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三十五集 井上翔太的骗局

收藏书签 字体:16+-

成公子成名元很是压抑,一天挨了两遍暴揍,老爹成书记终于派下来了几个警卫员,神速的赶到了自己的身边,准备保护自己,前后不过一会的事情,可这边人手刚集结,也就五六个人和一辆商务车,然后就爆发了悲剧!

悲剧的成公子刚上车路边就路过了一个精瘦的小老头,看年纪也就四十岁左右的人,但是头发却都已经花白了,路过自己的车前瞥了一眼惨兮兮的自己,尤其是这一眼彻底的激怒了成公子成名元,啥意思啊?用那种眼神瞥了自己一眼。成公子成名元立时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的蹦了起来,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对小老头用山东腔吼道:“你瞅什么瞅?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扒了你的皮?”

本来就天气阴沉,稀里哗啦的下着雨,本来心情就很压抑,再加上自己身边又来了几个得力的打手,此时的成公子成名元岂能不让自己迅速的融入状态的恢复二世祖的德性,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而井上翔太此时也很压抑,为啥呢?主要还是上午的那场恶战,赵二柱子雄浑的内力实在是太犀利了,和赵二柱子交手简直是自虐的极致表现,而当时的情况又不能退缩,自己好不容易扛了下来,可是却造成了一身的内伤,趁着出啊来给李睿买伤药的机会,井上翔太也捎带脚的在市场里买了一只活鸡,在没人的角落里吸干了血恢复了一点就打算回去给李睿治完伤,捎带脚吸个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的血来恢复体力的,可谁知道成公子如此的不开眼,大街上没招没惹他就来这么一句。

井上翔太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井上翔太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成公子成名元,盯得成公子浑身不自在,然后说道:“支那人,你敢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吗?你竟敢侮辱皇军……”

成公子成名元听了井上翔太的叫嚣立时就炸窝了,站了起来指着井上翔太的鼻子怒喝道:“你谁的皇军?我谁的支那人?再乱嚼舌根子就算外宾也揍你!信不信三分钟让你生活不能自理?”(哈尔滨因为有石井细菌部队731的遗址,每年来哈尔滨忏悔的人也不少)

井上翔太当年可不是带队的,只是个科研人员,当然不能受得了这个,立马就上来要擒住成公子成名元,可身边的几个警卫员不能干啊,这可是上级受命要高度保护的人,怎么能让一个糟老头子打了呢!再说自己都是部队里的精英,要不也不能被选拔做警卫,此时如果让一个糟老头子当众的殴打了保护对象的话,那么警卫员就是莫大的耻辱。

所以在井上翔太瞬间出手的时候,几个警卫员也同时出手了,向井上翔太的周身最弱的关节和招式的漏洞上就攻了过去,如若平时的话,井上翔太自然可以打发了这几个警卫员,但是此时的井上翔太身体正处于虚弱期,就算在市场买了一只活鸡也不能充分的补充好体力,这时候的恶战明显就是难以应付了,此时只好勉强的支撑着。

几个警卫员可不是吃素的,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大家都知道,此时的几个警卫员打的一个糟老头都无法反击,自然不算什么面子上光彩的事情,但是这个老头可不是一个一般的老头,自己的攻击仿佛永远不能攻击到要害,总是在攻击的最后一瞬间被躲开或者打到无关紧要的地方。

井上翔太边防御边还手,逐渐的感到了自己体力不支,明显是越打越没劲,后劲感觉越来越是不足,随时都有可能被打垮,就在这个时候机会到了,成公子成名元手里拎着不知道在哪捡来的半块板砖就冲了上来,大喝一声:“你给我死吧……”就拍了下来。

冰冷湿漉漉的板砖马上就要拍到井上翔太脸上的时候,井上翔太突然间暴起弹回了板砖,直接拍在了成公子成名元的脸上,然后右手的指甲突然间暴涨,然后一个闪身就闪到了成公子成名元的身后,用指甲逼着成公子成名元的脖子。

淅沥沥的雨水滑过井上翔太的脸庞和成公子那猥琐的脸庞,成公子脸上的血和雨水混在一起滴滴答答的在往下流,井上翔太傲视几个警卫员,说道:“别过来,要不我先整死他……”

没等几个警卫员反应过来呢,成公子成名元就吓得快要尿了,赶紧嘶声裂肺的山东腔喊道:“都不许动,你们听到了吗?他要整死我啊!谁动一下回去就整死你们……”

看到几个警卫员无奈的原地不动,井上翔太挟持着成公子成名元一步步的消失在了雨中,直到消失了以后一个警卫员才对另一个说道:“这下咋整?他挟持了成公子,我们回去咋和成书记交代啊?”

