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爱碧利斯湖畔

第24章 破碎的心匙,新的心魔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卷 水仙 第二十五章 破碎的心匙,新的心魔

那一晚,我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在**辗转反侧怎么都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菲特的样子,怎么也甩不掉,一旁的米娜见到后,只是将我轻轻地搂在怀里,说道:“小丫头思春了?”

“哪……哪有啊?”我被她说的大羞,娇声反驳道。

“怎么没有,以我多年的经验,一定是想念你的菲特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晚了还睡不着,你以前可是一个贪睡鬼呀。”米娜伸手拨了拨我的小鼻子。

“我……我……”我很是尴尬,因为她却是说的不错,满脑子都是菲特的金发碧眼,还有那迷人的微笑。

“嘘……”米娜在我耳边轻声道,“什么都不说了,你一定很喜欢菲特对不对?”米娜的话顿时让我哑然无语。

喜欢?我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一种迷迷糊糊的琢磨不清楚的感觉,暖暖的,想要让人去接近,并没有所谓的对某一个东西的喜欢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那种感觉很模糊。”我抬头看了看米娜,小声的说道。

“……模糊的感觉?是不是暖暖的,甜甜的,想要在一起的感觉?”米娜好奇的问道。

我想了想,似乎被她说对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在那时,乖巧的答应了他。

“也……也许吧。”我点了点头说道。

米娜看了看面色不定的我,好想知道我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说道:“袭贝,你知道吗,从小到大她就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但是在她7岁时,甚至还没有到她可以看一眼他母亲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她很坚强,平时看到她很活泼,其实只是她不愿意提起而已,毕竟那是不好的回忆。”

原来袭贝姐姐也有这样的故事呀,好可怜啊……

“虽然父亲十分的爱她,同学们也十分的关系她,不过都不能弥补母爱的缺陷。直到布鲁什出现了。”米娜顿了顿道,“布鲁什不是弗罗伦丝当地人,他的来自一个偏远的村落,不远万里来到弗洛伦丝求学,希望可以让他们的村庄强大起来。他的实力非常强,在同龄人力和菲特是并列存在的,所以也受到很多学生的仰慕。老师们也对他很照顾,毕竟来到新的城市,并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

“他见到袭贝时,并没有多大的关心,只不过认为是一个比较活泼一点的学生。和其他学生以一样,毕竟让他来到弗洛伦丝,是为了求学。但是当他有一次发现袭贝一个人坐在爱碧利斯湖畔旁,一边小声的啜泣,一边向平静的湖水里仍小石子时,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了他,让他躲在一旁看着,看着她将自己的不满发泄到小石子上,发泄到水面的涟漪上。”

爱比利斯湖畔吗?菲特也和我去过呢。

米娜接着讲道,“那天我听别人说,其实是袭贝看见别人的妈妈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可以和自己的妈妈相拥相抱,心里没有的来了一阵羡慕,转而又变成了伤心的情绪,每天每月,每时每刻,她都默默的承受这心里的羡慕,渐渐的嫉妒的心里也出来了,不过她并没有做出什么违反道德的事情,只是不停地,不停地将小石子向水里丢去。去发泄,心中的不满。由于在心里压着,也不敢和被人讲,每天都这样,有时候才到湖畔旁,丢石子。”

隐隐约约的我似乎可以感受到袭贝姐姐的心,那是一颗苦涩的,感觉永远不会有人去理解的心……

“但是布鲁什理解,所以也越发的同情她,直到他找见正在哭泣的袭贝,从而倾注自己的感情。”米娜很是欣慰的看着我,“袭贝曾经最我说过,世界上最痛苦的不是没有钱财,理想,家庭,最痛苦的是没有一个自己的依靠,谁都可以有依靠,而袭贝找到了自己的依靠,所以她才决定长大做一个女生。”

说罢,又看了看我,说道:“你和菲特的事情,其实你的妈妈爸爸都赞同,就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嗯?我能怎么想,我现在什么都不懂,再说我还没决定长大做个女孩子呢!”我知道米娜和父母都执意要我做一个女生,可是我还是没有思想准备,虽然我隐隐觉得我是逃不出他们的计划的。

米娜爱恋的摸了摸我的头,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孩子,然后紧紧的抱住我,说道:“好好的睡一觉,什么也不要想,将来的事就叫将来去决定,未来我们都无法预知,生命岁段,但是就是因为未来的不可知,才变的多姿多彩。”

温暖的气息围绕着我,不住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然后缩了缩身体,攥在米娜的怀里。

似梦,似水,迷茫,流淌,交织在一起,新的我,旧的我,一起在迷失,找不见的是梦,看不见的是水,这个世界,早晚,会与我化为灰烬,又该怎么相处?

似梦,神秘,泛着淡淡的紫色,似水,蓝绿色的显得好不快活,我?在那里?

