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四十三集 三十六计毒计为上

收藏书签 字体:16+-

李斯特的扑克牌落花一样的漫天飞舞,然后被派去修理他的两个小弟就莫名其妙的被两个巨大的火球直接的烧在了脑袋上,满脑袋的头发瞬间被烧的寸草不生,而两人也被吓得傻兮兮的跑进洗手间,用自来水猛冲着光溜溜的脑袋。

李斯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出一幅扑克牌,然后像扇子一样的捻开,煽动者,好像酒吧里有多热似的。

此时的侠盗三点水有点挂不住了,凭啥就这样被人欺负了,立即呼哨一声,身后的一群小弟就这样的围了上来,看的老韩在一旁默默的摇头,到底还是扒手出身,不是混社会的矮骡子,要是混社会的古惑仔矮骡子的话,此时早就抄家伙上了,还围什么啊!当兵法使呢?围三阙一啊?

此时老韩的心里此起彼伏,此时靠自己是很难解决当前的问题,那个神出鬼没的主唱李斯特一会一把扑克牌的,很难对付,单挑的话自己也许有点胜算,乱战的话很容易被伏击。

而这边的侠盗三点水这边也是,此时这么多人,自己要是伸手了的话单挑的话也许有些把握,这么多人的,怎么照顾大凤?所以此时打电话叫救兵就不能叫况天佑和马小玲两口子了,那俩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来了说不准结下死仇的话就坏了,此时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拿起电话给宝子打了过去……

此时侠盗三点水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魔法师李斯特的身上,根本就没注意老韩掏出电话打电话,直到老韩在对着电话吼道:“死宝子,我在时尚酒吧,不用带多少人,过来请你喝酒……”

听到老韩的话,侠盗三点水的一颗小心灵一下子就沉到了底,宝子哥何许人也啊!一战在八区二场叫了三千多小弟围攻十几个人而成名,号称哈尔滨小弟最多的古惑仔矮骡子,这家伙真要是带人来了的话自己十有八九就罩不住了,但是面子咋整?跑了的话以后就更没法混了。

老韩此时也眯眼瞅着面色纠结的侠盗三点水,放下电话就看了一眼钢劳手表,宝子答应是十五分钟内过来,谁知道这个家伙守不守时啊!万一来晚了就麻烦了,自己十有八九被打的放挺了。

于是老韩稍微一沉吟,然后大声的叫道:“大家先别动手,说不准是自己人呢!先坐下来,我请客,大家喝点,边喝边聊,然后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们说咋样?”

也不管这两遍的对峙的人互相仇视的对峙着,老韩继续趁着沉默对那边吧台的老板娘吼道:“大姐先别打电话,这边说不准能解决呢!你打电话报警了的话弄不好你这要停业整顿好几天呢!本来生意就一般,犯不上……”

那边酒吧的老板娘也悻悻的放下了手中的电话,静观其变。而这边老韩吼完了也都对峙着。老韩则亲自去吧台拿了一打小哈啤,然后又点了一个果盘和一篮子爆米花,打趣的说道:“姐姐啊!再来一串大腰子和一盘毛豆就着喝酒就更好了……”

换来老板娘的一个白眼后,老韩笑咪咪的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拉过来李斯特和侠盗三点水坐在沙发上,然后就拿出一瓶小哈啤,当着二人的面一仰脖,一口气干了。

完事打了个酒嗝,笑道:“小哈啤的味道比科洛娜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来吧两位哥哥,咱们坐下来慢慢的把话说清楚吧!别因为这点破事就翻脸,就算翻脸也有点度量不是!别整的跟杀父仇夺妻恨似的……”

此时的侠盗三点水也知道宝子一会就会赶到,如果自己跑了的话也逃不过去,大宝子这个人虽然对自己的小弟暴虐,但是出了名的护短,自己咋祸害折磨自己的小弟都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外人谁敢动一下那就看着办了,直接就是大军出动的直接去扫平对方。这是宝子的一贯作风,也一直为圈里的兄弟们所不齿……

侠盗三点水此时就感觉自己进退两难,反而不如直接挑明了说,随手拿起一瓶小哈啤也是一仰脖一口干了,然后盯着老韩的眼睛说道:“胖兄弟,咱们上次的事情算是撂了吧?都应该两清了吧?可你却背地里让大宝子整咱们的兄弟,咱们兄弟都是吃手艺饭的,你这样砸兄弟的饭碗就不对了吧?”

老韩赶紧解释道:“哥哥这话说哪去了,兄弟我真不知道宝子背后整事,等一会他来了我一定让他把话给你说清楚,以后绝对不能为难哥哥的兄弟,哥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他要是这样砸咱手艺人的饭碗可不地道……”

此时舞台上的旋转灯正好照在李斯特的脸上,满脸的青春痘外加一头飘逸的长发,看起来有点像鬼片《午夜凶铃》里在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看的这几个人都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的确有拍鬼片的潜质。

李斯特看到大家讶异的表情,也没有说什么,直接端起一瓶小哈啤,也是一仰脖一口就干了,然后沙哑的嗓音缓缓地说道:“兄弟我在这个场子里做驻唱,这个场子就是兄弟的饭碗,这个大哥不让我唱歌就是要砸我的饭碗。刚才你也说了别人砸你饭碗你生气,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要砸我饭碗我还能和你客气了?”

