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三十七集 勾结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赵二柱子很激动,质问着墙角之王说道:“那些扫大街的环卫工人招谁惹谁了?就在大街上正常的清扫就被车撞了?这事不会是假的吧?我可跟你说,我可是个预备党员……”

墙角之王心里腹诽着,预备个毛的党员,老子还是正牌共青团员呢!但是嘴里不能这么说,沉思了一下说道:“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本地的环卫工人在编的一个月好几千,他们就在外面招收一些人做自己的工作,而自己就承包一些环卫口的项目,这样的话他们每个月进账比做工人要多得多。而这些在清扫城市的环卫工人大多是外地打工的或者是上了岁数衣食无着的人。而现在朝廷的政策不是很严谨,尤其是对交通违章和酒后驾车这一块,所以就很多的惨案发生了,而这些外聘的环卫工人因为没有任何的保障,最后就算出现了意外也……”说到这里墙角之王也说不下去了。

赵二柱子眉头紧锁着,是啊,多么可怜的人啊,为了清洁这座城市,在烈日下,在暴雨中,风雨无阻的风吹雨打的一路走来,赚的比别人也多不到哪去,都被盘剥的剩不下啥了,结果最后还被酒后驾车的肇事司机给撞完了,而且住在医院里没有人赔偿,哪怕有一笔钱先救急也行啊。

赵二柱子沉默了半晌,缓缓地说道:“貌似如果练摊赚回来的费用也不够救助他们的吧?而且按你说的我们还要发展,还要有别的目标。”

墙角之王诡异的笑着,仿佛一个奸臣一样的,笑了一会才说道:“盟主大哥,多虑了,其实往后的话我们还有其他的发展方向的,比如内种肇事车主,如果我们找到他们的话,那么不止是承担责任,还要敲他们一笔,要是没有惩罚的话,就是单单的赔偿了受害人的医疗费用的话,对待那些财大气粗的有钱人,他们都不在乎那点小钱,他们只是嫌麻烦而已,怕破坏自己的公众形象而已,而我们抓住这个行为艺术的机会的话,我们可以狠狠的艺术的敲他一笔,然后我们有钱了就可以除了赔偿受害人以外,还可以继续行善,为救助下一个人而努力,这样的话就像滚雪球一样的,越来越壮大,帮助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赵二柱子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么我们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招来朝廷的打击啊?因为朝廷的执法部门肯定和他们有千头万绪的关系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样的话我们就成了被专政的对象了。”

墙角之王却笑道:“盟主大哥多虑了,其实我们发展起来以后并不是与朝廷做对的,而我们是要作为一个黑暗中的公正而存在的,就像早些年看过一个美国电视剧,叫黑暗的公正,我们就是在暗地里解决一些不安定因素的,甚至后期我们甚至可以和朝廷的公检法队伍合作,有些他们不好处理或者不能处理的就交给咱们,咱们只是一支类似锦衣卫一样的地下组织,没有编制但是却有权利,到时候一些指责和什么的就离咱们远去了,既然大哥咱们现在是自己人了,你只要答应我,我就可以告诉你一个咱们以后不会遭到和谐的天大的秘密……”

天大的秘密啊,诱惑倒是很大,整的赵二柱子心里痒痒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了一想,最后还是忍不住诱惑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吧,我一定替你保守秘密,如果我违约了的话,让我不得好死……”

听到了赵二柱子的誓言以后,墙角之王笑道:“盟主大哥不必发那么重的誓言,其实我的秘密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复姓西门,而我的父亲就是黑龙江地区国家安全局的一号首长,他的代号叫做西风,如果我们能帮助他做几件大事的话,什么公检法在除了颠覆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否则没有任何的权利干涉我们,到时候我们就有了天大的保护伞了!”

赵二柱子听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个跟人过一招就被撂倒的家伙竟然这么大的来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可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因为当过兵的自己知道,国家安全局是隶属于中央首长的,而一般的小杂鱼省里市里的,绝对没有权利去干涉国家安全局的行动的,而且必须一路放行,相当于现代的锦衣卫了。

于是赵二柱子立即拉着墙角之王问道:“那兄弟你的功夫怎么这么一般呢?你父亲的身边应该是高手如云啊!再加上咱们国家地大物博的,啥样的高人没有啊!你咋就被那个垃圾那么轻易的打倒了呢?”

墙角之王压抑的说道:“我们家是护卫世家,历朝历代都是御前带刀侍卫,而传到我这代的时候国家要计划生育,就我一个独子,而我又偏偏因为小时候被逼着练功,因为体弱多病耽误了,后来又爱好上了艺术,所以跟我爸关系不是很好的,所以他不喜欢我学艺术什么的,我也不喜欢他,直到前几年老妈被老爸的敌人挟持了一次,我在旁边站着无能为力,所以我当时就想立志练功……”

赵二柱子听的很是好奇,立即问道:“那你练功了怎么还这样啊?武功啥也没有,还站出来维护正义?”

