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四十四集 决战之前

收藏书签 字体:16+-

毒计就这样的被老韩给谋划出来了,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大家都全票表决的举手通过,并且约定第二天就由宝子哥亲自带小弟买站台票背着一大堆的行礼上火车然后由出站口出来,想办法被盗和被站前的出租车黑一下。

又商量了大约一小时左右,老韩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对二人说道:“商量的差不多了,明儿谁和宝子哥一起去哈站作秀?”

说完才后悔,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老韩此时恨不得有一种狠狠抽自己两记耳光的冲动,嘴咋那么贱呢!该说的不该说的你就这么说出口了,于是沉吟了一下,坦然的和宝子约好明天的时间,然后就搂着大凤夹着笔记本电脑潇洒的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回去了。

回去的这一路上,大凤就偎在老韩的怀里,老韩今天总的来说心情是不错的,虽然花了点钱,但是花的都物超所值,这点钱就不算什么了,尤其是给大凤租的这套房子,正好笔记本电脑就可以扔在这里,反正大凤没事的时候也可以上网聊天什么的,这样也好打发时间,自己来的时候正好也可以玩。三千块钱付了半年的嫖资啊!就算一星期来睡她一次都物超所值了。

然后就是在酒吧的消费,如果真的按照自己的计划成功了的话,宝子和三点水都欠下了自己的人情,同时每个月还能保证房源和客户,就算保证不了客户能保证房源也可以,这样的话自己业绩上来了,钱也就上来了。

想到这里,老韩紧了紧怀中的大凤,而大凤却腻声的说道:“晚上别回去了,晚上就住在这里吧?”说完还对老韩挤了挤眼,老韩知道这丫头怀着什么心思呢,还是手头没啥钱,肉偿啊!

想到这里老韩笑了,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和老妈招呼了一声,说晚上外面有事,就不回家了,然后放下电话在出租车里又和大凤调笑了几句。此时正好出租车路过一个街口等着红灯,老韩二话不说在兜里摸出两个一元的硬币,然后跳下车飞奔到街口的安全套自动贩卖机那里,换了两个雨衣就又飞奔到车里,继续的搂着大凤,舒服的等着到了大凤那好好的舒服一下。

看到老韩飞奔的跑来跑去的,大凤满脸通红的在老韩的耳边说道:“以前不是不用这个吗?怎么又想起来用了?”

老韩此时压抑的很,大凤又不是美、脚王姐,那边就算真生出小孩搞出人命也不怕,有人花钱有人养着,这边如果真整出人命难道逼着大凤去堕胎?上大学那阵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就堕胎堕的丧失生育能力了,那样的话难道不娶大凤?当然不可行了,还是要想办法先杜绝这种事发生的好。

于是老韩趴在大凤的耳边说道:“你现在这么着急给我生小孩啊?你自己都是一小孩呢……”

大凤羞红了脸颊,狠狠地捶了老韩一拳,然后嗔道:“你这个死鬼,在车上就胡言乱语的……”

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假装没听到,继续默默的开车,俩人就在车里绵绵细语的调笑着,时不当的老韩的咸猪手又是摸摸擦擦的……(以下为了共建和谐社会,略去五万字,请各位看官们见谅)

次日,老韩、光着膀子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着急忙慌的推开缠在身上如同八爪鱼一样的大凤,匆忙的找着自己的衣服,迟到可不是啥好事,赶紧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就冲下楼去,大凤起码要睡一会呢,时间还是来得及的。

下楼一摆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然后上车就给宝子打电话:“宝子吗?我老韩,你人叫齐了吗?叫齐人在你家楼下等我,对了,你家楼下有没有卖早餐的?有的?要是有的话你赶紧下楼点好早餐,我没吃呢……”

挂了电话又赶紧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谎称自己出去看房子了,早上就不过去了,然后终于安下心舒舒服服的坐在车里等着过去先整点早餐对付一口。看着车来车往的繁华,老韩心中此起彼伏,啥时候自己能活的很带劲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很快就到了宝子家楼下,宝子看着老韩下车就带着三四个小弟凑上前来,仔细的嗅着老韩,整的老韩浑身上下这个不自在,最后不得不骂道:“你这厮怎么跟狗似的?在我身上闻什么呢?”

