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四十集 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嫂子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赵二柱子腼腆的摸了摸光头,对齐默然笑道:“兄弟你的半步崩拳可是真厉害啊!当兵的时候老班长就说过,这形意拳主要就是这半步崩拳的威势才给形意创下这么大的名头”

齐默然也笑道:“大哥见笑了,家传的一点把式罢了,要是我爸用起来的话,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挽回今天的局面,小弟我还是学艺不精啊!要不然也不要劳烦两位兄弟出手了。”

赵二柱子沉吟了一下,但是看到齐默然快人快语的,也不好掖着藏着,于是说道:“兄弟,有这么个事和你商量一下,就是我们成立了个组织,叫正义盟,主要是以行侠仗义为目的的,我是盟主,他是军师兼副盟主……”说完就指了指趴在**一身是伤的墙角之王。

齐默然打断了赵二柱子的话,说道:“大哥,现在是法治社会啊,要是咱们就这么贸然的出去行侠仗义的话,拳头始终打不过枪杆子啊!任你一身惊天的业艺,也比不过一颗子弹啊!”

这时候趴在**一直沉默的墙角之王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为啥激动啊,齐默然是谁啊,单挑的话连着打败多少跆拳道、柔道、空手道的留学生的师大第一**啊!拉他入伙的话,基本构架就完成了,就算赵二柱子忙起来没时间的话,又有人和自己一起出去了,省的出去就挨打,再说多了一个齐默然,就又多了一份安全系数,起码比自己和赵二柱子单独出去要安全得多。外加这么多女生迷齐默然,自己说不准还可以泡上两个女生呢!

于是按耐不住的墙角之王说话了:“齐大哥,你若是加入正义盟,我这个副盟主的位置让给你,大家都是出来行侠仗义的,无所谓的谁当大哥谁当弟弟,再就是咱们行侠仗义主要是为了遏制犯罪,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跟我爸打个招呼,这样就不怕干好事还被和谐了。”

齐默然被墙角之王的话整的一阵愕然,沉思了半天才说道:“令尊是哪位啊?可以影响执法?”

赵二柱子此时也急欲表现,历史接话说道:“他爸就是现在黑龙江省的国家安全局的一号首长,咱们也可以和他家打通关系,然后如果行的话咱们就可以秘密的受雇于国家安全局,调查一些案子的同时,然后行侠仗义啥的。”

齐默然沉思了一下,自己一身的功夫虽然不如老爸那样的生猛,但是老爸现在的一身的功夫,因为为人太是耿直,现在啥好事也没摊上,赶上国企下岗也跟着下岗分流了,而全家为了供自己上大学也没少花钱。是自己从小喜欢画画,但是以后毕业了指望着画画糊口毕竟是很难的,现在外面的就业形势实在是不容乐观。如果自己有了这么一个靠山的话,再联合他们俩平日里做点什么买卖的话,也许自己能好一些呢?家里也跟着减轻了不少的负担不是。

想起了父母满头的白发,齐默然沉思了一会,说道:“加入是可以,但是你们有没有个规划或者章程什么的?再就是行侠仗义归行侠仗义,咱们怎么着也要吃饱肚子不是,你们给我个章程,经过西门大少的老爹的首肯以后,咱们再确立其他的,我今年大三了,马上放完暑假开学就要实习了,我总要先安身立命才好行侠仗义不是……”

一句话把三人都整的沉默了,是啊,齐默然没有什么背景,不像墙角之王西门大少,有着一个老爹就起码可以吃穿不愁。也不可能像赵二柱子一样的无牵无挂的自由自在的活下去,所以必须要保证生活来源才可以保证行侠仗义的热情。

沉吟了半晌的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爷终于发话了,盟主大哥,还有齐默然二哥,你看咱们可不可以这样,咱们自己平时做个什么饭店之类的买卖啥的,然后收入就咱们几个人的生活费,同时需要的人手啥的也可以慢慢的发展,咱们刚开始行侠仗义追回来的款项可以先筹措一下,这样,赶上过两天我回家,晚上和老爸商量一下,如果他同意的话,咱们就可以正式的挂牌成立正义盟了。

一句话把齐默然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行侠仗义还有回笼款项?这话怎么说?”

墙角之王于是解释道:“就比如疯狂的大货车,经常会撞一些环卫工人啥的,外加经常有酒后肇事逃逸的人,这些人受到的处罚微乎其微,甚至受不到任何的处罚,就这些人渣难道就这么惩罚他们就够了吗?当然我们行侠仗义要他拿出应付出的代价,然后让他们赔偿了,现在是经济社会了,钱虽然买不来一切,但是钱可以解决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把这些问题解决了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中间抽一部分佣金呢?”

