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天神禁

第45章 鲁克的遗产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四十五章 鲁克的遗产(求个收藏推荐)

阴冷的塔里陷入了无比的黑暗之中。

爱丽丝与塔文消失后,罗本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整座地下塔中陷入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死寂之中,不同于原来监牢里的冰冷寂静,而是一种死亡的感觉,好像整座塔已经完全的死去了。

看着眼前漆黑无比的楼梯,罗本停下了脚步,“嗡”的一声,手臂上亮起了诡异的白光,光芒下,是莎莎满是不可思议的面孔,罗本看看了只能照到方寸之间的亮光,皱了皱眉头。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紧皱的眉微微舒展开来,罗本慢慢的探出了一丝精神力缠绕在手上,仔细的感觉着手中浓郁的光元素的波动,神念一动,手上的光芒突然间大涨。

“啊!”莎莎一声惊呼!放开了罗本的手,刚才因为好奇紧紧的盯着罗本的手,甚至还用手轻轻的摸了摸,结果现在被这一片白光刺到了双眼。

罗本眯着眼睛,看着已经光芒大胜的手臂,轻轻一抖手,一个圆圆的白色光球脱手而出,慢慢的飘到了空中,散发着柔和的白光,照的的四面大亮。

罗本嘴边露出了微笑,这个照明光球,可是自己的原创了。

可能是物极必反,罗本发现自己聚集大量的光元素压缩到自己的手臂上时,反而没有自己聚集少量元素时的光芒那么强烈,轻轻的调动一下手上的元素,调节了一下外方浓度,这个光球就这么诞生了,轻轻的用精神力将这个光球托在半空,罗本开始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形状各异的傀儡横七八竖的倒在这层塔中,甚至于有的头和四肢都已经和身躯断开,仿佛一个个巨大的破烂玩具娃娃一样的丢在地上,看起来多少有些诡异。

感觉到莎莎在怀中动了动,罗本低下了头,看见莎莎正放下揉眼睛的手。

“放我下来,罗本!”莎莎望见罗本看过来的目光,小声的说道。

“你能走吗?”罗本现在感觉莎莎的身子软绵绵的躺在自己怀里,似乎没有一点力气。

“嗯!能的!”

罗本见莎莎似乎小脸有些发红,也没有多想,情况特殊也只能特殊对待,要是平时,打死罗本也不敢来碰这个小妞。

轻轻的把莎莎放到地上,女孩脚刚一沾地,身体不禁一阵摇晃,罗本赶紧在后边扶住了女孩的肩膀,“还是算了吧,你刚受伤,等到了外面好好治疗后再说吧!”

“不!”莎莎坚决的说道,手中紧紧的握着那枚漆黑的戒指。

见莎莎神色坚定,罗本也没有坚持,只是在莎莎身后站定,防备她摔倒。随手又在空中抛了几个光球,整层塔中被柔和的亮光照的分毫毕现。

莎莎带上了那枚黑漆漆戒指,慢慢的来到了一具傀儡的“尸体”边上,看着这具面目狰狞,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拼成的傀儡,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一阵光芒闪过,地上的傀儡被收进了莎莎手中的戒指。

看着女孩逐一的把地上的傀儡收起,脚步渐渐的迟缓,胸口也渐渐开始起伏加剧,罗本轻轻的按住了莎莎的肩膀,“我来吧,毕竟是我杀了他,这个事情我帮他完成。”

感觉到女孩身体一阵轻轻的颤抖,正在小声的抽着鼻子,轻轻的靠在罗本身上,莎莎还是哭出了声来,“罗本!他们好可怜!”

安慰的拍了拍莎莎的后背,罗本接过了那枚戒指,扶着女孩虚弱的身子,罗本把地上能装的东西都装进了戒指,这才打了通向上层的门。

和鲁克说的一样,现在手中的这枚戒指和当初修玛老头送给自己的戒指是不大一样的,虽然都是用来装东西的空间戒指,但是如果说修玛的那枚指环是一个小火柴盒的话,那么鲁克的戒指就是一栋巨大的别墅。罗本把整个一层塔中的几十具傀儡都扔进了戒指,却只是占用了戒指千分之一不到的空间。

推开门,几个光球被罗本首先扔了进去,把黑漆漆的空间照的大亮,这已经是第四层了,一路往上走来,前边的三层除了傀儡也就没什么东西了。

罗本被爱丽丝带着进来的时候,四周只有微弱的光亮,加上罗本心情紧张,还真就没有仔细的留意每一层塔的情况,现在四处照的通量,罗本才得以看清楚走过的每一层塔中的景象。

又推开一扇门,罗本不禁抬起了头,在这一整层圆形的塔里,两个弧形的巨大书架占据了大半的空间,罗本左边的书架足足有五六米,但是却只在中间和人平齐的高度的地方放着两排书,书的封皮都是一种样式,黑漆漆的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在两排书的下面,书架向两边裂开露出了一个暗格,而右手边的书架和左边书架的同样高度,却是满满登登的放满了书籍,只是书的样式五花八门,大大小小什么样的都有,颜色也是极为的驳杂。

