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三十八集 新的卧子

收藏书签 字体:16+-

成书记端着架子坐在沙发的拐角,按照方位来说,这是一个主人坐的位置,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桌子上自己心爱的茶具,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的大红袍的香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小败家子啊!这个可是中央特供的大红袍啊!老爹千辛万苦的整回来你就孝敬了这个日本鬼子了,老爹都没享受几口呢!家门不幸啊!

看着成书记不说话,井上翔太也老神在在的端坐着,也是不说话,犀利的眼神盯着成书记的举止,此人虽然一脸的贫贱相,但是能身居高位就一定是身上的性格所决定的,必定是心黑手很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角色,必须要小心,省的这家伙再把自己装进去,给他当枪使。

沉默的气氛终于被成名元成公子给打破了,成公子看着两边就这样的沉默下去也不是事,于是试探的说道:“爹,这位日本先生好不容易被我们请来了,我们总不能这样的让人家回去吧?”

成书记终于开口,一股山东大葱味的说道:“俺们怎么能信得过你?毕竟如果你说的龙脉的事情是真的的话,那么俺们就和朝廷对上了,毕竟朝廷不会放任俺家得到龙脉……”

井上翔太迎着成书记的目光,犀利的和成书记的小三角眼对上了,缓缓地说道:“龙脉的事情本来不想用你们的,你们爱信不信,当年朱元璋大破陈友谅的事情你知道吧?陈友谅家的祖坟是罕见的双凤朝阳的格局,而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鄱阳湖水战之前,听信了刘伯温的话,把生母活葬在太极晕中,十年之内朱元璋就登上龙庭,成为了九五之尊,而事后刘伯温诈死,然后浪迹天涯。朱元璋创立锦衣卫(当时叫御用拱卫司)也是除了防备朝中大臣篡权之外,追查刘伯温的下落,毕竟刘伯温知道自己的底细,如果破坏了的话,那么不言而喻了……”

成书记被井上翔太的话说的有些动容,明朝那点破事毕竟在今天科技昌明和通讯发达的时代早就被破解了,多少有点了解,但是风水这种奇妙的东西是现的科技无法解释的,井上翔太的话很是具有煽动型性。成书记沉思了一下,说道:“那么东北的龙脉呢?”

井上翔太依旧盯着成书记的眼睛,笑道:“你知道这片土地上诞生过几个皇朝?当年辽国就是现在的东北的辽宁省龙起的,还有金国,崛起在黑龙江流域,还有就是最后的清代,这些都是一些证据,外加上虽然天下龙脉起昆仑,但是中原的风水学说到东北也可以适用,你看长白山山脉和大小兴安岭山脉等等,郁郁葱葱的可比中原光秃秃的山脉要生龙活虎的多吧!”

成书记被说的意动,好奇的问道:“那你帮我们找到龙脉以后,有什么交换条件?我不相信你们日本人是什么好心的人,会平白无故的帮我!”

井上翔太的眼中犀利的目光再次暴涨,死死的盯着成书记的眼睛,半晌才说道:“当然不是白帮的,当年我为了多年研究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一代人可以研究明白的,光是大量的阅读分析古籍就要二十年以上,所以我为了有时间研究这些东西,特意获得了不老不死的生命。但是不老不死的生命是很痛苦的,而我们大日本帝国当年也已经战败,我所有的付出都得不到回报,我想你不知道这种痛苦的感觉。好在我们大日本帝国战后已经重新崛起,但是光是经济上的崛起是满足不了我的追求的,所以我需要一个听话的政权……”

成书记此时仿佛倍受打击,一个听话的政权啊!那就算自己登上九五之尊的宝座的话也要成为小鬼子的傀儡,就像末代皇帝溥仪一样的悲惨,不过现在貌似不是当年中国备受欺辱的年代了,如果中国真的站在了日本一方的话,那么老美会答应吗?老美一定不会答应的,于是小鬼子弄不好又要遭殃,到时候如果自己游刃有余的在两边左右逢源呢?想到这里的成书记眼中一亮,伸出了右手,说道:“好吧,我答应你,我们合作愉快……”

井上翔太也缓缓地伸出右手,握住了成书记的手,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成书记这个老狐狸的双眼,缓缓地说道:“那么合作愉快,不过我有个要求……”

成书记一看,好了,这家伙一下子就来要求了,只要有要求的话总比没有的好,有要求的话就是自己人了,如果没有的话谁知道他是不是要找到龙脉就甩开自己呢!于是成书记做了一个很真诚的笑容,说道:“那么有什么条件?当然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可以直说……”

井上翔太沉吟了一下,说道:“现在的情况是这样,你们国家安全局的人在追杀我,而且我的一个助手被抓住了,你首先要解除我的通缉状态,然后再给我一个新的身份,要不我没法帮你找龙脉。其次就是我的助手知道我很多的事情,如果你不能把他救出来,那么替我让他永远闭嘴。”

