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龙腾

0009 《血龙真经》

收藏书签 字体:16+-

双方打斗一起,躲在床下的小泗和常宁就有些待不住了。两人彼此看了看,目光中皆有疑惑,不知是不是要继续躲下去。

忽听得门声又响,听来者的动作鬼鬼祟祟,明显是和方哥一拨的,柳飞暗叫“不好”,这一个方哥龙气尚未成形,已经令他难以应对,再来一个,当真是雪上加霜;若是来者龙气成形,那他们岂还能有命在?

但觉脑后风急,有人已当头一掌劈来,柳飞闪身避过,不想那边方哥的双掌正攻上来,柳飞正要侧身闪避,却见另一双肉掌已经堵截在那里。

那人,赫然正是吴大公子。

方哥年纪尚幼,龙气尚不是如何强劲,柳飞脑中念头如电转过,一咬牙,以罡气护体,朝那方哥含着龙气的一掌飞身扑去。吴大公子掌劲强大,比较起来,自然是方哥的掌气稍微弱些。

柳飞一面揉身扑上,一面已是内力运于掌中,劈天神掌势可劈天,何况是还未修炼成形的龙气?

四掌交会的刹那,那方哥顿时后退数步,噗的一声口吐鲜血。

“好厉害的掌法。”吴大公子低声赞叹一句,一双肉掌已经欺上。

若论武功,这二人合力也不是柳飞对手,奈何他们皆是龙气与武道双修。而且吴大公子的龙气明显比方哥强劲的多,这次出掌之时,便见他头顶窜出一条三米长的红龙。

这个吴大公子竟然是个一龙平阶龙气行者,虽然体外成形的红龙刚刚三米长,但尤令柳飞倒吸一口凉气。象方哥那种没有体外成形的龙气,柳飞尚可以强大的罡气勉强应对,可是这在体外成形的龙气……

“那两个小鬼呢?”吴大公子一边对付柳飞一边问方哥。

方哥道:“来时就不见在。”

吴大公子道:“找,肯定就在这屋里。”

柳飞暗暗焦急,小泗和常宁躲在床下,不出片刻便会被找到,可是他此时单凭一双肉掌对付吴大公子的龙气和掌劲,已经颇显难为,如何能顾全小泗和常宁?

忽见那方哥径直扑向窗户对面的那墙侧案台,原来他见柳飞方才是从案台里钻出,所以首先便想到小泗和常宁也躲在案台之下。

柳飞情急生智,一手按住腰间仅剩的一把飞刀,另一手上下翻飞,将一套劈天神掌挥洒的淋漓尽致,诱导着吴大公子转过身来背对着窗户。

此时吴大公子和方哥两人皆是背对着窗户,柳飞手中飞刀暗中飞射而出,同时眼睛故意瞟了下窗户。

飞刀正射在窗锁之上,叭的一声激飞了窗锁,余劲未歇,强劲的去势撬开了窗棂。只听又是叭的一声,那窗户竟然打了开来。

吴大公子和方哥皆是一震,回头却见窗子已被人打开来。

方哥惊道:“不好,他们从窗户逃了。”说时迟那时快,他已从窗口飞跃而出,朝不远处的西门扑去。

如今室内只剩下吴大公子一人,但一双肉掌,加上一条红龙,已将柳飞合围。一时难以招架,柳飞胸前被那龙气冲撞了一下,顿时眼前发黑,胸口翻腾,喷出一口鲜血。

柳飞胸口剧痛难忍,却不敢吭声,生怕小泗和常宁发现他受伤,耐不住性子从床底下钻出来,到时就是三人全军覆没。

说来话长,其实从方哥提刀闯入到现在,还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而方哥和吴大公子一直压着攻势,不欲令房内出现太大的动静,多半是怕燕龟人听到动静,带人过来。

柳飞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前世他可曾是轰动全世界的顶级杀手呢。他一直都在想法子弄些大动静出来,不禁斜眼看了看一边桌上摆放的茶具……

柳飞他们现在只是小童,居室离主楼有一定的距离,那主楼内又是欢声笑语,分外热闹,就算大呼救命也未必能有人听到,所以,真想让那楼里的人听到动静赶过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柳飞压抑胸口的伤势,一步一步靠近桌子,左胸突地又是火辣辣的剧痛传来,竟是被龙气再一次撞击到胸口。

柳飞口中鲜血狂喷,强忍胸口剧痛趁势向后飞抛出去,正落到桌子上,砸翻了桌子,当下拾起壶盖,提起仅存的内力,嗖的一下将它飞射出去,其去势看似是朝吴大公子脑袋砸去。

柳飞眼前一阵一阵发黑,感觉自己的意识就快要离体而去。

吴大公子一转头,躲过那个壶盖,阴惨惨地说道:“被我的龙气连击两次要害,小鬼,你还不死?”

