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二十二集 侩货的侩

收藏书签 字体:16+-

老韩很惊诧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了我的电话啊?”

大凤却在电话里气定神闲的,仿佛从来没有被老韩在公交车上摸过似的说道:“我怎么就不行知道你电话了呢?你电话登在报纸上还不是为了让人看的吗?”

老韩气不打一处来,寻思这个小娘们是不是要找机会报仇啥的?自己毕竟两次在公交车上把她给摸了,谁知道她会不会找机会报仇啊!于是老韩压低声音问道:“有什么事吗?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很忙,没时间……”

听到老韩不冷不热的拒绝,大凤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怒火,大声说道:“韩哥,落户哈市是我一直想要的,而这套房子我想你帮我留几天,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约出来我请你吃点饭,你看怎么样?”

老韩不由的一笑,这个傻女人,你以为出来一顿饭就能让我把好处都让给你?想的那么美,真不知道是咋寻思的,传说中的胸大无脑可能说的就是这种女人,不过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既然你约我出来,我就遂了你的意。反正不吃白不吃,正好晚上就省的回家吃了……于是老韩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也可以,我也想和你们谈谈,那就等我下班的,我五点下班,我们在哪见?”

那边大凤以为老韩答应了,这个房子就可以便宜点了,老韩既然吐口了那就好办了,于是沉吟着说道:“那么咱们就在建国街见面吧!韩哥你想吃点啥?”

老韩也没想好吃啥,外加此行十有八九还有赵二柱子随行的,于是在电话里很随意的敷衍着:“我吃什么都一样,反正我不吃鸡肉,其余的都可以。”

大凤很兴奋的说道:“那好,我们五点半在建国街见面,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然后再找地方吃饭……”

老韩也没管那么多,随便答应了一下就挂了电话,一看腕上的手表,离下班还有半小时时间,如果二柱子不去的话用不用催眠能力催眠这个小美人呢?二柱子能不去吗?答案十有八九是否定的,干脆不去想了,到时候再说。

一晃下班的时间快到了,进了办公室看见老杨他们几个窃窃私语,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整的老韩很不愉快,不过如果自己知道同事的这样的八卦呢?反正自己不是君子,没必要不讨论讨论!还好自己比较豁达!如果像是古人的话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的情况下,这么玩下去可是不好办了。

还好到了下班的时间以后,老韩随手的拎着充满的电瓶,然后装上电车以后骑着就到约定的地点了!还好今天没堵车,不过堵车影响也不大,两个轮的比四个轮子的优越性就体现在堵车的时候了!

找到个居民小区可以寄存电车的以后,老韩就把车存在车棚里了,抬起手腕一看,还好,差五分钟才到五点半,自己一直是这么守时啊!好习惯一定要保持下去,记得以前在报社的时候就最讨厌爽约迟到的,不过那个大凤长的那么水灵,听说迟到是美女的特权,那么她如果迟到了呢?

还好五点半的时候准时的电话响了起来,老韩随手接起来电话,电话里果然传来大凤的声音:“韩哥你到了吗?”

老韩压低嗓音说道:“到了,你什么时候到?”

大凤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韩哥,路上堵车,要不你先找一家小店,告诉我地点,我去找你……”

老韩瞥了一眼道对面的一家叫做【合合谷】的烧烤店,看着门脸挺大,老韩就说道:“我看道对面的一家叫【合合谷】的店还可以,我先去看看,要是没位置了我再给你回电话,如果有位置我就找地方,毕竟这个时间是饭口。”

大凤很欣慰老韩的随和,说道:“韩哥我十分钟左右就到,你等我啊!”

老韩也没说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合合谷是这边的老字号了,门脸挺大的,门前一溜烤串的箱子,然后专门的大排烟罩直接把烤串后的浓烟直接导进一个长长的直至居民楼顶的烟道里。

老韩一进大厅里,看到靠着窗边还有一个空桌,满大厅里都是人,现在是饭口的时间,看来跑来吃串的人还是不少的。老韩很随意的就坐在靠窗边的空座上,轻轻的叼上香烟点燃,这时候一个服务员跑来问道:“哥,几位啊?”

这就是哈尔滨的好处了,不那么虚伪,一口一个先生的,直接一口一个哥给人感觉很亲切,不做作。老韩深吸了一口烟说道:“应该是三位,我在这里等他们,一会他们来了我再点菜……”

服务员笑着点头跑开了,老韩吸完一支烟的时候,大凤探头探脑的在门口就出现了,老韩感觉很好笑,一家烧烤店而已,进错了上个厕所再出去也没有人敢怎么地你,探头探脑的多没意思。

老韩笑着向大凤挥挥手,大凤看到了老韩以后施施然的走了过来,很让老韩惊讶的是竟然二柱子没有跟来。真是很让人费解啊!他们俩人不是两口子吗?怎么一个来了另一个却没有来?