成书记不免心中一寒,这才是做大事的人,如果能救人就救人,救不出来就灭口!手段如此的老辣,看来也不是个轻与之辈,看来自己以后和他打交道也要万分的小心,说不准什么时候自己就成了他的伙伴一样的,被灭口除掉了!想到这里成书记世故的笑道:“没问题,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可以放心,我会很快满足你的要求的……”

刚才外面还是晴朗的天空,忽然之间就乌云密布的下起了雨,噼哩叭啦的打在窗子上让人心里一阵厌烦,老韩经历了昨日的惊险以后,也不知道井上翔太和那帮家伙会不会找自己,所以安心的躲在况天佑和马小玲的家里,本来回来的时候况天佑和马小玲还不在家,(都在国家安全局突审犯罪嫌疑人李睿)好在小唐这厮在家正在练小号,准备和马小玲在游戏里结婚。

到了况天佑的家里以后,老韩这个压抑啊!终于到了安全的地方了,这一天发生的种种真是惊险的要命,正坐在沙发上看小唐捧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练级的实况,不时的指点着呢,突然间手机就响起来了铃声,老韩这个压抑啊,不过还是要耐着性子接了起来:“您好?哪位?”

电话那端传来了大凤期期艾艾的声音,问道:“韩哥,是我,你帮我问房子的事了吗?”

老韩一听就知道大凤这边可能出问题了,马上鬼扯道:“今天问了一下,那边正帮我找呢,咋的了你?”

大凤犹豫了一下,说道:“韩哥,我没地方住了,明天床位就到期了,我今天打算搬出去,正想问问你呢……”

老韩马上就知道,这事必须抓紧了,要不的话大凤不定投入谁的怀抱呢,于是说道:“挂了电话以后我再催一下,看看那边咋样了,如果行的话一会我就过去帮你搬家……”

大凤傻乎乎的也不知道老韩今天就带徒弟了,也没时间帮她问,此时被老韩的迷魂汤一顿灌,早就不知东南西北了,立时回应道:“那真是谢谢你了韩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轻轻安慰了一下大凤,老韩就拨通了店长老杨的电话:“老杨啊!我是老韩,咱们店里有没有往外租房子的?”

电话里传来老杨的慵懒的声音:“有的是,问他要哪的?要多少钱的?要不要带热水器洗澡的,要不要带有线电视的,要不要带宽带上网的……”

老韩踌躇了一下,说道:“恩,我一不错的朋友,不用太大,合橱就行,加钱越便宜越好……”

老杨灵敏的感觉立时发生了作用,马上笑道:“老韩你这个家伙,不会是你对象吧?反正不是对象也是个炮友什么的,反正不是纯洁的男女关系。”(炮友,打、炮的朋友,超友谊关系,出来搞破鞋的一种代称。)

老韩很窘,但是还是说道:“有吗?有这种要求的吗?”

老杨大概沉思了几秒钟,说道:“咱店里扣下一套房子你知道吧?就在顾乡新天地,顶层的,现在出手很费劲,因为还有半年才能把手续办的利索,现在可以租给你,房租就五百吧!大概五十多米,两室明厅的,租给你了,你可以往外再租出去另一个屋,但是不许祸害房子,那屋子里可算的上是高装了,半年的房租三千,房子里水、电、煤气、有线电视、宽带啥都有,可以做饭,但是不包水电,你感觉咋样?”

老韩沉思了一下,这样的好事没有多少,马上答应道:“那好,我现在就联系她,行不行一会给你打电话……”

挂断了电话的老韩掏出兜里的钱看了一下,然后跟小唐打个招呼然后就拿着银行卡出门了,出门就直奔银行的自动提款机,边走边给大凤打电话:“房子找到了,顾乡新天地小区的一个顶层的房子,高档装修东西向,五十多米,带宽带和有线电视还有热水器。两室明厅的格局,一个月五百不包水电,半年打款,但是只能租半年,因为是公司扣下的房子,如果有不祸害房子的人的话,可以往外租出去一个房间……”

电话那边的大凤被这一切震惊了,经常在外租房子的她是知道的,就这个价钱租个房子是基本不可能的,而且还是高装,除了楼层高一点以外没有别的毛病,立刻就答应了老韩。

约好了以后老韩就从自动提款机里提出三千块钱,然后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店里,把房租先交上,既然自己把人家姑娘睡了,而且以后还要长期的睡下去,那么就不能这么抠搜,不差这点小钱了。

交完了房租老韩就直奔大凤原来租住床位的地方去了,正看见大凤在楼下叽叽喳喳的和几个小女孩说房子里还有一个空房间往外租,十七八米的一个房间装修好了的,只要三百一个月,但是要包所有的费用,比如水电煤气宽带和有线电视什么的。

