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龙腾

0028 三拜九叩

收藏书签 字体:16+-

感觉自己重新稳稳地坐在雕背上,柳飞松了一口气,刚才若不是他动作快,还真的就被摔下去了,当下哈哈一笑,道:“原来你这家伙还会装死!”手起掌落,一掌轰击在风雕的头顶。

柳飞不欲让这大雕死绝,因此击出的这三掌都只使出了七分力,大雕受了第三掌,顿时没有了先前的战斗力,脑袋萎顿下来,翅膀无力地扑腾两下,很难再维持飞翔,象一片落叶一样朝地面落去。

离地面尚有数十米高的时候,柳飞一提气,猛地从大雕身上跃起,双脚在雕背上用力一蹬,整个人便轻飘飘地从雕背上飞落。

而那大雕却是啁的哀鸣一声,重重地摔落到地上。

“多亏有张进和郑凡他们分散了风雕的注意力,使得风雕的尖喙、利爪都去袭击它们,不然,它们的攻击目标全部锁定我,我这一战可不会这么容易结束。”柳飞开始总结战斗经验。

“因为有内功相助,天籁风雕的音波对我影响很小。再者,三只风雕,两只是靠偷袭而杀,第三只若不是我趁它不备跃上它的身,估计也不会这么快就将它杀了。”风雕之所以难杀,首要的一点就是它可以飞翔,这对低阶龙气修士来说,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柳飞一上来就骑上了一只风雕,这才能迅速取胜。

“想不到你这七伤之体的废柴,战斗力却不赖。”丑女笑道。

柳飞瞥了一眼她,转向张进和郑凡道:“三只风雕,我收一只,其余两只你们自己看着分配吧。”说着将风雕分别扔给张进和郑凡一只。

丑女道:“三只风雕明明是你一个人打死的,为什么要分给他们两只?”

柳飞淡淡地道:“虽是死在我的手下,但如果没有他们吸引风雕的注意力,前两只我根本不会偷袭成功。分他们两只,免得我欠他们的人情。”

丑女哼道:“你救了他们,应该是他们欠你的情才对。”

柳飞盯着丑女看了一会儿,皱眉问道:“你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正天门的弟子吧。”

丑女得意地一仰脖子,道:“你怎么知道不是?”

童乐抹了一把那哭花的小胖脸,哼道:“奇怪了,你要是我们正天门的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本少爷入门可已经有五年了。”

丑女呸了他一口,道:“就这点儿本事,居然还敢说入门五年,丢不丢人哪你?”

柳飞将自己的那只风雕用一根绳子简单地系在肩头,便往自己先前找到的那个山洞走去。

“喂,贱民,你就这么走了,我们怎么办啊?”童乐急切地问道。

柳飞眸中寒芒一闪,猛然转身,风一般地窜到了童乐眼前,以迅雷不疾眼耳之势拿住了童乐的颈部,惊得童乐寒噤不断,一动不敢动,颤抖着问:“你……你想干什么?”

“放心,小爷我要看着你三拜九叩才会离开。”柳飞说着一脚踢在童乐膝弯之处。童乐站立不稳,一下子就跪了下去。柳飞又一掌削在童乐腹部,他痛得“哎哟”一声,身子不自觉向前一弯,柳飞趁势一按他的脑袋,就令他一头叩到了地上。

但听唰唰唰几下,柳飞已经点了童乐浑身数处要穴。

童乐挣扎了一下,赫然发现自己竟是一动不能动,不由得大骇,忙喝道:“死贱民,你对我干了什么,快放了我。”

柳飞哈哈一笑,道:“童乐大爷,你这般跪拜我这个贱民,滋味如何?”

“童乐,你这个白痴!”郑凡咒了一句。

“快放了我,救命啊,呜呜……”童乐挣扎数次,都是这副跪拜的姿势,半点动弹不得,复又呜呜大哭。

丑女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彩,拍手大笑道:“嘻嘻,好玩儿,柳飞,你这是什么法门?说是定身术吧,又不象;可要不是定身术,这小胖子怎么就动不了呢?”

丑女口中的定身术,想要施行需有两个条件,一是高阶以上的龙气修为;二是实力比对方高出甚多。定身术的后果也有两个,一是对方全身被制;二是暂时失去意识。

柳飞一声冷笑,道:“定身术?本少爷可没那个本事施这种术,这只不过是普通的点穴手而已。”

“点穴手?世上居然有这么好玩儿的功夫,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丑女兴奋地道,“不如教我几招吧。”

龙腾大陆上,虽然也有封住龙气的方法,却没有点穴这门功夫,这可是柳飞从前世的那个世界里带来的。

柳飞道:“笑话,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教你?”