老韩赶紧打圆场说道:“不好意思了兄弟,刚才你在台上一口一个ABCD的有点闹,所以没别的意思,大家一场误会,说开了就好,这边就没啥事了……”

正说到这里,一个大嗓门喊了一嗓子:“我乐个槽,没啥事了你喊我来?我还以为你被人砍了呢!”只见一个身高大约一米九的壮汉,挺着大肚子就一摇三晃的进来了,身后六七个小弟杀气腾腾的站在身后,死死的盯住了这桌。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传说中哈尔滨小弟最多的古惑仔大哥,安发桥大宝子。老韩赶紧上前拉住大宝子坐了过来,赶紧给众人介绍了一番,尤其是介绍到大凤的时候,大宝子的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种贪婪。

老韩此时赶紧对大宝子说道:“我说宝子啊!上次的事情多谢你帮我摆平,但是哥们你干啥没事干砸人家饭碗啊?人家是手艺人,吃的是手艺饭,你整天整一堆小孩去堵人家,有点过分了吧?”

宝子此时叼上一支香烟,怒道:“我擦勒!就这么几天就受不了了!你知道他收小弟收了谁吗?就是那个胆敢在我旗下立棍,要跟我争大哥的那个潘龙涛,那小子基本上都被我下了江湖追杀令了,他竟然敢收那小子,摆明的是瞧不起我宝子哥吗?上次因为你的事情才查出来的……”

此时的侠盗三点水这个悔恨啊!原来是那个小崽子啊!这小子从小手脚不干净,却有点天分,竟然自学成才,家在安字片住,后来投靠了自己,和建国街的一个叫什么龙的小崽子并称二龙。能偷就偷,偷不到就抢,谁知道他得罪的宝子得罪的这么死,宝子都容他不得……

老韩看事情要僵化,于是赶紧站出来打圆场,说道:“为了一个叛出你门下的小弟就这样,你有点过分了。还有你,早知道就跟宝子哥打个招呼不就完了,毕竟江湖上转投门下是大忌,你连个招呼都不打就不对了!这样吧!今儿兄弟我圆场,大家把这瓶酒干了,然后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咱们翻过这一页。明儿三哥把内小子逐出门下,这边宝子哥尽情的追杀他!咱们还是好兄弟!你们看咋样?”说完也不管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各异,又拿出了四瓶小哈啤,放在桌子上,然后端起瓶子一仰脖干到底……

大宝子随后也端起了酒瓶子,一仰脖干了,然后说道:“既然你们也同意我追杀他,那这小子在三哥放话以后兄弟我就不客气了,直接废了他就完了,不过三哥,咱们说好了,这事就别再计较了,算兄弟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侠盗三点水当年也是道上说一不二的人,立时端起酒瓶子,一仰脖一口干了一瓶,然后说道:“这怎么行?宝子哥没出气不说,还整的咱俩差点势如水火,咱咋的也要废了他的手艺,要不出去还有手艺的话,仗着手艺大不了走南闯北的咋整?万一投靠了新疆帮或者别的帮派的话,咱们也……”

宝子哈哈大笑道:“我当什么事,原来三哥是怕上了新疆帮,话说这帮家伙的确没个作风,整的我们三哥没少被欺负吧?话说新疆帮主要是敢下手,手艺不咋的偷不到就抢,的确是让人很不爽。”

侠盗三点水此时贼溜溜的眼神转了转,立时就计上心来,对宝子说道:“宝子哥,要不这样,你把几个我们活动的地方的新疆帮清了,这样我们按月的给你交利钱,你看怎么样?以前比如哈站那个地方,兄弟我一直想插手,但是被外地的不少的人罩着,就是插不进去,你看……”

大宝子此时坏坏的看着正在和大凤亲热的老韩,这个死胖子一肚子的诡计,此时不把他拖下水,更待何时啊!而且这个家伙一向对外宣称自己不混了,老老实实的做人,夹着尾巴不惹事。而且当年他出的那条妙计的确是好的不得了,如果有了这个阴险的家伙出主意的话,更多了几分胜算,而至于哈站的那块大肥肉,神偷三点水既然都觊觎着,必定肥的冒油,如果自己占下来的话……

想到此处大宝子笑着递给了侠盗三点水一根烟,然后说道:“这件事咱们可是要细细的考虑的周全了,首先就是要打探清楚他们背后是什么门路,别招惹那些不该招惹的势力,如果招惹了咱们也能平事。其次就是需要一个完整的计划,起码要我们韩哥出个计谋,话说韩哥的计谋可是歹毒的很,基本上都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我宝子何德何能能一直在哈尔滨古惑仔小弟最多的地位上?全是当年我们这个大哥出了一条妙计……”