墙角之王尴尬的说道:“家传的武功都是童子功,都要从小练起的,因为小时候骨骼和韧带比较柔软,容易起步,而我现在已经长成了,哪可能练啊!所以为了老爸能看得起我,所以我才在外面维护正义,虽然出场一次被人打一次……”

赵二柱子却嘿嘿的用力的拍了拍墙角之王的肩膀,笑道:“兄弟啊!你武功不行不必非用武功啊!你脑子里的东西可值钱了,你脑子里的东西可胜过千军万马啊!如果按照你设定的来的话,虽然你自己不能行侠仗义,但是却有千万人因为你的指挥代替你去行侠仗义啊!”

墙角之王也很高兴这个盟主大哥大哥这么仗义,啥也不说拉着赵二柱子就奔向了食堂。师大的食堂里这个时候正式晚餐时间,食堂在二楼,门口挂着一幅山水画,上面写着物华天宝,地杰人灵八个大字,而墙角之王拉着这个盟主大哥直奔里面找地方占座。赵二柱子就像刚混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还没仔细观察一下大学食堂到底啥样的时候,就被眼前的景色所迷惑,好多的美女啊!娇媚的,冷艳的,性感的,清纯的,真是春兰秋菊啊!啥都有,整的赵二柱子目不暇接,眼睛都差点被晃得瞎了。

墙角之王也得意的去打饭,这个大哥也是性情中人啊,对待这些美女还是没有啥抵抗力的,被这些美色晃得头昏眼花的也是很正常的,自己刚来报到的时候不是也是这个德性吗?好歹在这里混了将近一年了,有点免疫力了才没事的。

这边就暂时的交代到这里,我们再扭转镜头对准另一边,井上翔太跟着成公子成名元到了道里区江边爱建社区附近的一个叫工程小区的小区,这个小区从一九九八年开始就专门为市里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分配住房,因为一九九八年哈尔滨的住房改革了,取消了原有的福利分房,而采取住房公积金政策,而工程小区就是最后的福利分房的产物,于是这里有区长楼,有市长楼,有各个机关干部的房子,而成公子成名元带着井上翔太就直奔小区里走,穿过了好几栋楼以后在一个单元门口停了下来,掏出钥匙打开门就带着井上翔太上楼。

井上翔太上楼的时候就感觉到奢侈,地上的大理石显然不是人工合成的,而是纯天然的大理石裁切的,而扶手上的黄铜也不是镀上去的,而是整块的黄铜炼出来的,就这样的东西要多少的民脂民膏啊!

成公子成名元把井上翔太带到三楼,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一扇门,很是骄傲的鄙夷着井上翔太土老冒的神色,就这样带到家里的大厅。

井上翔太如果只是在楼道里就感觉到奢华的话,那么进了大厅以后,看到成名元成公子家的摆设后,就只能感叹奢侈了,地上铺的是实木的地板,而不是哈尔滨流行的复合地板,真皮的大沙发,茶几都是红木的,包括电视柜上的电视和组合音响家庭影院一套起码也要五位数,而且还是最保守的估计。

成公子成名元把井上翔太让到一边,井上翔太舒服的坐在真皮沙发上,就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如果这些钱不糟蹋了,而换成真枪实弹的话,起码能武装十几个士兵啊!真是败家啊!

成公子不管井上翔太的痛心疾首,心想老爸这么寒酸,家里有钱都不舍得大收拾,就这样寒酸还感动的井上翔太这副表情,如果带他去自己家爱建锦园的房子去的话,他不定啥样呢。

成公子也不着急鄙视井上翔太了,就问道:“你喝什么?咖啡、果汁、洋酒、还是茶?”

井上翔太也都不太明白,虽然是再世为人,但是这种阵仗却是第一次见,所以问道:“咖啡是什么咖啡?果汁是什么果汁?洋酒是什么洋酒?茶是什么茶?”

成公子成名元有意炫耀的说道:“咖啡是内部特供的牙买加蓝山,市面上是买不到的。果汁的话好说,那边有榨汁机,冰箱里有新鲜的水果。洋酒轩尼诗、人头马、路易十三、XO都有。茶叶的话有铁观音、碧螺春、毛峰、毛尖、还有上次老爸上北京开会特意托人搞回来的中央特供的大红袍。”

井上翔太好奇道:“大红袍不是哪都有卖的吗?怎么中央的领导不喝雨前龙井而喝什么大红袍啊?”

