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十九集 今生前世

收藏书签 字体:16+-

1939年,是杨靖宇大哥最紧吧的一年,因为鬼子多次围剿他,甚至可以说是漫山遍野的抓他,但是强子还是求得杨大哥的帮忙,杨大哥派了他部队里的军医亲自上黑瞎子山(冯庄后面的山)来给玲子看病。强子感动的不知道说啥好,好在强子是热血的汉子,本来怕当兵吃响的耽误给玲子看病,但是杨大哥那么大的人物竟然礼贤下士到亲自派军医来给玲子看病,强子当场就让军医给杨大哥带个话,就说强子的媳妇玲子只要病好一点了,强子这一百来斤就交到杨大哥的手里,要不立马带着这柳子兄弟上山投奔杨大哥,打日本人去……

可惜军医一去不回,过了1939年,1940年的正月里传来了噩耗,杨大哥被鬼子给围了,最后被一个变节的兄弟斩下了头颅,强子急眼了,那是我大哥啊!在那么困难的形势下还派个军医给自己的媳妇看病,强子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杨大哥的恩情,蹲在雪地里抽了一宿的老巴夺大白竿,(老巴夺兄弟卷烟厂出品,是哈尔滨卷烟厂的前身,当年的老巴夺香烟驰名中外,但是最近几年因为国内的贪官污吏使用各种名目禁止生产物美价廉的香烟,不足五元的香烟不允许出厂,于是老巴夺香烟下线哈尔滨的历史文化断链一截)就是研究怎么给玲子报仇,怎么给杨大哥报仇。

此时玲子知道杨大哥战死的消息也流下泪来,看着在雪地里蹲了一宿抽了一宿老巴夺大白竿的强子,玲子终于说了实话,原来当年玲子没疯,只是怕强子哥嫌他被鬼子糟蹋过,不会在娶她当媳妇了,于是每天的装疯逃避现实,无数次的想自杀,但是想起爹和乡亲们还有自己身上的血海深仇,玲子坚强的忍了下来,只想着有一天强子如果为自己报仇了,自己再自杀……

强子在双重打击下瞪着血红的双眼就要找鬼子拼命去,被玲子死死的拉住,乱世的人命如草芥,这么死了的话玲子想收尸都没地方去收,于是玲子说了一句令强子不论转世几个轮回都难以忘却的话:“强子哥,我们今晚就成亲,第一次我不能给你了,但是我能给你最后一次,你如果死了,我给你陪葬,我要永远的埋在你身边……”

当晚黑瞎子山上张灯结彩,强子的兄弟们听到强子要去伏击杀了杨大哥的鬼子,一个个都摩拳擦掌的拼命张罗着强子和玲子的喜事,一个个都嗷嗷的要强子带着去伏击鬼子,要为嫂子和杨大哥报仇,自古血债只有血来偿……

当晚,强子和玲子洞房花烛,强子心里总想着杨大哥的音容笑貌,想着他在那么难的节骨眼上也派军医来给玲子瞧病,强子就提不起任何兴致,这时候玲子犹如黄鹂的嗓子清唱起强子平时最喜欢的歌:“我的爹在东北,松花江上啊!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在那青山绿水旁,门前两棵大白杨。齐整整的篱笆院,一间小草房啊!哎…”

“我男人有事没事,总想喝点酒。就算是没有菜那也得喝二两,大碗茶大碗的酒左邻右舍在两旁。五魁首六六六,笑声满堂啊!哎…哟……”

听到这里强子忍着眼泪,熄了灯,紧紧的抱着玲子,眼泪湿了枕头很被褥。就这么渡过了洞房花烛之夜……

次日强子拉起了这柳子队伍,准备开拔去伏击鬼子,十里八乡的热血爷们又有百十号人加入了队伍,不为别的,冯地主平时对佃户不错,光景不好的时候从不加租,而且逢年过节的也颇有侠义之风的借着过节的名义请这些苦哈哈们来热闹热闹,打打牙祭。所以就凭着这人缘好,两百多人就这么去伏击鬼子。

强子临出门的时候最后的记忆就是玲子倚着门,穿着一身花棉袄,一双三寸的小脚站在雪地里,头上挽着一个成为妇人的发髻,脸上挂着两道眼泪的,微笑着向强子挥手送别。这一眼看似一霎那,结果就成为了永别……

经过了多方的打探,证实了围死杨大哥的最主要的叛徒叫张秀峰,这个兔崽子好像要押运什么鬼子重要的东西从吉林运到哈尔滨,而运到哈尔滨的必经之路就是五常。(五常市隶属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县级市,位于黑龙江省南部。五常原名欢喜岭,清咸丰四年设“举仁、由义、崇礼、尚智、诚信”五个甲社,取其“三纲五常”之意,得名五常。既有儒雅的古韵,又体现了城市文化品位。真可谓古为今用,别有一番韵味。)而必经之路就是龙凤山和拉林河那段,拉林河明显不适合做伏击,最终强子选定了龙凤山作为伏击地点。(相传在隋朝时期,上八仙张果老驾祥云从此路过,俯瞰这里风水很好,景色秀丽。正驻足观望间,突见一只金翅凤凰正与九条巨龙在水上争斗,金凤凰正展翅俯冲,欲嘴衔龙头,九条巨龙同时在水上跃起,将金凤凰团团围住,大有吞没金凤凰之势。在这紧急关头,张果老将佛尘一甩,九条巨龙同时伏卧于河东岸,化作九座山峰,金凤凰因与九条巨龙搏斗而筋疲力尽,随即也落于西岸化一座山峰,后人将东山称之龙山,西山称之凤山,龙凤山因此而得名。)