走到左边的书架上,随手拿起了一本,书名是《暗黑起源》,皱了皱眉毛,罗本把书扔进了戒指,又拿起了另一本,《暗黑魔法编年史》,又扔进了戒指,罗本大概的翻了翻,看来这些是一些关于暗黑魔法的一些书籍了,从统一的样式看,多半可能还是鲁克自己整理的,转了个圈,把两排书全扔进了戒指,看了看书架上上的暗格,罗本把手伸了进去,仔细的摸了摸,最后从里面拿出一本非常厚重的书来。

书面上没有名字,罗本不禁翻了一页,一排排及是工整的字迹出现在了罗本面前,在书页的左上角,有着年代和日期的标码,对了对日期,却已经是二十年前了,罗本直接把手挤进厚重的书页里,翻开了书的后半部分,呈现在罗本眼前的确是一片空白,循着空白的书页一直向前翻,只翻了几页又开始出现了字迹,最后一页上的日期,却是今年,看着书中的描绘的各种各样的魔法阵和傀儡的图形,罗本猜,这个很有可能是鲁克自己的研究笔记了。

二十年啊!罗本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转身又来到另一边书架旁,已经根本没有心思翻书的罗本直接一挥手,将整个书架都装进了戒指。

回头把那个有暗格的书架也收进戒指,看了看这一层已经没什么东西可拿,罗本搀着莎莎接着向上走去。

几乎就是见到什么拿什么,只要是能搬得起来了,不是直接连在地上和墙上的东西,所有的一切全都被罗本塞到了戒指中。

又推开一扇门,罗本不禁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罗本那几个跳动的白色光球在塔中闪烁着柔和的白光,然而房间内一片可比日月的珠光宝气却差点晃花了罗本的眼睛。

大量的金砂就那么随便的堆在这一层的地面上,罗本随手在脚下拿起了一件什么东西,却是一块金条,足足有几斤重,金灿灿的闪着纯色耀眼的光泽,竟似乎是没有一点杂质。墙壁边上的架子上,堆放着着很多小盒子,其中一个显得有些破烂,连盖子都不知道丢到了哪去的盒子中,足足有乒乓球大小的乳白色珠子满满的塞在盒子里,盒子的边上还散落着不少,柔和的亮光下,每一颗珠子都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虽然没有见过,但是这个应该是珍珠吧,罗本在塔里走了两圈,一箱箱的金币,成堆得翡翠玛瑙,闪耀的大个钻石,还有一些罗本叫不上名字的金属和材料,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的散布在整层塔中,罗本看的一阵口干舌燥。

一个亡灵法师就这么有钱!

要是把现在这层塔里的东西全部搬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区,那自己可以成为亿万富翁,还是亿亿万富翁?

“都拿走吧!”莎莎轻声的说道。

“嗯!”罗本高兴的回答道,一边走着,一边把能拿的全部装进了戒指中,“莎莎,这回你似乎不用去打劫了。”

罗本开了句玩笑,却别有听到回音,不禁奇怪的转过头,莎莎显得有些虚弱的靠在罗本身上,依旧是一脸的忧伤,眼前无尽的财富,丝毫也没有让这个女孩多看一眼。

“莎莎?”罗本又喊了一声。

“嗯!快点拿完,咱们去上边吧!”莎莎及是平淡的说道。

罗本不禁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知道莎莎对于鲁克和爱丽丝的事情感到很难过,罗本也一样心中不是滋味,但是鲁克虽然是为了复活自己的爱人,在爱的名义下成为了亡灵法师,但是他的手中染了太多人的鲜血,可能曾经就是为了爱丽丝而在大陆上杀了上万的活人,而刚才塔中数不尽的傀儡罗本也看见了,这些傀儡又不知道鲁克是杀了多少人,又炼制了多少灵魂才最后完成的,说鲁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也完全不为过,所有的事情要是从头算起,那谁也说不清谁对谁错了,现在鲁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而且也算是满足的死了吧,这个可能也算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了。

轻轻的抹了抹莎莎脸上的泪痕,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太过亲昵,轻声的安慰了一句,罗本转身继续把东西一件一件的收进戒指。却没有看到莎莎眼神的一丝异样。

