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碎虚无极

第二十五章 白骨盗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一次灭掉两个大盗,江枫自己也收获不少,不仅得到了两名大盗打劫多年积蓄的财富,还巩固了自己的武学心得。

他把神识再次探进玉髓简之中,认准了他的下一个目标,白骨盗。

上面注释白骨盗得到了上古邪修白骨道人的传承,当年白骨道人修炼白骨大.法,需要众多白骨精气,所到之处可谓是尸横遍野,白骨森森,并且他实力强大,一般人奈何不了他,反而会被他杀死修炼他的白骨神通或者祭练他的本命道器白骨舍利,据说当时他已经达到长生秘境之后的造物秘境,比太阴神教现在的太慈真人还要厉害得多。

后来因为杀的人太多,有干天和,一位上古大贤出手将他杀死,并且灭了他的道统,不允许如此有干天和的传承留下,才平息了这一场白骨风波,但是在这之前也有无数小门派被白骨道人灭掉了,而白骨盗据说是在一座古墓之中得到了白骨真经,但由于他行事小心,并不像当初白骨道人那样嚣张,修为也底下,因此并没有弄出白骨道人那样的腥风血雨,但是他还是专门找一些普通的小村子下手,很多时候都是屠村来修炼自己的魔功,还好因为有着白骨道人的教训,所以他屠一次村之后,就会隐居一段时间,所以到现在他才是归元期大圆满的境界。

江枫选择先杀他的原因之一也正是他修炼了如此有干天和的魔功,杀过的人不在少数,早一天消灭他,就少一些人受害。根据玉髓简上面的显示,此时白骨盗正在前往凌波城外的一个小村庄。通过传送阵江枫传送到了凌波城,然后才记起自己的呲铁竟然被自己忘在北冥城内的悦来客栈了,要是此时有呲铁代步那自己就省了一些功夫,看来这次完成任务之后回门派之前要先去把呲铁带走。

没办法,只好再次用上微尘世界里面的轻功快速的朝着那个小村庄赶去,三日后,终于赶到了玉髓简所显示的那个村子,村子前面有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黑村”。

踏进小村,江枫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死气扑面而来,深知自己来晚了,没能救到一村的人,慢慢的在村子里走着,没有见到一具尸体,他知道这是因为所有的尸体都被白骨盗给收走拿去修炼魔功去了,将整个村子寻了个遍,硬是没有发现一具活口,就连村子里面的鸡鸭都被这股浓郁的死气给杀死了,真正的鸡犬不留。

顺着这股死气的源头走去,江枫进入了村子后面的一个小树林,没过多久,他就见到一片空地,准确的说是刚开垦出来的一片空地,一堆堆的尸体按照一定规律摆放着,组成了一个阵法,无尽的尸气还有白骨汇聚成了整个阵法的纹路,为盘坐在中央的白骨盗提供修炼的精气。

当江枫走到大阵前面的时候,白骨盗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竟然是骨白色的,嘴里发出了非常尖锐的怪声,随着这个怪声,那一堆堆尸体好像被重新赋予了生命一般,一个一个的都站了起来,向江枫冲过来,江枫闪躲腾挪无所不用,但是发现普通的招数发在这些尸体身上根本不管用,就算是将他们的头打爆了他们照样会爬起来攻击自己,并且这些尸体浑身上下一块骨头都没有,完全被剥离出了体外,浑身就像蛇一样,在这期间他看到了一些苍老的原来慈祥的老人,一些挺着肚子或许即将临盆的妇人,还有一些幼童也回来缠住他的双腿,不让他攻击。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一些死尸,但江枫下手的时候心中还是一阵阵的难受,他看到了夕阳西下,黑村的老人们或许吸着旱烟,或许在树下乘凉拉拉家常,而挺着肚子的妇人则是站在门前望着村口,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外出干活归家,一群小孩子打闹着跑来跑去的画面。

然而,有一天,一个魔头到了这个村子,将恐惧与黑暗都带给了这个村子,整个村子从此陷入了黑暗,屠村。。。。。。

想到这里,江枫决定不再手软,眼前的都是一群尸体,都是被杀死之后还不能得到安息,被迫助纣为虐的可怜人,他决定要速战速决,早点将罪魁祸首击毙,只有这样,才能使全村老小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

“唵嘛呢叭咪吽,江枫用真元撑起一个护体罩将自己保护起来,然后专心念诵六字真言以克制这群邪尸。”声音混合着真元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金色圆圈随着江枫的念诵吐了出来。随着金色圆圈的一层层叠加,整个金色圆圈越来越大,散发出一阵阵祥和慈悲的气息,最后,这个金色的大圆圈飞到了江枫和众邪尸的上方,点点金辉飘落下来,这些本来凶神恶煞般不停敲打着江枫真元罩的尸体被这些金辉不断的净化着,这群尸体不断的被净化着,渐渐的脸上那种凶戾的气息消失了,接着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江枫差点都被埋在了尸堆里。