没等齐默然的反驳说出口,墙角之王继续说道:“当然了,没有人雇佣我们,所以我说佣金好像有些过分,而且有很多的无头案件我们找不到肇事者和被害人,更无从查起,但是我的意思是抓住一个就狠狠地敲一笔,让他长个记性,就算他走到哪都没地方说理去。”

齐默然也深以为然的人如其名的默然不语了,是啊,对待这样酒后肇事逃逸的人渣还跟他讲什么江湖道义,整死他都不为过,何况只是狠狠地敲他一笔什么的,如果只是敲一笔的话,简直太善良了,而且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少,以后说不准有什么样的任务落在头上呢,如果任务多了的话,相信糊口的收入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墙角之王看到大家的沉默,继续说道:“刚开始的话我们可能是因为经费少,需要迅速的壮大起来,我建议可以先抽佣百分之五十,等以后正义盟壮大了起来的话,我们就可以逐渐的递减佣金,这样的话,相信我们能很快的壮大起来,周末我回家问问我爸,问完了就给你们答复……”

赵二柱子和齐默然是怀着一颗壮烈的心情离开了墙角之王的寝室的,寝室里就剩下墙角之王和另一个南方的同学,大多数的同学都是因为有了女朋友,就不在寝室里住而和女朋友在外租房子同居去了,所以寝室的同学回来了以后,两人就不用在寝室里起腻了。

话说这边墙角之王的老爹西风的审讯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老家伙也和墙角之王一样的精瘦的模样,但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狠戾,是啊,干这行就跟演员一样,要扮什么像什么,老家伙自从审讯李睿开始就抱着一颗驿动的心,绝对要撬开这小子的牙关,把相关的人和资料交代出来,实在不行羁押四十八小时不够的话,就只能玩埋汰的了。

这都过了这么半天了,派出去查资料的人所反馈回来的资料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就算再怎么研究也研究不出这家伙背后的井上翔太的关系,看来时间来不及啊,只好硬着头皮用上最后一招了。老头抽出钢笔,在李睿的卷宗上写上了几个大字:暴力抗法、拒不交代、认罪态度恶劣、辱骂执法人员、袭警……写完就用对讲机叫来了正在里面和挂在暖气管子上对峙的小南瓜。

小南瓜来去如风,风风火火的敲开门,然后立正行了一礼,对首长西风吼道:“报告首长,他还是没有松口,审讯陷入僵持阶段,建议使用非常手段……”

西风也沉吟了一下,对小南瓜说道:“你过来……”说完就给小南瓜鼻子上来了一拳,打的小南瓜鼻血长流。

然后西风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对小南瓜敬了一礼,说道:“好同志,被犯罪嫌疑人李某所伤,现在我批准你去公安医院验伤,去楼下领验伤单子去吧!”

小南瓜也不擦长流的鼻血,对首长西风又是敬了一礼,转身踢着正步就离开了,这下可解决问题了,袭警的罪名给他坐上了,这小子够劳动教养的了,反正现在情况已经陷入僵持,说不准啥时候会出现意外情况,自己总有不祥的预感,与其这样还不如给这小子扔进小黑屋大挂一下……

拿起桌上的对讲机,吩咐了几个手下配合,然后西风就又拿起拖布和抹布,还拎着一个水桶就打开了刑讯室进屋继续的打扫卫生。

此时的李睿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自己身体的重量加上大铁椅子的重量,就这样的挂在暖气管子上,挂了一下午了,任谁也受不了这个啊!看见西风拎着水桶和拖布进屋来擦地,赶紧的说道:“爷们,我招了,我啥都跟你说,你让他们放开我行不?我”憋了一下午的尿了,现在受不了了……

西风首长却不以为然的继续擦地,边擦边说:“我说你这小孩怎么这么犟啊!我一个打扫卫生的老头,你跟我交代个啥啊!就算交代了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你该跟那些穿警服的大爷们交代!”

西风此时痛苦的双手支撑着身体,还要憋着尿,说道:“大爷,我第一眼瞅你就不是一般人,你起码也有过呼风唤雨的日子,我跟你说实话了,我认识井上翔太……”

没等李睿说完,门被打开了,一个曾经被麻醉了的国家安全局的特工带着几个莫名其妙的穿警服的人,进门推了一把西风,然后狠狠瞪着李睿,解开李睿的手铐和大铁椅子,拎着李睿就往外走,此时的西风也耐不住说道:“这孩子真可怜……”说完摇了摇头……

李睿此时内心涌上了一股感动,是啊这老头的确是个好人啊,看来自己还是咬牙什么也别说,等到时候告诉这个老头才是最稳妥的,起码不会因为自己和井上翔太勾结了而把牢底坐穿。想到此处更是坚定了信念。

大挂是个残酷的办法,就是把一个人扔在黑暗的房间里,四肢全部锁起来挂在空中,刚开始可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挂了一天以后基本上关节就活动了,肌肉就拉伤了,如果挂了一星期下来的话,都很可能挂成个废人,刚开始挂个几分钟甚至一小时的时候,咬咬牙就能挺过来,但是挂了超过一小时以后,估计在大挂上的人会恨死地心引力……