宝子猥琐的笑道:“话说红袖添香啊!我闻闻我们韩哥身上留下了多少的美人的味道……”

老韩笑骂了一声,然后带着几个小弟找了一家早餐的铺子随便点了点油条和豆浆,大家对付了一口,然后嘴里叼着油条就问着宝子:“咱们就这么去吧?别告诉我你要坐公交去。”

宝子晒然的挠了挠头,说道:“那打出租去,反正这个活拿下了以后就有钱了,咱们也不差这俩钱。”

老韩点了点头,然后安排了一下分工,主要是沉住气,被偷的时候装不知道,等打车回来的时候怎么直接上车,到地方以后别管司机多嚣张,假装打不过他,怎么不想惹事把钱给了,然后好结下仇等一系列的事情交代完毕。

然后老韩吃饱喝足叼上一支烟说道:“现在你们知道了分工,下面就看怎么做了,记住到时候别沉不住气,谁沉不住气回来自己领家法……”

宝子在一旁讪讪的不说话,是啊,谁老大啊!这话应该自己说的,追知道竟然被这个死胖子给抢先了,不过看在钱的份上还是听他的吧!谁让人家现在坐在头一把军师的交椅上呢。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老韩就这样和宝子带着两个小弟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哈站,然后在售票处买了四张站台票,然后为了托底,还给侠盗三点水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一个手脚干净的小弟专门负责掏兜。

哈尔滨站承担哈尔滨铁路局四分之一的旅客运输任务和一定数量的货物运输任务。年运输收入达13亿元左右,年发送旅客2500万人左右,货物运量200万吨左右。日均图定旅客列车91.5对(直通40.5对,其中始发18.5对、中转22对;管内51对,其中始发43对,中转8对)。日均发送旅客6.2万人,最高峰日达到11万人;日均乘降旅客13万余人,高峰时达22万人。

一提起哈尔滨老火车站,很多人都会记忆犹新。的确,作为哈尔滨的门户,哈尔滨火车站历史面貌它曾代表哈尔滨迎送过众多的异乡宾客,每个初来哈尔滨的人都会对它留有深刻的印象。

追溯其历史,它是城市建设初期最早修建的几座大型建筑之一。是沙俄侵略者修筑中东铁路时在东北设立较早的车站之一,俗称“哈尔滨老站”,至今已有110年的历史。1899年10月,在今哈尔滨站行李房的位置临时搭起一座小房子,作为站长室、电报室和行车人员休息室。1903年,哈尔滨老火车站站舍始建,1904年旅客候车室即迁入新站舍。哈尔滨火车站特等站。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心地带,是滨绥线、滨洲线、长滨线、滨北线、拉滨线5条铁路干线的交会点。清末,1898年6月(清光绪二十四年五月),中东铁路正式全面动工之后,大批筑路器材运至哈尔滨松花江岸(今中央大街以西)。因此,在松花江南岸设立火车站,称松花江站,是哈尔滨设置的第一个火车站。1899年8月,中东铁路南支线开始建设,在今哈尔滨站行李房处设一车站,亦称松花江站,俗称秦家岗站。1903年7月(清光绪二十九年六月),中东铁路全线正式通车运营,将秦家岗站改称哈尔滨站,松花江岸的车站改称哈尔滨码头站(道里站)。哈尔滨站舍于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年底竣工,为俄罗斯建筑风格,使用面积2700平方米。中华民国和东北沦陷时期,基本没有变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1960年3月,将哈尔滨站原站舍拆除,在原址重建。因1961年缩短基本建设战线,到1962年只完成新站舍的两翼工程。1975年开始对30年代修建南运转下行编组场进行改造、扩建,到1979年建成机械驼峰,自动化溜放,编解能力比过去提高1倍。1982年开始扩建站台、站舍和行李房。1988年,日均装车51.1辆,卸车255.7辆。全年货物发送105.6万吨;货物到达420.2万吨;运送旅客1216.3万人。1989年10月1日,哈尔滨新站舍全部建成,建筑总面积2.8万平方米。并于2002年对其进行了第五次扩建改造。

哈尔滨老火车站的选址是经过精心考虑的。它位于南岗区与道里区的交界处,成为分隔并联系这两个行政区的纽带。由车站街(今红军街)、铁路街(今曲线街)、松花江街及医院街(今颐园街)相交而成半圆形的广场,交通便捷。这个半圆形广场为欣赏建筑提供了良好的视距和视点。每当广场上鲜花盛开,繁茂的树木成为衬托建筑的绿色飘带,建筑优美而舒展的丰姿则尽现眼前。火车站与中心广场的圣•尼古拉教堂遥遥相望,互为对衬。这两个广场,两座优雅的建筑连成为一条景观轴线,二者同时成为哈尔滨的标志性建筑。

老韩带着宝子和两个小弟穿过了候车大厅,在四号通道顺利的凭票到火车那里。然后也不上车,顺着出站的人流就下了地下通道,又顺着地下通道奔向了出站口。此时的人来人往十分的拥挤,直到对面过来一个人撞了宝子一下,假戏真做,空空的钱包顺利的被掏走了。

看到事情顺利的进行着,老韩直接出站交出站台票,带着宝子和两个小弟随便找了一台停在出站口的出租车,上车就一句:“安发桥……”然后就和宝子在车上天南地北的侃上了,也不管司机鄙夷的表情。

车子很快就到了安发桥,下车的时候宝子摸了摸兜,突然大吼一声:“他喵了个大熊猫的,我钱包呢?”