这边接应张秀峰的不是别人,正是强子的老相识-井上翔太,井上翔太这次的任务是接应张秀峰一行,张秀峰自从投敌后把我军的机密基本上抖搂个底掉,让鬼子得知了大量的机密信息,同时石井四郎阁下也得到消息,辽国当年最具传奇的南苑大王萧峰的墓找到了,不是衣冠冢,里面是真有尸体,而作为细胞分裂研究的研究小组正缺少新的实验,而一个传奇的武林高手,万人敌的南苑大王的细胞会有什么效果呢?如果按照吸血鬼和狼人的癌细胞分裂法,会不会有癌变夺命的呢?

而接到萧峰遗体的井上翔太就忍不住着急把尸体带回去马上进行研究,因为他已经自知时日无多了,身体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的,如果不趁着有生之年把攻关小组的项目攻破的话,那么就愧对天皇,愧对一直对自己寄予厚望的石井四郎阁下……

遭遇战的开始是强子发现二百来人加起来土枪就那么几杆,而鬼子的装备是一直武装到屁、眼,而自己总不能拎着铁锹和镐把就个人家拼命吧!这时候邻村的瘸子马大哥提醒了强子,马大哥曾经在南面当过国军,去年在战场上炸伤了腿以后就下来了。马大哥说鬼子最讲究的就是武士道精神,当年阵地上打光了子弹后,这边兄弟们看着鬼子挺着刺刀就要冲上来,兄弟们把沾满鲜血的绷带缠在头上,冲下去和鬼子肉搏,鬼子就用白色的布带缠着额头褪去子弹冲上来拼刺刀……

此时不知道真假,强子只有搏一把,兄弟们也用鲜红的布条缠在头上,然后手里拎着各式各样的家伙等待着鬼子的到来。

刚出正月没半个月,东北的温度还是十分寒冷的,天上漂着雪花,凄冷的北风刮在脸上宛如刀割一样的疼,但是强子似乎不冷,满腔的怒火已经让强子热血沸腾,杀父仇夺妻恨,外加自己一直敬仰的杨大哥,新仇旧恨,今天就算杀不光鬼子,也要给鬼子放点血……

第二天一早,强子终于看到了骑着高头大马在前方耀武扬威的井上翔太,此时井上翔太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后面是一群端着三八大盖的鬼子兵,中间是一个一身日本军服的家伙鬼头鬼脑的四处张望着,几个抓来的壮丁抬着一口大棺材。此时这个鬼头鬼脑的家伙就是出卖杨大哥的张秀峰,为了方便称呼,此时已经化名张波。而抬着的棺材自然是萧峰的遗体。在棺材后面跟着几辆慢悠悠的军车,貌似车里也有东西和鬼子兵。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强子一声令下,呼出一团白色的热气,命令发起总攻,第一个从隐蔽处跳将出来,手里拎着一把祖传的鬼头大刀,刀柄上缠着鲜红的绸子,高喊一声:“为我杨大哥报仇……”就冲了下去。

看见强子冲了下去,登时群情激奋,一群头上缠着红色带子的汉子抄起各式家伙一起呐喊着:“为我杨大哥报仇……”就追随着强子冲了下去。

此时的井上翔太突然看到一群高声呐喊的农夫,为首的手里拎着一把巨型鬼头大刀,头上缠着红色的带子,就立刻下达命令,而鬼子兵们也训练有素的摘下帽子,用白色的布带缠在头上,退下三八大盖里上了膛的子弹,嗷嗷叫唤着迎上了强子的一行队伍……

血战十分的惨烈,恕我无法含着眼泪的表达下去,只在半小时后,强子栽倒在雪地里,而百十个鬼子兵却只被杀了三十几人,二百比三十的战比,不是中国人不能打,而是这只乌合之众的队伍面对鬼子最精锐的关东、军,一群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土匪胡子面对日本最精锐的关东、军,本身就是一份悲哀,但是悲哀的很有力量……

此时的强子倒在血泊中,身上挨了好几刺刀,伤口在向外喷着血,鲜血遇到寒冷的气温后立时变冷,逐渐结起了冰茬,而在远方一个纤弱的身影,一身的花棉袄,跌跌撞撞的向强子的方向跑来。

张波拿起了给他配发的勃朗宁手枪,瞄准了这个身影,却被井上翔太按下去了手。明显的一个女子的身影,一个女人能做到什么?能怎么样?都不在井上翔太的最低的警觉线上。

女子一身的花棉袄,可惜裹着小脚,年纪不过在十五六岁左右,跌跌撞撞的挨个的尸体上寻觅着自己的爱郎,一直找到了强子那张脸上,用细嫩的小脸蹭着强子的脸被鲜血染红的大胡子,小嘴里呢喃着:“我说过,你活着回来我们过日子,你要是不能活着回来的话,我就给你陪葬,强子,你的玲子要永远和你在一起,记得吗?你最喜欢听的歌?”