周围是神奇的世界,思想,和记忆碰撞,火花,在黑色中闪耀。

我才发现,孤独,我原来还曾孤独过,在那个可恶的世界里,我也是和袭贝姐姐一样,没人关注的存在,缺乏的是自己的朋友,度过的是惨白的日子。

汽车,行人,我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虽然已经死去,但是我还有亲情才那里,就像米娜和菲特。温暖的气息似乎想要留住我,可以吗,我还可以回去吗,那个让我失望的世界。

“叮”,一声清脆的响声,那是什么?我好奇的循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小孩,乒乓的拍打着小小的乒乓球,不小心将一个杯子碰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玻璃杯碎了,碎的玻璃飞溅了起来,划破了那个小孩子的手指。小孩一声尖叫,怯怯的跑到墙角躲了起来,将手指放到嘴里,小心的吮吸了起来,眼泪还隐隐的在眼睛里闪动。

不一会儿,一个女性跑了过来,看样子是那孩子的妈妈,妇女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背部,轻轻的将孩子的手抽了过来,看见还不时冒出的鲜血,将手指放到自己的嘴里,眼里没有责备,只有母爱的眼神,温柔的看着孩子。

我刚想走过去,看看那女性的模样,但是快要接近时,却如风一样消散了,消散的无影无踪,似乎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似的,模糊的样子,去有那么熟习。

转念间,身旁又出现了一个画面,还是那个孩子,穿着可爱的衣服背着小手,面对这眼前的妇女,唱着那熟习的歌谣,好熟悉,好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好美丽,好幸福,只见那妇女同样拍着手,一句一句的教导着那个小孩子,一句一句的学着儿歌。每一句,都是仿佛是幸福,脸上的微笑从来没有停止过,孩子似乎也很开心,牙牙学语,是天籁,是幸福。

哗……不见了,又不见了,为什么不让我好好的看看那张脸,为什么,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我疯狂的思考着,这个世界,我原来的地球上,我还有什么所留恋的,周围的画面不停的转换着,那个小孩,也在不断的长大着,他上了小学,学习成绩虽然不好,但是还是很刻苦。他爱玩,曾经不小心弄伤了妈妈,从此以后他发誓,再也不再欺负妈妈,将来要好好的保护她,不要让她受伤。

马路上,公园里,到处都有他和妇女的身影,还有他的爸爸,也开着车在一旁看着他们,他是家里的支柱,他,爱这个家。

我心里在颤抖,我好恨自己,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伤心,心里好难过,好害怕他们离我而去。为什么这个我死掉也不过是别人笑料的世界,还有能感动我的东西,为什么,这是什么?

碎片纵使飘碎了,还是可以看见那个孩子的成长,渐渐的,他,越来越大,而母亲的脸上也渐渐的挂满的皱纹,唯一不变的,是那永恒般的微笑,亲切的声音。

可是孩子却变得奇怪了起来,虽然成绩依旧很好,但是渐渐的,繁重的学业,使他与母亲说话的时间也变得很少,长大了的思想,也使得母子之间似乎多了一道看不见的膜。话,也少了很多。

我看见母亲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从来没有改变过,虽然母亲和孩子的话少了,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线,是剪不断的……

我好羡慕那个孩子,那种温情,难以去琢磨,却那么感人至深。

“啪!”一声脆响,周围的东西却都不见了,消失的干干净净,只有眼前那飘过的碎片上面的图样惊醒了我。

“原来……我就是他,她是我妈妈!”

我的心似乎碎了,好像无数的白蚁在啃咬着,痛苦着,我抱头痛苦,长长的秀发,让我迷失了自我,我是谁?

那幅画是我倒在街边的情景。我的记忆被唤醒,很早就似乎消失的记忆,又回来了。如电影一般,闪现,熟悉,又模糊。

我到底该怎么做,即使我不再是原来的我,我还是自己,只是无法忘记以前的事,原来失去的才懂得珍惜。及时我的新父母对我很好,但是我还是无法忘记以前的种种温情。

即使一句话,一句“早上好”,一个苹果,一句责骂,在现在看来,一句,一个字都没了……

我该怎么办?

“芬妮?芬妮你怎么了?”我听见有人在叫我,我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眼神,掩饰这我心里的痛,及时我不知道为何我会想起以前的事,但我知道,我不想在失去这份记忆。

是米娜姐姐在叫我,只见她将我抱起,看着我担心的问道。

“我看见你哭了,是不是梦见了伤心的事。”米娜担心的问道。

“没……没有。”我别过头去,不想让米娜看见我的眼睛。

“还说没有,明明是在哭。”米娜一把将我的头掰了过来,让我与她的眼睛对视了起来。

“我……”我还是不想看着她,眼睛不住的向四处看去。只不过眼角的眼泪的涌动,出卖了我。

“芬妮,说吧,起码你还有我呢,信不过我吗?”米娜眼睛柔和了起来,柔声道。

我竟然看得呆了起来,不为的别,就为这胜似妈妈般温柔的眼光,让我感受到了妈妈一样的存在。

我再也承受不住了,第一次放声的哭泣了起来,在米娜姐姐她怀抱里哭了起来,似乎是妈妈一样的怀抱。

“我……我,想妈妈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