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龙腾

0031 丑得惨不忍睹

收藏书签 字体:16+-

“那倒不是。”柳飞说道,忽地发现自己装战利品的袋子被人动过,脸色不由得变了变,迅速将袋子打开来,发现原本胡乱装在袋中的兽皮、兽骨等东西都被人细细整理过了;不但如此,还多了不少赖头蛇可入药的蛇头、蛇胆和可炼制战器的蛇皮等物,这些东西在这次任务中都占有一定的分值,柳飞不禁惊讶地看向丑女。

丑女道:“看什么,我又不参加你们的考核,这些东西就便宜你啦。”

柳飞道:“大家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这么照顾我?”

丑女道:“我是看在赵师兄面子上才照顾你的,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为了你。”

这话说得,怎么听都感觉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慢着,她刚才说什么?柳飞突然醒过神来,惊问:“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赵师兄’?”

丑女道:“你以为在小小的正天门里能有几个赵师兄?我说的赵师兄自然就是你的师傅赵风。”

“你在开玩笑吧。”柳飞道,上下打量丑女一番,这丫头明明就跟自己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是赵前辈的师妹?

丑女哼道:“本小姐才没闲情跟你开玩笑。”

柳飞压抑下心头的震惊,半带调侃地笑道:“那,敢问这位小师叔尊姓大名?”

丑女沉吟片刻,道:“谭小邪。”

报自己的姓名还要想一会儿,再听这名——谭小邪,哪里象个女孩儿的名,这名字多半是假的。柳飞一下子就想到这一层,不过也懒得去拆穿她,只是借着火光盯着丑女那张丑脸。

这张脸,满是麻子不说,从左额头到左眼以下还有一块大大的乌黑胎记,着实丑得惨不忍睹,不过……

“你看什么?”丑女发现柳飞在盯着自己看,不悦地问。

柳飞笑吟吟地道:“我在看你啊,如果你这脸上没有麻子和胎记,会是什么样子呢?”

丑女一震,不自觉看向柳飞,只见他那淡红的嘴唇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眸子闪着光,不知是不是火光照耀的缘故,这目光显得分外的妖异。

邪异!

“这个人绝对是我爹爹常说的那种邪教异端。”丑女心道,没来由地打了个寒噤,讪讪地道:“我……我看我该走了。”

“慢走,不送。”柳飞道。

刚刚起身要离开的丑女听他说得这么爽快,心中竟没来由的感觉酸溜溜的,噘了下嘴巴复又坐回到火堆边,道:“既然你这么盼着我走,那我偏不走。”

“呵呵。”柳飞一笑,道:“你在怕什么?”

谭小邪狡辩道:“我哪有怕什么?”嘴上虽这么说,但一张脸却因为被对方说中了心事而不自觉涨红起来。

柳飞抿嘴一笑,也不与她争论,当下盘膝闭目而坐,打算修炼一下内家真气,养足了精神,明早就往大瓮湖一行。忽听识海内传来天独的声音:“这个叫谭小邪的丫头来头很不一般啊,她与赵风是师兄妹,难道说,传闻中所说赵风的强硬*就与这丫头有关?”

柳飞奇道:“高外祖,您怎么知道这丫头来头不一般?”

“呵呵!”天独一笑,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实力,也能轻易看个明白。”

柳飞“嗯”了一声,不再多问,安下心来修炼。

见他如此,谭小邪也盘膝而坐,闭目修炼起来。

待到东方破晓,柳飞吃了些肉干,便背起行囊,自顾出了山洞,朝大瓮湖行去。

“喂,等等我。”谭小邪追了上来。

“还有事么?”柳飞淡淡地问。

谭小邪道:“我也要去大瓮湖,大家顺路,一起走嘛。”

柳飞不语,沉默着继续赶路。谭小邪微微一笑,紧紧跟在他后面。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登上一道山坡的坡顶,放眼山脚下,一条暗绿色大湖赫然出现在两人的视野内。

大湖四周皆被山峰环绕,好似一个超级大瓮装着一湖水。对面的山峰形似一个怀抱婴儿的妇人,便是子母峰。

跃过子母峰,即是妖荡山的深处,内中有无数凶猛非常的二级凶兽。二人站在这面的山坡上,甚至都不时地听到对面深山之中不时传来一声让人胆寒的兽吼。

湖面上各种水鸟盘旋鸣叫,湖边上有些野兽正在饮水,不时会有一个硕大的鳄鱼头颅突兀地钻出水面,一下子就将野兽拖进水底,片刻后鲜血漫延开来,随之便会见到一只胸腹空空的野兽尸体从湖底漂浮上来。

