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夺舍诀

第四十六回 太上老君如意令

收藏书签 字体:16+-

凭刚才那两个人贩子临死前的反应,这孩子应该不是他们藏在衣柜顶上的,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懂得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难道还有人在帮他?

这三人终日与杀戮为伴,多少有一些超出常人的警觉,相互看了看,都觉得这个孩子有些危险而妖异。

“老三,你去放把火,把那屋子烧了。”疤脸男轻轻说道,说话的时候,他很用心的盯着小男孩的眼睛。

凌小宇被一个大男人抱在怀里,这种感觉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了,索性闭上眼睛,感应到自己的身躯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用自己那具无痛无觉的躯体,对付这三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也不知究竟有几成胜算,但是眼下这情况,不拼一拼是不可能了。凌小宇默默的在心中盘算着发难的时机。

耳中突然听到这三人要烧房子,那小女孩还在里面呢!凌小宇想及此处,蓦然睁开眼睛。

“你们没有子女吗?这么小的孩子都要杀死,你们可是畜生?”

听到这小男孩如此成熟的话语,吓得抱着他的那人几乎脱手。

如果是一个老学究在三人面前如此说话,多半会一巴掌甩过去。可现在说话的却是一个六岁不到的儿童,那稚气的面容,明亮的眼睛,如同佛陀降世般,令三人心中生出一股怪异莫生的反差。

凌小宇一见三人面色迟疑,索性心一横,开始鬼扯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我乃三清道人太上老君降世,如果尔等再肆意为恶,必遭天罚。”

这句话配合小男孩一脸认真的表情,吓得抱着他的那人连忙松手。

还好小男孩身子轻盈,凌小宇很轻松的双脚着地,倒也没摔着。

“小破孩,你想找死我成全你,这些鬼话是你的死鬼老爹教的吧,他没教你要看人说话?”疤脸男恶狠狠的说道,虽然他也觉得有些诡异,但是自问也不是随便就能被打发了的。

凌小宇悄悄后退了半步,幼童的脸上露出成熟的笑容,摇摇头道:“唉,看来还要是打过才知道!黄巾力士,现!”

“黄巾力士?什么东西?”疤脸男三人闻言又是一怔。

身后异变突起,耳边传来仿佛某种巨兽穿过林间的迅速声响,一道庞大的人影挟着呼啸的风声朝三人狂扑而来,瞬间营造出一股遮天蔽日的声势。

“终于到了!”凌小宇心中一宽,又后退了两步。

疤脸男来不及转身,第一时间身体发力朝前扑倒,顺势一滚,避过了这声势惊人的一击。

另外两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其中一人习惯性的迈前一步,伸手从腰间掏家伙,而另外一人则配合同伴,极默契的拧腰转身,使出一记最阴险的后蹬腿,黄狗撒尿。

这一腿怎样也要练五年苦功才使得出来,短平头考虑向来很周详,只要阻上一阻,老三的脱手刀可不是吃素的。

砰!一记重腿蹬中来者,似乎命中的是胸口位置。

短平头心中一寒,自己踢中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此沉重的一腿,居然不能阻挡对方丝毫,而且腿上传来的感觉很古怪,非金非木,如击败革,很难想像肉体会是这种反应。

短平头没有机会再思考下去了,因为对方已经势如破竹的压倒上来。

无魂状态下的胖子,生猛异常。单臂捞住短平头的小腿,肘臂同时发力一绞。

有见过街头鲜榨甘蔗汁的那种机器么?短平头的大半截小腿就像被推进榨汁机里的甘蔗,发出令人切齿的磨擦声。

小腿部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续而飞快的蔓延全身。一瞬间,短平头的眼泪鼻泪全都流淌了下来,脸色狰狞恐怖极了。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间,老三刚刚掏出刀子,正准备回头和短平头交换眼色,蓦然看到同伴脸上的恐怖表情,吓得他心头一跳,胆气已失,这把刀无论如何都甩不出手了。

面无表情的胖子将手里的这条腿猛摔在地,然后踏前一步,重重的一脚踏在短平头的胸口,顿时将此人的胸腔踩得塌陷下去一块,顿时了账。

借着同伴的身死,疤脸男和老三终于正面的看清了背后来袭的敌人。

一个胖胖的年轻人。不过,他真的是人吗?

眼前这人浑身披挂着碎布条,身上肉眼可见的伤口无数,许多处皮肉朝外翻着,却不见半点血迹。一个人的脸上怎会有那种毫无人性的表情?当他一脚踏中短平头的时候,仿佛踩死了一只蚂蚁,脸上表情无喜无悲。

最特别的是他那一双眼眸,深遂而又茫然,最恐怖的却是他的动作,关节生硬偏偏又迅疾如风,这样的怪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一种更靠近僵尸的生物。

想起刚才那小孩念叨的黄巾力士,两人脑中均闪过小时候看过的仙侠书里的场景,心中的恐惧顿时又更添了几分。

“我的苍天!这一路跑来,俺这副身体吃了多少苦啊!居然搞成这样!几乎走光,实在太赔本了。既然都是这些人渣造成的,那么,给我赔命吧!”