老韩的出现让大凤惊喜的跑了过来,抱着老韩的脖子就原地转了好几圈,好在老韩的体格还不错,如果一般人的话早就被转迷糊了,老韩帮着大凤拎着旅行袋,然后摆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房子绝尘而去……

房子是不错的房子,挺带劲的,两室明厅的格局,地上铺着的虽然不是实木地板,但是也是很不错的合成地板,墙上刮得大白,屋子里看着非常的干净利索,甚至老韩这个职业的经纪人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老韩放下大凤的旅行包,说道:“就是楼层不好,累的我现在一身汗,我去冲个凉……”说着就开始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这边老韩脱衣服呢,大凤羞涩的问道:“用不用我帮你搓背?”说完一张俏脸羞得通红的,还用手把玩着衣角。

老韩立时明白大凤的意思,拉着大凤就往洗手间里走,大凤也只好害羞的脱衣服,不过老韩贼眉鼠眼的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的,让大凤十分的不好受,最后只好掩耳盗铃的用手捂住老韩的眼睛,娇嗔道:“别看,看什么看,看了多少次了,没看够啊?”

老韩却笑嘻嘻的挪开了大凤的玉手,嬉皮笑脸的说道:“记不记得网上说过,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一次擦肩?那么我就多看看你,趁着现在还是今生,为了来生多瞅你两眼……”

大凤娇羞的白了老韩一眼,不过品味着老韩的情话还是那么的甜蜜,赶紧脱光了就拉着老韩进了卫生间一起冲凉。

剩下的事情就只能为了共建和谐社会,略去三万五千字,现在的写手真是难啊!这和谐社会啥时候是个头啊!

先不抱怨了,老韩和大凤又一阵云雨,大概折腾了快一小时,宾主尽欢以后,大凤光溜溜的腻在老韩的身边,说道:“韩哥,要不你搬过来住吧!我也好有个伴啥的,咱们就住这间小屋,大屋租给我原来寝室的姐妹,他们愿意三人一个屋,然后每月一人一百,然后另外的水电煤气啥的都他们包了……”

老韩搂着大凤,用食指刮了刮大凤的鼻子,说道:“可你这么色,要是让她们听见咋整?再说我家里也没法走,我妈有糖尿病,还有心脏病啥的,我一个独生子又没有哥兄弟啥的,没有人照应着点也不行啊!要不这样,每星期我来你这里住两天,其余时间我在家里住。”

大凤挺不高兴,毕竟老韩没有答应她,以前赵二柱子啥都答应自己,于是就赖在老韩的怀里耍赖,扭来扭去的哼哼,老韩也不搭理大凤的耍赖,岔开话题说道:“要不晚上带你去我朋友家,让我哥们两口子见见你?”

大凤依旧不依不饶的在老韩的怀里乱扭,扭来扭去的还直哼哼,老韩实在没辙了,只好说道:“要不去他那我给你露一手,给你做点好吃的,就这么定了,别耍赖,听话……”

不管怀里大凤扭来扭去的,老韩摸出手机就给况天佑的手机拨了过去,响了好半天才听到况天佑低沉的声音传来:“有啥事?快说,这边正忙着正经事呢!内个跟着井上翔太的李睿落网了……”

老韩一阵吃惊,李睿落网了,他不是被自己打昏了吗?那么就是被况天佑擒下了,这下就把井上翔太给得罪的死死的了,弄不好这个死日本鬼子一定阴魂不散的找自己打击报复,不过不死死的得罪他也要阴魂不散的找自己打击报复,貌似这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了似的,前世的宿仇啊!

老韩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和我嫂子几点回家?晚上我带个小妹去你那给你做点好吃的,然后记得叫上内个楼上的神婆,给我们算一下。”

况天佑估计那边是在看手表,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大概两个小时以后回家,到时候你过来吧!不过这次你自己买菜,我没时间了。”

老韩也无所谓,反正不过是买个菜而已,自己现在也不差那几个小钱,这个况天佑真是抠门到家了,不过自己貌似认识他们两口子的那天他就这么抠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挂断电话的老韩又和大凤光着大腚在**耳鬓厮磨了半天,最后穿好衣服,然后又冲了个凉,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况天佑的家。

好在下午菜市场里的人不多,要么贴贴擦擦的估计大凤一定会被小流氓卡油,正这么寻思呢,对面走过来一个挺面熟的瘦了吧唧的小子,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的小子,死死的盯着大凤和自己,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如果老韩能听见的话一定气炸肺,这小子嘴里正嘟囔着:“又是这个昏君,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

老韩神奇的一个凌空三百六十度,落地两个托马斯前悬的晕倒,晕倒之前就听他嘴里嘟囔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收藏了,你收不了吃亏。投两票,你投不了上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