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四十一集 小黑屋的大挂

收藏书签 字体:16+-

女人之间的对比之下,很快的就变成了惺惺相惜,马小玲拉着大凤的手就问道:“妹子你是老韩那个死胖子的媳妇吗?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啊!白瞎了你这么水灵的人了。”

大凤此时也针锋相对的回敬道:“我和韩哥现在只是男女朋友,再说韩哥心眼好,人也很体贴……”(心眼能不好呢,心眼不好还给她租房子,还那么便宜的房子。同时也拐弯抹角的说况天佑心眼不好)

况天佑此时也坐不住了,真是夫妻相啊!老韩那厮就是嘴里无德的人,怎么整个女人也这德行,而且一下子就把自己变成心眼不好的猥琐人物了,况天佑只好轻轻的咳了一下,说道:“我去帮老韩做饭,你们聊……”

说完就不管大凤惊异的眼神,站起来就奔向厨房,去给老韩帮倒忙去了。面对着大凤的诧异,马小玲笑道:“妹子,看见没,男人就是需要管教的,你看轮椅推上来了,他自己就找去了……”

大凤被马小玲的幽默整的挺不适应,于是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长的可真像香港的电影明星!”

马小玲心里琢磨着,老娘貌似比那电影明星要大上六七百岁呢,究竟是我像她还是她像我呢?琢磨了一下也理不出来头绪,就对大凤笑道:“你们家老韩没事就调侃我们,叫我马小玲,叫你大哥况天佑呢!你要是喜欢的话也可以这么叫,我也喜欢那电视剧,挺有意思的……”

大凤被马小玲整的汗了一个,什么人啊!还叫你马小玲,叫他况天佑,你以为你俩是僵尸吸血鬼啊!大凤整个就僵在那里了,还好马小玲反应的快,轻轻的用手滑过大凤的脸颊,问道:“妹子,你的皮肤是怎么保养的啊?这么细嫩,这么嫩滑……”

大凤还好被缓解了尴尬,于是说道:“没怎么保养啊!就是每天早上起床冷水洗脸,晚上睡前温水洗脸啊!书上不是说晚上睡前把脸上的化妆品什么的都洗掉,然后这样让毛孔放开,保持清爽。早上用冷水洗脸刺激毛孔收缩,把脏东西挤出来,这样清洁干净了再上一些简单的化妆品什么的。我现在除了大宝以外什么也不擦……”

这边况天佑闪身到了厨房,看见老韩、正在忙碌着,况天佑立时插话进来说道:“有啥我帮忙的吗?话说老韩啊!你做菜的味道真是好啊!你就算开一家饭馆也比现在做什么二手房经纪人有前途的!”

老韩没有搭理这个杯具男,继续的边切着土豆丝边回答道:“你就别进来添乱了,就站在这里陪我唠嗑就可以,就算你帮忙了,对了,凭啥我就注定要当一厨子啊?我做菜做的好吃就不能有理想了?”

况天佑明显被老韩的话给顶住了,半天也回不上话,只好笑道:“还记得那个井上翔太吗?他的同伙落网了,我们局正在轮班审讯他,今天白天审讯的就是我和你嫂子。”

老韩停下了手里的菜刀,愣了一下神,但是马上就喜形于色道:“抓住了好,抓住了以后就可以守株待兔了,井上翔太现在没有什么背景啥的,要么就来救人,要么就来灭口……”

说到灭口,况天佑心里一凉,是啊!首长西风还在局里呢,万一井上翔太要是来局里闹事的话自己这么走了明显是置于局里于危险之地啊!想到这里赶紧掏出电话就要往西风的手机拨打……

老韩伸手喝止了况天佑的动作,然后拾起菜刀继续开始切土豆丝,说道:“事情明显没到那个地步,你现在要分析井上翔太的下一步动作,现在你打电话只会打草惊蛇,井上翔太明显不是一般人,你要换到他的角色去考虑问题,就像我卖房子就要替房主和客户考虑周到,达到两遍共同都接受的一个点,然后把房子卖给他,那就是要带入到客户的角度去想问题。”

况天佑明显被老韩的这个换位思考的想法吸引住了,于是就问道:“那么换位思考的话,如果你是井上翔太,那么你下一步会怎么做?因为这个对我现在很是重要。”

老韩沉思了一下,停下了手里的刀工,回答道:“首先就要分析井上翔太的性格了,这个日本鬼子十分的愤世嫉俗,到现在了还不肯面对日本已经战败了多年的现实,就可以分析出他现在大致的心理动态,如果换成我是井上翔太的话,那么我就一定要保障自己的安全,而你们囚禁他同伙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国家安全局啊!高手如云的地方,随便拎出来两个人都可以让他喝一壶,所以对付井上翔太的话,从我的分析来看不外乎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井上翔太恢复了独行侠的身份,那他十有八九会去救人,别管能不能救出来,给你们造成个假象,被抓的李睿的确知道很多东西,这样你们就会放松对井上翔太的通缉。而加大力度撬开李睿的嘴巴。”

