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龙腾

0044 老狐狸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唉!”陈萧然一声长叹,“这都是为父的错,为父不该弃你不顾,如今想要认回你这个儿子,你一时怨恨不肯认我也是应该。”

柳飞失声一笑,道:“前辈何出此言?晚辈的母亲乃是渠洲名妓柳飞飞,不知是哪个素行不端的嫖客上了我娘,没做好防护措施,结果就生下我这个贱种,象前辈这等身份高贵之人,与我这种人连半点关系都沾不上,又怎么可能是我的父亲?”

“咳咳!”陈萧然被柳飞说得老脸通红,只得尴尬地咳了一声。

“哦,呵呵,飞儿,你父亲他也是有苦衷的,你就原谅他吧。”赵风在一旁打哈哈说道。

柳飞道:“师父这话就有些为难徒儿了。我完全不认识这位前辈,‘原谅’一说实在谈不上。他既然自称是我的父亲,可有什么证据?”

陈萧然忙道:“你体内的青龙就是证据。虽然我听说,你的龙气已变异成血龙,但在龙气出现最初,你应该很清楚那是青龙。当初,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我暗*你天生的青龙之气封在你的心口,希望他日若有人暗害你,能借这封印救你一命……”

“唉,萧然兄真是一番苦心啊。”赵风叹息着说道,转向柳飞道:“飞儿,他是来接你回去的,你意下如何?”

柳飞摊开两手,无奈说道:“此人我并不认识,总不好乱认爹吧。他既然自称是我父亲,就该拿出些有力的证据来。”

赵风转向陈萧然,道:“孩子这些年没与你生活在一起,心中有些芥蒂也是难免。况且,我已经公开收他为徒,总不好还没传他半点功夫,就让他离开山门,否则别人该说我赵风不守信用,误人子弟了。”

谭小邪心道:“怪不得赵师兄会费尽心思地在野训大会上公开收柳飞为徒,敢情就是想用这件事来搪塞这个陈萧然。但,如果柳飞真是陈萧然的儿子,师兄他也不能总把柳飞留在身边,过些日子还是要放柳飞回去的。”

此时只听赵风继续说道:“这孩子是个七伤之体……”

“七伤之体?”陈萧然惊道,打断了赵风,眸中一闪而过的喜色却是没有瞒过赵风的眼睛。

“是啊,你确信他是你的儿子么?七伤之体大多都来自父亲遗传,而且基本上都只遗传给长子……”赵风说着瞄向陈萧然,见他脸色微变,忙又说道:“可是,我都不曾听你提起过你是七伤之体啊,而且,如果你是七伤之体,怎么可能把龙气修炼到高阶呢。”

陈萧然迅速恢复了常态,道:“是啊,我的确不是七伤之体。”

赵风分析道:“这样看来,就有两个可能。一是这柳飞根本不是你的儿子,是你搞错了……”

陈萧然忙道:“不可能,我自己的儿子我怎么可能认错?”

赵风道:“那就是另外一个可能了。这孩子的七伤之体和他的血龙一样都是变异的。”

陈萧然连连点头,道:“嗯,多半就是变异而来。”

赵风又道:“他是七伤之体,将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大的前途,我原想将他滞留在山门,干些看门、搬运的杂活,简单传他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也就算做实了与他的师徒名份。但他即是你的儿子,凭咱俩的交情,我怎么也不能亏待了他。”

“这……”陈萧然一怔后便即摇了摇头,道:“我这次来是要带他离开的,就不劳好友为这个无用之子费心了。”

“诶,你这话就说得见外了。”赵风很是热心地道,“且不说这孩子愿不愿意随你回去,单说你家那只母老虎,她能容得这下这孩子么?”

陈萧然忙道:“龙祥公主已经应允让这孩子进门了。”

赵风笑道:“就算他应允了,你以后夹在孩子和她中间……”他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那种日子我真的很难替你想像。”

陈萧然哼道:“话虽这么说,但这孩子终究是我的儿子,我把他留在身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赵风道:“这是自然。不过,这孩子对你心有芥蒂,让他现在就心甘情愿地与你回去,只怕有些困难;况且,我又已公开收他为徒,加之他是你的儿子,我总要传他些功夫,免得落人话柄啊。”

陈萧然冷冷地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好友,你怎么这么敌意呢?我这一切都是在为你和你的这个儿子打算啊。”赵风有些怨怪地说道。

陈萧然脸色立即缓和下来,道:“我只是和这孩子分开得太久,想要立即将他带回到我的身边。”

赵风道:“你虽然一厢情愿地认他做你的儿子,可是他对你完全不认识,更不了解,怎么可能接受你呢?这样好了,先让他在我这里住上一些日子,我好好开导开导他,再给他讲些关于你的事,等他对你有了一定的了解,就比较容易接受你了。”

陈萧然道:“怎么好这么劳烦你呢?”

