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反派男一号

第四十七集 选拔战

收藏书签 字体:16+-

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的身体还是比较好的,经过了这两天齐默然的推拿,逐渐感觉到身体在复原,逐渐的在恢复着往日的活力,话说这齐默然也算是武林世家,一手推拿的手段自然也算得上是炉火纯青,就连墙角之王西门大少也不由得交口称赞,假如将来没工作的话可以去澡堂子去搓澡。

周末收拾好东西的墙角之王回家一进门正好遭遇老爷子西风首长,西风话说今儿的心情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好就是终于侦破清楚了井上翔太一行的目的和一系列活动,不好的就是亲手批了卷宗,李睿最后确定无疑的是扔到大西北的沙漠中劳动改造。

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的家,也就是西风首长的家是一个老式的两室一厅的房子,南北朝向,屋子里没有什么奢华的摆设,都是已经过时了几十年的妆饰,但胜在屋子里打扫的很是干净,让人一瞅就心旷神怡的。

墙角之王此时斜眼扫了一眼家里,老妈没在家,就老爸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那支派克钢笔还在模仿着抽烟的动作,明显是在沉思,于是放下旅行包。(旅行包里都是脏衣服,拿回家让老妈帮着洗的,现在的大学生大多这样)

西风首长瞥了一眼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然后严肃的问道:“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你从小有事要和我说总是先瞅瞅你妈在不在家,又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不是和你说了咱们家和别人家不一样……”

看着老爹又要默默叨叨的长篇大论下去,墙角之王西门大少赶紧插话道:“爸,你们局里有没有什么外围组织?如果需要的话要不要外围组织?一些身怀绝技的人?”

西风首长沉思了一下,毕竟从古至今学的一身本领最后卖到帝王家的不多不少,民间毕竟还有喜欢不受约束的人,比如手下的那狼牙小组的两个吸血鬼,就要求过平淡的日子,就是不想陷进权利的纷争之中。难不成自己的儿子在外面找到了有本事的人?这个可是要仔细盘问一下。

看着局促的墙角之王西门大少,首长西风沉默了一下,然后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道:“你在外面没惹事的话,结识一些朋友是应该的,但是要注意分寸,只要不是不三不四的人就可以。如果你朋友真有本事,让他们直接来找我,我安排他们名正言顺的进入国家安全局多好?”

听到老爸的语气有些质疑,墙角之王西门大少明显脸色很是不好看,不过自己在没认识赵二柱子和齐默然的时候,谁相信赵二柱子那傻大个子,以一当百的战无不胜,而谁又能想到,齐默然瘦成那样,却战力非凡,一身的形意拳可以说打的出神入化,尤其是那半步崩拳更是所向披靡,就连赵二柱子那样的身手,单挑的话都惧他三分。

想到这里,墙角之王西门大少坚定了一下信念,对老爹的质疑也针锋相对的说道:“他们都不是一般人,我的两个朋友一个和我一样是在校大学生,学的也是美术,是我的学长,一身的形意拳可以说出神入化,前两天无数来挑战的日韩留学生都饮恨在他的拳下,还有一个是个农民工兄弟,一身正气凛然,那身惊天的业艺估计你们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也不如他……”

西风首长此时正在为李睿的流放而挠头,这时候如果手下有几个高手的话,说不准还真可以在此时顶上大用,此时的手里除了小南瓜以外并没太多的高手,况天佑和马小玲两口子武功的确是非凡,不次于小南瓜的武功,但是这俩人一味的回避出任务,俩人就闲散惯了,自己也不好强求,如果手里多了一支可以运用的强大力量也好,如果自己的儿子在吹牛的话,正好也可以打消他的念头,这小子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头脑聪明但是却满腔的热血,可这个社会不是只有聪明就够了的,尤其是自己的这个圈子里,聪明的人未必能战胜狡猾的人,只有狡猾的人才能吃得开,聪明的人大多还遭到排挤……

想到这里,西风首长笑着把嘴边的派克钢笔塞进了口袋,然后盯着儿子的眼睛说道:“要么就来一场比武,我让你小南瓜叔叔出场,让你的两个朋友试试能不能打败老爸手下的金牌打手……”

墙角之王西门大少毕竟年轻气盛,立时答应到:“好!你说一下时间地点,如果我们真的打败你们的话,我们就可以坐下来,把我的计划全盘决定!咱们就两局定输赢,不论谁先赢得两场,那么谁就获胜……”

西风首长笑着点头,说道:“好,就趁现在,咱们就约定一下,正好今天是周末,大家都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在我们局后院的大车库里开始,你说怎么样?不过输了不许哭,不许让你妈磨叽我……”