况天佑被老韩头头是道的分析弄得很是来劲,赶紧趁老韩掏出烟的空档飞速的掏出打火机,点燃了老韩的香烟,继续问道:“那第二种可能呢?也说说,让我们有个防备。”

老韩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第二种可能虽然不是井上翔太的性格,但是他难保会出奇制胜,就是找到一家比较大的靠山,有了靠山的支持,派遣人去灭口,这样他和他的靠山就会逍遥自在了!现在有能力对抗国家安全局的正面的只有军队,让军队冲进去救人的话明显是扯淡。”

况天佑赶紧嬉皮笑脸的凑上来问道:“那么如果他真的找到靠山还是没有找到靠山,难道我们防备他们有错吗?”

老韩笑道:“防备他是没有什么错,但是井上翔太和赵二柱子一战,估计已经重伤在身了,想要迅速的恢复体力只有吸血,而在这个城市里他吸血的话很是费劲的。就算他吸血恢复了体力,他谨慎的性格也不会贸然的去营救李睿,起码要火力侦察一下才好下手,所以明儿你就和你背后的首长沟通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风吹草动,这几天加紧人手,暗中的监视,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也不要着急下手,抓住机会蓄势一击才是王道。”

况天佑深以为然,连忙对老韩问道:“赵二柱子又是何许人也?竟然能打伤井上翔太?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井上翔太我打伤他有可能,但是打成重伤也是很费劲的。”

老韩又细细的把赵二柱子以前如何是大凤的男朋友,又如何的和自己看房,又如何和大凤出来开房,又如何遭遇赵二柱子。又如何在隔了两天以后大发神威的毁容后大战井上翔太,一身的怪力和军用的擒拿所向披靡……

老韩口才本来就好,又说的口沫横飞的,听的况天佑是如痴如醉的,直到讲完才发现竟然连马小玲、大凤、小唐一干闲杂人等都围着在倾听,整的老韩挺压抑的!自己这么赞赵二柱子会不会让大凤回心转意又投入赵二柱子的怀抱啊?不过想想也就算了,投入又如何,天下的美女多了,自己有这么一条麻烦的催眠项链以后说不准会碰上什么样的美女呢!何必非要在意一个大凤……

不过出乎老汉意料的是,大凤对老韩给赵二柱子极其中肯的评语更赢得了大凤的一颗芳心,这个男人虽然没有况天佑那样帅的邪异,但是这个男人却有一个博大的胸怀,连自己的情敌都可以满口的溢美之词,看来自己没看错人,很自然的大凤就习惯性的依偎在老韩的肩头……

晚餐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半个多钟头,当然是老韩口沫横飞的讲述赵二柱子大战井上翔太的那一段给影响到的,包括住在楼上的神婆沈涵音都下楼来蹭饭了,席间老韩问道:“神婆啊!问你点事,你看我们俩咋样?先别吃,要不下顿不叫你来了……”

沈涵音看着周围的家伙们狼吞虎咽的狂塞,很是委屈的看了老韩和大凤一眼,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从哪变出一个脑袋大小的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口中念念有词的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直到水晶球里飞过一片片洁白的雪花,持续了能有两分钟沈涵音才变戏法似的收回水晶球,赶紧一边往自己碗里划拉着饭菜一边大嚼着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们俩是前世的姻缘,前世未了的情债现世偿还清了,上辈子的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到前世,大凤此时来了兴趣,忙问道:“沈姐姐,麻烦你一下,上辈子我是什么人啊?他有是什么人啊?我们这辈子能好好的在一起吗?”

沈涵音惆怅的又掐指一算,算了又能有两分钟,桌子上已经一片狼藉了,沈涵音也不顾的什么风度了,扔下筷子就下手抓了,边抓边往嘴里塞,含糊的说道:“上辈子你一村姑,他一土匪,你俩没过上一天好日子,这辈子再说,这辈子只有一个大致的走向,其余就靠你们的努力了!咳咳……”明显是边说话边吃东西被食物呛到了气管……

这边大挂在小黑屋里的李睿此时就没有这么好的福气了,四肢凌空被挂在空中,胸腹离地面还没有一尺的距离,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黑暗,湿漉漉的肚腹已经昭示着尿裤子里不止一次了,此时的李睿已经不是刚刚被挂在上面还能用意志硬撑的时候了,挂了好几个小时了就感觉胳膊腿逐渐的不怎么过血了,都已经麻木了,逐渐丧失了知觉了,而就这样被凌空四肢被挂在黑暗中,李睿此时都已经欲哭无泪了。

此时突然间小黑屋的铁门被打开了,刺眼的白光已经让李睿的瞳孔不停的收缩,眼前已经一片的茫然,大概就能看见两个黑影进了小黑屋,然后又随手带上了小黑屋的大门。

两个壮汉不是别人,正是今晚值班的两个特工,也是被井上翔太囚禁了好几天的特工,期间也被这个李睿没少的用乙醚照顾的两个特工。

特工甲对特工乙笑道:“没想到这么几天风水就轮流转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报仇了,哈哈!真是畅快啊!”