小泗和常宁听到外面噼哩叭啦的一通杂乱之声,心中越发焦急担忧,听到吴大公子的话更是大惊。

他们都是普通的小孩子,这种杀人场面何曾见过?早就吓得六神无主,此时却鼓起勇气,不顾一切地从床底爬了出来。

“喂,姓吴的,来跟小爷斗斗!”常宁喝道。

“就……就是,小爷可不怕你。”小泗亦是颤颤兢兢地道,与常宁一起拉开了架式。

吴大公子本来背对着他们,想要给柳飞最后一击,听到常宁呼喝,顿时一惊,赶忙转过身来。

柳飞武功奇佳,吴大公子是担心另外两个孩子也是身负上乘武功,所以不敢背对着他们。倒是柳飞现在身负重伤,眼瞅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看样子已然活不过一时三刻,根本没什么可怕的。

忽听得主楼那边传来呼喊声:“出了什么事?从哪儿飞来的壶盖?你们龙阳阁想谋杀本官人吗?”

“看样子是从西边飞来的,西厢房那几个小鬼搞什么鬼呢?”另有一个男子嗔怒道,声音听起来充满磁性,想来是招待那位官人的兔儿爷。

先前那位官人怒喝道:“我要去找你们燕儿哥算账。”

西厢房这边安静得很,这些话清楚地从主楼上传过来。

吴大公子一震,猜想片刻过后,那燕儿哥必会带着人来兴师问罪,到时别说杀人了,只怕他想脱身都困难。当下控制着红龙,直扑小泗和常宁,自己则飞身朝窗口射去。

“啊……”

“啊……”

身后传来两个孩子的惨呼,吴大公子感觉自己的龙气根本没受到什么阻碍就直接把小泗和常宁当胸穿过,他回头看了看,只见那两个孩子已经倒地不起,顿时得意一笑。

眨眼间他已飞射至西门,碰上刚刚搜寻小泗和常宁无果而回的方哥。

“任务已经完成,先退下再说。”吴大公子道,拉着他消失在西墙外。

且说那被壶盖打到的官人径直找上燕龟人,燕龟人立时气势汹汹地带着几个小童来到西厢房,谁知一进门便见满地狼藉,还有三个血淋淋的人倒在地上。

“啊,这是怎么回事?”燕龟人大惊道,赶忙探了探柳飞三人的鼻息,再检查一下他们的伤势。“靠,差不多全没气了。什么人居然跑到我龙阳阁来撒野?要是让我燕龟人查出来,定叫他碎尸万断。”

他怕影响阁内的生意,哪敢惊动官家?当下命令小童将三具尸体抬去乱葬岗。

“咦,燕儿哥,这柳飞好象还有点气。”一个小童道,发现柳飞还在艰难的呼吸。

燕龟人道:“他中了两记龙气重击,除非吃人参鹿茸大补十年,否则就算活过来也是残废。我在他身上已经白搭了好几百两银子,难不成还让我花上几千两银子供他大补疗伤?快去快去,赶紧把他扔了,免得让我看到堵心。”

小童不敢再多话,赶忙抬着三人悄悄地运往郊外乱葬岗。

吴大公子和方哥两人偷偷地跟着,按照组织里的规矩,要见到人头才算完成任务,才能领奖金,所以他们方才埋伏在墙外,此时便一路跟着小童来到乱葬岗。

那几个小童见满地尸体,害怕得要命,将尸体随便一扔,转头就跑了。

吴大公子和方哥在一棵树后转出来,去寻尸体,只要割下三个孩子的头颅,这项任务就算圆满完成。

柳飞被吴大公子的龙气击中左胸要害,心知此次命将休矣,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抛出那个壶盖,随后便晕死过去。

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左胸似乎有一扇门被打开了,从那门里赫然飞出一条青龙,咆哮着在一片漆黑黑的空间里飞腾。这条青龙实际上只有两根头发丝粗细,长不到两尺,若非长着龙角和龙爪,柳飞一定误以为它只是一条脉络。

这小龙似乎想要往其他地方游动,却有一件东西突然出现,挡住了它的去路。

柳飞定睛细看,发现竟是一个金色卷轴,释放出的光芒吸引着那条青龙。青龙张开大口贪婪地吞噬着这金色光芒。

慢慢的,那卷轴打开来,露出几个血红大字——血龙真经。

柳飞心中惊奇:“咦,这不正是我前世临死之时所见的那个卷轴么?当时我将那个一直戴在身边的盘龙嵌入鬼谷子的戒指,二者合为一体后窜入了我的脑海,那时我便看到了这个卷轴,好象还有好几条咆哮飞腾的龙,只是当初这个卷轴并没有打开。”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