不等老韩疑惑完,大凤在老韩的桌子对面拉出椅子坐了下来,说道:“是不是很好奇二柱子为什么没有来?”

老韩却笑着摆手叫来服务员,说道:“先来十个牛十个羊,然后来五个心管五个干豆腐卷,再来两个烤烧饼外加来个大腰子……”

大凤听着老韩点菜,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服务员却问道:“哥和姐喝点啥酒?”

大凤很痛快的说道:“先来六瓶哈啤,喝完我们再点……”

没等大凤说完老韩就打断道:“给她来一瓶哈啤,给我来一听美年达,他老公没在,我怕喝多了把持不住……”

大凤被老韩的这话羞得俏脸通红,但是也没有反驳什么,于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等着菜上来,甚至老韩为了掩饰尴尬,赶紧又点燃一根烟,不去看着大凤那美出泡来的俏脸。

很快服务员小弟就把点的串给送上来了,老韩总算缓解了不少尴尬,把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然后让了让大凤,就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老韩这点很好,到哪吃饭哪怕再饿也吃的斯斯文文的,很有风度,不像大多数人吃饭吧嗒嘴。很秀气也很绅士的闭着嘴细嚼慢咽。

大凤看到老韩的吃相,也不好太放肆,也倒上啤酒,问道:“韩哥你多大了?怎么没带嫂子来?”

老韩很斯文的把食物咽了下去,然后说道:“我马上三十岁了,但是至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反正找到合适的再说!找不到合适的就慢慢的等……你家二柱子怎么没来啊?本来我答应你吃饭就是寻思你们俩一起来才和你们一起的。”

大凤不知道是羞得,还是喝酒以后脸红,通红的一张娇媚的脸,冲着老韩说道:“其实二柱子他本不想买房落户哈尔滨的,今天也不回来,我今天只想听到你一句痛快话,这房子到底能不能便宜了?”

老韩一看有门,这主十有八九是对房子动心了,然后就笑着端详着大凤,说道:“房价说能便宜也便宜不了多少,但是我有别的办法,只要中介费不少的话,我可以让房主包了手续费用……”

看着老韩指点江山意气飞扬的,大凤突然觉得这个在公交车上对自己耍流氓的男人似乎没有那么坏,不知不觉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喝着喝着大凤不知不觉的感觉到可能喝的有点急了,有点上头,有不好意思上洗手间去吐,只好强忍着和老韩继续的聊下去。

老韩的知识那叫一个渊博,天文地理,古今中外,时事政治,败家讲坛的,在这么一个漂亮妹子前有多少说多少,肚子里本来存货就多,更是意气飞扬,指点江山的,做伟人状。外加大凤喝的有点急,酒劲开始上头,本来就是如花美眷,此时更是娇艳欲滴。

此时老韩心里也很羡慕二柱子,多好的姑娘啊!长的这么水灵,如果要是我能拍她屁股一把她就想跟我去开房多好?这个年头越来越炽烈,甚至老韩没喝酒都有点满脸通红的架势,谁知道就这么一个每个男人都会有的龌龊念头,转瞬间就由老韩的脖子上的项链一下子焕然一新开始,通过老韩的眼睛,直射大凤的水灵灵的大眼睛……

吃喝的差不多了,大凤明显是醉了,老韩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把帐给结了,和女人出来吃饭,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老韩没有让女人结账的习惯,老韩随手结了帐以后就问大凤道:“妹子你吃饱了没?吃饱了我送你回家,没吃饱的话我再点……”

大凤笑嘻嘻的说道:“吃饱了,韩哥,我们走吧……”说着就站了起来,哪知道一站起来酒劲上头,马上就要摔倒在地……

幸亏老韩是练武出身,尚武崇文,一身的武功还算过得去,抢过去一把就搂住了大凤的腰肢,而手却不知不觉的搭在大凤的屁股上。这一下可好,老韩此时就宛如加油站里的烟头,哦不,应该是加油站里的手机,瞬间就燃起熊熊烈火……

大凤一双如水一般的大眼睛看着老韩,轻声的,娇羞的说道:“韩哥,我晚上不想回家了……”

看到相似的眼神,老韩突然明白了,和上次美、脚王姐事件一样,这次又出事了,这一脚可是狠狠地踢在了石头上,大凤明显和美、脚王姐一样,又被自己给催眠了。可自己刚才想什么催眠的她啊?怎么想不起来了啊!