父子二人击掌为誓,然后就各自去叫人,于是就各自叫人,约好一个半小时以后在国家安全局后身的大车库见面。

国家安全局身后的大车库其实就是以前的一个老的保密厂的厂房,就在国家安全局办公大楼的后身,但是随着国有企业关停并转的逐渐下马,逐渐的工人被下岗分流,厂房也就闲置了下来,后来被国家安全局改造做一个保密的车库,外表看起来是车库,但是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不过这些连很多的本地居民也不知道,毕竟是保密的。

一个小时过后,首长西风在保密车库的一间房间里带着贴身保镖小南瓜,会见了况天佑夫妇和老韩,至于老韩是怎么来的,老韩自己说出来都感觉到憋屈,本来在大凤那美、脚王姐来电话逼着自己交公粮,(成熟点的男士都明白咋回事,共建和谐社会就不详细解释了)可这边刚见到美、脚王姐,刚开车到僻静的地方,还没等亲热呢,况天佑就接到了西风的电话,火燎屁股似的给老韩打电话,拉着老韩看打架去,听说有人来挑战国安局第一高手,老韩自然也按耐不住了,二话不说,两句甜言蜜语哄住了美、脚王姐,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直奔国家安全局来看打架来了。

本来老韩不怎么被西风看重,一个卖二手房的而已,但是架不住况天佑巧舌如簧的说老韩是民间的高手,得到当年吉万山老爷子的真传,自己不变身的情况下也奈何不了老韩,这就得到了首长西风的重视,毕竟况天佑如果认真的和小南瓜动手的话,还真的很难分出胜负,而一个逼得况天佑变身的人,不得不重视起来!

于是首长西风也很亲热的和老韩攀谈聊天,亲切的慰问,就差拉过来小南瓜和老韩比划比划了,整的老韩冷汗直冒,啥玩意啊!那个可是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啊!就况天佑自己还打不过呢,更何况这厮了!所以老韩一个劲的谦虚着,和首长西风玩起了语言上的太极拳,直到墙角之王西门大少带着赵二柱子和齐默然出场才打破了僵局。

赵二柱子和老韩当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看到老韩以后自然是怒由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立时站了出来吼道:“韩哥,我们的恩怨是不是要解决一下了?如果说你是高手的话我也承认,正好我最近武功大进,正好可以切磋一下……”

看到众人错愕的眼神,老韩也很是尴尬,毕竟人家的准媳妇都被自己给睡了,这个仇结的不小,此时自己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甚至首长西风的眼神中都充满了鄙夷,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要不这样,国家安全局原本出场的是我的朋友,但是今天碰到老熟人了,呵呵,那我换下我朋友来切磋一场如何?”

看到老韩以退为进的说出这样的话,墙角之王急得满头是汗,只好悄悄的拉住赵二柱子,说道:“赵大哥,他可不是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说好我们谁先胜出两局就赢了的,现在如果你对上他的话,齐默然大哥根本就没有胜算赢得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小南瓜叔叔,这样的话就要加赛一场,难道我下场能打赢吗?大局为重啊!”

此时默不作声的齐默然听到自己要对阵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冷汗差点没下来,那可是多少江湖好手选拔出来的,如果自己老爹的话有可能保证不败,自己的话基本上就没有指望了,于是赶紧加入劝慰团,在旁边也劝慰道:“赵大哥,此时不可意气用事,打完这仗以后交手的机会多着呢,说不准啥时候就能揍他的……”

此时赵二柱子垂头丧气的瞥了一眼老韩,只好默默的点了点头,而齐默然和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登时大喜,墙角之王西门大少立时朗声说道:“第一场就由我们的赵大哥挑战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小南瓜叔叔……”

此时赵二柱子心里这个气啊!莫名其妙的就比人家矮了一辈,但是还是跳了出来,学着墙角之王的动作,双手一抱拳,做了一个请的起手势,朗声说道:“请吧……”

小南瓜此时也不含糊,登时解开警服的上衣,穿着一件黑色的健美小背心,露着一身的腱子肉就跳了出来,一句话不说双手一抱拳,也做了一个请的起手势,然后就落马沉腰,一个弓步上来就是借着腰劲的一拳直奔赵二柱子……

赵二柱子此时神功大成,早已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此时看着小南瓜势若奔雷的一拳直奔自己,也二话不说的不闪不避,一个弓步探了过去,正是部队擒敌拳的第一式“掏裆砍脖……”

小南瓜明显是没料到赵二柱子的动作如此之快,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赵二柱子捏住,一个探身一记手刀就站在了喉结处,然后赵二柱子嗤笑的松手回到原来的位置,看样子很得意一招就打倒了国家安全局的第一高手。

此时小南瓜和首长西风嘴边都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当大家都正要为赵二柱子欢庆的时候,诡异的情景却出现了,小南瓜一个鲤鱼打挺又跟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笑着对赵二柱子说道:“哥们你看过七龙珠没有?没有的话就看仔细了,热身运动结束了……”