不知道又上了几层,罗本和莎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中。

罗本四下的看了一下,这个可能是鲁克作为一个法师的类似于实验室之类的地方了吧,在房间的一侧,地面上刻画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魔法阵,魔法阵中堆放着各种各样的材料,一些罗本在之前储蓄财物的那一层见到的一些金属也在其中,甚至于在一个巨大的法阵中,一具同样是人体骨骼型的傀儡平放在那里,旁边散落着一些不知名的粉末和细细碎碎的块状物体。

在一个角落里,罗本发现了一张小床,就那么在一堆杂乱的物品中随意的搭了两块木板,上面铺了一层薄薄的被子。

罗本知道,魔法师是可以不用睡眠的,想来这个是鲁克进行冥想的地方,这个名震大陆的亡灵法师,平时原来就是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守着这些傀儡和魔法材料度过漫漫的长夜。

“毛毛!”罗本一声惊呼,看到在房间中央那个巨大的台子上,一个不大的笼子正放在上边,幼小的幻龙一动不动的趴在笼子中,罗本扶着莎莎走到台子边上,看到笼子是放在一个金红色的魔法阵的正中央,透过笼子的空隙,毛毛的身上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罗本看的一阵心疼,毫不犹豫的伸出左手,眨眼间手臂变得漆黑如墨,抓住笼子的顶部用力一扯,整个笼子的顶盖被罗本抓了个窟窿,散去了手上的黑光,罗本小心翼翼的把毛毛抱在了怀里。感觉到毛毛还有心跳和呼吸,罗本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里。

直到看见毛毛,莎莎失神的眼睛才有了少许的变化,“给我就可以了,你先去收拾东西,毛毛只是昏了过去。”将毛毛接到手中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莎莎抬起头,向着正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罗本说道。

“嗯!你现在这靠着,等我一下!”房间实在太大,乱七八糟的东西堆得犹如仓库一样,罗本全身闪烁着淡淡的青白色光芒,一阵风一样从房间一边卷到另一边,转眼间把所有的东西全收进了戒指里……

罗本站在空旷的房间里不禁有些诧异,这一层似乎有些奇怪,一直向上走来,或者是只有傀儡,或者是只有金银财宝,或者是满屋的书籍,或者是只堆着一些生活的杂物,甚至于有一层塔里堆得全是人冷冻的尸体,但总会有些东西的。

只是这一层,却是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的空间里,只在一面墙上有着一扇门,一路上,除了每一层之间的槅门,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一扇门,就是有什么暗格或者密道之类的地方,入口也都是敞的大开,从来没有一处地方时隐蔽的或者是关闭着的。

罗本挠了挠头,这是不是意味着鲁克不想让自己进去呢?

疑惑的看了看莎莎,莎莎怀里抱着毛毛,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神情似乎有些犹豫。

“还是看看吧,毕竟我们要把他所有的东西都带走,如果这扇门推不开,那我们就不进去了,好吗?”罗本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征求莎莎的意见。

想了好一阵,莎莎最终小声的嗯了一声,答应了下来。

吱……

房门被罗本轻轻一推,向里面慢慢的打了开来。

猛的,莎莎抬起了的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吧,泪花不受控制的涌出了眼眶,罗本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起刚刚看到的那张简陋到极点的小床,心中一时间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滋味。

这个唯一延伸到塔外的空间里,是一个布置的很是精致的房间,柔软的床,垂下的床帘,小巧的梳妆台,漂亮的花格子地毯……

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一颗亮亮的珠子在房间顶部正散发着光芒。

“我们走吧!”罗本揽过了莎莎的肩膀,轻轻的关上了房门,眼睛不禁有些微微发红,这里不需要自己带走什么了,也许这里是鲁克作为一个正常人最后的一点回忆了。

几乎是拖着把莎莎带离了这层塔,推开了通往上层的门,一条黑漆漆的甬道出现在了面前,在甬道的远处,似乎有着微微的亮光。

风,又一次的吹在了罗本的脸上,火辣辣的阳光照着大地,仿佛要把地面烤焦一样。

看着蓝色的天空,罗本不禁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回头看了看身后黑漆漆的洞口,心中难免激动,自己差一点就要埋骨地下了。

“罗本!你看!”

顺着莎莎的目光看去,罗本一怔,光秃秃的红色平原上,爱丽丝就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怀里抱着已经死去的鲁克,鲁克身上那件黑色的长袍已经被扔在一边,身上却穿着一件洁白的法师袍,罗本知道,白色法师袍,是光明系法师的象征。

“罗本,他们已经死了!”莎莎一声尖叫,死死的拉住了罗本的衣服,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罗本。

阳光下,罗本左臂如同被暗影吞没一样,正一步步的逼近鲁克和爱丽丝。

小心的让莎莎避开自己的左手,罗本温柔的笑了笑,“莎莎,我想把他们葬了,你等我一会好吗?”

求收藏,求推荐,已经好多章忘记打这几个字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