几个警卫员没有办法了,只好先行撤离了,回去只能把错误推在成公子一意孤行的非要自己拣板砖上阵上了,要不也不会被人擒住,搞的大家投鼠忌器,本来好几个人对付一个练家子老头是绝对有胜算的,可谁想成公子这样啊!大家商量好了就开着商务车回去报告成书记了。

井上翔太带着成公子成名元并没有走多远,找了一个居民楼的单元就拉着成名元进去了,此时成名元脸上和衣服上的血水正式补充井上翔太的大补品,此时好不容易抓到的成公子,还不太忍心就这么玩死,直接整死他易如反掌,但是这个家伙有警卫员保护,就不是一般人,如果能借助他家族的力量来寻找实验室呢?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井上翔太奸笑着打量着成公子成名元,桀桀的奸笑着问道:“你是要死要活?要死的话我现在就直接杀了你,然后浪迹天涯。”看着成名元成公子的裤裆都湿润了,井上翔太笑了。

成公子成名元此时也是纠结的很,这个家伙一瞅就是杀人如麻的狠角色,如果自己和他对着干的话,十有八九是不得好死的,与其这样不如看看他有什么所图,所以成公子成名元壮着胆子问道:“那么我要是想活该怎么办?”

井上翔太死死的盯着成名元脸上的伤口和血迹,伸出舌头狠狠地舔了一口,笑着说道:“想活就让我咬一口吸点血,然后我身体里有你的血了我们就是亲人了,我自然会和你合作,什么财富权利都要给你……”

成公子成名元吓得打了个冷战,颤声说道:“那你吸完我的血,我时不时会变成和你一样的?如果是的话我就让你吸……”

井上翔太却被成公子成名元逗得莞尔一笑,这家伙想啥美事呢,这样就要享受无尽的生命和不老不死,真把自己当成吸血鬼了,不过井上翔太却并没有打算把实情告诉给成公子成名元。井上翔太郑重的说道:“现在你的时期还不适合做我的同类,你现在是要以正常人的身份追求权利和财富,当你的权利和财富到达了一定的积累,登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把你变成我的同类。”

成公子成名元终于放心了,很放松的思考了几秒钟,终于咬着牙递过自己的手腕到井上翔太的嘴边,一口山东腔的说道:“那你吸吧!”

活人的鲜血啊!好久没有享用了,井上翔太此时脑子里不断的耻笑这个弱智的孩子,真不知道他父母咋把他培养出来的,怎么跟傻子似的呢!看来中国的教育方式还是把二世祖作为一个终结来培养的。井上翔太此时也不再多想,张大了嘴一口就咬了下去,动脉上的鲜血不断的流入腹中,暖暖的,略带一股咸腥,很是受用……

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成公子成名元颤抖着等着井上翔太饱餐一顿,井上翔太却看到成公子成名元这副表情给逗乐了,笑道:“你有些肾亏,而且有轻度阳、痿的症状,并且早、泄,顶多支撑不住3分钟……”

看着满脸讶异的成名元成公子,井上翔太继续缓缓地说道:“你的血不算美味,但是下回记得回去要坚持吃点六味地黄丸,这玩意就长期的溜着,对你的肾亏有很大的帮助,另外你轻度阳、痿和伴有的早、泄要根治的话就要大量的补血,女人来大姨妈吃什么你就要吃什么。”

看着满脸惊喜的成名元成公子,井上翔太又是一棒子抡了下来,继续说道:“但是内玩意是要充血才会好用的,我吸了你大约400cc的鲜血,大概你要休息两个礼拜才可以**,要不的话你可能连硬都硬不起来……”

威胁完了成名元成公子,井上翔太问成名元成公子:“兜里有钱吗?咱们找个地方,我要找到龙脉,这事你就帮我吧!我已经脱离了三界六道,就算找到了龙脉也没法得到江山,所以我需要一个三界六道的人。”

成名元成公子一听龙脉,三界六道立时来了兴趣,立时眼巴巴的盯着井上翔太问道:“什么龙脉啊?”

井上翔太心里嗤笑,傻逼吗这不是,说啥你就信啥,正好可以利用,如果他家背后有身后的背景的话,自己的谎言更是能拉到一个强援,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啊!于是井上翔太就胡诌道:“我是个日本人,当年侵华日军731石井细菌部队的少佐,我们当年的任务其实并不是研究生化武器。希、特、勒还研究怎么利用神力来帮着他占领全世界呢,我们日本人怎甘人后,我是主要攻关中国历史的,主要就是要寻找一条真龙的龙脉……”

成公子成名元立时来了兴趣,好奇宝宝似的盯着井上翔太一股山东腔说道:“那为什么不在南方找啊?不是说南方那边才好吗?尤其俺们山东,地杰人灵……”

