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九集 马真人的超级装备

收藏书签 字体:16+-

美//脚王姐感觉压抑,老韩又何尝不是?老韩到了家以后忍不住想起了一直刻意回避的与雅宁之间的过往。那是2004年的夏天,老韩承诺等待四年的女孩终于以一句戏言终结了老韩的承诺。四年的光阴就那样无情的消失在风中。老韩明明知道四年之言只是一句儿戏,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信守了承诺。打击的老韩沉沦在网络游戏中。直到老韩无意间认识了雅宁。于是雅宁成了老韩唯一的精神寄托。深深的全身心的爱着雅宁,直至雅宁的妈妈的那句“五没选手……”把老韩彻底的打回原形,一切都破灭了……假如在六年以前自己认识了况天佑和马小玲的话,假如自己六年前就拥有这条项链的话,假如第一次催眠效果没有使用在美//脚王姐身上,而是使用在雅宁身上的话……一切都没有如果,老韩心底还是深刻的爱着雅宁,老韩坚信人定胜天,坚信自己有朝一日会一飞冲天的夺回雅宁……

一想起美//脚王姐身上浪费掉的第一次催眠的效果,老韩就痛不欲生的压抑,咬牙切齿的闹心!但是美//脚王姐的这件事情一定要妥善的解决,如果不解决的话毕竟是心腹大患,万一她催眠的效果过了的话,不打官司而是花钱雇黑社会呢?黑社会自己还能摆平,关键是她要是雇农民工呢?那帮家伙可没啥法制观念,为了钱无所不为,可不管什么江湖道义,下完黑手直接就走。流窜起来流窜的可怕,而且就算抓住了农民工又上哪去抓幕后主使者?农民工谁也咬不出来,不是农民工多有义气,而是他压根就不认识雇主,上哪找人去?基本上就成为了无头公案!

看来如果美//脚王姐再纠缠自己的话就不能敷衍了事了,毕竟女人发起狂来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看来必须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能和她先对付着就对付着,能忽悠着就忽悠着,等她催眠过了以后再说以后的事情。貌似这个美//脚王姐年纪轻轻就自己开本田雅阁,也是个背景很深的人,如果能利用好的话,也许能有一定的价值。反正她也不是真心的爱上了我,我何必玩真的呢!

老韩坚定了信念,考虑好了以后就感觉轻松多了,貌似这个美//脚王姐也不是什么难以攻克的难关了,于是马上的翻箱倒柜的找以前在淘宝上卖的成人用品,找了半天找到了一根电动棒和一个跳蛋。装上了四节南孚电池以后都运作正常。

随后老韩随手翻了一下美//脚王姐送给自己的分手礼物,一件橘红色和白色相间的半袖阿迪达斯的运动衫,一件肥肥的看不懂牌子的美国空降兵的军服裤子,还有一双夏装的红白相间的耐克运动鞋。对着镜子换上以后还算合身,看来美//脚王姐在自己身上也没少费心思,这不禁又让老韩回想起了2004年的那个心碎的夏天……

那年雅宁也是很关心老韩,听说夏天老韩身上热出热痱子,从哈尔滨的一头买上痱子粉,打车到哈尔滨这头老韩的家,放下痱子粉老韩又要上班,没时间陪她,但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老韩……

是啊,同样会关心人的女人,只不过这个美//脚王姐更加财大气粗一些罢了!外加和她之间并非感情,而是肉//欲多一些,如果不是催眠的话,类似美//脚王姐的这种人压根就不是自己能巴结上的,可能连看都会很吝惜的多看一眼。

老韩想到这里就默默的把跳蛋和电动棒棒塞进包里,明天说不准这个美//脚王姐还会找自己的,想了想,又在去年的货物里挑选一盒杰士邦毕云涛,随手也扔在包里,这样心里就一下踏实了,省的美//脚王姐万一不幸的的怀了孩子啥的。

这一晚很踏实,第二天老韩又是早早的跑到公司,先打扫卫生,打扫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在网上找了一会房源,直到8:30分正式开工,和店长打了个招呼就出去扫街,今天老韩很幸运,在街边的电线杆子上看到一处祥泰人家的车库,然后老韩打电话验房以后才发觉自己捡着了,这哪里是车库啊,这简直就是个小区门市,33米的使用面积,双面开门,甚至可以隔出两个屋子,有一面对着一座小学,有一面对着小区里面,就这样的房子才18.5万就卖。

房主还没那么多事,着急用钱,现金也好贷款也行,只是现金的话18万就下来了,贷款的话因为银行放贷还要等,于是要多付5000。老韩手里终于有了一套叫得响亮的好房子了,高兴的老韩不知道怎么高兴才好……

可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韩中午往店里走,打算问问老杨他们门市贷款和交易手续是不是和商品房一样呢,结果在店门口对面的街上远远的看见一台黑色的本田雅阁,老韩呻吟了一声:“我现在咋就这么恨本田雅阁呢?我咋就这么恨日本人呢!我咋就这么压抑呢!”