赵风一摆手,说道:“诶,你和我之间何必这么客气?再说,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徒弟,我岂有不传他半点功夫就让他离开山门的道理?传出去可会污了我赵风的名哦。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保准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

“这不太好吧,明明是七伤之体的废柴,如何还要好友花费心思在他身上?”陈萧然眉头紧锁地说道,“我还是带他一起离开比较合适。”

赵风绷起脸来,道:“萧然兄,你再这么跟我计较,就是太不把我当朋友了。而且,柳飞现在好歹也是我的徒弟,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儿子,我都要传他一些功夫,以尽师父之职。如果你非要把他带走,岂不是让我这个师父成了一个没用的摆设?”

陈萧然沉吟着道:“可是,他一个七伤之体,有什么功夫适合他修炼呢?”

赵风亦沉吟了片刻,道:“说实在的,我还真不知道七伤之体能修炼什么特别的龙气之法。我原打算传授给他的,只是些强身健体的寻常武艺,现在得知他是你的儿子,我总不好这么来搪塞他。

这样好了,我尽量传授他一些高等的战技,让他在低等龙气之上能发挥出强一些的战斗力,总好过那些普通的战技,面对中阶龙气行者就只能当炮灰。不过,他的龙气升不到中阶的,就算有了这些战技,最多只能对付一个五龙中阶龙气行者,再厉害的可就对付不了啦。

大家都是修炼龙气的,这点你应该清楚。这可不是我这个朋友藏私,不将高深功法传授给你这儿子,实在是他这体质异于常人,根本不适合修炼龙气。”

“最多只能对付一个五龙中阶龙气行者……”陈萧然喃喃地道,沉吟片刻,道:“既是如此,那就有劳好友了。过些日子我再来接他。”

赵风点了点头,道:“放心回去吧,过个一两年,等我尽了做师父的职责,就会让他下山,到时他会不会跟你回去,就要看你的了。”

陈萧然惊道:“什么,要一两年?”

赵风道:“是啊,两年是我能为他付出的最长时间啦,你可不要再往上加哦,最多两年时间,我就要离开山门去远游了。”

陈萧然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飞儿在这待上一两年是不是有些长了?我希望他能尽快跟我回去。”

赵风道:“萧然兄,想让一个人好好地学一套战技,至少也得两年时间吧。我不是说你陈家没有好的战技,但是你如何应对你家里的那只母老虎?”

陈萧然无言以对。

赵风又道:“再者,让这孩子对你有所改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且宽心回去,凭咱两个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信不过我吗?”

“这……”陈萧然仍旧犹豫不决。

赵风道:“萧然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执扭了?以前,你跟我可是无话不谈,半点也不会客气啊。怎么,才分别了几年,你就不再把我当成朋友了?”

陈萧然只得极是无奈地说道:“唉,那就劳烦好友多多照顾小儿了。”说完起身告辞。

赵风将陈萧然等人一直送到正天峰山脚下,重新回到苍澜阁,却见秦修笑眯眯地道:“师父,今天您的话好像特别多哦。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果真是见到好朋友的关系啊,师父在刚才三刻的时间里所说的话,比起三年来对我这个徒弟所说的话加起来还要多呢。”

“咳,”不知是不是被自己这个大徒弟识破天机,赵风脸上一红,尴尬地一咳,扫视一下厅内,却不见了柳飞,当下问道:“嗯?飞儿呢?”

秦修道:“他回凝渊阁了,可能是还惦念着师傅放在第一关尽头的那把小刀吧。”

赵风点了点头,忽地看到谭小邪正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自己,奇道:“师妹,有什么事吗?”

“没有。”谭小邪回答,心道:“赵师兄啊,你什么时候变成一只老狐狸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