此时的李睿就被扔在大挂上,漆黑的小屋里没有任何的光线,孤独的挂在大笼子里一样,此时的李睿心里悲痛万分,如果自己招了的话何必这样的受苦啊!可是人家都是啥也没问啊,自己和谁招去啊!只期待打扫卫生的老头可以进来打扫卫生的时候自己好把所有的事情和他说一下吧……

咱们先别管李睿扔在大挂上如何的享受着大挂的滋味,就在李睿被带出房间,西风还在笑骂着这帮小崽子演技越来越真实了,推自己那一把可是真推啊!不是装装样子似的一下子就完事了,看来这些小子们有进步,要表扬,正在寻思这些的时候,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

接起电话的西风不会先打招呼,只是沉默着,这是一个多年养成的职业病了,怕那边是来透自己话的,沉默了半晌,对面才有一个沉不住气的家伙开口:“是西门大哥吗?”

能叫出自己的姓氏,看来是熟人,西风低下头习惯性的摸烟,但是摸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戒烟了,而且戒烟戒了很久了,于是西风叼起派克钢笔问道:“你谁啊?”

电话那端嘿嘿的笑了一笑,然后一个声音笑道:“我是老封,以前国安局退役出去了,现在在分局做个刑警队的教导员。”

西风想起了那个直爽的汉子,因为负伤以后落下了残疾,再加上身份暴露了,没法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了,才调到分局的刑警队做了教导员,西风脸上的线条明显缓和了不少,笑道:“原来是你小子啊,找我有事?”

老封赶紧说道:“老领导啊!这是上面下来的政治任务,说你们抓了他们的一个叫李睿的人,你看看有没有机会?”

西风滑稽的吸了一口派克钢笔,然后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的案子倒是不打,但是他拘捕,还辱骂我手下的兄弟们,还袭警,性质极其恶劣,你说我就这么放了的话,以后我怎么给我手下的兄弟们交代?”

老封听到了西风的封口,赶紧说道:“老领导果然是老领导,既然那小子认罪态度不好,放老领导那先折腾吧!啥时候老领导折腾的够了,解气了的话,给我来个电话,我这边好对上面交代……”

西风吐出口中叼着的钢笔,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一会还要回去练字呢!听说网上能下载王羲之的字,回去我要试试……”

就这么推脱了压力,西风换上一身的警服,吹着口哨就离开了国家安全局的大楼!到了后院骑上自己的二八大踹自行车,直奔家里就蹬了回去。话说不是朝廷不给配车,而是骑单车可以锻炼身体,外加谁会想到国家安全局黑龙江地区的一号首长就这么踹着一个二八大踹代步啊!危险系数基本上降低到了零!

我们再说况天佑和马小玲两口子,换了便装以后,况天佑依旧是那件纯棉的T恤,马小玲依旧是那件睡衣,俩人下楼就开着况天佑的极品的松花江中意回家了。

到家还好,客厅里坐着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嘿,这女人长到这个份上可真是不容易,鹅蛋脸,柳叶弯眉,大眼睛含情脉脉的,身穿一件白色T恤,下身一条牛仔裤,那大腿的线条真是啥也不说了,若不是况天佑身边有个极品的长的酷似年轻时代的万绮雯的马小玲,况天佑眼珠子都能蹦出来。

其实也不止况天佑失态了,就连那边玩网络游戏的小唐也心不在焉的摆弄着笔记本电脑,不实的斜眼偷看着,虽然心里知道这是大嫂,可是好吃不如饺子,好玩莫过嫂子啊!任谁也不能就这样无视这样的大美人的,除非是盲人,啥也看不见。

马小玲此时也失态了,比自己美,比自己媚的女人有的是,但是这个女人,真是极品啊!不怪况天佑和小唐都失态了,自己能不对比和她的一些相貌身材啥的吗?不能,可对比下来咋就那么伤人呢!

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厨房里忙碌的老韩,大凤看到了进来的两口子,就估计到是老韩平时说的朋友了。况天佑的妖孽相貌真是邪异动人啊!这么帅气的男人,太值得看两眼了,不过他身边的那个凶巴巴的女人在,算了,不看了。

这个凶巴巴的女人长的也不赖啊!简直就是个明星脸啊!和电视剧《胜者为王》里的内个女明星似的!完全是一幅小家碧玉的娇憨,如果不穿这身的睡衣,稍微的打扮一下不在自己之下……

~~~~~~~~~~~~~~~~~~~~~

第一卷本章就结束了!第二卷应该加入VIP了,不管大家是看正版还是看盗贴!都来给本书收藏投票行不?老夫现在不能奢求所有人都看正版,但是大伙票别少了啊!这星期都没看见几个人影!真是悲痛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