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末世传说

第四章:异能初现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是哪里?孟凡晕晕沉沉的睁开眼睛,入目一片迷茫的白色。

头疼的厉害,脑袋里好像有一群小怪兽正在和奥特曼打仗,这窜一下,那窜一下,把脑子搅成了浆糊。

孟凡重重的晃了晃脑袋,挣扎坐起身,大口的喘着气,一不留神,身体一软,再次重重的跌回**。

怎么了?我是在做梦?孟凡有些疑惑,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妈呀!”孟凡疼得呲牙咧嘴的叫了起来,“原来不是梦啊!”

孟凡定了定心,再次用力的坐了起来,努力的保持着身体平衡,并仔细的观察起周围来。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大概只有十平米左右,除了身下的这张床以外,就是两个床头柜和床对面的一个大方桌,桌子上摆着一个有些破旧的电视。

其余的地方就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面,白色的被罩,空气中还飘荡着若有若无的药水的味道,看来自己应该是在某个医院。

“竟然会莫名其妙的昏倒。”孟凡自嘲般的自言自语,“可能真的是方便面吃多了,身体越来越差。”

孟凡静静地呆了一会,肚子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看样子应该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孟凡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天的场景来,怪异的光团,奇怪的流星雨,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自己是一无所知。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自己的三个室友,三个好哥们把自己送进了医院。

渐渐地,孟凡的脑子清醒了一些,正要挣扎着起身,找点东西吃,房间的门突然吱吱呀呀的打开了。

“靠,小凡,你终于醒了!”李孝国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个类似饭盒的东西,盯着一只脚耷拉在地上、另一只脚还在被子里的孟凡,脸上的惊喜丝毫不加掩饰。

“大国。”孟凡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大国跑到床边,说的很肯定,“那天你昏倒以后,我们把你送到医院,那帮庸医围着你检查了半天,也没说明白你为啥昏倒。最后还是一个老专家下了诊断,说你是营养不良,需要住院观察,于是你就在这里呆了三天。”

“营养不良?”孟凡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子,“可能真的是这么回事,谁让人家是专家呢。”

“切,看你那窘样,饿坏了吧?这几天你没办法吃东西,只能给你挂葡萄糖。”大国把饭盒往孟凡手里一送,“白米饭配红烧肉,是我从学校的食堂里打的。医生说你随时都会醒过来,我们几个就在吃饭的时候轮流过来看看,今天被我撞到了,哈哈。”

孟凡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而大国则笑着给孟凡讲这三天发生的事。

原来,那晚三人见孟凡晕倒,都慌了,手忙脚乱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把孟凡送进了距离学校最近的一家小医院。经过专家诊断,确诊为营养不良,需要住院观察,于是眼镜就出了钱,办了住院手续。

孟凡稀里哗啦的把饭菜吃了个精光,黏在饭盒底的最后几个饭粒都舔了个干干净净,气力终于一点点的回到了身上。

孟凡擦了擦嘴,问:“那天的光球和流星雨是怎么回事?新闻里有解释吗?”

不知为何,孟凡心中对那日的流星雨十分在意,一想到那溅射而出的光芒碎片,心底就有某种东西在奇妙的悸动。

“谁知道呢?”大国摇了摇头,“其实那天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最奇怪的,我看了新闻,原来整个世界所有的地方都看到了这个奇观。最诡异的是欧洲和美国,那个时间这些地方明明是白天,可是突然之间太阳就消失了,天空一下子就暗了下来。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和我们这里一样了。”

“什么?”孟凡皱紧了眉头,心中惊诧万分。

关于地球,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那就是——地球是一个不规则的球体。即使范围最广的日食,最多也只能涵盖整个地球的几十分之一的范围,至于其他的区域,恐怕连最差的日偏食的影子都看不到。

而那光球崩裂和流星雨的奇观,竟然覆盖了全世界,当真是匪夷所思!

“科学,解释的通吗?”想起那天眼镜对科学自信满满的样子,孟凡若有所思的轻声自言自语。

“解释的通,解释的通!”孟凡的声音虽小,李孝国还是听了个真切,他接过话来说,“各国的科学家都出面解释了,什么光线折射、云层叠加之类的,我也不懂。不过,他们最后总结出来的结论很简单,就是一个覆盖全球的海市蜃楼千古奇观。”

孟凡有些无奈,这解释也太牵强了吧。

不过,那些高高在上的科学家们是整个世界毫无争议的权威,他们的话就是真理,摆事实,讲道理,让你不信也得信!

吃过了饭,气力足,孟凡站起身,伸了伸懒腰,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

“差不多该去办出院手续了,在这里多呆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孟凡说,“我现在可是个穷光蛋,让你们出钱怪不好意思的。”

“靠,小凡你说的什么话?”大国扳起脸,急了,“咱们几个是哥们,再说了,这里到晚上才算一天,还有几个小时呢,你着什么鬼急?”