但是不能逃避,人家都杀到你单位门口了,逃避就意味着以后人家天天堵在这里你就怕了。于是老韩给自己加油打气了半天,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的玻璃,电动车窗自动的摇了下来,一个身材都和老韩差不多的胖子坐在车里,但是车里并没有美//脚王姐。此死胖子大概三十多岁左右的年纪,一脸的骚疙瘩,说话都中气不足的样子,一瞅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此男看着老韩上身穿着一件橘红色和白色相间的阿迪达斯半袖衫,下身一条肥肥的美军空降兵的裤子,一双红白相间的夏装的耐克运动鞋,斜挎着一个阿迪达斯三叶草的黑色桶包,颈间一条银色的项链光彩照人。一张曾经英俊的的脸上浓密的虎眉入鬓,如斜插的的两把战刀,深邃的如同潭水的两只大眼睛,竟然还是双眼皮。高挺的鼻梁下一张稍微女性化的小嘴有些破坏的了整体的感觉,但是性感的厚嘴唇却给人一种另类的迷惑,圆脸显得挺胖,但是却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

此男看到老韩有些自惭形秽,半低着头不敢直视的问道:“有事吗?”

老韩此时的反应也足够快,说道:“看见你把车停在这里好心的告诉你一声,这边经常有醉驾的,你看那边歪了的电线杆吗?上星期一个开丰田大吉普子的喝多了的把电线杆子撞歪了,你把车停在这很危险的,那边都是饭店,经常有人喝多了就开车的……”

本田雅阁男听到以后赶紧谢谢了一声然后把车挑头倒在人行道上的停车区去了,老韩看到车牌的确是昨儿美//脚王姐的本田雅阁,那么这个本田雅阁男就可能是美//脚王姐的……老韩想到这里也不想了,直接回到公司。

进屋向老杨一打听才知道,门市的税率是评估额的6%,不论车库、门市、商服……的交易税的税率都是6%而且如果产权证上有标识是车库的话,那么贷款的话最多能贷评估额的一半,就算找银行的人按照实收额贷款的话,最多也就能贷下来9万……也就是说这套房子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极品。

老韩也感觉无所谓,反正这套房子的价格是占据了制高点,小户型的门市本来就稀缺,而且还对着小学校,这年头不像头些年,小孩子比较多,这年头小学不断的合并,而这座小学看起来应该是新建的,应该不会合并到别的学校里,只能别的学校合并到这里,而且现在因为孩子少,在家里更是宝贝的不得了,如果在学校对面开个食杂店,卖点零食什么的就足够赚一大笔了!如果老韩自己有钱的话,相信老韩应该不会错过这套房子……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老韩的手机就又响了,一看是况天佑两口家里的宅电,老韩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您好,啥事啊?”

电话那端马小玲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排骨精啊!我是你嫂子,说好一周过来给我们做点饭吃的,今天我跟你哥都馋的够呛了,不生气了吧?”

老韩这边调笑道:“你当我是气球啊?没事乱生气玩,不过上次你们真的很过分!本来想周末去的,现在一听你服软了,那就周末了!”

马小玲在电话里不解道:“你不生气了怎么还周末了啊?那生气的话岂不是要和下周合并在一起?”

老韩笑道:“大姐啊!我要上班啊!我不上班的话你养我啊?你能养我能养多久?我跟你们公务员可不一样,你们一天天的没个正经事……”

没等老韩说完那边的马小玲可就不乐意了,回道:“你咋知道我们一天就没个正经事呢?你就说来不来吧?”

老韩笑道:“大姐,我要上班啊!你当我是电视剧里那些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呢?我要赚钱买房的……”

马小玲立即打断老韩的话说道:“那你就当工作了,过来验房,就当我们的房子往外卖,来验房完事了我再送你个宝贝……”

老韩沉思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去你那验房子……”

放下电话后老韩和老板老杨打了个招呼,晚上就不回店里了,骑着破电车直奔吸血鬼的家,一路无话,老韩很快就到了吸血鬼的家,马小玲和况天佑正在客厅里一个坐在台式机前,一个捧着笔记本趴在沙发上的在游戏里过任务,门连锁都没锁,四敞大开的的等待老韩的到来。

老韩进屋以后就发现屋里凌乱依旧,况天佑穿着一条大裤衩子,一件健美背心,而马小玲依旧是一身睡衣,头发凌乱的面色潮红的趴在沙发上啪啪的点击着外接鼠标,老韩进屋后看一地乱七八糟的破烂就很头大。

还是况天佑先发现老韩来了,于是先打招呼道:“排骨精来了?你的号我在游戏里洗名洗过来了,正在玩你的号呢!”

马小玲连目光都没挪动,还是盯着笔记本的屏幕,说道:“排骨精,答应你的礼物在里屋的酒柜上,你自己拿吧!”