“难怪敢来找我,果然有点本事,看我的白骨神通“‘骨魔再世’起。”只见地面原本作为大阵脉络的白骨全都飞上了天空组成了一个高大的骨魔朝着江枫走来,看着这个巨大的骨魔,江枫双手划出了一套复杂的轨迹,一片片的太阴之气逐渐的汇聚,这是太慈真人给予的玉髓简里面的法术,名叫“玄阴链”,是以太阴真气为基础封印敌人的一种手段。只见随着江枫双手的刻画,汇聚而来的太阴真气变成了一条条锁链飞了出去缠在这个巨大的骨魔身上,另外一端则是埋入虚空之中,一条条太阴锁链飞出将巨大的骨魔禁锢在了空中,任由这个骨魔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九天之上,风云雷动,破除妖氛,雷来。”江枫继续使用出了另一种太阴秘术,召雷术,空中本来就是乌云密布,此时空中的云更是随着江枫的喝声翻涌起来,雷声轰隆,一炸雷劈下来刚好劈在骨魔身上,这个骨魔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嘴角的骨头咔咔作响,似乎他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发出了惨叫一般。

“万骨破天”白骨盗看着自己的骨魔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并且雷电对于他这种法术的克制作用的确很大,于是换了一招,手中捏了一个印诀,对着骨魔打出之后,巨大的骨魔化整为零,变成了一块块巨大的白骨朝着天上的黑云冲去,不一会儿就将所有的黑云冲散了,不过云中所附带的雷电气息也将所有的巨骨震成了骨粉,随着黑云被冲散,空中飘落下白色的骨粉,整个场景显得阴森诡异。

“哈哈哈,后生可畏啊,没想到老夫今天尽然会为了一个后生晚辈手段尽出。”随着话音白骨盗从原本的迷雾中走了出来,此时江枫才看清他的样子,只见他是一个非常瘦削的老头,可能是修炼白骨魔功的原因,整个人就像一个大骨架一般耸立在那里,脸色苍白,头发也比较稀疏,可能是由于太瘦的缘故,整个脸看起来非常的刻薄,身穿一件骨白色的长袍,虽然瘦削,但整个人血气正旺,并没有衰老的迹象,明显他还能够继续突破下一个境界,或许下一次屠村他就能够突破目前的境界,再或许这次如果不是江枫打扰他的话,他就突破了也不一定。

说着他手中出现一杆巨大的白骨杖,说道:“归元期的骨骼,的确不错,可以用来再次锻造一下我的黄泉骨杖,我的这个黄泉骨杖应该就能够进阶到法宝了,呵呵呵。”说着挥舞着手中巨大的黄泉骨杖朝着江枫打来。

白骨杖法也是白骨道人的一门绝学,上古年间,有无数英雄人物死在这套杖法之下,白骨盗用出这套杖法之后,阴风阵阵,不时传来一阵阵鬼嚎影响江枫的心境。

“哼,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刚好我缺少武器,你这个白骨魔杖虽然邪气,但我勉强收下了。”说着江枫运转真元,整个身体都被金色真元覆盖,并不时吼出吒字音,破出心魔,以一双肉掌和白骨盗大战在一起,两人战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

白骨盗自从出道以来就以杀求道,身经百战,可谓是经验丰富,而江枫在微尘世界就是武林之中的绝顶人物,曾经力弊过无数枭雄人物,自然也是对战经验丰富,并且世俗武学被他改进之后也是威力巨大,其中自然不缺空手对敌,夺取别人武器的招数。

双方斗了上千个回合之后,江枫抓住白骨盗露出的一个空挡欺身上前,虽然兵器是一寸长一寸强,但是枪棒这类武器如果被敌人欺身上前的话,根本就不能发挥出原有的威力,江枫用处以前的小擒拿手加上空手夺白刃的功夫,白骨盗好几次都差点失去自己得黄泉骨杖。

“白骨盗,你作恶多端,注定今天就要伏诛,还不快快受死?”江枫大吼着一招宝瓶印打出,穿过了白骨盗的防线打在了他胸口,只听咚的一声,白骨盗向后飞去,而江枫趁机将黄泉骨杖夺到了手中。

“今日我就替天行道,为那些死在你手中的无辜之人报仇,韦陀杖法。”说着江枫用处了微尘世界佛门绝学韦陀杖法,传说佛门的护法神韦陀就凭着这一套杖法守护佛门,诛灭一切外邪。此时江枫用着阴气深深的黄泉骨杖使用佛门正气浩然的杖法,虽然很是别扭,但却威力巨大。

失去了武器,并身受重伤的白骨盗怎么能够抵挡住越来越勇猛的江枫,几十个回合之后就被江枫一杖打在头顶,连同那一点不灭灵光都被打散了,收拾了白骨盗留下的一些财富,将村子里的人火化之后,江枫向自己的下一个目标采花盗所在地出发。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