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十五集 西门全是恨啊

收藏书签 字体:16+-

送走了美、脚王姐,老韩就开始研究怎么让况天佑把这个猥琐男弄走。还好,马上就传来了敲门声,老韩赶紧打开门把况天佑拉进屋来。

况天佑见了老韩就没好气的训道:“你小子就知道四处惹事,现在惹完事自己却平不了事了吧?还跟你嫂子拍马屁,告诉你小子,你哥我可不是个容易被拍马屁解决的人……”

看见况天佑装假的义正词严,老韩赶紧上前拍马屁、道:“況大哥,说多了就没有意思了,你看我是不会事后就把你忘了的!起码帮你做几天的饭……”

况天佑翻白了下眼睛,严肃道:“起码再加一个**……”

老韩压抑的如同电影《疯狂的赛车》里满嘴口音的悍匪一样,不停的嘟囔着方言版的“我鄙视你”。最终也横下一条心,说道:“好吧!成交……”

况天佑既然来了,那么老韩就更多了几分自信,对况天佑笑道:“況大哥,今晚看你的了,你看怎么不动声色的把这个人弄走?还必须是活蹦乱跳的……”

没等老韩说完,况天佑又扔过来一个白眼,直接扔了一把车钥匙过来,对老韩命令道:“去楼下把我的车开过来,我抱着他跳下去,然后咱们立刻开车走人……”

可老韩却扭捏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可我没有驾照……”

况天佑明显处于暴走的边缘,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就开到楼下就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老韩二话不说的收拾好屋子里的一切,然后就开门出去了。况天佑狞笑着拎起猥琐男,猥琐男却吓得一直摇头,就差尿在裤子里了……一直算准时间能过了一分钟左右,听到楼下的面包车的喇叭声,况天佑打开窗子,拎着猥琐男飞身一纵就跳了出去……

老韩把车停稳就仰头向上看,正好看见况天佑的惊天一纵,直接拉着猥琐男就跳到一根路灯的上面,轻轻一荡就稳稳地落在车前,九楼啊!从九楼就这么跳下来了!老韩也忍不住佩服况天佑的武功。况天佑随手把猥琐男扔进了车里,老韩赶紧钻进车里,随手关上车门。

况天佑和老韩一路无话,很快就把车开到小区,直接坐上电梯就回了家。进屋老韩就直接抢过马小玲的笔记本电脑,然后拿起猥琐男的手机,用蓝牙接通笔记本上网,然后挨个在天涯、猫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贴吧等论坛(排名不分先后)发一个名为《一个交警队员的忏悔》。然后把白天整理出来的泼脏水的东西都发了上去。

发完以后断了网就赶紧点上一根烟,对马小玲说道:“嫂子我累死了,你家有啥吃的吗?”

况天佑刚随手把猥琐男扔进卫生间,怒道:“冰箱里有今天刚送来的血,瞅你找的什么人,尿了一裤子不说,还尿了我一车……”

老韩愁眉苦脸的苦笑道:“那有没有别的什么啊?比如饼干什么的?或者方便面什么的!”

马小玲抢回笔记本就直接玩她的游戏,也不管这边的事情,看见况天佑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老韩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叹息道:“明儿我再来,别玩死他啊!他可有大用呢!明儿以他的名义要买点东西,后天才能让他去自首……”

看见屋子里的俩吸血鬼不搭理自己,老韩无奈的和俩人打个招呼就走了,出了门老韩才想起来自己的电车还扔在那个凶宅小区呢,还好兜里还有点零钱,够拦出租车回家了。

回到家老爸老妈都在屋里看选秀节目,老韩只好自己下厨犒劳一下自己,对付对付煮了一碗方便面,吃完就倒在**如同死猪一般的睡了。

又是一个清晨,和别的清晨一个德行,很让人无奈,老韩强忍着睡意,挤上一台公交车,向公司开去。昏昏欲睡的感觉真是不怎么好,天上下着细细的小雨,公交车的地上全都是脏兮兮的脚印。

本来应该摇摇晃晃闭目养神的老韩无意中睁开眼瞥了一眼,正巧看见前面一个穿着牛仔裤的长发女孩,怎么这么面熟呢?咋就这么漂亮呢?这个屁股怎么长的这么有形呢?看来她男朋友一定每天耕耘不辍。(传说中看女孩的屁股就能看到她男朋友是否卖力)正瞅着呢,看见前面女孩旁边的内个男的咋就那么和谐呢?和谐的拿着一把细长的大镊子,就那么和谐的把镊子伸进了女孩的手袋。

老韩想起来了,正式昨儿坐公交车自己上去摸了的内个女孩,而旁边的贼也正是昨天的那个,真巧,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老韩假装被停车的惯性甩了出去,魔手再一次的拍在女孩的屁股上,若无其事的摸索着,怎么这么带劲呢?以前自己不这样啊!好像就从那晚引导着那些古怪的力量在体内循环过以后自己就有这种莫名的冲动!看来不行,没事还要招呼美、脚王姐出来释放一下,这么憋着总想裤裆里的那点事的话,谁知道下一个看房的或者验房的会不会成为美、脚王姐那样……