说完就犹如杀猪般的惨号着,身上的骨骼开始噼里啪啦的响着,然后肌肉开始莫名其妙的膨胀了起来,然后一点点的变高,逐渐由不足一米七的身高长到了将近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而且本来系在脑后的马尾辫也被挣开,凌乱的长发遮盖住了脸庞……

此时的赵二柱子却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压力,然后就只见瞬间小南瓜就冲了上来,还是刚才一样的挥拳,只不过速度远超刚才的速度,直接一拳就击中了赵二柱子的肚子,把赵二柱子打的侧身滑出了好远,勉强的才稳定了身形。就连在旁边看热闹的众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奔雷般的一拳直接打中了赵二柱子的肚子,赵二柱子此时就感觉到腹中宛如刀绞,不过忍住了剧痛,赵二柱子却憨厚的笑了,说道:“好的,从热身运动到比赛结束,我都陪你打完……”说着就纵身上前,噼噼啪啪的和小南瓜战在一处,此时的赵二柱子动了真功夫,身体里的内力川流不息,就算小南瓜接住赵二柱子的攻势也震得手脚发麻。

两人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众人看了一眼,都知道眼前的战斗不是短时间可以结束的,而此时的墙角之王西门大少和齐默然都看得出来,赵二柱子因为没和老韩动上手十分的压抑,齐默然此时向前迈了两步,拱手说道:“这位韩哥,你是自己上场还是让其他人上场呢?”

老韩看见这个皮包骨头的小瘦子向自己宣战,当然也欣然下场,随手脱去上身的唐装,光着膀子露出上身的肥膘就笑道:“既然兄弟有意和我切磋一下,那哥哥我就奉陪了……”说完就迈着四方步直逼齐默然,一双大眼睛很认真的盯着齐默然的双眼,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齐默然此时也是大骇,老韩此时走过来的姿势看起来全身上下都是破绽,但是又好像全身上下都没有破绽,就这样的走了过来,就连连续打败无数的日韩留学生的挑战者的齐默然也不禁拉开半步崩拳的架势,蓄势一击。

话说老韩此时的招数的确是吉家拳讲究的随意而动,静若磐石动若脱兔的战法,吉家拳本身就是长拳短打外加不少的形意拳和各国各地的流派的百家之长,而此时的齐默然的半步崩拳的起手势老韩也了然于心,只有暂时的稳住这个小子,猝然一击结束战斗才是王道,看着小子的小体格子,应该扛不住自己的一两下的重击的。

而此时的齐默然也被老韩的外表所迷惑,不知道要如何出手,怎样出手,如果换了齐默然那个神出鬼没的老爹的话,此时老韩早已饮恨当场了,只不过齐默然江湖阅历少,只能静静的守候着老韩的出手。

两人就这样的对峙着,一直静静的对峙了接近一分钟,突然间齐默然动了,果然是半步崩拳的招式,短促的半步迈出,短促的拳头一拳一拳的直奔老韩袭来,用的尽是寸劲也就是俗称的爆发力。

这时老韩只好仓促的招架了起来,正常的半步崩拳使出来拳拳到肉,但是老韩别看膀大腰圆的壮的跟小牛犊子似的,但是辗转腾挪还是尽量的避开了齐默然的攻击,就算躲不开了也尽量避开要害……

等齐默然连续的几拳打完,正巧赶上力道用老的时候,呼吸吐纳正在运转的时候,此时的旧力刚刚用完,新力还未生的关键时刻,老韩痛的边揉着身上被齐默然半步崩拳伤害的非关键部位,边一扭身,连续的侧踢就开始了,此时的侧踢鞭腿连绵不绝的使了出来……

齐默然被老韩的古怪打法打的蒙了,本来老韩的招式很像吉家拳,毕竟当年吉万山老爷子在哈尔滨收徒记名的就八千余人,不记名的更是海了去了,而吉家拳几乎成了哈尔滨当年武术的标志,并不难认。可老韩的招式却似吉家拳而非吉家拳,离远了就侧踢鞭腿外加扫堂腿的远攻,而离近了却是变着花样的肘击膝撞,甚至还有一些貌似是美国职业摔跤里的东西,打的那个眼花缭乱的,好在美国职业摔跤的东西杀伤力不是很强,要不此时齐默然早已经被打趴下了,不过就算是如此也逼得齐默然手忙脚乱的和老韩躲避半步崩拳一样的辗转腾挪的闪避外加躲不开了就勉力的硬扛……

=============================分隔线=============================

老韩此时怒道:“你打我的时候投票了吗?这两天咋没看见你每日三票的出现呢?你不出现我咋给你加精啊?不加精的话你咋有票投票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