成公子成名元立时鄙夷的无以复加,马上就给日本人都定义为日本人都是农民的概念了。稍微平息了一下就说道:“你知道大红袍最正宗的茶祖就那么两颗茶树吧?那是荷枪实弹的军队驻守的,采茶都要专门的人去采的,总共中国一年好年景也不到二斤的茶叶,当年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毛、主、席赠了他四两茶叶,尼克松立即笑话毛、主、席抠门,但是毛、主、席告诉他,这是正宗的大红袍,每年最多就能产一斤多茶叶,而今年年景一般,总共才八两冒点头,送了他半壁江山还挑理就不对了。”

井上翔太也肃然起敬,毛、主、席是谁他也知道,这人可是个军事大家,新中国的军神,简直是可以说用兵如神来形容,新中国的历史中除了那个大脑袋林副主席以外,貌似没有人可以和他在军事上一较长短。但是大脑袋的林副主席明显没有他这么高的人望,所以最后落得凄惨的收场。

井上翔太兴致勃勃的问道:“那就让我尝尝大红袍的味道,这么好的东西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的,更别说喝了……”

成公子成名元笑着去找了一套官窑的茶具,把茶叶放在壶中,然后在饮水机里放出一些热水冲了一下,说道:“这叫洗茶,饮茶除了绿茶之外都需要先洗茶的,闻到香味了吗?这套茶具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据说是明代官窑的瓷器,你看这釉,这可不是花钱能弄到的。”

井上翔太也拿起一只杯子把玩起来,闻到茶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有些坐立不安又有些期待,直到成公子成名元穿花蝴蝶似的卖弄着茶艺。茶艺在日本是贵族才可以学习的,自己下级武士家庭出身,摆明了不够资格,不过还好,也见识过日本的茶道,要不真被这个成公子成名元当成乡下人一样的鄙夷了。

成公子成名元为啥这些东西知道的这么多,其实也是二世祖的通病,从小就接触这个圈子,啥都懂得一点,再就是因为自古以来的这些二世祖谁不是遛狗、架鹰、斗蛐蛐、斗鸡……的玩的样样精通的,所以成公子成名元也对这些方面很是精通,很有天赋……

和成公子成名元在一起品着香茗,又成公子成名元介绍着好坏,时间过得也飞快,本来井上翔太对茶道茶艺啥的也没有啥研究的,成名元成公子口灿莲花的讲解的津津有味,井上翔太听的也很是受用,所以等待的时间也不是很漫长。

直到大概过去了能有半个多小时,井上翔太刚刚听完成公子成名元讲解完普洱茶在西域的茶砖的典故,外面开门的声音就响起了,然后门打开后一个长的酷似成公子成名元的猥琐大叔就趾高气扬的站在门口。

只见此男脚下一双小牛皮的皮鞋,看不清标志,好像是鳄鱼的。一条报喜鸟的藏蓝色西裤熨烫得笔直的裤线。上身一件白色的好像是梦特娇的半袖T恤。左手上一块西铁城精工机械金表。不过腰间的肚子却很是腐败,和其身材不成正比,宛如孕妇。再看此男的脸上,长的更是让人想拉进小胡同狠狠地暴揍一顿的内种,怎么这种人身居高位啊?如果从面相上看,此人绝对一奸佞小人,但是就是高高在上的朝廷命官。

男人身后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穿着黑裤子黑T恤的两个壮汉,却长的十分的平常,就是掉到人堆里找不出来的内种,而且看这两个壮汉却目光炯炯有神,太阳穴微微鼓起,一瞅就是内外兼修的练家子,而且看来功力不俗。

男子进屋以后十分傲慢的扫视了一眼,终于把目光定格在了成公子成名元的脸上,一股浓重的山东大葱的语气威严的试探问道:“你小子又惹谁了?这位是谁?”看来此人说话办事还是能保有余地的。

两个保镖把身后的防盗门关上以后,井上翔太却站了起来,笑着问道:“在这里有外人的话说话方便吗?”

猥琐男子一股浓重的山东大葱的口音笑道:“没关系,他们是俺在山东带来地,自己人,不碍事……”

看见井上翔太对自己点了点头,然后又坐回了真皮沙发,成公子成名元赶紧解释道:“爹,他就是劫持我的那个日本人,但是我们已经谈和了,他有一件咱们合作双赢的事情,如果我们合作成功的话,那么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于是成公子成名元和老爹成书记一样的一口山东大葱味的口音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事情是这般如此,是如此这般,最后讲到了龙脉,于是成书记疑惑的看着井上翔太问道:“龙脉的事情真的是真的吗?确保我家的先人如果埋葬进去的话,就能保证我们父子将来能坐上龙庭,成为九五之尊?”

~~~~~~~~~~~~~~~~~~~~~

没等井上翔太说话,作者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怒道:“成你喵了个大熊猫的,你丫在站外看盗贴的,看盗贴倒是没啥可耻的,当年老子也看过,但是你丫倒是来纵横注册个号给本书投票啊!你连票都不投,收藏都不收!我诅咒你在以下的剧情中拉屎不带纸!”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