反正摸得舒服,老韩也很享受,扒手惊异的看着老韩按在美女屁股上的咸猪手,惊异的眼珠子都快瞪成奥特曼了。

美女还是蹙着眉头不吱声,任凭老韩的咸猪手上下其手的摸着,当回头看到老韩若无其事的脸的时候,美女也惊异过后保持沉默了。

一直到了车站,美女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绝尘而去,(当然不是受精)老韩哼着小调背着包向公司溜达,这时候五个小子从后面拍了拍老韩,把老韩给围住了,带头的正是昨天准备接扒手赃物的二手。

二手盯着老韩的胖脸,皱着眉头的问道:“兄弟哪条道上的?算上今天,兄弟你已经坏了我们两笔买卖了,这个帐咋算?”

老韩很识相的在兜里掏出一包红塔山,挨个的给这帮扒手敬烟,然后自己叼上一根,又拿出打火机挨个的给点上,然后笑道:“各位兄弟,山水有相逢,哥哥我本不想惹事,但是今天哥几个把哥哥我堵在这里,就明显不给哥哥面子,要不这样,哥哥蹲在这里你们可劲的打一顿,打完以后明儿哥哥我就带着小弟满哈尔滨的抓你们!除非你们不吃这碗饭,要不还是内句话,山水有相逢!”

说完以后老韩很光棍的抱着头蹲在地上,然后嬉皮笑脸的对着几个面面相觑的扒手说道:“别打脸,剩下的兄弟们请随意……”

二手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说满哈尔滨抓我们?你有这个能耐吗?”

老韩蹲在地上,狠狠地抽了几口烟,笑道:“我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在哈尔滨混矮骡子谁小弟最多?没错,安发桥大宝子,今儿哥哥我挨完打,明儿哥几个就接江湖追杀令吧!哥哥我不吹牛、逼,一年扔三五百小弟追杀你们,不砍死你也饿死你!”

几个扒手都有点犯怵,最后掏兜的那小子才掏出手机,酝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有宝子哥的电话,我给他打过去,这小子如果真吹牛、逼的话再慢慢的整他。”

电话被接通后,老韩接过电话,就很嚣张的说道:“死宝子,明儿来替我收尸,有几个小子放出话来要收了我……我是谁?我是你大爷!你忘了谁教你卖盒饭收保护费的了?”然后电话里面有说了几句话,老韩就恩恩的答应了两声,随手把电话递给掏兜的扒手。

掏兜的扒手赶紧接过电话,宝爷长宝爷短的墨迹了半天,最后又把电话交到老韩的手里,对老韩很客气的说道:“宝爷要和您通话。”

老韩很不客气的回了宝子一句:“改天一起吃饭,大不了哥哥给你露一把手艺,还好你现在还好使,要不老子……”

老韩和宝子的相识是宝子以前在老韩上学的时候抢过老韩的钱,老韩就记下了仇,整天研究怎么报复宝子,谁知道一来二去的却成了好朋友,老韩做得一手好菜,而宝子也擅长饮食之道,后来因为宝子因为收保护费的事情被抓过几次,老韩曾经给他出过主意,让他以卖盒饭的名义收保护费,比如一盒盒饭五块,就卖十块,你爱买不买,不买就有人收拾你,于是宝子哥盒饭成了宝子收保护费的合法外衣,就算有人来抓也算强买强卖或者哄抬物价,和抢劫就没有一点的关系了。因此宝子也格外感激老韩,因为老韩给他出的主意解决了大问题,而宝子的小弟主要就是学校里的小流氓,所以敢说是哈尔滨小弟最多的矮骡子。(香港古惑仔就自称为矮骡子)

目送几个扒手灰溜溜的滚蛋,老韩一看手表,知道上班又迟到了,于是大摇大摆的迈着四方步就去了公司。还好今天没有啥忙活的事情,老韩也不愿意在公司多呆着,这两天稀里哗啦的总是在下雨,有时间验房却没有客户看房,郁闷的老韩的够呛,还有个猥琐男扔在况天佑和马小玲的家里需要解决……

暂时先放下猥琐男,老韩决定先把电车取回来,总扔在凶宅那里也不是事,还是取回来安全,再就是省的没事总需要找美、脚王姐去释放火力。但是去取电车的话又怕碰到内个房主余先生,老韩此时也是很闹心,怎么闹心事都赶上这两天了!

不过老韩的闹心很快就解决掉了,出了公司走了没几步就看见电线杆子上的一张大海报,还是上次感动的老韩够呛的内种百善孝为先为母求购房的,老韩此时计上心来,大眼睛转了两转就一条毒计酝酿而生。

老韩随手记下了为母求购房的电话号码,在街边找了一家话吧,然后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你好,你为你妈买房子吧?”

电话那边响起了谦卑的声音:“是啊!是啊!您的房子在哪?”

