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花都聚美

第三十一章 真相越来越近2

收藏书签 字体:16+-

龙尽欢虽然相信了胸大未必无脑,但也不会全信兔清儿的话!因此龙尽欢并没有表现出激动心情,而是理智的问兔清儿为何如此肯定。

“你是如何知道的?那么按你的说法,我的家人可能是龙门的人了?”

“这个嘛?就要从本小姐身怀绝世武功说起了!我们不是创立了飞凤门吗?可是媚儿姐姐生性腼腆害羞,不喜人多,更不好舞刀弄枪了,所以每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就只有我去了,记得是五十多年前的那一届武林大会,我化身成飞凤门的弟子参加了武林大会。”

“我记得曾和龙门那一代的少掌门交过手,也就是现在的龙门掌门龙鸣海,与他交手时见过他腰间挂着和这枚玉佩很相似的玉佩,不过当时只是匆匆一瞥,再加上五十年过去了,它们是不是同一块我就不敢肯定了。但不论外观和气息都很像的!”

“那这个龙鸣海会是我的爷爷了?你对这个龙鸣海和龙门了解多少?他们又和谁有仇?”龙尽欢还是十分平静的问道。

“这我就不敢肯定了,你不知道这个龙门和其他七大门派不同。其他门派都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可是这个龙门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而且自古侠以武犯忌,历朝历代的执政者都不喜欢武林人,所以处处防着武林中人。可是各大门派也不是傻子,他们也在当权者中寻找庇护靠山,而一些当权者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乐得如此,所以他们就一拍即合了。”

“我们飞凤门也拉拢了不少高官当靠山呢。可是这个龙门建门立派之初就与历届政府有关系,有很深的政府背景,他的建立不仅有防治武林的作用,似乎还有别的目的,至于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也就是因为龙门有很深的政府背景,所以内部很多秘密外界很难了解,所以龙门内部人员的组成以及龙鸣海是不是你亲人我也不知道。”

兔清儿确实对武林很是了解,分析起来也是头头是道,丝毫不像她的性格一样,而且从她对武林了解来看,也反映出她平时确实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龙尽欢听完兔清儿所说,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他的亲人就是龙门中人,而龙门成立的目的以及龙尽欢被人下蛊抛弃都可能与龙珠有关。

其实龙尽欢的感觉没错,也许正是应了那句话:人的命天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龙尽欢确实是龙门后代,而他因仇家贪图龙门的龙珠从而被仇家报复伤害。

可是龙尽欢又是圣祖龙的龙魂选定的有缘人,从而能够遇见凤龙儿三人,有幸得知龙珠的秘密,才能了解到自己的部分身世。虽然龙尽欢有八成的感觉他可能是龙门人,可是当真相与回家的路越来越近时,龙尽欢的内心认识到十几年的热切期盼,直到此刻才觉得他没有真正的准备好接受这一切。

他害怕了、胆怯了。龙尽欢不知道当见到亲人的那一刻他该怎么面对他们,该原谅他们还是埋怨他们。

龙尽欢怕他的亲人没有梦中想象的那么好能够给他一个充满温馨的家。他甚至怕自己的亲人从自己丢失后,从没想过寻找自己,没有为他的离去感到难过愧疚,以至于见到自己时形同陌路。

他更怕自己的亲人是为了保护龙珠从而放弃用龙珠与仇家交换自己。因此龙尽欢选择了暂时的逃避,他决定一方面让狐媚儿兔清儿进一步确认自己是不是龙门后代,另一方面龙尽欢选择给自己一年多的时间慢慢的去学习如何接受即将面对亲人。

狐媚儿看到龙尽欢听完兔清儿的话后陷入了沉思,而刚毅的脸庞先是欣喜,最后面露紧张难过之色,似乎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于是出言劝慰道:“老公,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媚儿帮你解决。”

龙尽欢听到狐媚儿的话,没有出声而是先掏出凤龙儿的那颗龙珠,对着狐媚儿说道:“这是黄金圣祖龙的龙珠,你们应该听龙儿说起过,当我听完清儿所说,我觉得我的亲人十有八九是龙门中人,而龙门建立的目的和我被人下蛊都可能与龙珠有关。所以我希望我们出去后,媚儿清儿你们能够利用手中的资源仔细调查,看龙门成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当然还有我是不是龙门的人。”