特工乙笑道:“咱们不能也给他用乙醚,大挂的时候要是用乙醚的话就白挂在这里了,看见没有?地上有反光的水迹,这个家伙竟然尿裤子了!”

特工甲也得意的笑道:“尿裤子了那是必须的,你以为他是什么坚强的革命烈士吗?他敢说打死我也不说吗?”

特工乙也跟说相声似的捧着,笑道:“这就叫现世现报,我说大哥,咱俩出去以后再给门上加一道锁咋样?”

特工甲笑道:“行啊!咱们就给他加一道锁,一会连送晚饭的都进不来,让这个狗汉奸知道知道,没水没饭将近一星期是啥滋味……”

俩特工就这样的奚落了一顿李睿,打开沉重的大铁门就出去了,果然叮叮框框的又是一阵锁门的声音……

李睿此时就这个悲愤啊!晚饭没有了,可能连水都没有了,还给铁门上加了一道锁,这让人怎么整啊!也不知道要饿多少天,渴多少天,看来自己真的要被折磨着了……

此时两个特工出门以后走到一个无人的房间,特工甲掏出手机就拨了过去,等了几声嘟嘟声就接通了,然后低沉着嗓音说道:“首长,一切已经搞定,合金钢的密码指纹锁已经锁上了,除了你的指纹谁也打不开锁,除非他们把你手剁下来!否则没有可能……”

电话中西风对两个手下的行动予以肯定的表扬了两句,然后说道:“你们两个晚上机灵点,说不准晚上就会有人通过上面来提人,普通门的钥匙可以给他,我倒是看看他怎么开指纹密码锁……”

特工甲此时正看见特工乙对自己使眼色,马上明白了是拍马屁的好时机,马上就说道:“首长,我们一定会顺利完成任务,您就放心吧!不过首长您身边需不需要安排人去进行保卫工作?不行把我们兄弟俩调到您身边进行安保工作吧!毕竟我们和敌人交过手,如果没有阴谋诡计的话,我们是能战胜……”

首长西风却在此时打断了特工甲的话,说道:“现在还不需要,小南瓜此时在我身边呢,只要有小南瓜一般人是无法对我进行伤害的……”

特工甲合上了手机,又是小南瓜,真是让人嫉妒啊!全局里第一的高手,而且绝对的服从命令,貌似这个家伙是首长的王牌,有了这个王牌在基本上很少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貌似从来到国家安全局小南瓜执行任务没有失手过……

此时妖异的小南瓜正坐在首长西风家的真皮沙发上,玩着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的电脑,正在奋力的杀游戏,努力的做任务,鼻梁子上随意的贴了一帖创可贴,就那样的随意的,好像就在自己家里一样……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眠之夜,井上翔太坐在成书记在工程小区的房子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就那样的聚精会神的研究眼前的局势。

此时成公子成名元也蹲在旁边帮着想办法,毕竟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而且成书记也叼着一根烟在讲述着:“这边我们安排的人去找了老西门了,这个老家伙油盐不进,还是把人关在国家安全局里,听说是给上了大挂了……”

成公子成名元一瞅就是不学无术的公子哥,漫不经心的也掏出老爸烟盒里的一支烟,点燃以后对成书记问道:“爸,啥是大挂啊?有啥了不起啊?还怕他能把咱们全卖了?他只认识他,和咱们有啥关系……”说完就瞥了一眼井上翔太。

成书记心里这个气啊!这个小子真是个废物,烂泥扶不上墙,每天除了花天酒地的挥霍,除了仗着自己家的背景和势力以外一无是处,早知道的话直接把他射进炉子里让他爬烟囱好了,省的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的,就算把胎盘养大也比养这么个废物有用。又不好当着井上翔太的面说明。只好狠狠地白了成公子成名元一眼。

井上翔太也明白成公子成名元是个绣花枕头,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废人,也不在意他说什么,目光直视成书记,缓缓地说道:“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只有灭口一途,而到国家安全局里去灭口明显是不太现实的,所以我在想办法,不行的话再说灭口的事宜!”

成书记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只好如此了,如果不能灭口的话,你也没办法正常的转变成正常人的身份,更别说明目张胆的光天化日之下帮我寻找龙脉了,现在只有等那边的消息,实在不行就只能买通他们内部,看看有没有办法在内部雇人了……”

=============================分隔线=============================

成公子成名元如同被耍猴的猴一样的翻来覆去的蹦来蹦去的吼道:“马上就这几天要进VIP了,大家先收藏上啊!看看作者是怎么虐我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