孟凡心中涌起一阵感动,自己十一岁的时候,父母离婚,父亲再娶,母亲再嫁,两人都把自己当成累赘,不愿意把自己带在身边,只肯各自出三百块钱一个月的抚养费和之前全家居住的老房子。

现在,自己已经二十岁了,整整九年的时间,自己从来没有再见过父母,有的不过是那一间破旧的老房子和每月按时打在卡上的六百块钱。

确切的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孤儿。

一个父母在世,却无依无靠的孤儿。

上了这所三流大学以后,虽然没有学到任何知识,却交到了三个好兄弟,也算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收获!

至少,自己不再感到孤独。

孟凡笑了,坐回**,说:“也好,身子还是有些软,咱们就看会电视吧!”说着,孟凡盯向了床对面桌子上的电视机,虽然有些破旧,但具有电视的基本功能是没问题的。

“好,我先把电视打开,然后给耗子和眼镜打个电话,咱们晚上好好吃一顿,这次我来请,哈哈。”大国转身走到电视机前,俯下身子。

‘叮’,电视打开了,播放的是中央电视台的走进科学栏目,讲述的恰好是三天前的那场诡异的流星雨,一个花白头发、挂着某某院士头衔的老人正在话筒前面侃侃而谈,大讲海市蜃楼的基本原理。

过了两分钟,大国依旧俯身在电视前,身子挡住了大半个电视,一动不动,孟凡有些奇怪,招呼大国说:“大国,你小子傻了?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什么?”大国如梦初醒,转过头,脸色铁青,双目浑圆,目光中充满了惊异。

“怎么了?”孟凡有些不解。

“小凡,我们走吧!”大国谨慎的环视一圈说,“这个屋子里有鬼。”

“靠,不就是鬼么,至于把你吓成那样吗?这个鬼——,啊?什么,有鬼?”过了两秒钟,孟凡终于明白过来,一下子从**跳了起来。

“刚才我的手明明离电视的开关还有几厘米距离的,它怎么自己就打开了?”大国指向电视机。

“靠,就这个啊。会不会是你小子不小心碰到了开关,然后自己却不记得了?”孟凡如释重负的坐下,“害的我还以为你有阴阳眼呢。咱们再坐会,看看电影频道有什么好电影没。”

孟凡的话音刚落,电视机的屏幕一闪,人物切换,侃侃而谈的院士变成了手持机枪、身穿黑色风衣的威风凛凛的小马哥,屏幕左上方的台标显示——吉林电视台电影频道。

大国愣了,孟凡傻了。

怎么回事?这台烂电视是语音控制的?

看这电视的样子,简陋的外壳,二十一寸的大小,绝对是四五年前的产品,那时候有语音控制的电视吗?

别说那时候了,就是现在,也没有!

“我就说有鬼吧!”大国跑到孟凡身后,盯着电视机,那表情,还真和见了鬼差不多。

“大国你耍我,遥控器肯定在你那儿。”孟凡刚要去搜身,目光撇过电视柜,见那遥控器正老老实实的在电视旁边呆着呢。

电视里的小马哥刚炸毁了一个仓库,潇洒的叼着牙签离开,孟凡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格外的真实,仿佛小马哥抬手一梭子子弹就能把自己打成马蜂窝一样。

这枪林弹雨的,还真没有动物世界有意思,孟凡暗暗地想。

“这里是亚马逊河流域,现在是雨季,正是食人鱼繁殖的季节,它们的种族在这样美丽的春光中得以延续……”赵老师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视机中传来,电视的画面再次变幻,停在了中央二台。

“咦?咦——?”孟凡猛的弹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盯着电视中河水里互相乱撞的食人鱼,心中惊诧万分。

难道——?

看看中央八台怎么样,那该死的两百多集韩国泡沫剧已经连续在中央八放了三个月了,该放完了吧。孟凡没有说话,心意却再次一动。

“哥哥,这盒排骨真的是送给我的吗?”

“对,还有草莓,你这么辛苦,一定要好好补充身体。”

“全是昂贵的东西啊,亲爱的哥哥,我太感动了!”

……

看着中央八台电视剧里那女人感动得热泪盈眶的样子,孟凡感到自己要吐了。

浙江卫视,山东卫视,辽宁卫视,芒果台……,一个个电视画面快速不断地变幻。

孟凡面对电视站着,表情充满了迷茫,心中没有任何的想法,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只是不断地回忆自己所知道的电视台的名字。

法国成人台,最后,孟凡绞尽脑汁,突然想起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电视台,这个电视台还是耗子在晚上无聊的时候讲给大家听的,据说在网上能看到。

“超出范围,超出范围……”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出现在孟凡的脑海,孟凡一惊,回头问大国:“你说了什么吗?”

“啊?我什么也没说啊!”大国一直谨慎的盯着电视,被孟凡一问,反应过来,晃了晃脑袋说,“这里肯定有鬼,我们快走吧,别等到晚上了。”

“超出范围,超出范围……”那个想法依旧,似乎如同声音一般回荡在耳边,又好像直接响在脑海。

孟凡再次看向电视机,皱紧了眉头,心中涌出阵阵难以言喻的惶恐和不安。

山东电视台?孟凡在心中尝试着想。

画面切换,那心中‘超出范围’的想法顿时消失不见,房间里除了山东卫视蒙牛酸酸乳的广告声以外,再没有其他声音。

收藏书签