老韩沉吟了一下,然后慢斯条理的说道:“我在单位呢,这是我单位电话,你记一下我的手机,等一小时以后你给我打电话,咱们约个地点看房子。”

电话那端很敬业的说道:“那您告诉我一下您的具体地址和电话好吗?我一小时以后给您打电话……”

老韩留下了凶宅的地址,还有房主余先生的手机号,然后就飘然而去,反正他往回打也没有人接,爱打就打去,但是如果把房主余先生那尊凶神给搞定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现在况天佑的国安局的同事正在追杀房主余先生,而房主余先生如果和况天佑他们一样的话,那么也是吸血鬼,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是正缺血的时候,如果内个百善孝为先的同行去联系他的话,起码能为自己分散不少注意力。起码一小时以后自己应该取回电车往回走了。

老韩算着时间又来到了凶宅的小区,四处张望了半天也没有可疑迹象,可能是白天的原因,外加早上还刚下完小雨,小区里并没有多少人。老韩轻手轻脚的走到前天晚上停车的地方,看到车上全是泥点子,老韩也没时间先给爱车洗澡了,推着电车就赶紧如同做贼似的跑了。

还好没碰到房主余先生那个杀才,要不不知道要多费劲,弄不好还要先恶战一场再说,好歹自己的爱车是取回来了,电瓶还剩下一个电,骑不了多远,老韩寻思着推着的时候稍微给点电的话能轻快一些,电瓶里的电也不至于先消耗空了。

暮然回首间,危机还是发生了,当老韩推车出小区的时候,正看见手里拿着电话穿着一身保安制服的房主余先生,老韩一瞅不对劲,赶紧蹁腿飞身上车,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猛蹬电车,一溜烟的消失在惊愕的房主余先生的面前。

老韩此时也被累坏了,电车总不能不要吧!这个房主余先生真是艺高人胆大,竟然又回到凶宅小区,而且还明目张胆的换上了一身的保安的衣服就那么在小区里晃悠,如果被国安局的那帮**发现了的话,这厮至少也要被扒一层皮。估计是港产电影看多了,没事就以为什么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之类,要不也不至于犯傻跑这里来!

此时老韩在况天佑他家的小区楼下,粗喘着气点燃一支香烟,寻思着办完了猥琐男和美、脚王姐的事情怎么解决这个房主余先生,日本名叫井上翔太的家伙。这个家伙如果能把内个百善孝为先为母求购房的家伙给做了的话十有八九会暴露自己,到时候就看国安局的**们能不能把他搞定了!

定下心思的老韩拎着电瓶,然后大摇大摆的上了电梯直奔况天佑和马小玲家。进屋以后却发现猥琐男正趴在地板上用牙刷一点一点的刷洗地板,而况天佑和马小玲这对国安局编外的闲人正在一个猫在台式机后面杀游戏,另一个还是蓬头垢面的穿着睡衣趴在沙发上玩着笔记本电脑……

老韩此时这个头大啊,人家猥琐男是来劳动改造坦白错误的,你们怎么让人家给你当佣人啊?这屋子让猥琐男收拾的这个一尘不染,甚至阳台上挂的都是洗干净的窗帘被罩什么的。

老韩进屋就看不惯了,拉起猥琐男说道:“你这厮怎么没有点当俘虏的觉悟呢?你现在应该被捆绑着扔在厕所里奋力发反抗挣扎才对,怎么就给人家当起了钟点工呢?还是不给钱的内种,来,哥哥我帮你绑起来,你进厕所先。”

看着无助的猥琐男用求助的目光看着幸灾乐祸的况天佑与马小玲两口子,老韩更是恨得说不出话,半天才把烫手的烟头扔掉,憋出一句话:“你们笑什么笑?人家是俘虏,你瞅你俩干了什么?士可杀不可辱你们不知道吗?”

况天佑冷冷的连眼睛都盯着电脑屏幕的说道:“关键他想让我们辱了他而不杀他,这个你都不知道吗?我们只是让那打扫个卫生,又不是背背山了他,你紧张个啥啊?再说你们不是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情敌吗?横竖不是你死就是他死,出了这个门就要大打出手的内种,你还研究要他倾家荡产的内种……”

老韩此时语塞了半天,最后才硬着头皮说道:“关键你让他当苦力的话我下不去手啊!你让我怎么下的去手去对付一个连尊严都没有的男人啊!”

马小玲此时回头盯着老韩看了看,憋不住笑,说道:“那好办,一会要对付他的时候就把他再绑在厕所里,然后你就心安理得的对付他不就完事了吗?”

老韩此时一转念,脸色缓和过来,对况天佑说道:“你下楼去买菜吧!我今儿给你再做俺爹料理的四菜一汤,捎带脚把你邻居的内个神婆沈涵音也叫来吧!上次救我我都没来得及谢谢人家。”

~~~~~~~~~~~~~~~~~~~~~~

沈涵音内牛满面的悲泣道:“个死没良心的,都不让我上场,不就是没给推荐和收藏吗?至于吗!做人不能太完颜过……”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