但是此时的强子已经什么也听不到了,鲜血流干以后静静的躺在那里,怒睁的双眼似乎还充满了愤怒与不甘,有玲子那份,也有杨大哥那份……玲子却轻轻的用小手抚过强子的双眼,仿佛时光一样,渐渐抚平了忧伤……

宛如天籁般的歌声渐渐的响起,只见玲子死死的搂着强子的尸体,用那艳红的小嘴吐出天籁般的声音:“我的爹在东北,松花江上啊!那里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在那青山绿水旁,门前两棵大白杨。齐整整的篱笆院,一间小草房啊!哎……我男人有事没事,总想喝点酒。就算是没有菜那也得喝二两,大碗茶大碗的酒左邻右舍在两旁。五魁首六六六,笑声满堂啊!哎…哟……”

凄婉的声音传遍了十里八村,于是这段歌谣被历史所铭记,甚至在后来有个东北籍的歌手靠着改编的这首歌红遍了大江南北……可惜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张波挥手就用配发给他的那只勃朗宁手枪一枪打在了玲子的胸口,而这段未完的歌谣就成了千古绝唱,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知道后半段的歌词是什么了……

次年井上翔太终于病死在实验室,直到转世轮回,又做了一回人,名叫李岩,是一个普通人,父母早亡,靠着每天早上卖菜为生,直到有一次去五常走亲戚夜过龙凤山,被一群命丧于此的鬼子的孤魂野鬼唤醒了前生的记忆,当获取前生的记忆后身体没有癌变,却迅速的衰老下去,而且也恢复了当年的力量,明明刚三十出头的人却宛如四十岁左右的人一样。

当然井上翔太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新入伙的李睿,井上翔太自从恢复了前生的记忆就一直害怕中国的朝廷再乘胜追击,自己没有获取到前世的秘密效忠于天皇的时候就被中国的朝廷所获取,所以特意化名余恨水,取义自己痛恨这似水年华。

而李睿所知的只是有一个让人一夜拥有神奇力量的神秘的鬼子的实验室,李睿是个贪心的人,当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就立时精神大振,现在在好家庭房地产做个店长明显不能满足自己的野心,自己不止要钱,有了钱再有了力量才能保住自己的富贵荣华,所以义无反顾的投靠了井上翔太。

至于井上翔太为什么没有找到当年的实验室,那就是后话了,反正当井上翔太找到自己的实验室以后发现早就物是人非了,此地虽然没有损坏,但是里面的器械与资料什么的却已经不翼而飞,井上翔太就想知道查找大量的资料去寻找实验室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又转移到了哪。

李睿开着车把井上翔太和车上的的国家安全局的特工人员开车拉到安字片一个八十年代建成的小区里,打开车库后把车倒进了车库,然后关上门,神秘的对井上翔太说道:“现在是白天,不好把他们整上楼……”

井上翔太,也就是李岩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那就晚上上去,现在天色还早,你跟我说说你扔出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一扔出去他们就倒了呢?幸亏我及时闭住呼吸。”

李睿谄媚的对李岩说道:“那还能是什么,一瓶乙醚而已,扔过去我就赶紧摇上车窗,要不那玩意吸进去就容易昏迷的!”

原来是乙醚,李岩沉思到,前世自己的7-3-1石井细菌部队没少用这玩意直接麻醉马路大,然后手术或者做各种活体实验,这东西可十分的好用,于是在沉思了片刻后就对李睿说道:“李睿桑,你还能弄到这种东西吗?你也看到了车里的这些家伙的能力,单独的对付的话不难,但是要一起上的话我也没有把握的!”

李睿笑道:“我当是啥事呢!原来就是这么点小事啊!现在只要有朋友就好办,我有个朋友是一个初中的的校长,正托我给他卖房子,我可以让他开个条子,然后咱们去化学用品商店,别说买一点,就我这车装一车也不成问题啊!就是说学校做实验的消耗品,再私下给那边点钱,这事很好办。”

李岩微微的笑了一下,放倒了副驾驶的座椅,躺了下去,闭目养神,眼前又浮现了前一世手拎着鬼头大刀的强子,还有这一世的老韩,应该是那个手拎鬼头大刀的汉子的转世,真不知道是该恨他还是谢谢他,竟然送来李睿这样精明能干却有奸诈狡猾的家伙给自己卖命……

~~~~~~~~~~~~~~~~~~~~

李岩拽着李睿哭诉着对作者说:“大哥啊!我得罪谁了啊?凭啥我就成了鬼子啊?凭啥啊?”

作者无奈的甩甩头说道:“就因为你看书不投票不收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