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破军

第十二章 背背山 好创意

收藏书签 字体:16+-

要票要收藏啊!马上就一周了估计要掉下来了

————————————————————————————

话说李志嫌马上坡跑的慢,他自己用斗气几个纵跳就来到了近前,看见张庆安正在那里,指挥众人推倒养老院外面地围墙,试图阻止大火向外蔓延。

李志几步来到他的跟前,“怎么搞的,怎么起了这么大的火。兄弟们都没事吧?”

“大人,你来了!”张庆安特意留的胡须都被大火烤的蜷曲焦黄,更是一脸的烟尘,“咱们有几个兄弟给!”

“那些贵族呢?”

张庆安不安地指了指蹲在一边的那十来个个衣衫不整,面色苍白的家伙,“就剩下十三个了!”

“死光了最好,又不是咱们放的火,没事,大不了咱们还回两面山去。”李志虽然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最后一句话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安。接近二百名的贵族就活了十三个剩下一百多个都被火烧死了,这要是追究起来,那罪名大发了,更加上前几天他刚刚被夺去子爵爵位,还终身不得封爵。以自己在大臣,贵族间的人缘,用脚趾头想也都可以想得,故意纵火恶意烧死贵族,来发泄对贵族元老会不满的罪名还不直接扣自己头上!

“大人!”李志抬头一看原来是方振他们已经到了,因为这里没有水,水车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只好依旧用张庆安的法子,把外面的围墙全部推到,再由士兵们用袋子从下面背土上来,用来扑灭一些火势较小的地方。

李志看着眼前地熊熊大火,忙碌地士兵们,正在想着今后何去何从,忽然一个念头从脑海中升起,不如还是带着人马们去干老本行得了,过的逍遥自在,也不用整天地他妈的勾心斗角。这时张庆安走了过来拽了拽李志的衣服朝僻静处走去,李志心领神会,起身跟了上去。

“大人,这火烧的蹊跷啊!从贵族们住的那里烧起,这么大的火,怎么就没一个逃出来的?活下来的这几个要不是跟弟兄们住的比较近,恐怕也....”

“你的意思有人故意放火?目的就是把这些贵族全烧死?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面对李志的发问,张庆安伸出手指向上指了指,

“他干的?那当初直接干掉多省事,干吗还把这些贵族囚禁了这么多年了,最后一把火烧死。妈的,想让我给他背黑锅?不行,叫上弟兄们,咱们马上走!老子不干了!”

“你准备往那跑啊?还是去做你的强盗?”一个突兀地声音传来,

“谁”李志噌地一声拔出刀来,四处打量着。

“我的学生,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话音刚落就见从半空中落下一个人,赫然是李志的师父,格兰国当今的守护者,昔日神庙的黄金大骑士荀玉。

“师父,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堂堂银象斗气的传人就要带着人马去做强盗了!”

“师父,皇帝陛下给我黑锅背,要是小事我就认了,死了一百多个贵族,放到那也说不过去,我总不能束手待毙啊。”

“要是真有人不小心夜里取暖造成了失火!”

“师父,你说笑了把,现在春天都快过去了,还生火取暖!”

“你怎么没想没明白呢?陛下说是,他就是!”

清晨,一干人默默无声地站在一处冒着青烟的废墟前,看着昔日格兰帝国的源头,曾经一度左右着帝国方向,近年代表着贵族耻辱的建筑,如今只剩了下一片残垣断壁。

“一定是李志,肯定是那个一只耳干的!”

“范丞相说的没错,他一定因为对夺了他的爵位不满,就放火烧了这里,烧死一百九十三位贵族!”

“一定是,他虽然没在这里,可是这里还有他的下属!”

“没错,然后还假惺惺地带着人来救火,我呸,这个阴险地一只耳!”一时间贵族们群情激奋地高声喊着要定李志的罪。

“够了,都闭嘴!”威尔阴沉个脸,雄鹰一样地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所有大臣跟贵族,他伸手一指依旧还在废墟中指挥士兵们在扑灭一些小股火苗的李志,说到:“都是他干的,都是朕在幕后指使李志干的,是不是待会缉捕司调查完后,给出这样的答案你们就满意了?”

一句话说的诸人哑口无言,范之看了一眼威尔阴沉的即将要暴雨倾盆地脸,已经轱辘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正当场中地气氛紧张时刻,李志疾步走过来说了句话,打破了周围紧张的气氛,“陛下,士兵们发现了费蓝伯爵,...!”

李志刚开始时几次所谓的发现了某某————的尸体。在大部分尸体都被烧成了不明形状焦炭块的情况下,一具完整的尸体的确比较吸引人的关注,可是当李志一次又一次的这么说,让人实在感到厌烦。

范之被威尔憋了的一肚子气,冲着李志爆发出来了:“发现了尸体,你安置好就是了,陛下不是来这里看尸体的,是调查什么人纵的火!”