井上翔太戏虐的摇了摇头,心里都乐开了花,这家伙真好忽悠,说啥都相信,现在就这么简单的就入套了。于是井上翔太语重心长的说道:“天下龙脉起昆仑,但是东北方向却是一条恶龙,这里除了两个王朝,金朝的时候甚至把两个皇帝抓了过来,困在一座天井里,这是什么?更被说清朝的时候了,所以我的任务就是寻找龙脉,在龙脉合适的地方葬下天皇陛下,于是最快十年,我们大日本帝国就会称霸全世界……”

成公子成名元听的心驰神往,心里在想着,如果寻到龙脉的话,埋了自己的爷爷,然后老爹用不了几年就顺利上位,自己刚二十出头,而且是独子,太子就当仁不让了,等老爹做几年皇帝力不从心了,那么自己就坐拥天下财富,甚至拥有天下美女,就跟电视里的选秀的节目一样,选出个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不行,这仨货指定不行……

井上翔太推了推正在意**的成公子成名元,打断了他走神的意**,继续说道:“你也别高兴,你们国家安全局的人也在找,我本来是不老不死的,但是现在被他们用特别的方法给伤了,于是我开始衰老,开始枯萎,所以我现在就要尽快的找到龙脉,尽快的完成我们大日本帝国统治地球的崇高梦想。”

成名元成公子自然恬不知耻的一股山东腔说道:“这个我们可以合作,我父亲在这个地方算是一个大官,如果要是应验了的话,我们可以合作,我们可以完全展开合作,再说你们日本人就算占了龙脉也未必应验在自己身上,不如我们做一个合作,然后我们家当了皇帝帮你把这些地方的鞑子都清理出去,东北就剩下我们汉人和你们大日本公民。而且我们的国家资源丰富地大物博……”

不管成名元的话,井上翔太却被最后一句话给逗乐了,笑道:“你们中国资源丰富地大物博不假,但是你没看见你们多大的人口基数?平均到人头上就比非洲穷国强不了多少,甚至不知道保护战略性资源,煤矿不断的过度开采,造成大量的地底空洞,不断的塌方。树木过度的开采砍伐,造成洪水不断,土地大量的荒漠化,好不容易头两年有个家伙在边境荒漠的地方种树改善环境,却被当官的兜头一棒子给勤了,财产充公,树也没人种了。还有就是你们是全世界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明明拥有这种战略武器资源却便宜的令人发指的大量出口给国外资敌。而自己却要大量的在国外高价的进口铁矿……”

成名元成公子立刻嬉皮笑脸的凑上去,一股山东腔说道:“大叔您看,这些都是当官的为了捞政绩崽卖爷田不心疼,我爹也那样,只要您和我们合作,江山咱们一家一半,到时候江山就是咱家的江山了,谁敢再这么祸害您就整死他……”

井上翔太皱了皱眉,说道:“你们汉人最没信用,当年孙文说好了我们给他钱革命就割让整个东北的,结果他没当两天半总统就因为这个没人支持了,后来东北被张作霖给占了,我们又是签合约又是帮他建造水电站和基础工业设施的,到兑现合约的时候他却赖账了,要我们拆了那些设施,拆了搬走的话怎么能折合我们的损失?于是才炸死他的。现在你们又这么说,我拿什么相信你?”

成公子成名元此时已经被龙脉的消息刺激的红了眼,立刻一嘴山东大葱味说道:“我可以让你约见我的父亲,我父亲现在这个地方是个高官,只要他点头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实施计划了,这样我们就可以长期合作了。到时候我们的把柄全攥在你的手里,你还怕我们翻出你的手掌心吗?”

井上翔太看到成名元已经上套,立刻点头道:“好的,带我去见你父亲,如果我们谈不来的话我们就一拍两散,但是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到时候你随时准备我杀人灭口吧!我只相信死人的嘴最严实……”

成公子成名元也不含糊,立刻带着井上翔太去见自己的父亲,闲话少说,我们下面再说老韩,老韩在房顶猫了能有二十分钟,终于等到了美、脚王姐的本田雅阁,二话不说就飞奔下楼,此时事关命运,鞋都差点跑丢一只,下了楼就直奔美、脚王姐的本田雅阁。

一上车美、脚王姐就娇笑一声,笑道:“你这个杀千刀的,好几天不给我来电话,是不是另结新欢了?”

老韩此时性命攸关,又哪有心情和美、脚王姐打情骂俏,立刻就着急的说道:“赶紧开车,咱赶紧走,晚一步的话弄不好我就被男人给强暴了,到时候你愿意蹲在那看我被强暴还是现在赶紧开车?”

~~~~~~~~~~~~~~~~~~~~~~~~

美、脚王姐笑靥如花的说道:“死鬼,我投票了,作者大大保护我,你不投票就坐等被一群壮汉强暴吧你!这就叫一日不投票如吸三包烟……”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