凌小宇不动声色的又退了一步,紧咬牙关,向自己的躯体发出攻击的指命。

犹如恐怖天王般的胖子迈前一步,颇具气势的伸出巨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早就碎成布条的衬衣遮不住胸口的春光,黑乎乎的淤泥块从那堆厚厚的肚腩上掉落。

这具毫无生气的肉体,完全没有人的模样。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非人怪物,就算是疤脸男他们这样的杀手,也骇然到了极点,一身杀人的本事吓得最多能使出三成。

“老三,一齐上,挑翻他!”疤脸男暴喝一声,拉开拳架迎头冲了上去。

老三脚下微晃,闪电般的射出两柄飞刀的同时,身形却朝着后方疾退。

他的算盘打得精细,射出拿手飞刀助阵,自己后撤,如果老大挂了,自己当然第一时间开溜,如果老大搞定了对手,自己大可以说是后退去捉那小孩。

如果这怪物真的是什么黄巾力士,当然要捉住太上老君才搞得定。

这番念头在心中连闪的同时,其实也说明了老三实在是有些怕了。他不愿意面对这种一脚就能把短平头踏死的对手,宁愿背弃同伴。

两柄飞刀直奔胸口和咽喉。凌小宇心念一动,胖子的躯体立刻加速横移,堪堪避过了飞刀。

没有任何思想,也就没有了任何牵挂,没有牵挂的身法,当然唯快不破!

三百六十度视角,加上毫无牵挂的运用身体,再加上无痛觉,不会畏惧,这样的能力既使不练武,也非常的强大。

疤脸男疾冲至胖子面前,眼中精光闪现,突然猛一蹲身,斜斜朝着胖子的小腿胫骨铲去。

这一下变化极其突然,凌小宇只看到眼前人影一矮,疤脸男已经得手了。

喀嚓!疤脸男心中一喜,兵行险着果然奏效。像这种身材高大的人,下盘是最难防范的。这一脚便铲断了对方的腿骨。

胖子的身体因为少了一根腿骨支撑,顺势前倾。疤脸男一抖手,从手腕处飞出一根细金属线,恰到好处的缠上了胖子的粗大脖颈。

得手了!疤脸男心中闪过一阵狂喜,只要自己发力一扯,这家伙立刻身首异处,就算是非人的怪物又如何?

这一幕让凌小宇在旁边瞧得火大,你娘的!胖子小腿骨断了,老子又要进医院了,花钱又耽误时间,真TMD烦!

并不知道疤脸男已经将致命的金属线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凌小宇怒气一激,脑中已经放出了指命。

拍死他!

胖子浑身不顾脖子上缠绕的金属线,也对断腿没有丝毫的痛觉,势若奔雷般一脚踏在疤脸男的肚子上,随后而来的一只蒲扇大的巴掌,几乎把疤脸男的脑袋扇进胸腔里去。

疤脸男机关算尽,就是没想到这怪人悍不畏死,明明已经看到对方脖子上的血痕了,结果对方还是拼着掉脑袋的风险把自己干掉了。

还是应了一句战场上的老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腿断了没反应,脑袋掉了都不怕的古怪胖子,当然足够拍死他这样的杀手了。更何况胖子在无魂的情况之下,动作快得如同鬼魅般,完全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没有心的躯体,何止是达到了心无旁骛的境界。

老三亲眼见到平时杀人如麻的猛人疤脸男被人家抡倒在地,又踩又拍,简直像是被一头犀牛在**,吓得心胆俱裂,胆气一泄,再也没有胆量留在原地,更没胆子去碰那小男孩,直接头也不回的一路狂奔而去。

三名杀手,两死一逃,凌小宇这才在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危机一除,他再也支撑不住了,夺舍诀状态立刻解除,回到了自己的躯体当中。

凌小宇的意识刚一脱离,那小男孩立刻软倒在地。不仅是小男孩,凌小宇自己也是一样不好受。

并没有想像中的剧痛到难以忍受,凌小宇只是觉得口干舌躁,脑袋晕晕沉沉,这次夺舍的时间撑得太久了,回到自己身体之后,那种完全不适应的感受非常之强烈。凌小宇觉得自己简直就像进入了一个密封的罐子里,难受极了。

勉力强撑着清醒的意识,在身上摸了半天,总算是天见可怜,凌小宇在只剩下半截裤管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上面已经有数十个未接来电。

胖子没空回电话,而是直接拔通了110。

“喂!你们快派人到郊区,有个灌纯净水的工厂附近,这里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绑架案,对!小男孩,应该是育材小学的孩子,你扯那么多干啥,犯人已经挂了!什么?我是谁?你哪那么多废话,老子就快撑不住了,快点喊人来!”

凌小宇合上手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先是无力的甩了甩头,想了一想,还是爬到那孩子身边,把他轻轻抱住。

万一刚才那人杀回马枪就危险了。凌小宇勉力让自己站直了身体,左手扶着小孩子的头顶,才能令自己勉强不倒。

看来自己还是得学点功夫傍身才行,这世道实在是太乱了!在街上等会人都能遇到人贩子,随随便便就冒出些杀手,还是职业的。大爷这副身子骨再结实,怕是也经不住几折腾了。

虽然平时总是漫不经心,得过且过,但是真的遇上恶人的时候,无论是无耻的人贩子,还是凶残的杀手,凌小宇还是希望有所作为的。

一想到练功,凌小宇下意识的运起炼气之术,那一凉一热两道气流在体内循环往复,身上疼痛立刻就减轻了许多。脑中灵光一现,在满身伤痛的情况之下,居然让他想到了一个妙想天开的主意。

“如果,如果我夺舍别人的身体用来睡觉,然后命令自己的身体拼命健身,拼命练武,会不会练出一副好身材和一身好武功呢?这应该是个不错的招,下次,等我拿到了绝世武功,我就这么练。太帅了!哥们实在是太有材了,这简直就是游戏里的BUG。

一番胡思乱想,总算让自己不至于昏迷过去,终于捱到了警车出现,凌小宇终于心神一松,昏睡了过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