没办法,老韩还是很会随机应变的,说道:“我陪你出去吹吹风,一会酒劲过去了就好了……”

大凤点了点头,几乎是贴在老韩身上的俩人就这么走出了饭店,出了门就随便的向前溜达着。老韩无话,大凤也无话,就这么贴着往前走,也不知道前方是去哪里,也不管是去哪里,就这样宛如情侣的慢慢的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前行……貌似这一路走不到尽头才好。

大凤偎在老韩宽厚的怀里,而老韩的手臂揽在大凤的腰上,好细的小蛮腰啊!大概也就一尺七左右吧!这么纤细的小腰真的很带劲啊,还有那胸和屁股,这小妞咋长的这么标致呢?要不找个宾馆开个房间研究研究?

大凤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是酒劲上头了,在老韩怀里蹭来蹭去的,趴在老韩的耳边说道:“韩哥,你身上咋这么凉快呢?像二柱子身上就热乎乎的,很不愿意和他搂着抱着的!”

老韩此时的意志力正逐渐滑向边缘,说道:“因为我是胖子吧!胖子因为爱出汗,所以体表的温度都随着汗水蒸发了,所以胖子是属于冬暖夏凉的,记得……”突然间老韩的胸口宛如重锤一样击打了一下,是啊,雅宁以前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夏天也喜欢这样贴着粘着自己的。

看到老韩只说了一半,大凤问道:“韩哥,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还是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情?”

老韩苦笑,就算有不开心的事情,和你说什么啊!再说你也有了二柱子了,自己虽然看不上赵二柱子,但是也不至于去抢人家的媳妇啊!自己身上的痛苦难道要赵二柱子也经历一次?在无尽的痛苦中期待着那个女人有朝一日能回心转意?明显是不可能的还去想啥?

老韩挥去杂念,强忍着心中萌发的念头,对大凤说道:“你家在哪?我打车送你回去吧!一会万一碰上坏人的话,一个两个我还能对付,人多势众的话我也保不住你,还不如送你回家……”

大凤却留恋老韩怀中的感觉,说道:“我不想回去,我那个寝室屋里住了八个人,这个时间回去还没睡,热乎乎的难受,我现在就像去宾馆找个带空调的房间,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最好还是带电脑的那种,可以在里面上网。”

老韩一阵意动,是啊,记得不远处一个网络宾馆,标间一晚上才几十快钱,有十兆光纤还有淋浴,不如带着这个小美人。但是内心反复的煎熬,最终老韩还是很不情愿的问道:“那么你情愿吗?”

大凤听了老韩的话却吃吃的笑了起来,反问道:“那么你说呢?”

老韩一看她笑的如此妩媚,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丫头明显是已经同意了,貌似两千多年前孔夫子就说过:“有妞当搞直须搞,莫待无妞空抖鸟。”貌似两年多年前老子也说过:“有妞不cao,大逆不道……”啊!既然先贤都统一口径了,那么自己还客气啥,于是老韩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网络宾馆很快就到了,哈尔滨的网吧的营业执照越来越难领到,网吧的营业执照在2005年就已经炒到三十万了,而此时聪明会变通的人就想出了新办法,领个旅店或者宾馆的营业执照,一个房间里两台电脑两张床,带淋浴热水器。可以包天也可以包宿的,这样未成年的孩子进不去网吧十分的欢迎。于是大量的网络旅馆就犹如雨后春笋的在哈尔滨遍地发芽。

而老韩带大凤来的这家老韩以前和美、脚王姐来过一次,店主人很和气,机器的配置也很好,全都是十九寸的液晶显示器,更让人高兴的是,这家网吧专门搞了两根十兆光纤的专线,一根网通的,一根电信的,而算一下机器的话,比网吧里的机器分配的资源可快得多,而且房间收拾的很干净,不像一般的网络旅馆那样,没有人住房间的话,只是包天包宿的小孩玩的话,好几天也不洗一次床单,而这家却是天天洗床单、被罩还有枕套。

下车后,老韩看到犹豫的大凤,随手的拍了一下大凤那丰挺的屁股,说道:“怎么了?到地方反悔了?”

谁知无意的这么一拍,大凤的双眼立时迷蒙了起来,美丽的大眼睛充满了魅惑,看的老韩的骨头都酥了,老韩立时挽着大凤进了旅馆,然后到柜台飞快的登记了一下,付了押金就带着大凤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的老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又是一次催眠,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现在就脱衣服,立刻提枪上马,但是此时都进了房间,又不能就这么退出去吧!于是老韩沉吟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如何打开尴尬局面。

此时的大凤反倒很放得开,轻声的说道:“这一天热的出了这么多汗,要不先洗个澡?你先还是我先?还是……”

~~~~~~~~~~~~~~~~~~~

老韩义无反顾的怒吼一声:“当然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赶紧去弄点,然后回来捧个钱场!要不老夫怎么能当着这么多读者大展雄威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