老韩也没客气,把包扔在沙发上,然后进屋里看见酒柜上扔着一个18K金的ZIPOO打火机,上面细细的镶着小碎钻,是一个ZIPOO的标致,激动的老韩喘了好几口气才出门对马小玲吼道:“嫂子你这是啥意思?你不会是要包养我吧?这个打火机起码好几万块啊!”

马小玲听到老韩大呼小叫的才醒过神来,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而况天佑却坐不住了,一把抢过打火机说道:“不行,这个打火机是我的,不是送你的……”

老韩才不管况天佑说什么呢,一把抢了回来说道:“谢谢你了嫂子,我就要这个了……”

此时的马小玲才醒悟过来,刚想说话况天佑又抢了回去,说道:“这个可不行,这个可是有纪念价值的……”

老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抢况天佑的东西就是有意思,直接又抢回来,说道:“你又不抽烟,要打火机干啥?”

况天佑看老韩开始蛮不讲理了,抢过来死死的攥住,说道:“我现在就学还不行吗?要东西管你嫂子要去!”

老韩回头对马小玲耸耸肩膀,说道:“嫂子,他不给我,我回家了,你们说话不算数……”

马小玲一个头两个大的,飞快的进屋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罗盘递给老韩,说道:“这个罗盘是当年茅山掌门马真人的罗盘,你拿着吧,如果碰到不干净的东西能管用,尤其是罗盘的指针,碰上不干净的东西就剧烈的颤动,很有灵性的。而且你这行整天接触阳宅,有的人就是死了就是恋家不走,于是家里的人就研究卖房子,碰上凶点的你就麻烦了!”

老韩挠挠头,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罗盘,古色古香的小号圆罗盘镶在桃木的框子里,方的桃木框子和圆的罗盘代表着天圆地方的古人情怀,古色古香的罗盘上密密麻麻的刻着蝇头小字,上面有八卦、有五行、有四象、有三才……老韩没事的时候啥都喜欢研究研究,标准的杂家,好歹也看过点周易,也算略通皮毛。

马小玲看老韩研究着罗盘,大声的吼道:“注意点,下面是最关键的了,这是当年马真人的专用罗盘,上面附着着一些马真人的法力,如果你真的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就高声喊一嗓子:有请茅山马真人归位……然后基本上就能保你平安,但是如果真是碰上什么棘手的麻烦的话,那么你就集中意念召唤我们……”

老韩拿着罗盘触碰了一下马小玲,果真指针剧烈的在颤抖,老韩惊喜的又拿着触碰了一下况天佑,果然也是剧烈的在颤抖,高兴的老韩上窜下跳的。于是赶紧去厨房给这两个家伙做饭。一个限量版的zipoo打火机就算再值钱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而这个罗盘可是在关键时刻能起到大用的,明儿不行去做一身唐装,没事验房子的时候还能忽悠一下房主死心塌地的卖房子……

打开冰箱的老韩傻眼了,冰箱里堆着起码十几袋袋装的血浆,四种血型都全了!(分别是A、B、O、AB)都说O型血的人血比较香,招蚊子,老韩随手挑了一袋O型的血浆,然后拿出了几个鸡蛋,然后切了一些葱花、香菜,然后做了个鸡蛋人血羹,虽然知道拿人血这么做菜有些太逆天了,但是自己不做的话屋里的俩吸血鬼就不吸了吗?人家是国家公务员啊!相对于嘴里高喊和谐,满世界欺男霸女的那些公务员,还是这俩吸血的公务员可爱一点!

随手又做了俩菜,俩吸血鬼早就急不可耐的上桌狼吞虎咽起来了,好歹老韩做的人血鸡蛋羹被俩人横扫一空,证据被毁灭了,老韩很欣慰,起码不会被人指证出来,连碗都被这俩露着獠牙的家伙舔得一干二净!除了人血鸡蛋羹以外,老韩也吃了点别的菜,好歹不饿了。正准备要告辞呢,电话响了,老韩接起来却一直没有人说话,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正当老韩随手挂断电话的时候,却惊人的发现马小玲把自己包里准备送给美//脚王姐的电动棒翻了出来,而且还好奇的摆弄着……况天佑在一旁笑的很贼,就像个猥琐的嫖客……

老韩纠结的抢过马小玲手里的电动棒,火气十足的说道:“小玲姐,如果我在你的包里翻出你的卫生巾或者是況大哥用的毕云涛你会怎么样?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你……”

马小玲马上摆手打断道:“我从被咬成吸血鬼的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来过的,要不我和你哥能不要个孩子吗?吸血鬼每天以血为生的,自己没事每个月再不方便几天的话,多有意思啊……”

~~~~~~~~~~~~~~~~~~

作者很纠结的可持续性的拉票:“高声呐喊着,各位好心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赶紧去弄点钱来捧个钱场,老韩这个死胖子快坚持不住了!收藏和推荐再不够的话我可是要虐主了!让老韩遭遇不幸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