“我说是尸体了吗?谁纵的火?我看丞相您的火就大的很呀,保不准是您火大的点燃养老院了!”

“你,你....”

“李志,你是说,费蓝他还活着?”

“是的,陛下。费蓝伯爵还活着!”

听到李志跟威尔地对话后,所有人惊异之情溢于言表,也没人去关注被李志损了一通地气急败坏地范之了。

“什么还活着?简直就是神迹!”

“真还活着?”

“费蓝,国勋伯爵费蓝,他还活着?”

“天啊!”

威尔伸手制止了众人不断发出的惊叹之声,“他人现在在那,马上带他来见朕!”

一会地功夫,就见费蓝浑身上下湿漉漉地来到众人的面前,憋不住地打了个大大地喷嚏,阿嚏。

威尔见状皱了皱眉头,指了指费蓝,冲李志问道:“这是怎么搞的?”

“陛下,士兵们是在水缸里发现费蓝伯爵的,当时他已经昏迷了。”

“费蓝,你怎么跑到水缸里去的?”

“阿...阿嚏,陛下,尹桐他让士兵给弄了条狗,叫上我跟穆风,他们几个说要烤着吃了,正好穆风屋里有酒,就去穆风屋里一边烤肉,一边喝酒,后来打赌我输了,被,阿嚏,阿嚏!”

“好了,去换件衣服吧,真是丢光了你先祖的脸面!”

李志冷眼看着费蓝一脚一个水印地走了,走出老远还能听到他打喷嚏地声音,心道,还真是他妈的敬业啊,可惜这里没电影或者电视颁奖晚会,不然就凭着在大水缸里待上一晚地敬业精神怎么也要颁发个最佳敬业演员奖,嗯,最佳表演奖,李志看了一眼正在那里一脸悲痛地威尔,那绝对非我们格兰•威尔皇帝陛下莫属啊。

最后一个配角上来了,缉捕司的杨瑞带着几名缉捕司的士兵,那几名士兵手里拿着几件破瓦片走了过来。

“报告陛下,火灾原因已经查明,是尹桐,穆风他们几个在屋内点火烤肉,结果喝醉之后睡去,却没有熄灭火堆,加上贵族们住的地方都是近年搭建的木制房屋,又是夜半时分,等多数人被浓烟呛醒的时候已经晚了。”

说完,杨瑞用手一指士兵手里的东西,“这些东西经过臣仔细查看,都是盛酒的坛子,已经被崩塌的屋梁给砸碎了!”

“虽然他们致使一百多位帝国贵族葬身火海,而他们也为自己地失误付出了生命地代价。范爱卿你德高望重,你就负责把这里的后事处理一下吧。朕心里乱的很,实在看不了这种场面。生还的那些人,让他们也各自回去吧。唉!朕本来是好意,让他们在这里颐养天年,谁知道发生了这样的惨事。朕先回去了!”

“让弟兄们撤,咱们还得回去巡逻保卫帝都治安呢,”李志一声令下,加上之前看守养老院的士兵,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就走的一干二净。

留下一帮贵族大臣在那里面面相觑,这就完了?烧死了这么多的贵族,一句自己喝多了不小心,就过去了?

“费蓝呢?老夫有话问他,去把他叫过来”

“没看见啊!”

“我也没看见他,丞相您找他做什么?”

范之脸沉的都可以滴出水来了,“费蓝是造成这起惨事中唯一生还的人,陛下对他怎么处置却只字不提,老夫觉得这里面疑点重重,打算再仔细问问费蓝。”

谁不知道里面疑点大的很,你怎么不对着陛下说这话啊?这会儿,说这个管屁用啊,你还打算翻案?咱们可不在这里陪你趟这浑水。一些大臣贵族也各自找了个借口冲做鸟兽散纷纷离去。

当众人正在寻找费蓝的时候,费蓝此刻早已跟着李志的部队朝城内进发了,一份威尔亲笔签署的文件被费蓝宝贝似的揣在怀里。

“这次的事情办的不错,经手的几个人….?”

“陛下,放心,臣已经让他们都安静地闭上嘴了!只是费蓝那里?”

“费蓝,朕安排他去李志那里做副手了。他是个识时务的家伙,再说有李志看着他,他翻不起什么花样!”

“陛下,缉捕司最近发现帝都流传了一些传闻,都是针对陛下您跟李志的!.”

“什么传闻?”

卢随云走到威尔的近前低声说了几句,威尔的听后脸色如常,并没有出现卢随云意想中皇帝陛下勃然大怒的情形,威尔不过冷笑了两声:“他们不过是妒忌朕厚爱李志,恶意中伤罢了,臣民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你还能堵着他们的嘴吗?你回去后秘密调查谣言从那里传出来的,朕要看看是谁,是谁想出来联想力如此的丰富,哼,背背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