间的冲动……(为了共建和谐社会,以下省略三万字!)

老韩**着上身叼着烟躺在美//脚王姐的L型大沙发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紧锁的浓眉衬着深邃的大眼睛让人看起来很是心碎。

美//脚王姐也光溜溜的靠在老韩的身侧,用她的美//脚在老韩腿上轻轻的划来划去的,不断的在挑逗着老韩继续下去……

老韩的体力还算不错,正常一次也接近一小时,但是这也折腾一下午了,也不记得刚才癫狂了几次,现在这个美//脚王姐的美//脚怎么挑逗也没劲再扯了,老韩随手拿起地上的嘻哈肥裤子,边穿边说:“今天的事是我们太不冷静了,王姐,我希望咱们都冷静几天,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好吗?”

美//脚王姐站了起来,大腿上滑落出不少老韩的体液,凝视着老韩酸楚的说道:“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等我电话,等咱们都冷静冷静的,你再来验房子,再帮我卖房子……”

老韩几乎是逃似的出了美//脚王姐的房子,进了电梯边整理着衣服边琢磨哪里不对,突然看见镜子里脖子上的项链焕然如新,就如同刚打磨抛光过一样,一下子就明白了前因后果,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听那个自称嫂子的马小玲说过,这条项链已经近五十年没有使用过了,时间越长的累计效果就越强烈,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强的效果被一次性使用在了这个美//脚王姐的身上,这下子毁了,谁知道这次催眠的时间能坚持多久?万一是终身持续的话……

老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挥散这个念头,如同逃命似的回家,甚至吃晚饭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搞的老妈一个劲的絮叨说就算减肥也不能乱来,身体的健康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老韩吃完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开电脑上百度上谷歌上一切的搜索引擎上寻找有关于催眠的帖子,和催眠的时效,结果都不尽人意,这对于老韩来说无疑是个不幸的消息,可怜的最强的一次催眠的机会被浪费在一个女人,而且是长的一般偏上,而且十有八九不是有有夫之妇,就是个所谓的小资白骨精身上了,如果这次机会催眠的不是这个女人,而是李嘉诚或者比尔盖茨呢?让他分一半家产给自己?就算不是比尔盖茨或者李嘉诚,找个大贪官也行啊!让他把家产分给自己,然后去投案自首,然后在看守所里自杀……这样就完美了,自己就可以慢慢的花掉手里的赃款,反正中国不是阿买睿肯,没有什么收入来源不明罪……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了,浪费在一个虚伪浮华的白骨精身上了,自己在游戏里白叫三打排骨精了,这下郁闷到了家了。

老韩就在这种杂乱无章的心境下进入了梦乡,不知不觉可能是梦中的警示,也可能是本能的反抗,睡了几个小时老韩就醒了过来,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两点。前天和况天佑打架,昨天和美//脚王姐的肉搏,导致老韩浑身上下酸疼的难受,不自觉的想着如果能收起这些疼痛,等自己痛苦的回忆起5年前与雅宁的悲伤的时候释放出来缓解注意力多好,等等,收起……

老韩反身拿出手机找到了自称嫂子的马小玲的电话拨了过去,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起来,自称嫂子的马小玲很精神的问道:“您好?哪位?”

老韩沉默了能有五秒钟才说出话来:“嫂子是我,三打排骨精,这么晚你怎么没睡?”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马上回答道:“我一般都是晚上玩游戏,你哥白天上班,现在已经睡了,我在玩一会就睡!有什么事情吗?”

老韩又沉默了半天才说出话:“嫂子,问你个事,昨儿给我的项链如果用了的话,那么能不能把效果收回来?哪怕就收回一半也成!”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马上就八婆十三点了起来:“呵呵,你用了?效果怎么样?听你的意思好像挺后悔的?”

老韩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你先答应我,听完别乱传,就烂在肚子里,然后就别笑话我,连我況大哥也别告诉,行吗?”

电话那端自称嫂子的马小玲很心不在焉的说道:“好,我对灯发誓,你告诉我的我烂在肚子里,连你哥都不告诉,也不笑话你,如果我笑话你的话我不得好死,你哥也不得好死,生娃没屁//眼!”

老韩听到自称嫂子的马小玲发了这么毒的誓言,于是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在电话里把和美//脚王姐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

自称嫂子的马小玲高声呼吁:“月关大神是好人,帮这本书做了推荐,如果作者的QQ外挂再偷人家的菜的话,老娘就耍大牌罢演!父老乡亲们看在月关大神人品坚挺的份上先收藏再投票吧!”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