“呜呜……柳飞,柳大爷,你饶过小的吧,小的知罪了,小的再也不敢了。”那童乐哭了半晌,似乎有些开窍了,此时大声哀求。

“哦?你说说,你罪在哪里?”柳飞问,好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胖子。

“我不该叫柳大爷贱民,柳大爷武功盖世,英雄无敌,比第一等贵族都要尊贵,我再也不敢乱叫了,呜呜,求柳大爷开恩,饶了我吧。”童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含糊说道。

“呵呵,你这家伙,现在倒变得识相了。”柳飞笑道,“如果下次再让我听到‘贱民’这个词,童乐,小心你的舌头。”

“是是是,我再也不会这么叫了。”童乐赶忙说道。

柳飞上前解了童乐穴道,童乐立即恢复了行动。

“柳飞,大家好歹都是同乡,有必要这么羞辱我吗?”一恢复了自由,童乐立即叫嚣起来。

“嗯?”柳飞眸中寒芒一闪,掌上顿时泛起让人胆寒的红色毫光。

童乐立即打了个寒噤,刚才柳飞以肉掌劈死天籁风雕的事他可是亲眼见了,不由得噔噔噔倒退数步,陪笑说道:“呃,我是说我们都是同乡,应该互相照顾嘛,是不是?呵呵……”

“哼!”柳飞冷冷哼了一声,奇道:“童乐,你入正天门已经好几年了,怎么这功夫没见半点长进?”

方琪道:“他整天除了吃就是睡,功夫怎么会长进?”

童乐狡辩道:“我哪有啊?”

郑凡道:“哼,要不是三师兄每天看得紧,你连最起码的肉体锻炼都不做。”

童乐道:“谁说的,我每天都花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来训练呢。”

另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无奈道:“上午不就是三师兄带着咱们做肉体训练的时间么?童乐,你真的很懒,要不是师傅把你分到我们队,我们才不要和你一队呢。”

方琪抱怨道:“懒也就罢了,关键是,一遇到危险就会哭鼻子,什么忙都帮不上。”

童乐不悦地道:“你们就厉害了?你们厉害,到最后不还得靠我的老乡来救你们。你们说说,你们谁能比得过我这个老乡?”

他一边说一边指向柳飞,搞得柳飞真有点哭笑不得。这个童乐,脸皮简直跟他屁股上的肉一样厚。

“我看你们还是放信号弹,招呼师伯师叔们来救你们吧,你们一个一个都受了伤,想要自己走出妖荡山可不太容易。”柳飞说完转身就要走。

忽听童乐急道:“柳飞,你要去哪儿?就算我们要招呼师叔师伯,你也不能把我们扔在这里啊,好歹等长辈们来了你再走嘛。”

柳飞明知道童乐是害怕有凶兽来袭,不敢单独陪着郑凡等人,故意说道:“有你在这里照顾他们还不够么。”

童乐嘴角一抽,小眼珠来回来去的乱瞟,道:“我……我是担心你,这里已经接近妖荡山深处,你独自上路会很危险的。”

柳飞莞尔一笑,道:“是么?那我就多谢你的担心了。不过,你尽管放心,这山里的凶兽虽多,可是能伤我的还没几个。”说完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

童乐看着他的背影,那被战利器装得满满的袋子不停地晃来晃去,再看看自己那个空空的布袋,里面所有的东西加起来还不到二十分,心中老大不舒服,少爷脾气一上来,指着柳飞大骂道:“柳飞,你这个家伙真不够朋友,自己弄了那么一大堆的战利品,也不说分我这个老乡……”

话未说完,他立即闭紧了嘴巴,因为柳飞已经如一阵风一般掠了回来,吓得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赶忙求饶道:“我……我错了还不行么。”

“你想要战利品,那就自己去抓。”柳飞说着抓起童乐的衣领,朝自己先前找到的那个山洞走去。他个头大,提着还不到一米五的童乐,就象提着一个孩子,龙行虎步,不消片刻便翻过山坡,来到洞口。

“啊,你把我抓来这里干什么?”童乐急道,忽地指着柳飞身后,奇道:“咦,你这个丑八怪怎么也跟来了?”

柳飞回头看去,惊见那丑女竟然无声无息的跟来,不由得心中骇然。能够在他无所觉的情况一路跟到了这里,丑女的功夫当真了得。

丑女哼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难道这里只许你们走,不许别人走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