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龙腾

0041 沙包阵

收藏书签 字体:16+-

说话间,柳飞已经运起轻功重新飞射到那金属管之上,再次与那些沙包周旋起来。

童乐道:“柳飞,你的轻功那么好,直接从悬崖下边上到对面岂不是好?何必这么费事,非要和这些沙包较劲?”

阎海波哈哈一笑,道:“童乐,你想得倒是简单。需知对面另有机关,如果你是从悬崖下面过到对面去的,将会有更利害的机关等着你。到时,可就不是摔到棉垫子上这么轻松了。”

蓝惜儿深吸一口气,寻了一根金属管走了上去。她小心的伸开双臂,借以维持平衡,慢慢地走向对面,忽见一个沙包飞来,她心中一悸,脚下当即一滑,“哎哟”一声就摔了下去。

“蓝师姐!”田田吓得惊呼一声。

阎海波和童乐却是呵呵直笑。

“笑什么笑!”悬崖下边,传来蓝惜儿的一声娇喝。

“看到没,并不一定要被沙包击中才会掉下去,想要通过这一阵,首先得练熟走钢丝。”阎海波一副教导处主任的口吻说道。

蓝惜儿可没有柳飞那等的轻功,攀着崖壁好不容易爬上来,道:“别光在这儿耍嘴皮子,你自己也走上来看看。”

“走就走。”阎海波说着就登上一根金属管,迎面立时有沙包袭来。他的功夫终究比蓝惜儿强过甚多,以前又在宗门之内训练过沙包阵,所以沉着地躲过这一个沙包,往前前进了几步,进入沙包密集区。

刹那间,前后左右皆有沙包来袭。

别看此时阵中有了两个人,但十二个沙包每动一次都会掠过阵中所有的区域,所以无论是柳飞还是阎海波,受到的沙包攻击频率与先前一个人的时候是一样的。

噗嗵!

到第四个沙包的时候,阎海波被一下子击中,噗嗵一声摔落崖下,但片刻后就攀着崖壁重新站到金属管上。

柳飞那里已经穿过了大半个金属管,尚还有数丈的距离就可以成功走到对面,但还是被一个沙包击得摔下崖去。

柳飞运起轻功,径直飞向金属管,但在悬崖对面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力道推着他,使他不得不回到崖边重新来过。

“看来,一旦从金属管上摔下去,不管躲过了多少个沙包,都必须从头开始走。”柳飞心道,复又登上金属管。他已经知道了沙包的厉害,所以更加小心。

这些沙包,摆在那里看起来稀稀啦啦,给人的感觉很容易通过,但一动起来就囊括硕大的空间,布满整个悬崖上空,想要不被任何一个沙包打到实在困难。最主要的是,脚下只有两指粗细的金属管做立足点,一不留神就会直接从管上滑落。

面对再次袭来的沙包,柳飞有了心理准备,提气运起飞猿纵,矫健地飞掠,躲过第一个沙包。当第二个沙包袭来时,他已经化成一条贴地而行的蛇,攀着金属管挪了过去。

潜行不到两丈,已经有沙包贴着金属管飞射而来,柳飞只得提气飞跃,再度以飞猿纵飞跃腾挪。然而下一刻,当双脚稳稳地落到金属管之上时,他已经面临五个沙包的同时来袭。

柳飞此次以轻功飞跃而起,如同一个被抽打的陀螺,空中旋转着前进,带起风声猎猎。然而,半空里再现一个沙包。柳飞倒提一口气,强劲的轻功使得他硬生生地停住身形,一脚踏在那袭来的沙包上,借力飞退。空中翻了一个跟头,柳飞已然平稳地落到一根金属管之上。

“好俊的功夫啊!”田田惊叹道,一双大眼睛瞪着柳飞,满眼都是钦羡。“师姐,咱们也上去。”田田看得热血沸腾,对蓝惜儿说道,不待蓝惜儿回答,已然兴冲冲地迈步走上了金属管。

忽听蓝惜儿惊喝一声:“小心!”