大湖周围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

有些树没有一片树叶,只是挺着干巴巴、直欲冲入九霄的枝干,象是恶魔之手在张牙舞爪、指天怒问,粗壮如胳膊的树根盘根错节,有很多都缠绕在各种凶兽的尸骨之上。

还有些会自己移动的荆棘,经过某些野兽身边时会突兀地窜出一根枝蔓将野兽拖进荆棘,食人藤在这里已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植物。

沙滩之上,偶尔可见一只血红色的拳头大小的河蚌,但这只是表象。一只饮过水的野兽在一只这样的河蚌旁边走过,那河蚌突兀地升高,露出它藏匿在泥沙下面的肉色身体,每只都有两米长,张开它们的肉色蚌壳,里面顿时散发出一种金色光华,光华中一条长长的血舌疾射而出,将野兽瞬间吞没。

柳飞目光落到那只慢慢沉匿下去的肉色蚌身,眸中闪过兴奋近妖异的光华,邪魅的笑容再度浮现在嘴边。

绝对的邪物!邪魔!邪教异端!一旁的谭小邪看了不自觉在心中又是一番腹诽。

“这家伙满身邪气,赵师兄怎么会想到收他为徒呢?一个七伤之体的徒弟,想要培养他得要爹爹创下的那一整套训练功法,这么说赵师兄要收这个徒弟,爹爹肯定是知道的。

可是这家伙的脾性,爹爹看了肯定不喜欢,倒是我娘,见到一定会欢喜得要命。爹爹把娘给气跑了,他是不是想借这个小徒孙讨娘的欢心,好把娘找回去?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谭小邪在想入非非。

柳飞已经飞一般的冲下了山坡。谭小邪却仍立在山坡上不动,她来只是想看看热闹,根本就没打算下去斗凶兽、斩树藤。反正她功夫不赖,足能自保,柳飞也懒得管她,一口气冲到了沙滩边缘。

将行囊绑在一棵高大粗壮的树枝之上,柳飞小心翼翼地步入了血冕肉*蚌的生活区域。

血冕肉*蚌最喜人肉,一闻到人肉的气味,附近的血冕肉*蚌立即都有了反应。原本全部隐没在泥沙底下的身体纷纷涌了上来,先是露出那拳头大小的蚌形冠冕,随即下面那两米左右的大蚌身也跟着**出来。

不到片刻,已有十数只带着血冕的大蚌将柳飞层层包围,其中还有两只三米左右的巨蚌。

噗!

耀眼的金光突现之时,长长的血舌也跟着喷射而出,准确地朝柳飞击来。

柳飞飞退丈许,躲过这一击,谁知立足未稳,已有另一只血冕肉*蚌的长舌疾射而来;柳飞再度飞退,然而似乎早就等在了那里,第三条长舌噗的飞射而至,瞬间就缠住了他的脚踝,猛地一拉。

早先在书中看了不少关于血冕肉*蚌的介绍,柳飞早就防着这一招,每一次落地时脚下就立即使出千斤坠功夫,那长舌一拉之下竟没拉动他分毫。下一刻,柳飞已运起霹雳开山掌朝那长舌轰击而去。

那长舌灵敏得很,竟是嗖的回射,躲了开去。

耳听得脑后风疾,那肉*蚌发觉柳飞脚下力大,无法轻易拉动,此将径直飞射柳飞的脑颅。

“找死!”柳飞沉声一喝,猛地转身,掌锋回扫,一下子就轰击在那射来的长舌之上。

长舌吃痛,嗖的回射入蚌身之内。

“你的霹雳开山掌刚刚大成,掌锋还不够利,对付普通的凶兽还可以。但血冕肉*蚌的舌柔韧非常,你方才的一击并未给它造成致命的伤害,休息片刻,它就会继续攻击。”天独提醒说道。

说话间,已经另有一只肉*蚌的血色长舌朝柳飞射来,此次攻击的目标竟是柳飞的右肩肩骨,如果此击击中,柳飞的整条右臂就被废了。此击乃是为报他方才的一掌之仇而来。

柳飞飞身闪躲,同时眸中寒芒一闪,探手入怀,已然取出一把匕首。这匕首虽只是普通的寒铁炼制而成,但只要在其中灌注龙气和内劲,锋刃的攻击力就会变得异常强大。

闪躲之时,人尚未落地,柳飞便觉耳后风疾,已经另有一条长舌夹击而来,柳飞空中一个翻身,手中匕首朝那长舌斩去。

只听噗的一声鲜血飞迸,手中匕首落处,那长舌竟被生生斩下一截。柳飞心头一喜,看来将龙气和内劲灌注匕首之中,足可令匕首斩断血冕肉*蚌的长舌。

那条长舌迅速回射入蚌内,蚌壳不停的颤抖,嗡嗡直响,顺着蚌壳合拢的缝隙不停地有鲜血流出。

柳飞轻飘飘的落地。耳听得噗噗数声,竟是数只肉*蚌同时向他发起了攻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