然后老韩很沉着的问司机:“司机大哥,问一下多少钱?刚才我们出站的时候可能被扒手给掏了……”

司机是一个瘦弱的家伙,剃了一个光头,上身穿着一件健美背心,皮包骨头的样子,此时一听钱没了更是叫嚣道:“钱没了拿值钱的东西顶……反正没有个一百块钱你们就别走……”

老韩对宝子和两个小弟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弟立即愤愤然的要和司机单挑,而且是公平的决斗,打赢了就不给车钱,输了的话车费给双倍。

司机一瞅也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主,立时挑了宝子手下的一个小弟出来,一把抓住头发按在那就是一顿暴踢。小孩忍耐性还好,双手紧紧地护住脸被踢了能有两分钟也没有反抗。

宝子此时也义愤填膺的要上场,老韩赶紧拉住他,他要上场的话那个司机能不能活着离开都费劲了,于是赶紧打圆场似的在兜里掏出二百块钱递给司机,顺便给宝子一个眼色。

宝子此时知道是老韩的暗号,立时叫骂道:“回去告诉你们管片的老大,限他一小时内过来赔钱请我们吃饭,要不我大宝子铲平你们哈站的混子……”

司机此时揣起钱转身开车就走,临走还不忘了回头嘲笑了句:“你就吹牛、逼吧!死胖子,我们老大管得了你是谁,你等到死也别指望了!下辈子吧……”说完一脚油门就扬长而去。

老韩看做戏完事,立刻叫宝子的小弟打电话招呼人,这边赶紧联系侠盗三点水的车,今早为止,现在联系了大概三台金杯面包,五台长安之星,七台松花江面包,大概百人的队伍就能组成了。

老韩刚放下电话,宝子就气愤的怒道:“我说哥们啊!刚才幸亏那个瘦猴没挑我,要不我真不知道咋能忍受住那个傻逼打我。现在第二步计划咋样了?咱们这就叫上千人去砸车?”

老韩心里这个憋气啊!总共才能装下上百人的车队,你安排上千人出场,也太欺负人了点,于是老韩只好叹气说道:“你也看到了,现在的车队就上百人的行动可以,你在小弟中选一下,首先要未满十六周岁的,其次是要心黑手狠的,再然后就是跑得快的,人手一根木方子,记住就朝风挡玻璃上砸,然后就是倒车镜上砸,人要是下来阻挠就砸人。”

宝子还好奇的问道:“那么咱们用不用学香港的古惑仔,一人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左手缠着红带子,嘴里叼着吸管啊?”

老韩被这幼稚的问题整的都无语了,然后只能憋着气说道:“剩下准备点医药费啥的,动手不可能没有受伤的,今天头一次,没有经验,所以大家准备好了再动手……”

宝子立即又吩咐刚才挨打的小弟赶紧去联系药店,大量的云南白药要准备好,反正是见血,云南白药止血还是比较灵验的,其次的是瘀伤,红花油是必备的,再然后就是纱布和创可贴什么的了。

小弟很听话的带着两个超龄的小弟去采购药品了,这边就开始按照条件集结小弟,百十来人很快的就集结齐了,老韩和宝子按照人头分发木方子,挨个的嘱咐就朝风挡玻璃和倒车镜上砸,砸完就去砸下一台,别逮着一台就砸个没完,时间上不允许。

小弟们也都气势振奋的准备登车,这时候老韩突然想起了别打乱槽了回不来,于是又挨个的嘱咐一定要记好自己的车在什么位置,砸完第一时间往车这里跑,人齐了就开车走人,没纪律的,被抓住算倒霉……

反正安排完了正好一小时的时间到了,宝子的手机果然没接到电话,老韩沉下一口气,和宝子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远远的停在哈站的周围,等着好戏的上演。

所有的车辆都是停在哈站周围的几条小街上,宝子也煞费苦心的每个小弟发了一根吸管,每人都叼在嘴里,手里拎着木方子等着宝子哥发出信号就统一行动,一派风雨欲来的紧张气氛。

这时候宝子有点紧张,打架不是没打过,群殴也不是没殴过,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而且还是哈站呼风唤雨的老人物,这种场面任谁都会有点激动的。

老韩劝慰着宝子,缓缓的点燃一支烟,说道:“这种场面我也是第一次经历,但是经历就是一种财富,你说呢?现在不是拼谁火力猛,而是拼谁小弟多,这点上你完全不用在乎任何人,就算背后的那个老炮子站出来了也不怕,整急眼了天天堵着他,捶他一星期累死他不服……”

宝子眯着眼平视前方,对老韩笑道:“上次你给我指了一条明路,我稳坐了这么多年的大哥的位置,这次你又给我指了一条明路,要不咱俩拜把子吧……”

没等老韩反应过来,只见老韩一甩手,一截烟蒂甩手被弹飞,然后远方凝视着这边的小弟们接到信号,拎着木方子,嘴里叼着吸管就冲了上去……

=============================分隔线=============================

站前管理员看到这一架势立即喊道:“哎呀妈呀,你们作死呢?没投票就拎着家伙冲上来!赶紧去把票都给老娘交上来,要不挨个弹小JJ弹到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