“你让我们调查,你去干嘛?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是你的使唤丫头,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再说就是用你也得付劳务费,比如宝甲、宝剑、仙丹、灵果什么的就可以了!”兔清儿可不习惯听龙尽欢的使唤,还有她还惦记着龙尽欢的宝物呢。

“你们当然不是使唤丫头了,你们是我暖床丫鬟总行了吧!至于我?当然是出国旅旅游,休闲休闲,顺便打听一下其他龙珠的下落。”龙尽欢虽然内心还有些惆怅,但仍不忘调侃兔清儿,只是笑容没有之前那么自然了。

狐媚儿比兔清儿细心体贴多了,她自然看得出龙尽欢此刻并不高兴,当看道兔清儿还想再和龙尽欢拌嘴,赶紧上前抓住兔清儿的手,并给她打眼色。龙尽欢也看到了狐媚儿的举动,对她露出温柔的一笑。狐媚儿也回给龙尽欢甜甜的一笑。

“媚儿,清儿,我们明天就要出谷了,你们收拾下,看看有什么需要带走的,然后出去瞧瞧龙儿她们安排好没有。我想一个人去金殿静静。”

龙尽欢说着起身朝着盛放圣祖龙宝物的金殿走去,龙尽欢知道等出了幽龙谷,他身上肩负的责任将会有多重,他需要静静的思考他该如何应对了。

龙尽欢独自一人思考,而狐媚儿和兔清儿携手朝洞外走去,才出洞口就和凤龙儿和杜玲玲两人打了个照面,凤龙儿面带暧昧的打量着狐媚儿和兔清儿,而杜玲玲这个小醋坛子则是撅着嘴用眼角看着她们。

毕竟狐兔两女初为人妇,就连神经大条的兔清儿也不免脸红。不过兔清儿脸红也只是一闪而退,上前拉着凤龙儿的手道:“小姐,你们都安排好没有,那个臭男人说我们明天就出谷了,让我们收拾下该拿走的东西。哼!自己却跑到一边悠闲去了,坏死了。”

“清儿我对你们说过了,以后我们都是相公的妻子,不分主仆,切莫再叫我小姐了,我们就以姐妹相称。还有相公对我们疼爱异常,你不要再说相公的坏话。不然相公可要对你施家法了,就是相公不施,我也饶你不得,定要狠狠的打你的小兔臀。”凤龙儿说着作势就要往兔清儿臀部打去。

“龙姐姐才舍不得打我呢,我知道你最疼清儿了!不过那个臭男人•••好了啦!是老公行啦吧,可是老公确实坏嘛!把我骗上床,我还没谈过恋爱呢,亏死了。”兔清儿躲在凤龙儿怀里撒娇道。

狐媚儿现在可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听到兔清儿还说龙尽欢的坏话,出言反驳道:“清儿,恋爱不过是小女孩们甜美的梦,我们都是一千年的妖灵,人世间恩爱的恋人最后劳燕分飞的例子不知见过多少,只要老公疼爱怜惜我们不是更好吗?还有三纲五常我们熟得不能再熟了,老公就是我们的天,我们的一切,我们应该尊敬他,以后不要再说老公坏了,小心老公休了你哦!”狐媚儿难得的说了句幽默的话。

“知道你是贤妻良母,真是搞不懂你们都把他当宝守着。不过他的宝物确实不少,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他好了。”其实兔清儿心里早就接受龙尽欢了,甚至有些喜欢他了,只是一想到龙尽欢耍诈骗她上床就来气,总想拿话挤挤龙尽欢。

其他三女看着兔清儿一副财迷样,都笑着摇摇头表示真是拿她没办法。不过众人也都了解兔清儿嘴里一套心里一套,也就不再劝她多尊重龙尽欢了。四女说说笑笑一阵后,又折返回洞中,凤龙儿途中也没忘问起狐媚儿关于龙尽欢身世的事。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