田田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见一个沙包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随即与它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接着被它撞得脚下一滑,四仰八叉地摔落下去。

耳旁唯有风声呼啸,从未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过,田田吓得一声尖叫,立时闭紧了眼睛,连看都不敢再看。

蓦地,感觉有人凭空拦腰抱住了自己,田田一震,不自觉睁开眼来,惊见自己正在柳飞的怀里,他那坚实地臂膀将自己搂得紧紧的,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柳飞再度从金属管上摔落下来,碰巧田田也是在这个时候摔下,见田田吓得面无血色,柳飞就顺手将她接住,脚下轻踏崖下的棉垫以借力,运起强横的轻功,飞身而起,脚踏崖壁,唰唰唰几下就上到崖顶。

他将田田放下,道:“不用害怕,下面有软垫,就算摔下去也不会有事。”

“呃,哦。”田田红着脸痴痴地应道,小心肝在腔子里咚咚地跳个不停。

柳飞飞身一跃,复又踏上金属管。

田田看着他英挺的背影,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

晚饭时间,凝渊洞洞门开启,有人送了数人的晚饭进来,连同几个水袋一起放在洞门口,那洞门随即关闭。

“青菜,萝卜,窝窝头……”童乐看着饭菜有些眼晕,“开什么玩笑,就给咱们吃这个。”

“不然怎么叫‘苦修’呢。”阎海波苦笑着说道。

童乐哭丧着脸道:“这可不行,我一天不吃肉就会被饿扁。”说完跑去敲洞门,一边嚎叫着让外面送些肉和白米饭进来。

柳飞那里已拿起窝头就着菜啃起来,撞了一下午的沙袋,老实说,他早就饿了,此时根本顾不上饭菜可口不可口。

蓝惜儿和田田也颇觉难以下咽,但见柳飞和阎海波都在狼吞虎咽的吃着,便拿起窝头就着菜一口一口地吃起来。

忽听得悬崖对面传来窸窣地脚步声,片刻后,一个俊美的十四五岁少年从对面踏着金属管走了过来。

“黄师兄!”看到来人,蓝惜儿一震,失声唤了出来,脸上顿时现出甜甜的笑容,嘴边还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来人就是那个在野训中获得第五名的黄艺。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目光冷冷地在柳飞和阎海波身上扫过。至于站在洞口用力敲着洞门的童乐,则直接被他无视了。

他随便拿了一份饭菜,坐在一边吃起来。

那童乐还在对着外面大呼小叫。

柳飞听得不耐烦,说道:“喂,童乐,你到底吃不吃?不吃,你那份饭菜我就吃了。”

“这种饭菜哪儿是人吃……”童乐一边说一边转过身来,赫然发现除了柳飞外,黄艺和阎海波也都盯着他那份饭菜,眼中明显有着因饥饿而起的贪婪。他心中一悸,立刻宝贝似的将那窝头和菜碗抱在怀里,道:“这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掂着。”

柳飞瞪了瞪他,将手中剩下的一口窝头塞进嘴里,随即吐噜吐噜将碗中的菜连汤一起喝了,一抹嘴盘膝而坐,开始闭目修炼内力。

待内劲在全身运转一个周天后,柳飞便沉下心来,细思一整个下午积累下来的经验,脑海中不停地闪过那些成抛物线不停运动的沙包。

“黄师兄,你还要到里面去?”忽听蓝惜儿问道,声音中显得有些失意。

“嗯。”黄艺仍旧简短地应了一声。

柳飞嚯地睁开眼来,正看到黄艺站到悬崖边上,迈步走上一根金属管。沙包亦是开始运动,纷纷朝黄艺撞击而来。

只见黄艺身形矫健地一跃,已是躲过第一个沙包,复又一个翻身跃上另一根金属管,躲过了紧接而来的第二个沙包。

那黄艺时而如奔跑的豹子迅速前窜,时而如矫健的猿猴左右前后地飞跃,时而又化成疾风,时而又变做闪电,竟然将十二个运动的沙包悉数躲过,不消一刻就到了对面。

但这并不算真正的过关,对面的空间有如一面气墙出现诡异的扭动,黄艺已踏上金属管回到了悬崖这一面。

唰唰唰!

从洞顶赫然又降下三个沙包,阻拦的沙包增加到十五个……然后是十八个……

当黄艺将十八个攻击而来的沙包全部躲过,到了对面,那道气墙才消失,他沉静地步入悬崖对面的那条小道,消失在幽暗深处。

“这个黄艺,果然变态得可怕。”童乐嘀咕了一句。

阎海波道:“两年时间,从三段低阶龙气蹦到一龙平阶龙气,整整蹦了一阶,确实很变态。”

柳飞摸着下巴沉吟道:“听你们话里的意思,这个黄艺晋级的速度很快。”

童乐小声道:“何止啊,连我大哥都打不过他。”

“你大哥?”柳飞奇道,“你说得是童林?他不是拜入玄生道了么?”

童乐道:“是啊,在去年的西齐四门两族少年组龙气斗技赛里,这个黄艺把我大哥打得够呛。”

因为齐国位于东大陆西部,靠守洪荒森林,所以人们又习惯*之称为西齐。西齐四门所指的就是齐国境内的四大门派——正天门、玄生道、天禅宗和圣天阁。两族所指的便是身负黄龙血脉的古家和身负青龙血脉的陈家。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