侠盗三点水贼溜溜的眼睛一亮,是啊,这个可是个大人才啊!一句话一个电话就吓跑了自己一群没用的小弟,如果能收为己用的话……貌似不太可能,但是如果利用一下的话……

老韩此时心里这个憋屈啊!早知道叫况天佑来好了,大不了打残这帮废材,现在是看自己带着大凤,不好出手,逼着自己献计呢!不过如果这个事要是转换到对自己有利呢?怎么要对自己有利呢?宝子手下的小弟多,那么消息多,多整两套房子?侠盗三点水手下的扒手多,有的上了岁数需要落户过安稳日子的就需要买房子……

没等老韩筹划完呢,这边侠盗三点水就开口说话了:“兄弟们,他们背后的背景并不很深,哈站的地方都是属于铁路上的那些炮子们,包括哈站的出租车行业、小商小贩、扒手什么的都归他们铁路公安处自行处理,市局啥的插不上手,而他们的那些炮子都是归铁路的公安处管理的……”

老韩听到这里,眼中一亮,顿时计上心来,笑着说道:“两位大哥抬举兄弟了,这边计谋是有一条,而且是基本上没啥太大的副作用的,而且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大宝子哥顺利的霸占哈站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看着两人眼中焦急的神色,老韩晒然一笑,不紧不慢的叼起一支香烟,这边宝子和侠盗三点水争相的掏出打火机,伸手给老韩点烟。老韩抽了一口后,缓缓地吐出烟雾,淡淡的说道:“条件就是我现在在卖二手房,手里没有多少房源和客户,我现在需要大量的房源和客户,这边就要麻烦二位了……”

大宝子和侠盗三点水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想到老韩会整出这么个节目,要房源和客户,每月还要定额定量的,和自己本身的利益貌似没有多大的冲突,于是就都点头称是,也就答应了老韩的这个要求。

老韩心中窃喜,老话说花脏钱喝凉酒早晚要坐病,果然是很有道理的,如果自己要在他们中间分一杯羹,自己无权无人的,以后难免因为一点的破事被拖下水,自己可不想再进局子啃窝头了,那滋味不是人呆的,还是这样的好,钱一分不少赚,还不得罪人。

于是老韩笑着说道:“其实办法很简单,他们主要是扒手和出租车创造效益,既然如此的话,请宝子哥带两个能打的小弟,揣好家伙在哈站下车,然后钱被人偷了,然后再打车回家,和司机再发生点口角就万事无忧了!”

看着两人惊愕的面孔,老韩继续的讲解道:“完事宝子哥可以放风出去,要哈站的老大登门设宴赔礼道歉,并且把被盗的被出租车黑的钱退回来,如若不然的话,那么……”

看到老韩卖着关子,俩人齐声的问道:“那么怎么样啊?快说啊!”

老韩笑着说道:“那么他们的老大也是江湖成名的人物,怎么肯就这样低头?于是宝子哥可以名正言顺的安排十几台面包车,全副武装的小弟拎着木方子蹲在哈站,他们的车大多停在出站口,而且都是套牌车,没有车险。一声令下一群小弟上前一顿猛砸,就朝风挡玻璃和倒车镜砸,砸完就上面包车,立即消失,赶明儿再换一波小弟,继续砸,所有的车一台不留的全招这样的砸……”

看到宝子哥和侠盗三点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老韩继续把毒计说完:“这样砸只是个开始,我就不信连着砸他一星期他就能沉住气。再完事宝子哥可以再重演八区二场的战斗,三五千小弟抄着家伙,黑压压的满哈站抓扒手,抓住一个就往死了打,他们到时候不想退出都难,合适点的时候三哥和宝子哥就可以对他们提出接管哈站的要求,不让咱们的人接管的话,那么你们再找人,来一波就砸一波,而且都是治安案件,犯罪嫌疑人都不满十六周岁,都不够判刑的……”

听到这里,侠盗三点水和大宝子的冷汗都下来了,这招实在是毒辣啊!一帮愣头青的小孩手里拎着木方子砸车打扒手的,直接就把哈站原来的大哥给挤下去了,赶呲牙的话先问问那些未成年不够判刑的小孩先,就算你真的端着猎枪也没法对着小孩开枪吧!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影响可就大了……

大凤此时偎依在老韩的怀里,看着老韩笑看风云的和两大江湖顶尖的人物就这样平起平坐的侃侃而谈,不由得就产生了那种小女生爱慕大英雄的情节。不过老韩不是什么大英雄,应该说老韩是个大反派,这么歹毒的计谋脑子稍微一转就酝酿而生,天生的反派啊……

=============================分隔线=============================

作者蹦高的怒吼着:“角色不够了,票不够了,收藏不够了!不想老夫诅咒你们拉屎不带纸的就速度……”话没说完就被一沓红票砸的头晕眼花的……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